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战鳄 正文 名师青睐

毒口水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size][/URL] 孔有德大获全胜,拿上弓箭双刀,得意洋洋回到家中。 孔父得知原因,气得险些昏倒,一记耳光打在他脸上,破口大骂:“咱们寄人篱下,你还不夹着尾巴作人,却四处功惹事生非,看我不打死你个臭小子。” 孔有德不敢对父亲动手,被他揪着耳朵到张善人家赔礼认错送还刀弓。大公子出来接待他们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


孔有德大获全胜,拿上弓箭双刀,得意洋洋回到家中。

孔父得知原因,气得险些昏倒,一记耳光打在他脸上,破口大骂:“咱们寄人篱下,你还不夹着尾巴作人,却四处功惹事生非,看我不打死你个臭小子。”

孔有德不敢对父亲动手,被他揪着耳朵到张善人家赔礼认错送还刀弓。大公子出来接待他们道:“赌斗之事,人所共见,即上擂台,愿打服输。舍弟目空一切骄奢异常,吃些苦头,煞煞他们的傲气对其利大于弊。令公子武艺高强,小侄十分佩服。如不嫌弃愿与之结义金兰。”

孔父大惊,慌忙拒绝道:“小人一介佃农,哪里敢与少东家结义。”

古代尊卑比现在厉害十倍,穷人期望得到官僚豪富的帮忙,但是绝对没有胆子与之称兄道弟。

大少爷也不勉强,好言好语送他们回去,此后时时接济孔有德一家。孔有德对这师兄非常感激,十分佩服,时不时到山里抓些野物相赠。

这一日,孔有德在山中放牛练功,忽见一老僧信步而来,不由奇怪:“这山谷远离大道,除了放牛外没有他用,少有人及,这和尚来这里干什么?那他一定是迷路了。”上前道:“大师,去哪里呀?”

老僧道:“小哥可是孔有德?”

孔有德大奇,道:“我就是,不知你找我作什么?”

老僧道:“听人言道,小哥天姿过人、武艺高强,我想领教一番。”

孔有德大乐,道:“大师,现在我的功夫也就一般,没有什么了不起。您这么大年纪了,不在家养老,怎么还跑出来找人打架?不怕出事吗?”

老僧笑道:“老纳自幼出家,无妻无儿无女,一项收徒为伴。徒大不中留,艺成之后都跑出去闯荡,现在又是孤身一人。你想不想跟我学会天下最上乘的武艺。”

有道是徒固择师,师亦择徒。要遇上一位技艺精湛的明师固是不易,但是收取一个聪明好学、资质绝佳的徒弟,也非极好的机缘不可。特别是在那些以传承智慧为已任的宗师眼中,一个可传衣钵的徒弟比亲生儿子还要重要,一旦发现绝对是软缠硬泡、死皮赖皮也要求得他跟自己学艺。当年相声大师马季发现姜琨是块好材料,主动表示愿意将自己的心得顷囊相授,可是姜琨对相声不感兴趣,直接拒绝。马季毫不气馁,直追到他的家中,不知道给作了多少思想工作,方求得他心动,愿意入他门下学习相声。这位高僧收徒授艺之心比马季尤为强烈,他四方打听,得知哪里有少年英才,然后慕名而去。先躲在暗处对目标品德行为、资质悟性,仔细观察,详加研究,如果确是人才,他方会现身,用尽手段将其罗入门下,因此他的四个徒弟无一不是当世一流高手。孔有德则是他最新发现的猎物。

孔有德怔道:“我有师傅。”

老僧道:“据我所知,马师傅只是指点你武功,你从未行过拜师礼,你和他没有师徒之名,不算是他的门下。而且你那个师傅本领低微,不堪一击,所授的武功颇有瑕疵,练习之法一塌糊涂,对身体没有好处。”

孔有德怒道:“你少胡说八道、大言不惭。”

老僧道:“把你的手伸出来。”

孔有德道:“我凭什么听你的?”

他转身欲离开,不想老僧一伸手拿住他手腕,将他拉住,道:“你看看你的手。骨节粗大,动作僵死,手指伛曲形如铁锄,皮肤又坚又硬,就像是鸡爪,已经无法感知冷暖。这哪里是孩子的手,简直就是老矿工的手。我告诉你,真正的高手五指灵活,感觉敏锐,摸上去软绵绵的,只有在出手的那一刻才会坚硬如铁,锋利如刀。就像这样。”说着向大树走去,孔有德欲夺回手来,可是全身发不出一丝力气,只能由他轻轻握着来到树傍。老僧扬手一劈,啪的一声脆响,一支碗口粗的树杈打落下来,断口平滑,如同利刃所为。他将孔有德向后一推,道:“看好了。”只听他双手提至胸口,身上劈劈啪啪,发出轻微爆响。

孔有德不知道此乃最上乘的少林绝技,只是暗暗好奇:此人一定有病,不然骨头怎么会自己响。

老僧大喝一声,双掌齐出,排山倒海般击在大树上,将这人腰粗的树杆打为两截,上半截连枝带叶平平飞出一丈多远。

孔有德啊的一声尖叫,坐倒在地,傻傻的看着老僧。一掌将碗口粗的树枝打折,马师傅也能作到,可是这巨木比海碗粗了十倍,一击将其摧断,莫道没有见过,听也没有听说过。心道:“这不是人力所能为,难道这位大师是山神普萨,又或者是山魈鬼怪?它会不会吃我?”

