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危机 正文 第六章

拆哪儿 收藏 3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size][/URL] 主机舱里的大功率低速柴油机嘶吼着,竭力维持着舰艇的姿态。班长郭玉东身上的海魂衫满是油污,艰难地在主机舱穿梭,剧烈摇晃的军舰让机舱里的士兵们不得不紧紧抓住一切可以固定身体的设备。巨浪使得螺旋桨不时空载运行,主机也同时会因为突然失去阻力而发出飞车时那震人心魄的呜呜声。 “文金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


主机舱里的大功率低速柴油机嘶吼着,竭力维持着舰艇的姿态。班长郭玉东身上的海魂衫满是油污,艰难地在主机舱穿梭,剧烈摇晃的军舰让机舱里的士兵们不得不紧紧抓住一切可以固定身体的设备。巨浪使得螺旋桨不时空载运行,主机也同时会因为突然失去阻力而发出飞车时那震人心魄的呜呜声。

“文金云!去!把副机的功率调高一点,我要降低主机功率了!再飞车,主机就毁啦!”郭玉东拼尽全力冲着远处的副机兵文金云大吼道。文金云有些茫然地望着郭玉东张大的嘴,却完全听不到郭玉东在说什么,侧过头大声喊道:“班长,你说啥?”离得近一些的副机兵石造隐约听到了郭玉东的喊声,想要给文金云打个手势,刚刚松开手,整个身体就被甩了出去,重重地撞在舱壁上。只有十九岁的石造艰难地爬到文金云身边,对着文金云的耳朵大喊:“班长叫你去调一下副机的输出功率!主机的负荷太大啦!会毁的!”

降低了主机功率的389舰在风浪中明显地一顿,舰桥上的舰长抓起送话器喊道:“主机舱,主机舱,汇报情况!为什么降低功率!”

“报告舰长!螺旋桨长时间空载运行,飞车现象时有发生!不降低功率,主机怕是保不住了!这次大修,还没来得及保养主机!副机已经全速运转了!”郭玉东拿起送话器喊叫着。

机舱里主机的轰鸣声里,郭玉东带着山东腔的嗓音几乎难以听清,这时又一个涌浪袭来,整个389舰再次被高高抛起,又重重地跌落在波谷,浪头拍打在舰桥上,将舰桥一侧的栏杆扭曲成一团。舰长放下送话器,透过舰桥的舷窗,望着远处同样在惊涛骇浪中挣扎的396舰,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推开操舵兵,双手稳稳地掌住了舵轮。

艰难的十个小时终于过去了,389和396双舰编队驶近了某基地,肆虐的风浪也终于收敛了一些。除了值更的舰员,其余所有的人早都已经吐得昏天黑地了。389舰上大多是新兵,上舰才刚刚一个月,这是他们的处女航,向大海交公粮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但老兵还是要显得轻松得多,风浪刚刚平静了一些,水雷班班长王成芳和扫雷电工班班长杨松林就开始到甲板上检查设备受损情况。

王成芳一边忙活着一边笑着对杨松林说:“老杨,瞧你那张脸黄的,跟蜡人似的,亏你还是六八年的老兵了。”

杨松林也不示弱,回敬道:“咱哥儿俩还是和尚别笑秃子,我看你那张脸也不咋的。”

“哎,老杨,前几天刚宣布的退役名单里,不是有你吗?怎么你这次又跟来了?”

杨松林最不喜欢别人提这个话茬儿了,一听王成芳的话就急眼了:“操,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宣布了老子退役,你小子就那么高兴?老子这不是还穿着军装嘛,穿着军装,有任务想撇开老子?门儿都没有。再说了,没了老子,凭扫雷电工班的几个新兵蛋子,能保证你们水雷班的战备?”

杨松林正和王成芳急眼呢,水雷班战士周友芳也凑过来,笑嘻嘻地道:“王班头,你这话说得,不光是杨松林不爱听,就是我周扒皮也不爱听啊。退伍咋了?如果这次任务咱赶上了,兴许能立个战功啥的,到时候回家娶媳妇儿,那谁家的姑娘不得把门槛儿给踢平了?”

杨松林一个大脖溜子拍过去说:“就你那周扒皮,还想娶媳妇儿,做梦呢吧?你说说看,你想娶个啥样的媳妇儿?两个耳朵像蒲扇那样儿的吧?”

