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战神传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彭军的第一次抗倭(十二)

xiangchangqi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URL] 弩、火炮等等利器,是历朝历代朝廷都严格控制的,所谓的江湖人士如果持有此等利器,将会被视为造反,必然会遭到朝廷的严厉惩罚,轻者砍其头,重者全家被砍头。但有些地方不一样,比如说湘西地区,千百年来实际上根本就不受朝廷的掌控,此地百姓之所以没有,是因为贵族们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严酷的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弩、火炮等等利器,是历朝历代朝廷都严格控制的,所谓的江湖人士如果持有此等利器,将会被视为造反,必然会遭到朝廷的严厉惩罚,轻者砍其头,重者全家被砍头。但有些地方不一样,比如说湘西地区,千百年来实际上根本就不受朝廷的掌控,此地百姓之所以没有,是因为贵族们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严酷的控制着私人不得随意拥有。

一个简易的山寨,哪有什么防守利器,在小弩面前,很难提起反抗之心。

田川领着十几个倭寇在那拼命吼叫着,在他的咆哮下,那些守卫寨们的土匪们紧张的握着手里的武器,可眼神却透露出恐惧,他们对进攻之人恐惧,但因为在倭寇的长期淫威之下,他们更害怕倭寇,哪怕他们的人数是倭寇的十倍,也没人敢违背倭寇的旨意。前有狼,后有虎,看来,给倭寇干也不见得是件美事。

一百米!土匪们紧紧盯着,手心发汗,他们多希望这是一场梦,而自己就要醒来了。

五十米!土匪们的梦开始破灭,面面相视,彼此用眼神交流,但得到的答复就一个——恐惧!

四十米!听到原本沉默的攻击者,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吼声,土匪们的额头开始出现大滴大滴的汗水,少数者甚至开始向后退,可后面的十几个倭寇却严酷无比,一有后退者,先是咆哮呵斥,不听者——杀!

三十米!攻击正式开始。

前面几排,人人手持小弩,面无表情的沉没向前走,可正是因为他们的武器和沉默进攻,更人震撼人心,迎面扑来的萧瑟,几乎能让土匪们精神崩溃,四十米时,最前面一人突然举起一面三角小旗,随后,这群持弩者突然爆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的咆哮,而在咆哮声中,他们纷纷举起小弩,开始向前跑动起来。三十米时,随着小旗的落下,一百多人同时扣动了扳机,一百多只利箭瞬间射出,眨眼间就成了下黑点,落向敌人——箭如雨下!

……

阿泽今年才二十二岁,但已有五年匪龄了,从小就胆大无比,爱武刀弄枪,十七岁时,因一时气愤而措手杀了族中的一名长老,被迫潜逃,一个月后加入玉马山,很快就成了一个小首领,现在,他手下已经有了二三十人。他从未怕死,但现在,他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当别人看着他时,他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勉强挺着;当进攻方大吼时,他脸色瞬间苍白,几乎就要转身逃跑,可有比他先逃跑的,看着先逃跑的已经被倭寇砍死,而且,倭寇们还凶狠的盯着他,他在庆幸的同时,却有种兔死狐悲的哀伤浮上心头;当进攻方的箭已离弦时,他下意识的扔掉武器,抱头卧倒……

