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新传 第三卷:东方曙光 第十六节 出击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7.html


第十六节 出击2

看到王文豹已经结束了与参谋们的交流,李海龙这时趁机想听听王文豹对这场战斗的看法,于是把话题就引导了即将开始的战斗:

“王司令,你看这战斗马上就要开打了,不知王司令有什么好的建议?”

“呵呵,小李啊,我可是与你差不多啊,大家虽然说都在海上待的时间不算短,可谁都没有真正打过海战,这建议一说,我不了解情况,随便瞎说,反而要干扰你的决心,与其如此,我还是坚持那观棋不语的原则!你放心地去打好了!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总算是我们成军以来第一次真正的海战!”

王文豹的一番话到是把自己推的干干净净,不过这可难不到李海龙:

“王司令….”

“哎,我说小李,别老是司令司令的,那是对外的时候用的,咱两之间还是老称呼,我看你叫我声老王就行了!呵呵”

王文豹发觉李海龙的企图后,连这称呼上也客气了起来,就不想让李海龙钻什么空子了!

李海龙自然不会这样就退缩:

“那好!我就称你声王叔了!这应该可以吧?”

“那当然好啊!其实随你怎么称呼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加那个什么对外的名称就行,呵呵”

“那王叔,我就想问问,你吃的盐可是比我吃的饭还多,这听到的见到的总是比我多多了,你是就不能指点一下我这小辈的?”

王文豹闻言不由地笑出了声:

“小李啊!我还真是服了你!绕着弯让我往里钻啊!哈哈!明白给你说吧,你想,现在下面这些船长与船员,哪个见过真正打仗这场面的?现在就是来个真正海军的军官在这里,也不过是理论上的知识比咱多一些,其它方面还不是一样?这本来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知识与经验的断层!

再说了,所谓的训练,也是针对某个特定的目标做假想敌而进行的特定战术,不是放在什么地方都是准确的!因此,我的意思还是与刚才的一样,你尽管放手去干,在这上面,没人比你强多少!有时有点错误失误实在是太正常了,要是不犯错误的话,还要总结做什么?对不?!”

李海龙没想到王文豹会对自己说这些的,实在有点惊讶,不过这些还真的是大实话!比那些貌似冠冕堂皇的话来的实在的多!那王文豹既然把话说开了,他索性继续说了下去:

“小李,这些话要是放前那个时空里,我肯定不会说的,不过现在到了这里,那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为自己考虑为自己负责了,再不说,那可是在害自己了!因此我想,那些虚的假的必须远离我们,不然我们在这世上还要争些什么?我们首先必须在思想上要放下包袱,一切以事实为根据,不夸大自己的力量,也不菲薄自己的能力!”

王文豹见李海龙在认真地听自己说,把话又说到面前的事:

“就说这眼前的战斗吧,其实我们可以说面对的这英军的情报消息都很缺少,大部分是历史上所记载的情况,虽然我们也从部分俘虏的口中了解了一些,但在没有事实证明以前,我们应该相信它的百分比是多少呢?

现在来说说这英军的武器装备方面的情况,以前我们经常可以从资料上看到,这英军的炮火是多么的猛烈,精度是多么地高等各种记载,然后如果仔细地去想一想,如果真有历史记载中的那样完美,那我们后世的武器装备又该用什么语言去表达呢?这些都是历史资料在害人呢!与其相信它们还不如没有!这可是我的观点,呵呵!”

王文豹说的顺口,就把自己所想的一齐说了出来:

“现在我们通过以前的几次规模不大的战斗,总算是弄清楚了目前英军的武器装备的优缺点,这也让我们的武器研制生产有了个明确的方向,不象刚刚开始的时候,都叫着要生产出后世那样的高精度武器了,这就是个进步!生产出最实用的,那就是最好的!如此技术要求上也可以降低不少,这生产成本自然也降低了下来。

同样地,现在我们就要与这英海军正面地决一死战了,目前,我们的武器也不是完全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而且作战人员的训练也远远没有到位,这是我们不利的地方,不顾我们有个比较大的优点就是,船舶的机动能力比对方强!这就避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所以,我想我们而且可以利用这一有利的特点,制定出相应的战术方案来,刚才我与那些参谋们就是在聊这方面的事,我可是看不惯那些捧着书本当金科玉律的!