王成芳和周友芳笑闹了一阵子,又安静下来,半晌才说:“兄弟,说实在话,老哥我还真舍不得放你们走。没你在,老哥这扫雷班长心里也不塌实。唉,出完这次任务,咱哥几个可就该天各一方喽。”

夜色浓重,军港的灯火星星点点。刚刚靠港的389舰和396舰这两艘扫雷艇又开始了繁忙的装载任务。粮食和弹药等补给物资源源不断地装进舱。代理军需陈松柏望着整箱整箱的手榴弹和56半子弹装上船,心中老大不高兴。为什么不高兴呢?因为军舰上是用不着手榴弹的,装这么多手榴弹,一定是给守岛的民兵运送给养。389舰只是一艘扫雷舰,本来的设计航速最高不过15节,二十多年的舰龄,跑到12节就不错了,再加上这么多的物资作为累赘,估计只能跑10节左右了。陈松柏是舰上的老兵了,老兵的直觉告诉他,这次估计要和敌人动真格的了,要不也不会心急火燎地把正在大修的389舰从船厂拉出来,总不至于运送给养会这么急吧?几艘渔船都能完成补给任务。陈松柏没有想到,就是这些陆军用的弹药,两天之后能在军舰上派上大用场。不仅陈松柏没有想到,估计现代的海军将领都不可能想得到。

经过一整夜的补给和休整,天刚麻麻亮,双舰编队又鸣笛出航了,目标,永乐群岛中的晋卿岛。今天的天气不错,难得的风平浪静。389舰上的士兵们已经没有那样晕船了,正好抽这个空把还没有安装好的武器设备都给架上去。85炮的枪炮长刘占云可愁死了,因为作为舰上威力最大的火炮,却没有来得及安装好大修时拆下来的测距机。炮管上还只涂上了一层红漆,这个好办,士兵们正在七手八脚地涂装呢,虽然比不上船厂的技工那样精细,但这85炮既不是财主家的楠木棺材,也不是新娘子的红漆马桶,好用就行。俗话说得好,能拔脓的膏药就是好膏药,要那么好看干嘛?但是测距机可是高档货,没有这玩意儿,靠目测误差太大,装药就不好把握,表尺也不好装定。枪炮长刘占云正和标尺手兼方向手欧思文两人嘀咕着怎么解决测距问题呢,雷达班长李柏杨笑嘻嘻地走过来了。

“哥儿两个,今天这是怎么了?谁欠你们钱没还上还是怎么的?”李柏杨心知肚明刘占云和欧思文两人为什么犯愁,却故意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测距机没装呢,咱这炮,不好弄啊。”刘占云摇摇头说道。

“好办,没测距机,咱们不是还有雷达么?方向和测距的事,老李包啦,可是包也不能白包,你们每个人给我洗三天的裤头,怎么样?咱老李是老实人,也不讹你们,这条件不高吧?”

还没等欧思文和刘占云说上话,一旁钻出测距班班长孙善友,呸了一声:“李柏杨,平时看你还像个厚道人,怎么这会儿变奸商了?你要是长上毛,一定比猴子还精。在下不才,就和你比划比划,左舷那儿有个飘浮物,看见没?咱测距班就用肉眼和你老李的电子眼比比看,谁测得快测得准。”

虽然风浪小了很多,但大家都知道,大海无风三尺浪,左舷远远的那堆飘浮物在海面上载沉载浮。测试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总体时间上倒是相差不大,但孙善友算出的距离比李柏杨用雷达测出的距离要准,而且要快,但是方位的判断却是李柏杨的雷达精确得多,速度也快得多。李柏杨一拍大腿:“就这么着,没测距机咋地?咱哥儿俩两个大活人加一块儿,还比不上个死机器?刘占云,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到时我负责方位,孙善友负责距离,准没错!”

“那可说好了,裤头儿还是得你自己洗!”刘占云是个实诚人,不放心地加上一句。

一九七四年一月十七日 中国西沙海域永乐群岛甘泉岛水域

广东省南海渔业公司407渔船正在进行正常的捕捞作业。正当渔民们满怀喜悦地收起沉甸甸的渔网时,瞭望台上的渔民突然放下望远镜大声呼喊起来:“船长!船长!不好了!南越鬼子的军舰来啦!”

407船的船长杨贵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手脚并用地爬上瞭望台,接过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西南海天交接的地方。一艘大型驱逐舰的主桅逐渐清晰起来,越来越大,上面高悬着南越阮文绍政府的旗帜。从外形来看,应该是美制驱逐舰陈庆渝号。这型驱逐舰排水量2600吨,装备有76mm全自动火炮和127mm主炮。驱逐舰越来越近,舰体上白色的舷号清晰可见,正是4号舰陈庆渝号。这时候杨贵心里反而镇静下来,大声命令道:“生产小组继续收网!民兵小组,准备武器!”一时间整个甲板上忙碌起来,一把把56半都分发到了民兵手中,黄澄澄的7.62mm钢芯子弹正在一颗颗地压满弹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