突然,他感到一片热乎乎地东西洒到脸上,下意识的一摸,一看,是血!惊愕的抬头扫了眼,却见一个身影正快速倒下,就倒在他身边,定眼看去,原来是一个叫小三的家伙脖子被一箭射穿。小三并没有立即死去,左手抓着箭,右手死死地抓着阿泽的衣袖,哀求的望着阿泽,想说什么,喉官微动,却大口大口地吐着血,看上去格外惨不忍睹。阿泽怕了,仿佛和小三接触一下就会感染到死亡一样,他死命的摆着手,挣扎着向后退,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小三的右手,最终,衣袖被撕裂,阿泽满目都是对死亡的悲惨与恐惧,慌乱的爬起来,怪叫着向后跑去……他听不到任何声音,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好象世界都已经停止了一样,除了死亡只剩下死亡,挣扎着只想逃!逃!逃!逃出这个该死的地方,机械的手脚并用的爬跑着,死亡已经把他彻底击倒……跑了不到十五米,刀光闪过,他觉得自己全身一轻,然后,就见到自己的速度快了很多,落下的速度也更快,他看到一个无头的身体向前跑了七八步后,喷洒出一片血雨,快速向前扑倒,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他觉得那个身体很熟悉,仔细想想,那不就是自己的身体么?然后,他就觉得自己眼前世界开始变红,越来越红,最终,却陷入了黑暗,冰冷的黑暗……我们不知道阿泽临死前是否后悔过,也不知道他死前是否想起过母亲,但我们可以肯定,他得到了解脱。

阿泽平日里性格豪爽,出手大方,又护短,因此很得手下拥戴,他的逃跑顿时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信心轰然坍塌,他的手下成了第一批跟着逃跑的人,而周围的人一见如此,都想着:你他马的逃了,要老子在这送死,门儿都没有,于是,也都跟着作鸟兽散了。

面对死亡,人类会本能的暴露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等死!拼死一搏!他们恐惧倭寇的残忍,更恐惧死亡的降临,所以,当看到阿泽的脑袋飞起的那一瞬间,他们眼红了,他疯狂了,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举刀扑上去,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中爆发出超人的战斗力。

无畏死亡者无惧!

一百多土匪形成的潮涌瞬间就将十几个倭寇击的粉碎。

这样的场面出乎预料,却也在意料之中。出乎预料的是,没想到敌人崩溃的如此之快,双方还没近战,对方就已经败逃了;意料之中的是,敌人的首领都跑路了,手下的人还怎么有战斗意志,崩溃只是迟早而已。

彭军和他身边十来人的速度展缓了下来,如果不算上他们手里的武器,你可以说他们是用散步的方式进寨的,寨门早就被撞塌,彭军站在寨门上,背负双手,冷眼看着手下人四处追杀着只知道逃跑的倭寇,冷酷的摇了摇头:“富贵的日子果然能让人腐朽!”

见旁人不解的望着自己,彭军笑着解释道:“以这些人的战斗意志,就算他们堂堂正正地和我们一战,战斗力也远不是我们的对手,可他们依然能在此地横行如此多年,连官府都不敢招惹他们,嘿嘿!很好,很好啊!”

他的笑容耐人寻味,仔细体会一下就知道,沿海各大族和富豪们,在钱罐子里面泡了多年,早已失去其先祖的武功霸气,只贪图富贵而畏惧生死,所以,被这样的人欺负也就不奇怪了。反过来,自己这方武力强大,如果征服此地或者退一步和他们结合,利用他们的财力物力加上自己的武力,那可就……嘿嘿!

就这样,彭军在大门笑的十分“淫荡”,他身边的护卫却一脸严肃的紧盯着四周,在他身前却是一片屠杀场面。

“寨主,他们集体投降了,有一百多人,二狗哥叫我来请示,是杀还是抓?”

彭军想了想,冷哼一声:“既然他们愿意给倭寇当狗,那给老子当奴隶也就无可厚非的光荣了。告诉二狗子,全抓了,打上印子!”

已经十年了,彭家大寨没有多得一个奴隶,反而大赦了很多,特别是彭军当寨主那天,更是把全寨所剩的努力全都赦免了,而现在,他又开启了这项只有贵族才有权利开启的奴隶行当。而在奴隶右臂上用烧红的铁印打上烙印,则表示他是自己的奴隶,外人只可买卖不得抢夺。

“是!”那人躬身退下后,大步跑开,边跑边大叫:“寨主有令,俘虏一律成为奴隶,交法刑队打上印子,任何人不得留私或屠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