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枪手 修订版 修改之中 023 金山杀回

山东常玉 收藏 1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王保长定睛一看,不禁魂飞魄散!哎呀,我的亲娘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本以为今天这一仗,王金山必死无疑了,没想到他竟然正好端端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却说王金山在李自强的掩护下,背着王二锁飞快地向南跑去,子弹在身前身后、脚下头上啾啾的叫着,他哪里还顾及得到,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跑……

大街上到处都是皇协军士兵,哪有逃出去的空子?这儿一伙,那里几个,一发现王金山,便嗷嗷地嚎叫着,开着枪向他包围过来。幸亏他街道路面熟悉,七拐八拐,一边奔跑,一边躲藏着……

看看情况不妙,王金山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把王二锁放下来,“二叔……二叔……你怎么样了?”

“唔……我没事!”王二锁说,“放下我,你快跑吧!”

“不!都怪我鬼迷心窍!”王金山哭着说,“要不,二叔您也不会受伤啊!”

“你走!”王二锁说,“你背着我是跑不动的!”王金山一想,不错,一旦被包围了,他两个谁都跑不了!我何不再来个掩护呢?“好,二叔,你在这里别动,我一会过来找你!”王金山抱了几抱柴草把王二锁掩盖起来,然后,一边向皇协军还击,一边向远处跑去了,希望以此能把他们引开……

凭着熟悉的地形,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庭院,王金山机警地跟敌人周旋着,不断地射出仇恨的子弹,一个个皇协军士兵倒下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街上响起了集合的哨声,皇协军退走了。王金山悄悄地来到隐藏王二锁的地方,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哪里还有二叔的影子?

“二叔!二叔!……”王金山低声叫着,可是没有人回答,柴草被他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糟糕,一定是被这些龟孙发现了!二叔身负重伤,甚至命在旦夕,再被这帮畜生捉去糟蹋,哪里还有命在?!

王金山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都怪我混球!如果不是我情迷心窍,怎么会中了他们的圈套?李自强和王二叔也就不会跟着前来冒险了!

李自强怎么样了?记得刚才那边不断响着不分点的机枪声,还有那一阵阵轰隆隆的爆炸声,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看来也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王金山悄悄地爬出村庄,在一个高地上俯瞰着王沟村。皇协军终于撤走了,临走前,似乎在向马车上搬动着几个人……看衣服不是皇协军士兵,那是谁呢?

王金山想:王士申呀王士申,这些混蛋一走,我看还有谁给你撑腰!今天,我就去收拾了你,让你再当着保长作恶!让你再强逼着菊花儿嫁给你儿子!……

正当他准备回村的时候,忽然发现从山上下来了一个皇协军士兵,大大咧咧地走进了王保长的家里,远远看去,一定是个兵痞无疑,这样的兵痞不好惹,先看看再说!

王金山在远处偷偷地观望着,直等到王保长把这个难缠的兵痞送走,他才跳了出来——

“王士申,你没有想到吧?”

“哦,是……是金山呀!”王保长一阵心惊肉跳之后,马上打起了哈哈,心道,我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吧,这些人走了一拨又一拨,还有完没完啊。可是,他脸上却不动声色,满脸堆笑地说:“金山啊,快屋里说话!”王金山用枪指着他的脑袋走了进来,料想他也不敢做什么手脚。

来到客厅,王保长满脸堆笑地说:“金山哪,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哼哼,你他娘的少装蒜!我来干什么你会不知道?”王金山用枪筒敲了敲他的脑袋,恶狠狠地说,“你看,咱们两家的帐怎么算?”

王保长的汗水从额头上涔涔而下:“金山哪,万事好说,万事好说!你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金山,你先把枪拿下来好不好?”

看看没有别人,王金山的枪稍微放松了一些。

“金山哪,我们是本家,说起来我还是你叔叔呢,你知道,我那个儿子,你那弟弟天生的傻,不好找媳妇儿……”

“他不好找媳妇儿,你也不该算计到我头上吧?!”王金山怒不可遏地说,“还本家呢,你讲一点本家的情面了吗?”

“是……是……怪我……都怪我老糊涂了!”王士申说着话,“啪——”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金山啊,你不知道,是邱成那个老东西嫌弃你穷,不想把闺女嫁给你,他托媒人来了三次……我才答应的,你说你这个傻弟弟,也实在不好找媳妇……哎,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呜呜……”一双老鼠眼在滴溜溜地乱转。

“是吗?”王金山半信半疑,然而这怎么能减少了他的愤怒呢,他咆哮起来,“老混蛋,少他娘的装蒜!你让傻儿子强娶菊花儿还不满意,为什么又要害我入狱?昨晚为什么又要设下圈套来算计我?你说:这笔账咱们怎么算?”

