[原创]“弟,你哭个让姐高兴下” {长城长}

aningxinyu 收藏 26 3196

弟,你哭个让姐高兴下

上周末,我们单位组织了一次浙江农家乐活动。这期间有趣的事情很多,我呀就针对这个标题说下。

话说周六的午后我们去参观了地质公园,然后一群人就相约去玩真人CS了。大概是每个孩子心里都有对军人的梦想,或者是现代网络游戏太多模拟战争,让我们一群人中有很多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经过讨论,我们一共有十六个人准备玩对抗,选择的场地是半山腰,用的是彩蛋,那种命中会有一滩红色的像糖果一样的子弹,用二氧化碳气瓶作为推力。最远射击距离六十米,有效距离二十米以内,八米以内打中人体会有淤青。脸上会代面罩倒是打了不会有事情。我们购买的是每人两百发子弹。

因为我们这群人里面有胖子有眼镜,有男人也有女人,还有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好在女孩身高有一米六五,小男孩才十岁身高也有一米五四。经过协商,我们每组八人,五个男人加两个女人加一个孩子。男人中各有两个胖子两个眼镜。胖子么在我们认为跑动能力较差,眼镜么则是视力较差,孩子么只能他们攻击大人不带大人打他们,女人们一般理解为比较怕死的。其中小男孩和他的妈妈拆开各自一组,女孩和他爸爸也分开了。按我们的玩笑话说,给孩子一个对爸爸妈妈“报仇”的机会。



我们用的就是这个彩弹枪,加上二氧化碳气瓶以及储料器(装子弹的)。


分好组以后,就是各自领服装了,我们两组人马分别穿了绿色迷彩服和蓝色迷彩服。大概是我比较瘦,裤子穿到身上直往下掉,赶紧去领了皮带扎紧才行。回头看其他人到都还合适。换好衣服,看着各自的样子,我们一个个捧腹大笑。特别是胖子王,挺着的大肚子,像极了军痞,还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富二代军阀”。我们都不失时机得捧腹大笑。不想那家伙眼睛一瞪,说:“看谁笑到最后!”这倒是让我们组的小女孩怕怕了一下下。我可不想因此灭了小妹妹的士气,赶紧安慰,“别怕,咱们有约在前,不打孩子的。”说完不忘记挑衅地瞪过去。因为这天天气太热,有三十多度,又正好是午后,太阳照得我们很热,还穿着这长衣长裤,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把脖子遮挡住。小声点说:其实我很怕死。所以就把领子也竖起来,遮的严严实实。可惜没有手套,不然我会把手也保护起来的。嘿嘿。

等我们穿戴整齐,就进入场地,等着领枪开战。不想教官们说还要上课,然后枪也要等一会儿才领。一群人坐在一边等着。我可按捺不住到一边的障碍物上去爬爬跑跑,直闹得满头大汗,教官说开始集合才过去。对了,忘记交代了,当天我还在严重感冒,鼻子基本不通,都靠嘴巴呼吸。所以运动了一会儿后就气喘吁吁了。对面小组的小贺,是我办公室新来的小伙子,平时叫我小宁姐,见我满头大汗的样子,说话了,“小宁姐,你平时都不大运动的,现在省点力气吧。不然待会儿你会死的很难看。”“哼,”我两手一叉腰,不屑的扭过头。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我抬起了我高傲的头颅,对小贺说:“弟,等会儿你哭个让姐高兴下。”男同事们闻听此言,忙不失时机的起哄。就在这样有趣的氛围中,我们认真听了教官的讲解。主要就是关于枪支保险栓、气瓶的使用,然后特别交代了一些游戏规则,一切“安全第一”。之后就领着我们去半山腰的场地。

必须说清楚的是,我们这个玩儿的场地是在一家公园内,每个区域的周围都有高高的绿色的网隔离开来。以防有人闯进来也防止有枪弹飞出去,总之就是安全第一吧。当我们跟着教官朝天端着枪,沿着山路向上走的时候。我突然担心起来,因为天气炎热,加上我的感冒很严重,我能感觉到自己有些气喘。可容不得我多想,已经到了目的地。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的面罩没有戴好,好像随时都要往下滑挡住视线一样,于是我放下枪开始摘下面具整理帽子。要知道我的头发都长到腰际了,这么长的辫子要怎么处理才能搞定。帅哥教官见我的情形就过来帮忙了,我也没客气。话说,等我们两队的代表,那两个孩子猜拳决定了哪一方攻哪一方守以后。我们的“敌军”守方就按照教官的指示过去占领山头了。

是的,在那半山腰,有一些掩体,有油桶,有沙袋,有杂草和矮小的树木,后面还有一座没有门窗的房子仿佛一具骷髅般阴森地笑着。而两侧有壕沟,有树木。我迅速扫描着地形,脑子里在判断着我们攻方的胜算。但是显然,我们这群人更多地只是跃跃欲试的冲动,只是在选择自己的目标,旁的并没有考虑。而“敌军”男孩的妈妈只是在应对着儿子的“挑衅”。

