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过城里的日月星辰,抖落喧嚣里的风霜雨露,旧城区里一处记忆的角落,已在岁月尘埃的侵蚀下残旧了,沉默了,它冷清而固执的藏住了昔日的缠绵岁月。熟悉的街景和那一扇褪漆剥落而紧闭的窗棂,总会滞留着放慢的步伐、凝注的眼神,心中的感怀,也像驻留在苍灰的时光道上,将如故的思念萦绕牵引。

那是一处曾经栖身的角落,是受禄的案头里所馈赠与施舍的住所。踏着吱吱作响的木质梯阶,像踏着郁闷的节奏,心的悸动在阴暗的通道里摸索,寻觅着楼上那扇心灵驻足的扉门。俯临沿街的窗台,把一屋的阳光揽进,光线里渗杂着喧嚣与尘埃,将窘迫的时空缭绕。

倚身窗台,思量着如何将空间里的日子,从捏紧的裤兜中交付窗外的世界。只是这歇梦的楼宇,犹如孤独的暮色老人,对沿街穿梭熙攘的热闹,城市快速跳动的旋律,外面世界的精彩还是无奈,都耳目失聪了,相守的人儿,也模糊和陌生了这座宿命的城市。也许命运的轮回里,挥不走心中的怜惘与恻隐,踏实与执着和你朝夕相依,将五度春秋的岁月寄存那里尘封,而把青春梦呓的记忆匆匆带走。


当投进窗口那线斜阳的余温慢慢收起,时空里孤独的、存活的灵魂却隐隐的周遭森冷,寻梦的起点也如拎着孤灯行走在黑暗的荒芜里。摸索在荒芜的黑暗中,深知走过的步履虚浮而零乱,也懂得前路上的飘渺和迷茫,为了微弱的孤灯不受摇曳,狠心抛开往日青涩的痴念,将心中企盼的微朗索引。

是荒芜中的孤灯出众?是黑暗中的亮点鲜明?红尘有你,慢慢的靠近这孤独的光源,将游离的微光纳入你倾情的双眸,试着将这清冷的光温温存。当温存的风尘袭来,时光的曲线变得浑厚而沉慢,扎扎实实的纠缠住摇曳的灯影,从此,空寂窗台里的日子遭受红尘的邂逅,一屋的时光,满满的增添了岁月缠绵的印记。

投宿夜谈伴孤影的朋友,一次遭受创伤的裂痕,遇到他初中同学的你、白衣天使的你,缘起而彼此相识。你顾念朋友的伤情与同学情,将真情与一屋的聊赖际会,把心灵空间里边幅的零落妥帖在你的柔情里,你浑红的娇羞和应着几位朋友对彼此的调侃与撮合。素洁身姿对整洁而有序角落的邂逅,你虽不算漂亮但朴素的容颜,只因来自同一县城的孤单,这就是些许亲切中不陌生也不反感的借口。于是,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与你柔性的娇音一起和弦,腾绕的熏烟被窗口拂过的风儿一起捎走,也一起向岁月激荡,这处拙劣的旧屋还在弹奏着人间烟火古老的俗音。

朋友拖病的身影在三口的屋台里,好像成了被悉心照料的老人,伤情与同学情在如家的温情里逊色,不得不悄悄地避开这盈屋着彩的时光。朋友悄悄离开,你依然默默而来,将彼此孤单的日子一起怜悯。也许你需要这样一个情感交融的空间来发现可信任的男人;也许你作为女人的情怀,在这空间里寻找着一种家的感觉,要把真情换深情。男人的这种记觉伴随着一起怜悯的日子,其实有如重蹈学生生活的岁月,只知互助互勉,情有多真意有多切,都在摸不清未来的方向上考验思索,内心无形的空洞却已显得有些烦乱。

空间里精致的饰品、升腾的烟绕、整洁的衣服……有你付出的深情;空间里恼人的点滴忧伤有你抚慰的话意;穿梭的际会有你的形影;溜达的街景有你的相随。然而,你有些忧郁的眼眸、浪费的缄默、吝啬的掏心,被禁锢在彼此冲撞的生活与工作的节律上。虽然会理解你同样高尚的职业里忙乱的节律,但不理解你逊异的志趣、楚与汉的交融,心仪的风景并非无懈可击,深知风雨后的彩虹更加绚丽。有时想到,是不是脆弱的心、模糊的双眼,害怕展望不到蔚蓝的天际?也有时想到,这就是红尘里的宿命?可否宽慰远方故人对孤行者一丝丝的牵念和希冀?

你殷勤于旧屋里的缠绵,等待着那怕是寂寞的誓言,就像那年等待着香港回归的企盼与喜悦一样。可是,盼来了回归,却始终盼不到若即若离的心,或许你听懂了屋台里王杰一曲曲悲愁的心曲,或许你读懂了墙上那首“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的偶意,这是何等偏颇!毕竟,旧屋里那桌笺台未曾铺展出心的印痕。初夏款款的清凉撩起,秋风萧萧的落叶已飘零,恼人的秋风终将意乱情愁的红尘往事扫落。秋风萧然的回眸里,有种莫名的凄愁悄然袭来,记得中秋夜的那轮冷月,披在茫然行走在街景中的孤影,不自觉的心,悄悄游离到那厌恶的药水味充斥的地方,你苍然的憔容跟往日的身影,深深地灼痛了偷窥的眼神。虽然后来得知你以前曾经历过爱的台风,也听说后来你已匆匆找到爱的归宿,但你的柔情已深深的锁进那扇残旧的窗棂,一起老化,一起寂寞。时间在牵着青春慢慢远行,宿命的城市里,那处残旧的记忆犹在,昔日的身影却陌生消失在车来人往的穿梭里。

其实,孤独的心灵深处,埋藏着一颗脆弱隐伤的心。那个五月梅子成熟的季节,虽有止渴之口而没有止润之心,刚刚告别走过青涩的季节,走过工作的图腾变动,初夏撩人的清凉,却撩不动痴情扉门里的困乱。而后,些许柔情的瞒约,在嘘寒问暖的温存下,像是读懂那颗孤独寂寞的心,也些许涟漪过。并非生活的负累而干扰对红尘的解读,只是红尘邂逅在错误的季节、迷惑的流年。心仪的唯美,灵犀与感动,总遭受现实的桎梏,历经的红尘情劫,其实也是读不懂平淡里的执着,所遭受的惩罚,惩罚于如何去感知、感恩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