“误会了,误会了!”保长惨笑着,连连摇手。

“姓王的,你敢说昨天不是你设的圈套?”

“冤枉啊,金山,我们虽然有点小误会,可是我们毕竟是本家啊,我怎么会害你呢!?”王保长一张老脸说得脸不红心不跳,说的跟真的一样,“你看,昨天来了一百多皇协军,我怎么可能指挥得动?!那是黄乡长从城里请来的,黄营长亲自带队,专门来捉拿‘无敌神枪手’的!”

“哦,他们捉住了吗?”王金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嗯,听说是打死了,发现了‘无敌神枪手’的尸体!”

王金山心里一阵绞痛,自强啊,都是因为我,你是为我而死的!你放心,我一定要杀了黄鼠狼父子为你报仇雪恨!

“哼哼,昨天的这个埋伏就设在你家,你敢说和你没有一点关系?”王金山愤怒地举起了步枪——

王保长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王金山的面前:“金山,别杀我,别杀我!你想,黄营长来了,我不照办能行吗?金山,你就饶了我这条狗命吧,你还有一个傻弟弟,我死了,我们全家就全完了!”

不说那傻子还倒罢了,一说起他,王金山更是怒不可遏,火冒三丈:“菊花儿呢,叫菊花儿出来见我!”

“是是是……”王保长擦着汗仰头叫着,“菊花儿啊,菊花儿啊,快点出来,你大哥金山来了!”

院子里传来一阵吵闹和厮打的声音,怎么回事?王金山一个箭步冲到窗前——

“媳妇,你别走呀,我好冷,我爹让我抱着你!……”

“滚开,我要找金山哥去!”

“你是我媳妇,你不能去……呜呜……”

院子里,一个女人衣衫不整,披头散发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只穿着棉袄,光着屁股赤着脚的大男孩……这就是所谓的邱菊和她的那个傻男人了。

门被大力地推开了,可是没有人走进来,好一会儿,一个女人的身影才出现在王金山的眼前,头发衣衫已经比刚才整齐多了。

“金山哥,真的是你吗?!”紧走两步,伸着胳膊,想扑过去……可是,她的脚步又止住了,因为她看到了一张恨恨的极度扭曲的脸,没有浓浓的深情、没有痴痴的思念,有的只是强烈的愤恨和仇怨……这还是我过去的那个金山哥吗?

“菊花儿,今天,你给我一句话,你想跟我走,还是想留下来……”

金山哥,我当然要跟你走,当然要跟你走!菊花儿心里翻滚着,可是,她看到了王士申那犀利的目光,想起他那杀人犯一样的吼叫声:“菊花儿,你给我好好地照顾我儿子,否则,我就叫你们邱家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你再想王金山,我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菊花儿双眼的泪水扑簌簌地滚落下来,紧紧地咬着嘴唇,嘴唇上马上流出了一股鲜血……

“菊花儿,你倒是说话啊!”

……

菊花儿就像成了一个木偶人,似乎大脑已经不动了,只有一个念头在她的大脑里翻滚:完了,女人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我既然已经进了傻子的家门,就再也不能和金山哥在一起了!我的身子已经脏了,怎么能再嫁给金山哥?不能,他会嫌我脏的,他应该找一个干净的女人做媳妇……

多少天来,王金山是菊花儿忍辱负重、坚强活下去的力量,一旦这个力量消失了,她的生的希望也就消失了:“不……我……我不能跟你走!”

菊花儿一步步向后退去,“金山哥,还能见到你,我已经知足了,你快走吧!”她调转头,旁若无人地走了出去,傻子光着屁股又跟了出去,胯下的那一串黑黑的葡萄在寒风中晃动着……

“菊花儿,你回来!……”王金山的嗓子哽咽了,“菊花儿……我要你跟我一起走!”菊花儿的身影顿了顿,稍停了一下,又向前走去,头也没有回。因为,她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王金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菊花儿的胳膊:“菊花儿,你说过,我们要一生一世永远在一起的!”

“请你放手!王少爷!”菊花儿说,“你会找一个更好的媳妇的!”猛地一挣,摆脱了王金山的手,掩门而去。

“哈哈哈……”王保长满意地哈哈大笑,“金山,你也看到了,我并没有强迫她嘛……”

“闭嘴!”王金山的心都碎了,“今后,你要好好地对待菊花儿,要是让我听到你虐待她,我一定饶不了你!”

“不敢!”王保长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儿媳妇,我心疼还疼不过来呢!”

王金山离开了王沟,向南山进发了。他想:要跟黄鼠狼父子斗,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我得去参加八路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