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战士 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三十二章 新兵(一)

兄弟联盟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URL] 这场混战最终的结果是惊动了上级首长,火车不得不临时停靠,一个纠察连火速赶来,总算是制止了斗殴。整个事件来得突然,无法找到事情的真正发起者,请示了上级首长,好在并没有出现大的伤害事故,上级首长综合考虑,采取了低调处理,这事情算是不了了之,为慎重起见,两个省的新兵这时候被完全隔离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


这场混战最终的结果是惊动了上级首长,火车不得不临时停靠,一个纠察连火速赶来,总算是制止了斗殴。整个事件来得突然,无法找到事情的真正发起者,请示了上级首长,好在并没有出现大的伤害事故,上级首长综合考虑,采取了低调处理,这事情算是不了了之,为慎重起见,两个省的新兵这时候被完全隔离开来。谭凯文和郎青、魏大鹏这时候才第一次以“战友”的身份坐到一起。一路上,郎青话还是不多,但是眼中的敌意却在谭凯文和魏大鹏热情的带动下逐渐消散了。

谭凯文和郎青眼里含着泪回忆着这段经历,却又忍不住地笑出声来,复杂的心情一直在两个人的心里胶着着,缠绕着,想起这打架事件,又想起新兵连,想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凯文含着眼泪笑:“郎青,你说说,大鹏这小子新兵连的时候,像不像一头永远不知道疲倦的驴?”

郎青点着头:“像!绝对像!这小子每天除了参加集体训练,每天晚上还加练俯卧撑200次,早起天不亮先溜出去自己来个五公里,当时咱们都因为他神经病呢!”

一想起大鹏,俩人又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郎青说:“也不知道大鹏在里面怎么样,不知道他现在想什么呢……”

“想什么呢,想咱俩呢呗!”谭凯文将半瓶啤酒全都灌进肚子里……


魏大鹏躺在拘留室里,的确在想凯文和郎青。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李刚正又来过许多次,自己也被提审了许多次。每次提审,都让他的心里充满怒火,他能看出来那个叫张强的警官似乎也很无奈,可是没有办法。他只有重复又重复自己的犯罪经过,每次张强都会问好多的问题,他一一回答,似乎那问题又都是千篇一律。李刚正每次来除了询问案情,其余的时间都在鼓励他,安慰他,作为律师,李刚正除了履行自己的职责,其余时间都会带给他信心。他从李刚正那里了解到外面的兄弟为了他做出的各种努力,也能从李刚正故意闪烁的言语中明白这事情的复杂性。日子一天天的过,仿佛没有结局,又随时可以出现结局,魏大鹏感觉自己距离崩溃已经不远了,只有晚上的时候,魏大鹏才会从烦乱的心情中挤出一点时间来,努力地调整自己,努力地告诉自己不要放弃,不要退缩。而自我鼓励的最好办法,魏大鹏认为是回忆,是对凯文和郎青的回忆,更是对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的回忆。想起那段日子,魏大鹏才不会烦闷,才会重新振作起精神来……

“嘿!魏愣子回来啦!”新兵宿舍里,一个东北兵笑着冲刚刚跑进门的魏大鹏喊。魏大鹏穿着作训服,浑身都被汗水湿透,边喘气边解着自己身上的沙袋背心。对于这样的调笑,他好象早就适应了,憨厚地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许迈!你他娘的才是愣子呢!”旁边谭凯文从床上跳下来,恶狠狠地瞪着东北兵许迈,“我警告你啊,能别说话你最好别说话!”

许迈不服地说道:“谭凯文,你这个人真能管闲事,我又没说你。”

“说我兄弟就不行!怎么,你不服?”谭凯文更横,许迈不敢再说话了,因为在谭凯文说话的同时,他的身后,郎青已经冷着脸站了起来,许迈不傻,说了句:我开玩笑呢。哼哼地出门朝水房走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来到新兵连已经两个多月,新兵连三连一班出了这么三个活宝,都是湖南的,都是珠城的,一个农村兵,两个城市兵,这三个人从哪个方面也看不出来性格相投,却铁的跟合金钢似的。说他们的活宝,是因为这三个人各有“特色”,魏大鹏从第一天来到新兵连,就跟着了魔似的,抢着扫地,抢着给战友打水,一到卫生评比他自己“承包”别人三倍的卫生区,叠被叠上了瘾,半夜起来三次把被子叠上又散开,平时的训练就更不用说了,别人练军姿练两个小时,恨不得赶紧解散,他是解散之后跟班长申请再“单个教练”两个小时,跑步别人跑三公里,他跑五公里,早上还加练五公里,体能更不用说,这小子除了睡觉不做俯卧撑,恨不得吃饭都趴在地上吃,用新兵连所有带兵干部的综合评价来说,魏大鹏是他们自入伍以来见到过的最刻苦,最塌实,最拼命,最听话……的兵,没见过这样的兵!这样的兵班长爱,排长喜,连长看着直激动。大鹏的唯一问题就是,这么没命地加练,经常导致体能透支,这让班长十分操心,几次跟他谈,他都憨厚地笑,说自己以后注意,完事儿还是照旧。于是才得来一个“魏愣子”的外号。

而谭凯文就难说了,新兵两个多月,他几乎平均三天打一次架。百分之五十是为大鹏或者郎青,百分之二十是因为看不惯某事,还是百分之三十是为了集体荣誉。和别的连打球、拉歌儿、拼队列,到处都留下了他“战斗”的足迹。这样的兵让班长哭笑不得,说他表现不好吧,他各项训练科目都是优秀,说他表现好吧,这小子臭名昭著,脾气像是火灾现场的汽油桶,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爆发一下子。有几次班长威胁他说要再打架就退兵,他又差点跟班长干上。他的解释方式是:我保护受欺负的战友有错吗?我为了集体荣誉而战有错吗?那些新兵的臭习惯不改,比如经常不洗袜子睡觉打呼噜影响全班休息我上去批评一下矫正一下错了吗?后来班长干脆采用“利诱”办法,说只要他三天不给自己惹事,就破例允许他抽一次烟。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他就拿了一整包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红塔山塞给了班长:“班长,我请你抽烟行不?六班李天星那个杂种骂咱们班是乌合之众呢!”班长快哭了,问:“凯文,我让你当班长行不?你说你跟大鹏关系那么好,咋不像人家学学呢?”谭凯文想了想,说:“人各有性格,我就这脾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