等教官一声令下,宣布开始时,我说了句:“大家左中右分三路攻击”,然后就举枪飞奔去了最远的右方。感觉到有子弹在追着我,也管不了了。跑到个树丛那边就躲了起来,然后感觉旁边没有子弹在飞,就抬头举枪对着左上方的敌军就是“嗖嗖”两发子弹。当时的情形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感觉距离有些远,这两发子弹反而引起了对方的主意。(PS:当时大家都穿着迷彩戴着面罩有些辨不出谁和谁,也不管了,衣服颜色不同就打。)感觉位置没优势,乘着最近的敌人在应付其他人攻击的时候,我低着头沿着壕沟就窜到了离敌人较近的一只油桶后面,刚蹲下就感觉到耳边有子弹飞过的风声。心里琢磨着对方是居高临下,我从油桶左边进攻对手还击更方便,我就把枪架到了油桶的右边,对着地方沙包后面的一颗脑袋就是蹦出了一颗子弹,听着“啪”的一声,显然是打中了,还听到是女人的一声“哎呀”,看来我打的还是女同事。

男同事显然是不安分于蹲在掩体后面的,对方中的几个人就不顾一切地往下冲了。我方的几个男同事显然也乐得这样直接正面交锋。就听见“啪啪啪”地声音不断传来。我可并不想这样白白过去挨枪弹,也容不得我去具体观察当时的情形。看着没人注意我,我就端着枪,猫着腰从旁边一侧用力跑向最后面的小房子。很久没有这样剧烈运动了,也可能是我有些紧张,感冒又鼻子呼吸不畅,在面具下听着嘴里喘着粗气,我真担心自己随时会被命中然后光荣牺牲。是的,是“牺牲”,那种仿佛真到了战场上的感觉。好在距离并不是很远,当我感觉到心跳加速的时候,我已经背靠到了小房子一边的墙上。大概是以往看电视的经验,我担心房子里会有敌人,于是我拉开了保险栓,端起枪,沿着墙壁小心地往后面的窗户走去。这时候前方的声音我都听不到了,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然后还有脚下踩到石子的声音。等到窗前突然有一抹影子让我本能地端起了枪瞄准,看到是绿色衣服时就勾了扳机,我知道他被我打中了。然后人就往后一闪靠在了墙上。我的心跳愈发剧烈了,感觉似乎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我实在太紧张了。可是我容不得自己害怕,深呼吸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窜到了房子的另一边,举枪对着原本防守在那里背对着我的几名敌人就是连连射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混乱中就听见小男孩大叫着“我没子弹了,我投降”。然后就是见到他把枪举过了头顶表示投降了。而他们中的其他人也都陆续举起了枪,其中还有人不忘记回头对我说停止射击。

我们胜利啦!

这次真人CS战斗下来,我方还有几个人剩余了一些子弹,我大概也还有二十几颗,只是气瓶没有气了,找了教官换了个气瓶,就又去打靶。有同事说我眼睛近视别想打中,可结果就是我对面的靶子上面不断传来打中的“啪啪声”,然后变的红红一片。最后盘点下来,我们中间就我一人衣服鞋子都没有红色,也就是没有被命中。其中小女孩是鞋子全红了,大概是踩到的,男孩估计是误伤到了胳膊上有红色。然后有人面罩上红的,大家的衣服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红点,最惨的是小贺了,手背上被打到破了皮,也有女同事被打中皮肤上留下青紫块的。不管怎么说,这次的游戏大家还是玩的很开心了。至于那点小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小贺也被我一句“弟,你输了哭个姐高兴下”逗地哈哈大笑。

“弟,你哭个让姐高兴下。”这样的话第三次说起,就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我们一群人中的小部分,五点半就相约一起去爬山。因为地形不熟悉,真正是“爬”来着。没有山路,只有陡峭的石壁,或者就是荆棘,再有就是山上泄洪的痕迹很滑的那种。我们就是手脚并用,一点点爬上去,再一点点爬下来。开始准备了每人一瓶乌龙茶,也因为腾不出手拿都扔在了半山腰。上山人往前压,下山人往后压。眼睛不断观察着路面,脚踩在结实的石块上或者树桩上,手一直都在寻找着竹子、树木、或者粗壮一点的草拉住借力,并保障安全。前面开路并吆喝着后面的同事跟上,男同事们分别照顾着同伴中的孩子和一位同事的老妈妈。我们要大家一起上去一起下来,并且都是平平安安得。大家在满是光阴的树林里寻找着攀登的路,相互照顾提携。无论是年迈的老人还是平时娇气的孩子都没有人退缩。这是我们攀登的最大意义所在了。如此足以让我津津乐道。而下山路上,同事小贺因为照顾那个小男孩摔倒,更是让我们大家赞赏。而我也不失时机地拍下了精彩的瞬间,同时不忘记调侃上“小弟,哭一个让姐高兴下。”当手机里的照片变成永恒时,我们大家也都铭刻住了这次攀登。团结、向上、勇敢......


这次的出游我们大家都是很开心的,都是有所收获的。而那句“弟,你哭个让姐高兴下”也成了某种代码,关乎记忆、关乎美好、关乎友谊、关乎战斗、关乎成功与失败......

本文内容于 2011/6/4 8:45:24 被半金八两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