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八节 反“绞 杀 战”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二) 斗 智 斗 勇 “一个月之内无论如何也要全部通车!” 工兵们想出了妙招“水下桥” ——把桥藏起来。 第五次战役时,防空哨已发展成为后方对敌斗争一支不可缺少的力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二) 斗 智 斗 勇


“一个月之内无论如何也要全部通车!”

工兵们想出了妙招“水下桥” ——把桥藏起来。

第五次战役时,防空哨已发展成为后方对敌斗争一支不可缺少的力量……


当时,前方战事紧张,急需粮弹,而洪学智手中只有几个后勤工兵团,要完成抢修被破坏的铁路、公路的任务,无论如何也是来不及的。

心急如焚的洪学智找到了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陈赓:“陈司令,修路工程量太大,只靠后勤修,力量远远不够呀!修得太慢,要误大事的!”

陈赓也着急地问:“你有什么想法?”

洪学智神色严峻:“要发动全军全民动手才行。除了一线作战部队外,不管是机关也好,部队也好,勤杂人员也好,都要上。另外,还要动员朝鲜人民群众、朝鲜人民军一起参加。因为人民军也要补充呀,道路不通,大家都困难呀!”

于是,雷厉风行的陈赓立即组织几个领导开会研究。洪学智谈了具体方案:“统一布置,合理分工。每个军、每个师、每个团明确承包那一段,限期完成。一个月之内无论如何也要全部通车!”

有人叫苦,说工程量太大,时间又这么紧,恐怕不好完成任务。

陈赓马上严肃地说:“这同打仗一样,是战斗任务,白天干不完,晚上接着干,夜以继日,全力以赴。”他神色严峻地环视一圈,补充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到时候哪个单位完不成,可别怪我不客气!”

正在忧心忡忡的彭德怀看过洪学智和陈赓报上来的方案后,高兴地说:“我正为运输线发愁呢!这个办法好,按这个方案下命令吧!这是战斗任务,所有部队都要集中力量搞。要迅速恢复被冲毁的公路,要普遍加宽,修几条标准公路,有战略价值!”

于是,志愿军二线部队的十一个军、九个工兵团和志后的三个工程大队,共数十万官兵,在二十万朝鲜人民军和上百万朝鲜群众的支援下,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掀起了一个规模巨大的抢修公路热潮。结果,仅用了二十五天,就实现了公路全线通车,还新开辟了许多迂回公路,使北朝鲜公路联结成了一个密集的网络。洪学智得意地称这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条条道路通前线!”

至12月,全军共出动一百五十七万多人次,共加固加宽原有公路三十条,总长两千一百五十八公里;新修公路七条,总长二百九十二公里。从而大大缓解了公路运输紧张状况,改善了运输条件。

志愿军后勤供应最危急的关头终于度过了。

敌人在轰炸、封锁我军铁路线的同时,也加紧了对我公路线的封锁,白天以战斗轰炸机扫射待避车辆和囤积的物资,在重要桥梁、路线上投掷定时炸弹和一触即发的蝴蝶弹及四爪钉、三角钉,阻止车辆通行。夜间则在公路上空用C-47运输机投下照明弹,然后用B-26轻型轰炸机分区搜寻目标,进行跟踪追击轰炸。他们扬言要摧毁我“所有的公路交通”和“每条线路上的每辆卡车和每一座桥梁”。

朝鲜河流多,敌机把公路干线上的桥梁都炸了。志愿军工兵部队今天刚修好,他们明天又炸掉了。工兵们想出了妙招“水下桥” ——把桥藏起来。怎么藏呢?在水下铺设便桥、潜水桥。用铁丝编成的笼子装上石头,沉进河水里,打成石头坝,上面再铺上卵石,把桥面搞平,桥面离水面半米左右,河水既淹不了汽车的排气管,又把潜水桥隐蔽得严严实实。工兵们为了迷惑敌人,还常常在铺好的水下桥附近装模作样地架上一座假大桥,吸引敌机轰炸,以保护真正的水下隐蔽桥。

