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战鳄 正文 武术启蒙

毒口水 收藏 1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


铁岭身避关外远离中土,幅员辽阔,人烟稀少,可是土厚水甜,物产丰富,只要肯动手就有吃不完的粮食瓜果,捕不完的飞禽走兽。孔父有的是力气,早出晚归辛苦开矿,不用再挨饿,尤其高兴的是远离了吃人不吐骨头的孔府“衍圣公”,不用每天担心被他们找上门来害得家破人亡。过得年余,在工友磋合之下与一位逃难姑娘成了家,不久有了孔有德。

天有不测风云,女真虏魁努尔哈赤兴兵作乱,铁岭沦陷。孔父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存之地,加入民团之作战,可是寡不敌众,只得回老家暂避。想我大明猛将如云,精兵如林,军威极壮,百十万蒙古铁骑都被李成梁将军打的溃不成军、望风远遁,小小女真还不是只手可灭,到时再回来。

经过数十天的跋涉终于回到山东,慑于孔衍圣公威名,他们没有敢到曲阜,而是在登州潮水村一户张姓地主家中当长工。

张地主宅心人厚,最喜欢收留这种无家可归之人。只要给他们一碗饭一间房,他们就会感激不尽,拼命劳作。

孔家就此安顿下来,孔父孔母当长工。孔有德年幼力弱,张善人给他的工作是放牛。

张善人家有着几十头大黄牛。孔有德在前辈牛娃指点下很快学会了放牛的技能,单独接掌了这个工作。

放牛的地方距离村子四五里远,是一处山谷,谷中树木丛生,草旺土肥,更妙的是一条丈把宽的小河自谷中弯延流过,成群的鱼儿,乌云团般的飘动飞舞。孔有德作了一根鱼杆,家里也多了一道好菜。

这天他回到家里,边吃饭边听父亲咒骂女真狗。骂他们不是东西,砸了自己饭碗,赶得自己风餐露宿不得安生。孔有德问道:“爹爹,你这么恨女真狗为什么不打回去呢?”

孔父苦笑道:“女真狗骑马射箭很厉害,我们根本打不过。”

他长叹一声向儿子讲述当日他们拿着开山砸石的锤棒袭击女真狗的种种情景,每次都没有冲到人家面前就已经被弓箭射死一片。打不过想撤,两条腿的人又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马?被人家追得兔子似得四散逃跑,谁被盯上就算谁倒霉。这么打得两仗,几百苦弟兄死了九成多。余下的只能逃难。

孔有德问道:“女真狗杀咱们的人,抢咱们的地,朝庭不管吗?”

孔父道:“朝庭当然会管。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军就会夺回铁岭,杀光女真狗。”

孔有德道:“爹爹,我要当兵,亲手杀光那些坏蛋,给叔叔伯伯们报仇。你教我功夫吧。”

孔父参加救亡军之后曾跟随军中师傅学过几天枪法。苦笑道:“我前后不过学了一个月,那点功夫不值一哂。再说这些天没有练习,早已荒废殆尽。”

他看着垂头丧气的儿子,微微一笑,道:“不过我知道哪里可以学到厉害的功夫?”

孔有德大喜,问道:“哪里?哪里?快说,快说,爹爹你快说吗?”

孔父道:“张家请了一位姓马的武术高手,专门教他儿子和庄丁、佃户功夫,地点就在庄子后面的打谷场。你想学早上、晚上都可以去。”

孔有德大喜,跳将起来,道:“那我现在就去。”

张善人在打谷场上免费教佃农功夫除了收买人心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效仿陈家庄全民皆兵,若有强人来借粮,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财产。

孔有德来到打谷场,借着皎洁的月光看见几十庄丁吆吆喝喝,上窜下跳,舞刀弄枪。不禁心痒难耐,打问出哪一个是马师父后,上前道:“你就是马师傅吧,我是新来的孔有德,辽东人氏,人们都叫我辽仔。我想跟你学功夫。”

这位马师傅三十多岁,河南人氏,自幼学艺铁鹰门,大力鹰抓功颇有造旨。他本是行走江湖卖艺为生,来到登州时被张善人相中,以重金聘入府来,终于结束了流浪生活。像孔有德这种主动要求学艺的佃户小子月有数起,早已屡见不鲜。道:“要想练习一身好武艺,根基一定要扎实。我教你几个基本动作下去自己练。”当即教给他俯卧撑、单杠引体向上,双杠撑臂屈伸等方法训练上肢;仰卧起坐、俯卧挺身、侧卧起坐以训练躯干,通过蛙跳、单脚跳、深蹲等方式提高下肢力量。告诉他短距快跑、长跑、急跑急停、蛇形跑、折返跑的标准及技巧和各个关节的柔韧训练方法。

