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e域雪 收藏 265 221811
导读:[img]http://img5.itiexue.net/1311/13116305.jpg[/img] 这对被称为“魔鬼娃娃”的孪生兄弟最早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是1997年,一家追踪逃跑的缅甸学生的电视台偶然捕捉到叼着烟,挎着M16步枪的两兄弟的身影,那一年,他们8岁。当年1月,缅甸政府军对克伦族联盟武装及村寨展开大规模清剿,在激烈的恶战和政府军的重重包围中,孪生兄弟指挥慌不择路的反政府军重整旗鼓,最后竟奇迹般地反败为胜。图为2000年,托氏兄弟在营地内玩耍。 [img]http://img6.it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这对被称为“魔鬼娃娃”的孪生兄弟最早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是1997年,一家追踪逃跑的缅甸学生的电视台偶然捕捉到叼着烟,挎着M16步枪的两兄弟的身影,那一年,他们8岁。当年1月,缅甸政府军对克伦族联盟武装及村寨展开大规模清剿,在激烈的恶战和政府军的重重包围中,孪生兄弟指挥慌不择路的反政府军重整旗鼓,最后竟奇迹般地反败为胜。图为2000年,托氏兄弟在营地内玩耍。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劫后余生的克族武装将这对其时还不满十岁的孪生兄弟奉若神明,甘愿投靠到他们麾下。托氏兄弟则率领这支队伍脱离“克盟”,成立了克伦族“上帝军”。图为1999年,“上帝军”成员在密林中行军。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此后,“上帝军”队伍不断壮大,1998年底,“上帝军”的规模达到最鼎盛的500人,约翰尼和卢瑟也被族人视为神圣的拯救者。他们在“上帝军”中的地位至高无上。图为2000年,训练完毕,卢瑟和约翰尼与上帝军成员持枪合影。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各种他们拥有超自然能力的传说则更为其诡秘的行踪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他们单枪匹马击溃装备优良的政府军;他们刀枪不入、以一敌百;他们能用意志力控制战局……在美联社1999年公布的一张照片里,两兄弟还是稚气未脱的孩子。哥哥约翰尼酷似女孩,生着一张圆润清秀的脸,梳理得很整齐的黑发长长地披在肩上,神情害羞迷茫。弟弟卢瑟则是另外一副样子:不常梳理的长发稀疏且干枯,额顶的头发已开始脱落,叼着烟故作老成。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在领导“上帝军”时期,两兄弟平时对属下极严,禁食猪肉、鸡蛋、不许打架、骂人、吸毒和酗酒,违禁者将受到严厉的体罚。卢瑟解释说:“那时我们在山上打仗没有什么东西吃,常常饥肠辘辘,政府军经常用这些食物引诱我们上当,所以就规定不吃猪肉和鸡蛋。”图为1999年,两兄弟的保镖蓝波抱着约翰尼。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2000年的一次人质绑架事件,让世界看到了他们的能量。这一年,10名“上帝军”成员攻占了泰国西部拉切布里城的一家医院,扣押了500名人质。在和泰国军队进行了近一天的对峙后,他们最终向冲入医院的泰国军方投降。根据泰国证人的叙述,10名“上帝军”成员全部被近距离击毙。虽然兄弟二人并没有直接参与这次战斗,但他们的影响力被媒体大肆渲染。图为官方工作人员清点人质劫持事件中的亡者遗体。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劫持泰国医院人质事件发生后,缅甸政府和泰国政府合力对卢瑟和约翰尼两兄弟以及“上帝军”穷追猛打。“上帝军”居无定所,缺衣少食,最终四分五裂。2001年1月,不堪饥饿和疲惫的卢瑟和约翰尼两兄弟带领剩余的十多名追随者走出缅甸丛林,表示要向泰国军队投降,并向泰国当局申请避难。泰国当局并没有起诉两兄弟。2001年。吉尼斯世界纪录刚刚把卢瑟·托和约翰尼·托收录为“历史上最年轻的游击队领袖”。一年后,双胞胎兄弟在泰国军方的安排下一度“投降”并出席了新闻发布会,自此,全世界才得以近距离认识他们。图为2001年1月22日,第一次投降,约翰尼(右二)和卢瑟(左二)由泰国警方押护出席新闻发布会。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但双胞胎很快从公众的视线中再次消失。此后的5年中,有消息称他们住进了泰国的难民营,和家人团聚;也有不少人猜测他们重返丛林,再次拿起武器。图为2000年泰国官方公布的两兄弟在泰国难民营中生活的照片。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两兄弟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已是2006年。7月19日,约翰尼·托(中)带领9名“上帝军”追随者向缅甸政府缴械投降。同时,他承认他们两兄弟并没有传说中的“神力”。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伦族反政府领袖“魔鬼娃娃”!

