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战神传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彭军的第一次抗倭(完)

xiangchangqi 收藏 1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URL] 黑暗降临,黑风吹起树枝,宛如鬼影闪动,动物的鸣嘶声时时传来,加深了恐惧的印象。玉马山山寨上插满了火把,把整个山寨照的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宛如黑暗中的夜明珠,叹为观止。 大火已被扑灭,空气中仍充斥着淡淡地肉体被烧焦地怪味,山风刮过,气味稍浓,让人作呕。每隔一小段时间,就能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黑暗降临,黑风吹起树枝,宛如鬼影闪动,动物的鸣嘶声时时传来,加深了恐惧的印象。玉马山山寨上插满了火把,把整个山寨照的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宛如黑暗中的夜明珠,叹为观止。

大火已被扑灭,空气中仍充斥着淡淡地肉体被烧焦地怪味,山风刮过,气味稍浓,让人作呕。每隔一小段时间,就能听见一声惨叫从山寨里传出,传向黑暗的远方。

彭军坐在大厅的正位上,身边都有侍卫警戒,就连屋顶也有弩手戒备,一派萧飒。

听着隔壁传来的惨叫,看着一个个俘虏被带出来,向自己磕头叫主人,然后在彭军点头下又被人匆匆带出去,此时,彭军却没有一点胜利后的喜悦与兴奋,反而有种淡淡地失落,机械般的点着头,眼神空洞的看着自己的手,无法想象,自己居然能放过这些该死的家伙一命,要是放在以前,自己绝对是第一个冲上去砍了他们脑袋的,可随着幺叔在自己面前自杀后,彭军突然觉得生命原来也很可贵,勇士光靠杀戮是不能成就大事的,那只能是匹夫之勇而已……是自己怕死了还是自己长大了?

“哈!哈!哈!哈……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如此大胜,定可名动天下;如此战果,当可让天下英雄侧目,从而流芳百世……”人都还没见到,李鸿辉的大笑恭喜声就已经传入众人耳里,声音很响亮,就好象深怕别人抢了他贺喜之首功一样。

李鸿辉十分紧张彭军的安危,原本正在床上和美女办事的他,一听到彭军带人与倭寇作战的消息,吓的他小弟弟立即软了下来,脸色大变的慌乱提起裤子抱着衣服就向外跑,边跑还边嘀咕道:“倭寇这么凶悍,可危险了,可危险了……”

他的思想和沿海民众差不多,都认定倭寇凶狠,非十倍以上之力不能与之抗衡,所以,他才会如此慌乱。不过,他到没指望官府帮忙,仅仅只派了个人去官府禀报一声而已,他的全部指望都在于彭军等人的勇武,不求战胜对方,只求自保到自己这一千多人能及时救援,然后,杀出倭寇的包围……可是,当他火烧屁股似的赶到黑石村,见到依旧在咆哮的李长斌,得知杀了如此多的倭寇倭奸,大喜之下,急忙叫人去官府报此役大捷,以他的个性,把杀了两百多倭寇变成一千而没变成两千就已经很不错了。可一听到彭军率队追击下去了,他又急了起来,急忙和李长斌一起,把能集合的人都带上,直奔玉马山而去。结果,听到最终的战果后,两人惊骇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异常之惊喜:于公,如此武力之下,大事可成的几率又增加了两分;于私,如此武力,当可为自己报仇雪恨了。

当然,随后两人的个性决定了两人的反应:李长斌第一反应就是去找那些该死的算总帐,最少要亲手砍掉仇人几个脑袋,以慰父老乡亲的在天之灵;而以李鸿辉那龌龊的个性,当然不可能让别人抢先一步去贺喜,所以,才有了刚才的那些歌功颂德之声。

彭军还是很尊重李鸿辉的,最少,在表面上必须尊重,所以,他收起心神,微笑着站起来,却没见到李长斌,正要发问,那知,李长斌气冲冲地冲了进来,一进门,二话不说的就跪在那磕头。

彭军急忙过去扶起他:“先生这是做什么,没事干什么行此大礼!快起来,快起来。”