老僧回过头来,道:“这是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中的金刚般若掌,威力无穷。你师傅一定不会。”

少林寺,铁鹰门的发源地。一想到这些孔有德心中大定,暗道难怪这和尚如此厉害。他听马师傅说过少林寺是天下武术之源,寺内和尚个个武功盖世,胜他十倍。他早已打定主意,长大之后去少林寺拜师学艺。孔有德站起身来,道:“请前辈指教。”

老僧道:“武术之道,用于强身健体、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克敌制胜。学武固然辛苦,但是万万不可过为已甚。我观你修练时,岂止是不辞辛苦,不畏艰难,简只是不顾生死,盲打蛮干,如此修行如同揠苗助长,身体损耗极大。功夫进展越快,自身受损越重,表面强壮,实则虚弱,周身各处皆有隐疾。我问你,是不是早上起来双手发麻,有些不听使唤?”

孔有德听到此言不由呆了,问道:“你怎么知道?”

老僧又问道:“最近一两个月,每逢阴雨你的膝盖都会隐隐酸痛,是也不是?”

孔有德更加害怕,这位高僧从来没有见过,可是他对自己的身体却如此了解。

老僧又道:“双手发麻,是因为你的神经、筋脉受到损伤;膝盖酸痛源于关节不堪重负,出现病变。依你这种练法,短则一年,长则两年,必定全身瘫痪,甚至瘁死暴毙。”

孔有德又是害怕,又是不解,问道:“我的练习之法是马师傅教的,如果能够把人练残练死,马师傅为什么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老僧道:“他练功没有你卖力,对身体的损伤速度赶不上恢复速度,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事。同样原因,他直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平庸之辈,四流的高手,三流都算不上。你日夜苦练,小小的身体负担极重,又练而不得其法,只亏不补,全身崩溃已成必然。”

孔有德不由心寒:这位老僧能耐极大,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是鹰爪下的小鸡,他身为前辈高人不致于对自己撒谎。一想到全身瘫痪不由牙齿相击,急忙问道:“那请问大师如何才能补救?”

老僧道:“我为何要告诉你?你又不是我的徒弟!”

孔有德再也顾不得这许多,双膝跪倒,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老僧呵呵大笑,怡然受之,道:“既然你已经是我的门人,须当知道师父来历。我自幼无父无母,先入少林,再入武当。当年由我恩师,少林神僧擎宗大师由路边捡得,抱入少林寺,养育成人。我自幼出家,法名慧目,俗家姓名自己也不知道。你是我第五个徒儿,你的三个师兄,一个师姐都是当世一流高手。你资质过人,万里无一,经我点拨,十年之后决不输于你的师兄师姐。”随即又道:“我本该现在就带你回岛修练,只是还有件要事要作,带着你不方便,何况长途奔波你那外强中干的身子只怕受不了。为师为你留得几天,传授你一些强身健体,补气养虚的小法门。”

孔有德扣谢师恩,站立一旁聆听教诲。,慧目所授尽是呼吸运气、搬运周天之法。孔有德记性本好,现在为了活命,更加用心记忆,如有不懂便即询问,慧目更加知无不言,诲人不倦。

三日后慧目飘然离去,言明短则一月,长则三月,必定回来。他留下一瓶丹药,一包牙粉,一本刀谱《苗刀刀法三十六式》,尤其奇怪的是反复叮嘱他早、夜饭前服用丹药一粒,早、夜饭后使用牙刷子配上牙粉刷牙,还要上下叩齿300次。说是什么“朝夕啄齿不龋,鸡鸣时,常叩齿36下,长行之齿不蠹虫,令人齿牢。叩齿百遍,咽唾三次,常数行之,用齿不痛,发不白。”

那个刷牙子,是将马毛安牛角片上的奇形怪状。这些东西孔有德从来没有见过,可是师父有命,他也只得咬牙遵从。

孔有德依照师命,不再亡命练习基本功,每日大半时间按照口诀,练习吐纳之术,小半时间温习拳脚刀弓,闲暇之日到山林中狩猎散心。如此过了一个半月。

这一天,孔有德把牛赶到山谷中自行吃草,他则在傍监管练刀。忽听一声嘻笑,二少爷、三少爷骑马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