自此,两兄弟在5年的空白中生活的细节才得以曝光。在进入难民营一年后,16岁的卢瑟和难民营内一名19岁的克伦邦女子结了婚,两人婚后生了一个男孩。约翰尼则回归丛林。回首当“娃娃匪首”的日子,兄弟俩表示那些日子过得非常艰苦,有时候甚至只能靠吃香蕉和喝清水为生,相比之下,难民营里的生活虽然有些单调,但是至少和平安稳,不需要担心个人安危。图为2001年,两兄弟在难民营与母亲团聚。

27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快乐悟空 在第7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l716x 在第46楼的发言:
......

你还以为现在是那个揭竿就能起义的年代嘛?成本越来越高了1

轻微伤的打架直接成本=5至15日拘留+500至1000元罚款+医药费、误工费等赔偿+因拘留少挣的工资。

轻伤的打架直接成本=三年以下有期徒刑+20000元左右的赔偿金+医药费、误工费等赔偿+因拘留少挣的工资。

重伤的打架直接成本=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无尽的后悔+....(此处省略一万字)

打架附加成本=公安机关前科劣迹+心情沮丧郁闷+名誉形象受损+家人朋友担忧+生意工作遭受更大损失!我们青岛提示您打架成本高 出手请慎重 呵呵

这位老兄说的是真的。我的一位老同学,学生时代就很讲义气。04年在地铁上替他的同事出头,一拳打在对方眼睛上,造成对方眼底出血、视网膜脱落,算重伤。从04年到现在陆陆续续赔了20多万(眼伤很麻烦,会有很多继发症,被打那位眼睛一有问题就来要医药费和误工费,只来要医药费和误工费都算是对方很克制,很人道,还没谈生活费,更没有一家老小前来食宿)。而他那位同事在事发一个月后看看形势不对,悄悄走了,至今杳无音信(之前他们都是一家农产品公司工作,我同学在公司里当个小头头,那位同事是他手下的业务员,他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手下才出手帮忙的,够义气吧)。我这位同学现在苦不堪言,半年前见过他一次,不到40岁的人已经憔悴不堪了。所以,按捺不住拳头的铁血同仁们(尤其是比较年轻的朋友)还是考虑一下你这一拳或一腿的价格。当然不会那么巧就一定把人打成重伤,但魔鬼定律告诉我们:小概率事件在好的方面很难发生,例如中彩票;在坏的方面却常常发生,例如一拳重伤对方。

本文内容于 2011/6/5 23:28:45 被海阔天是岸编辑

223楼jxmaxima

反政府,缅甸克伦族解放军的自由之战


《南风窗》记者 尹鸿伟


民族纷争的典型


缅甸拥有135个大小民族,其中缅族占总人口的65%,为第一大民族;而占总人口近10%的克伦族则是缅甸的第二大民族,人口约有500多万。克伦族认为自己的祖先来自于中国的青藏高原,大约在公元600~700年间迁移缅甸。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克伦族武装分成了“克伦国家联盟”、“克伦中央组织”、“佛教克伦”和“克伦青年”,直到1947年2月5日,四支武装组织才又合在一起成立克伦民族联盟。


缅甸联邦独立后,其国内掸族、孟族、克伦尼族、克伦族和若开族等100多个少数民族不断与政府产生武装摩擦。缅甸军政府的将军们在1988年强行掌握国家权力后,运用“以夷制夷”、“分而治之”的策略来对付国内多支少数民族联盟或武装,即轮流用拉一派斗另一派等手段,充分调动各“停战集团”与“和平集团”为自己小集团利益而相互攻击或混战。


2004年10月,素有军政府“务实派”和“第三强人”之称的缅甸总理钦纽将军与其权力基础国家情报局被军政府“一网打尽”,随后军政府一不做,二不休,明确要求各停战组织缴械投降;同时不断策动听话的停战组织去袭击不听话的停战组织,如安排佤邦联军(UWSA)攻打掸邦南部军(SSA-S),命令“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去打杀基督徒同胞克伦族联盟、克伦族解放军和克伦尼进步党(KNPP)等。


尽管缅甸军政府使尽浑身解数,但是各民族武装仍然此消彼涨,顽强地生存着,并且不断给政府军造成伤亡,影响军政府的国际形象和动摇其国内统治。2005年5月,掸邦民族军(SSNA)宣布与掸邦军(SSA)合并,共同对抗政府军,从而成为第一支放弃停火协议的少数民族武装。