“那些书上说的那可是与现实差的太远了,你说有哪一本书上面记载的全是事实?我看是一本都没有,连那些回忆录也是如此的,能够写个大概过程已经是对得起读者了!对自己不利或者有什么影响的一般都会隐瞒不写!再说那些电影什么的,那纯粹是拿来哄人看的!靠读这些书想拿来指挥作战,那是要害人的!因此,我一直想,以后读书后,一定都要下基层,提不出自己的思想,就不用想得到提升!这样起码不会去害别人!”

“现在我到是有点看好那些当地的渔民了,那些人在见到我们的装备后,对我们可是言听计从的,这对我们改造他们的思想有很大的帮助,这个工作一定要抓紧,而且必须当做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来抓!在行动上,我不介意到大陆上去抓一批当地恶霸渔霸来当反动典型,当然这个工作要等这次作战后,尽快地制定出相应的可行性方案!

“小李啊!我罗理罗嗦地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说一点,就是一切以事实为准绳,在我们这里,再也不能允许那假大空在这个时空里横行了!谁都不行!这也是我处事的原则!

“最后再来说说你所关心的事,你一直希望我提些什么有用的作战建议出来,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毕竟是第一次,不管是谁,都会在心里有点想法的,这很正常,这种作战,要么是一哄而上,群起而攻之不备然后取胜,或者是用牛刀杀鸡,慢慢割,最后还是那个结局,就看你还有什么打算,譬如如果时间够的话,还可以适当地留些残兵,让他们陪着咱练练兵什么的,这些就看你怎么安排了!说好了,我只是提建议,呵呵,其它的我可不管啊!”

李海龙听了王文豹这一番言论,心底里是升起了一股暖流,这王文豹口口声声音地说不提什么建议的,可这些不是建议是什么,甚至比建议还重要!那不提的借口,却是为了照顾自己的脸面,现在,李海龙真想好好谢谢王文豹的,不过对方既然那样说了,也是不让自己有感激的心思在里面!

取过作战计划,再一次地看着那花了自己很多心血的文字,现在看看,里面还有很多需要增加补充的方面,譬如刚才王文豹提到的关于留些残兵,作为己方练兵的科目,这完全是可行的!

然后,假如这英国佬逃到岸上去,是不是可以借着这因头,再去岸上抢块地皮做以后海军的中转补给基地呢?

这些,还是因为自己的眼界不够,考虑不深引起的漏洞啊!

再有,刚才王文豹提到要重用当地的渔民们,那么是不是可以把黑水党中原来在温州台州的这些人,预先给调过来,做好应急的准备呢?

还好的是,假如对这些补充进计划书,这在时间上还来得及,而且也不并影响后面的作战安排!李海龙赶紧把自己刚刚想到的这些情况说给王文豹听,王文豹听后满意地点着头,好象不枉自己刚才那长篇大论,现在总算起了作用似的!

除了战备值班的参谋以外,其他随船的一班参谋立即被紧急集合起来,李海龙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要求参谋们赶紧把计划书编的更完全一些,另外,还广泛征求了各船船长的建议,现在也不怕有人偷听这无线电的,在这世上可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虽然也保留了后世的密码,不过那是最机密的传递,不到紧急时刻也不会随便动用!

而“箭鱼”号和“旗鱼”号现在还是继续若接若离地跟踪侦察着还浑然不知死期将到的英军舰队,英舰上那高耸的风帆桅杆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是那样的显眼,离的远些,那桅杆还是在指引着对方的方位!

英舰上,那些被装在运输船上的步兵,受不了那闷热的船舱和惨烈的阳光双重煎熬,纷纷赤臂上阵,自己动手制起了庞大的帆布遮阳棚,也有的腰间吊根绳子就扑向了大海,那些黑人不仅要接受天气的考验,还要忍受英国白种人的奴役,让他们苦不堪言,他们只希望尽快地回到陆地上去,远离这苦难的历程。

求花求推荐求收藏,请大大们出手一点帮忙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