“我李长斌已经有十年未求人,今日,特求主公准我一件事。”李长斌没有起身,而是抬头盯着彭军的眼睛,迫切的说道。

原来,李长斌激动的去杀那些俘虏,可结果却没干成,原因很简单,这些俘虏都是彭军的奴隶了,是私产,没有彭军的话,哪怕你恨他恨的要死,也是不能动他一下的,不然,就违背了规矩,连同看守的人也要一起遭殃。(说实在的,在数百年的土司制度熏陶下,有哪处地方不是贵族的?别的不说,就说彭家大寨及其周边势力范围内的土地和人口牲畜等等,哪个不是彭军的私产?)所以,李长斌激动而去,怒火而来。

这些,不用猜都能想的到。彭军当下笑着把话留有余地:“李先生,你既然是我请的先生,有什么事只管说。”

李长斌因为事关己身,心头已乱,根本就没注意这点,所以,急忙道:“我亲主公把这些该死的倭奸,不!奴隶都赏赐给我,任凭我处置!”

处置?处置个屁!砍头而已。

彭军根本就没把这些奴隶当人看,对于他来说,只要李长斌开口,这点小事根本就不用思考。挥了挥手让人把奴隶们全都带出去,转身正要点头,一旁的李鸿辉却先开口阻止了:“此事万万不可!”

正期待彭军点头的李长斌一听这话先是一愣,接着勃然大怒的跳起来指着李鸿辉的鼻子咆哮道:“李鸿辉!你我虽同侍一主,可我知你心中素来就对我很不满意,但我求主公之事,乃是我和主公之私事,于公事无关,你为何还要阻止?难道你的家人就没被倭寇和倭奸们残害?难道你就不想报仇雪恨?难道你就不想过太平日子……你,你。你实在是太欺人了,今日你要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我和你定当不能共存于世!”

“你说的对,我的官运是倭寇给逼没的,我的生活也是让倭寇给毁了,我的家人也在倭寇的追杀下死的死散的散……到现在,我连见个熟人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我没那脸……谁他妈的不想报仇,那就不是人养的!可是——!”人人都有落魄的一面,只是看他是否善于演示而已,狡诈的李鸿辉也依然如此,他越说头越低,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嘶哑,但是,当他发泄完一翻后,说到“可是”两个字后,猛然抬头,面目狰狞的宛如恶鬼食人,微红的双眼爆发出吃人的目光,但很可惜,只是一闪而过:“可是,你的要求,于公于私与理,主公都是万万不可答应的。”

“为何?”两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李鸿辉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神情,看着两人同时向自己请教,他又开始得意起来,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缓缓地说道:“于公!此事一出,大家都会觉得主公出尔反尔,坑杀俘虏!一旦传开,以后谁还敢投降于主公,凡战事遇主公者,必定死战到底,其后果,嘿嘿,恐怕用不了几仗,主公的精锐将死伤待尽。”

两人听到此话,同时点头,尤其是李长斌,脸色更是苍白如纸,可又找不到反驳之词,只好放下手,忍着一口气听下去。

“于私!这些人既然都是主公的奴隶,那么,我等身为宾客,怎可强行索取?而且还是为了索取之后将这些人杀掉,此事如此残暴,太过于伤天和,于主公阳寿大不利啊。”

“于理!这些人绝不是杀你妻儿老小之倭寇,这些人是倭奸而不是倭寇,你要报仇,找倭寇就是,与他们何干,就算他们其罪当诛,也不该由你我来手刃。”李鸿辉见李长斌要反驳,微微一笑,继续道:“就算你不知道是哪股倭寇干的,你也可以请主公帮你杀光天下倭寇,而不必牵涉无关人等。”

如果说前面两项是理直气壮,让人有种无法反驳的憋屈,那最后一点则有些牵强附会了。李长斌不擅于斗嘴,被说的哑口无言,这下象是抓住了对方弱点一样,正要开口,又被李鸿辉抢了先:“我听说主公已经派杨虎将军去追剿倭寇了,想来定能抓几个活的,到时候,我亲自向主公求情,定使这些倭寇任长斌兄处置,我决不敢阻拦。”

李长斌默默的看了对方一眼,眼神很复杂,可最终,他还是没说什么,慢慢地坐下,愣愣地看着大门外的星空,久久无语。

而李鸿辉则喃喃自语道:“朝廷公文中写的很清楚:活的多赏五两银子!恩!绝对没有记错……你这一刀下去,可就是几百两银子了。浪费可耻啊!”

如果您认为本书还能如您法眼,请给个收藏吧,火树在此万分感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