在内外交困的压力下,2005年12月5日缅甸军政府主持续开了国际社会拭目以待的“制宪国民大会”,缅甸国内17个“停战集团”与13个“其他和平集团”都受邀参加。但克伦族联盟却发表声明指出:2005年12月召开的假制宪国民大会,解决不了政治问题,也不会带来国内和平。声明呼吁军政府:停止打内战,撤销压迫政策,释放一切政治犯包括昂山素季,召开军政府、民主力量和众民族力量三方对话,以政治对话解决政治问题。


很明显,克伦族联盟的一贯言行都有着西方支持者的观点痕迹,可窥视出两者在缅甸问题上的惺惺相惜。


克伦民族联盟最强盛的时候拥兵6万,目前独领风骚的佤联军和曾经在金三角地区名噪一时的坤沙蒙泰军(MTA)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由于战斗力强盛,国际影响甚广,克伦族解放军一直被军政府视为眼中钉,对其打击力度也最大,此举让克伦族联盟的行动成为了缅甸民族纷争的典型。


1989年,缅甸政府重军攻克了克伦民族联盟的总部Manerplaw后,迫使克伦族解放军躲进大山丛林中打游击,没有固定的基地,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的方位。外界在2007年对克伦族解放军的最新兵力估计为:正式编制只有5个军,总兵力已经不足1万人。


在缅甸各少数民族中,克伦族一直被认为是进步的民族,拥有先进的文化。尽管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但是他们仍然坚持开办流动的学校;尽管经费完全靠救济,老师也没有工资,他们也没有放弃对自己文化的传承,除了学习本民族语言外,他们还接受英语教育。


进入21世纪,克伦族联盟更懂得利用国际媒体的关注为自己的生存和斗争情况造势,其中包括利用传播最为迅速、广泛的互联网,由此国际社会对其情况时时得以更新认知,包括其军队不断与政府军交恶,其群众不断被政府军残害的文字和图片屡屡可见。


在国际视野中,克伦族解放军其实一直“名气不小”。2001年1月,在缅泰军警围剿中,“魔鬼娃娃”路瑟·托和琼尼·托率领14名部下向缅甸政府投降,13岁的两兄弟举起小手走出丛林,结束了这支神奇军队5年的战斗历史。这对孪生小兄弟领导着一支名叫上帝军(God Army)的克伦族解放军小分支武装,在丛林里靠食野果、饮山泉,与缅甸政府军展开游击战。2000年1月,10名上帝军士兵还穿越边界,突袭了泰国一家医院,挟持大约800名人质,最后是由泰国派出军队攻入医院,降伏了在场的上帝军成员,人质才安全撒离。



 以下是引用l716x 在第4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ligg112 在第4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uanyewodeai 在第9楼的发言:
国内现在就是太平,放在民国的时候,满中华那里没有这样的少年。比他们狠的多了去了。

英雄出 少年,想当年,贺HONG那个老土匪,也是未成年就拿着两把菜刀。要不现在菜刀都要实名制了呢

你还以为现在是那个揭竿就能起义的年代嘛?成本越来越高了1

轻微伤的打架直接成本=5至15日拘留+500至1000元罚款+医药费、误工费等赔偿+因拘留少挣的工资。

轻伤的打架直接成本=三年以下有期徒刑+20000元左右的赔偿金+医药费、误工费等赔偿+因拘留少挣的工资。

重伤的打架直接成本=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无尽的后悔+....(此处省略一万字)

打架附加成本=公安机关前科劣迹+心情沮丧郁闷+名誉形象受损+家人朋友担忧+生意工作遭受更大损失!我们青岛提示您打架成本高 出手请慎重 呵呵


8岁扛枪,10岁成为40万大军首领,缅甸克

周树东,汉族,1918年2月5日生于山东平度县北滚泉的贫苦家庭,7岁时随父母闯关东,来到东北边陲珲春县安家落户。周树东1932年加入中国共青团,同年参加了吉林省军第二十七旅六七八团第二营营长王玉振所部的起义部队,走上抗日的道路。周树东跟随连长孔宪琛参加珲春县游击队,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周树东非凡的组织能力被很快发现。组织任命他负责共青团工作,历任支部书记、共青团汪清县委驻绥芬大甸子特派员、共青团东满特委组织部长、代理书记。当时任东满特委书记的魏拯民对他的评价很高,称他是一个虚心研究问题实际经验比较多的好干部。1935年冬,周树东奉命出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第二团政治委员。1936年3月,周树东调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1937年4月初,周树东率部在安图县荒沟岭北路,截击敌人运输大车队。下旬在安图县升平岭,又击溃日军获原部队,次日行军至大沙河金厂附近,与伪治安军“神选队”遭遇。由于第四师连续作战,疲惫不堪,得不到及时修整,惨烈激战之后,重创敌军。但第四师也付出了沉重代价。抗日名将周树东壮烈牺牲。周树东殉国之年仅享年19周岁,

2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