敌人在轰炸我军交通要道时,还有一个招儿,就是用五百磅甚至一吨重的重磅炸弹投在公路上,这样公路上就会出现一个八米多深、直径十多米的大坑,里面渗出水来,不久就是一个大水坑。汽车晚上行驶,一不小心就栽进去了。要填平这样的弹坑,需要很多土石方。一个弹坑,百十号人填很长时间,常常是这边还没填好,那边又出现了新的大坑。工兵们想出了一个在弹坑上架桥的好办法:用圆木在深坑内筑起两排木桩,随后在木桩上架上拱梁,铺上桥板,这样短短的几个小时,一座便桥便可在弹坑上建好,比搬石头运土填坑大大缩短了作业时间和劳动强度。后来,战士们又创造出了更好的办法:就是将弹坑的一侧稍加整理,作为一半路面,另在弹坑中架起一条可供汽车一只轮子通过的简易桥。汽车通过时一只轮子压在弹坑边缘的路面上,另一只轮子压在单轨桥上,便可迅速稳当地驶过敌人布下的“陷阱”。

我后方部队在同洪水斗争的同时,采取一切措施对付敌人对我后方的“绞杀”。志后要求各部队对各种物资紧急隐蔽、疏散、伪装,设置各种假目标,以假隐真,迷惑敌人。

各部队创造了许多隐蔽方法。有的利用地形,在狭窄的山沟、山崖、山脚等处建立仓库,囤积物资,停放车辆,开设治疗所;有的利用地物,在树林里隐蔽人员和车辆;有的利用矿洞、自然洞和各种掩体。这些地方一般不易发现,敌机即使发现了,袭击也比较困难。

刚开始时,志愿军在利用隧道、涵洞隐蔽时吃了亏。敌人的飞行员很有经验,从很远的地方就对着洞口飞过来,一边飞一边瞄准,到了一定距离,就向隧道里发射火箭弹,然后飞机向上拉高飞离,敌人的火箭弹竟能打进隧道七十多米。后来,志愿军工兵就用粗铁轨把隧道封起来,或者拐几个弯砌起很厚的墙,挡住隧道口,就可以对付敌人的火箭弹了。

志愿军还有意识地设置假目标,引诱敌机上当。在库区铺上苇席、草袋子,上面用树叶盖住,一片一片的到处都是。敌机发现后就用汽油弹、机枪又炸又扫射,结果什么也没有炸到,徒增消耗。有一次,汽车第4团5连把几辆破汽车做了伪装,放在较明显的地方,敌机发现后,狂轰滥炸了大半天。还有一次,这个团6连修了个假掩体,敌机3架次轮番轰炸扫射了很久。有时,晚上还故意点几个灯泡引诱敌机轰炸、扫射。

过去敌机是发现目标就炸。后来,敌人怀疑了,派了很多特务来侦察轰炸效果。特务报告说,有许多目标是共军设置的假目标。所以敌机再炸时就犹豫了,先琢磨一下是不是假的。志愿军就利用他们的这种心理,有时干脆就把汽车打开放在公路中间。敌机以为一定是打坏的,好的绝不敢停在公路上,转几圈就飞走了。

入朝作战之初,敌人的飞机对志愿军汽车运输影响很大,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8日,仅仅15天就损失汽车339辆,占我汽车总数的40%还多!

于是,勇敢智慧的汽车运输兵们就想了各种办法来对付敌人。刚开始是在汽车驾驶室顶上坐一个战士,有时是押运员,遇到敌机来了,就使劲拍打车顶,驾驶员就关掉车灯躲避。后来时间长了又摸索出了防空哨的办法。 1951年3月,在三登至新溪、平壤以南沿线的主要交通线两侧,志愿军战士们在沿途一些路口的制高点上站岗放哨,监视敌机,一旦听到敌机的声音,马上鸣枪报警。枪声瞬时就传出几十里外,整个车队都能听到。司机听到枪声,就马上躲进防空掩体;若是晚上,熟悉道路的司机就立即熄灭车灯慢慢行驶,不熟悉道路的司机则迅速隐蔽。待敌机飞过后,防空哨又敲钟解除警报,汽车则继续行驶。

这个办法引起了刚从国内赶来就任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的陈赓的高度重视,觉得这个土办法很好,反正我们有兵员优势,多放几个防空哨不成问题,于是就向彭德怀作了建议。

彭德怀闻报后很高兴,认为这下子可算找到对付敌机的好办法了,马上指示志司通报全军推广。

后来,美机每到一地,地面上总是漆黑一片,而在飞机攻击不到之处却是欢腾的车流。汽车爬到高处,回头看后面的车队,只见黑暗中一个亮点接着一个亮点,恰似一条金龙蜿蜒游动于大山之中,绵延数十公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