孔有德学到之后孜孜不倦的训练起来。当天累得一步一歇回到家里,躺在炕上呼呼大睡。

翌日,孔有德赶着牛群来到山谷。心道:“师父教了那么多东西,我一定要好好练习。这里地势开宽,我就先练习跑跳。“

他围着散开的牛群一口气跑了几十圈,各种跑法用了几遍,算来有10里之遥,累得腿酥脚软实在跑不动了,只好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看着浸透的衣服,心道:“原来我这么能跑,不试一试还真不知道。”过得一会,站起身来,一种奇异的快感掠过身体,说不出的舒袒,双腿轻盈盈的像是没有重量,如同置身云端,飘飘欲仙,走得几步更是滋味无穷,畅快无比。心道:“原来练武是这么快乐的事情,真舒服。我还得加劲练。”


体质上的差异、生长环境的不同,导致人们拥有不同的潜质、各自的爱好。有的人喜欢画画,有的人喜欢学习,有的人喜欢游泳,更多人喜欢玩电脑游戏。人们在偶然的机会发现自己的爱好并学到相关的知识技能,会像吸毒一样立即深溺其中无法自拔,产生极度的执着,病态的迷恋。可以废寝忘食、日夜钻研、时时探究,下大苦心学习与之有关的知识,拼命提高这方面的技术水平。在外人看来他们的环境艰苦恶劣,所作的事情艰难繁重、枯燥乏味,甚至是痛苦折磨,但是在他们眼中却如置身桃源仙境,快乐无比,滋味无穷,如同从事着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他们每练习一次,可以说是游戏一次,技术会提高一分,陷溺也会随着深一分,对其的追求也跟着疯狂一分,进而陷入一个无法停止,循环加速的怪圈。

如此努力之下十有八九有所成就,但是神枪手是天生的。一个人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潜质无论他如何努力只能成为一流中的二流,二流中的一流,难缜绝顶。

有潜质的人发现不了自己的潜质,那么他的一生将与众人无异。发现了自己的潜质,却对这方面不感兴趣,无法忍受艰难苦痛,不能奋发淬砺,必定成就卑微,等同于断绝了伯乐、名师赏识垂青的机会,成材的机率依旧是零。

只有那种爱好和潜质相重合的人。他们从事工作学习的时候会爆发出惊人的热情,展现出钢铁般的意志,再大的困难险阻也会甘之如饴、乐此不疲,数十年如一日的探索奋斗,最终踏上行业的巅峰。

孔有德是万中无一的练武胚子,而他的爱好恰恰就是武术,两者的结合和即将到来的中原混战、满人入关这一大背景,在这一刻使他偶然而必然的选择了自己的职业——杀人放火、攻城掠地的铁血战士。

孔有德身子下蹲围着牛群蛙跳、单腿跳,几圈下来,腰眼酸胀,两腿发麻,趴在地上喘得比牛还厉害。心道:“腿上已经没有力气了,应该练练手臂,腰力。可是要练引体向上、撑臂屈伸必须有单杠、双杠,这些山谷都没有,我又不能晚睡早起到打谷场去,不然身体会撑不住的。得想个办法在这里也能练习。”他目光扫来扫去,盯在几棵树上,自语道:“就是你了。”

他一步一步挪到树下,抓住一段不算很粗的斜生树枝,双手用力将身体提离地面,大喜道:“因地制易,我太聪明了,真了不起。看我一口气能够作几个。”

他福至心灵,心念一动,“对了,我还可以在树上倒挂来练习腰力;用牛、树、山石练习拳头刚硬;利用砍下的木桩当作石锁练习手指、手臂的劲度。这样我可以在山谷中练习所有功夫。早日成为真正的武林高手。先试试我的拳头到底有多厉害?”

他走到一头老黄牛旁边,脑袋刚刚够到牛肚子。孔有德高举手掌,在牛身上重重拍了两记巴掌,令它有所警觉。脚下踏上弓箭步,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纵身跃起,顷力一拳打在牛肋上。一股钻心的疼痛自手腕,手臂,项颈传到大脑,不由大叫一声,直贯在地。

黄牛高过七尺,重几千斤,皮坚肉厚,力大无穷。孔有德虽然异于常儿,强壮非凡,可他毕竟是一个九岁孩童,柔软的拳头打在牛身上,宛如搔痒弹尘,自己却被反弹回来的力量震伤了手腕。

老黄牛若无其事的回过头来,看看地上的孔有德,在他脸上舐了一舐,继续吃草。

孔有德抱着几乎断折的手臂又是一阵号叫。口中大骂:“老牛,你不要得意忘形,我不会放过你的,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打得满山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