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03.html


两个小时过去了,等刘彪酒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却被三根手指粗大的绳索五花大绑。


刘彪恶狠狠的盯了贺青一眼,激怒的说道:“贺青,你敢动三爷一根汗毛,黑虎寨就会踏平青龙沟。”


贺青戏谑的调笑,又走近了刘彪身边,故意扯住他胸前的一把汗毛说道:“我就动了,你能如何呢?”看着贺青一副地痞无赖样,刘彪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行走江湖这么久了,无耻的人他见得可多了,当然自己也算是无耻中的佼佼者了。却没有想到还是着了这毛头小子的道了。


他再也忍受不住贺青对他全身的折磨了,满脸气得通红,破口大骂:“贺青,你这个该死的,杀千刀的,所谓盗亦有道,你咋个都不讲点江湖规矩?你太无耻,太小人了。”


“瞧瞧,我们刘大哥觉得我对他还是太友好了,兄弟们,你们看,是不是该给他加点猛料?”贺青双眉一挑,眼睛一斜,刘彪注定是要倒大霉了。


刚加入进来的赵勇,自然是不会明白何谓猛料,可是他马上就会见识到了。这时候,从贺青的身边窜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持烛台,拿着一系列的刑拘闪亮登场了。


“你这是要做什么?”看到这阵仗,刘彪的汗水直冒,一会功夫,连他的四角短裤也能拧出水来了。


“这不是刘大哥你需要我对你特殊照顾么,既然来到小弟这地头上来,不对你特殊照顾,怎么对得起你?”贺青的双眉再次习惯性的上挑,看得刘彪心惊胆战的。


好戏这就开锣了,少年将烛台点燃,将蜡油一滴一滴的滴在刘彪胸前的汗毛上。立马,哭嗲喊娘之声传了出来。原本嚣张跋扈的刘彪立马像泄了气的氢气球,蔫了。不过,这还没完。下一手,更是让他笑得连眼泪都滚出来,只见一只“不求人”,使劲的在挠着他的脚底板,心里痒痒的让他痛不欲生。双重折磨之下,刘彪瘫软了,此时的他精神意志犹如一盘散沙,全盘崩溃。


赵勇算是长见识了,李强和谭俊林更是知道贺青对付敌人的花招是层出不穷的,他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贺青的的这一点小花招,对付刘彪这种身形魁梧的大汉是十分有用的,此刻刘彪的脸色一下白一下红的,跟只变色龙一样,他这才意识到贺青使用的招数比他大哥还狠还毒。


自打大蜀山一役,贺青就下定了决心对付汉奸和土匪,是绝不留手的。眼睛恶毒的看了刘彪一眼,然后道:“刘大哥,你说我现在缴多少大洋合适呢?”


刘彪此时别无他法了,贺青的这么一手折磨的,也只剩下半条命了,趁着自己还有一丝力气,大声的求饶:“贺大爷,小弟哪敢要你的钱,你就发发慈悲,放了我吧。是我该死,不敢打你的主意,我回去以后,马上让大哥给你送钱,孝敬你。你说好不好?”此刻的他已经泪流满面了,那小样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贺青脸上又浮现出轻蔑的笑容,他悠悠的说道:“刘大哥,你这话有信服力吗?”


刘彪绝望的看了贺青一眼,他确实知道,他在刘龙的眼里什么也不是,三个人虽然都姓刘,可是老大老二是亲哥俩,自己算什么?不过是他们哥俩的一条狗而已。


“这样吧,只要你肯饶了我一条狗命,再下愿意为你做牛做马。”为了活命,土匪是不惜出卖自己的兄弟的。


“可是愿意为我做牛做马的人已经太多了,至于你么,似乎对我没有丝毫的价值,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好呢?”贺青的话说的很是温柔,可是对于听者来说却是不寒而栗。


“我可以为你带路,为你做先锋,为你踏平黑虎寨。”不知道为何,刘彪竟然说到贺青的心里去了。


“可是你这样的人,忠诚度欠缺,很不可信?”贺青故意把话挑明了说。


“我愿意自断一条手臂,以示忠心。”为了活命,断手断脚在所不惜,这就是土匪的生存法则,在这个行当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刘彪自然深谙此道。


“来人,拿家伙来。”既然这是刘彪自己要求的,贺青倒也乐得成全他。断他一臂,让他长点记性也好。


“拿着吧,刘大哥,以表忠心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来,别人帮不了你。”贺青故意解开了他的绳子,又顺手递给了他一把大刀。拿着刀,刘彪的手在微微的发抖,没想到贺青真的会顺着自己的意思往下来。本以为自己这么一说,他会招揽自己,可是……出于不甘心,当刘彪拿起大刀的时候不是自断一臂,而是一刀朝着贺青的方向劈了过来。


只听一声枪响“啪”的一声,刘彪就倒在了血泊当中。“愚蠢的家伙。”贺青低低的咒骂了一声。


“来人,把他的头颅割下,给黑虎寨的土匪们送去。”


当收到刘彪的头颅的时候,黑虎寨里的大寨主刘龙气得是暴跳如雷,立即破口大骂:“王八蛋,老子要灭了青龙沟。贺青,我要把你扒皮拆骨,煮血喝汤。”一旁的二寨主刘虎也是满脸涙气的说道:“大哥,你别急,我现在就带人马,杀上青龙沟,给老三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