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骂三峡了,省点唾沫,唾向南海吧

民主走狗 收藏 0 259
导读:         别骂三峡了,省点唾沫,唾向南海吧 老话讲“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为了把“圣贤书”读通读透,好以此金榜高中,谋个一官半职,古代书生读书的时候,的确该把两只耳朵堵住,以便把“窗外事”的杂声拒之于耳外,这样才能聚精会神于四书五经吗。但也不能一概而论,读书固然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不可让外事的声音轻易入耳,但有些动静,比如强盗的打家劫舍声传来了,再埋头苦读的书呆子听见了,也得暂时把经书放下,赶紧做出些或逃或藏的反应,这方是常理,总不至于人家都杀上门来了,你却还死捧着个大书不放吧。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别骂三峡了,省点唾沫,唾向南海吧


老话讲“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为了把“圣贤书”读通读透,好以此金榜高中,谋个一官半职,古代书生读书的时候,的确该把两只耳朵堵住,以便把“窗外事”的杂声拒之于耳外,这样才能聚精会神于四书五经吗。但也不能一概而论,读书固然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不可让外事的声音轻易入耳,但有些动静,比如强盗的打家劫舍声传来了,再埋头苦读的书呆子听见了,也得暂时把经书放下,赶紧做出些或逃或藏的反应,这方是常理,总不至于人家都杀上门来了,你却还死捧着个大书不放吧。这样的傻瓜,古人中就算能蹦出一星半个,也早被杀绝了,今人是万万不会再有的了。可近日却在南海那片海域,发生了一幕类似强盗上门的“窗外事”,与此相对的是,国人却极其不可思议地“两耳不闻”上了。


其实,这事不应算是“窗外事”,鉴于南海自古就是咱国人一亩三分地的铁证如山,这倒更该算“窗内事”。虽是“窗内”,却愣被些闯上门的强盗给践踏成了“窗外”。这个上门的强盗就是越南,再往前推,还有菲律宾、马来西亚等与咱个头相差悬殊的小个子。不过,越南最近闹得最凶,成了眼下最令国人切齿的强盗。说他上门并不确切,其实这家伙都登门好长时间了,不但门上了,而且还站了绝大部分的地盘,连锅碗瓢盆都置办齐了,津津有味的小日子都过好几年了,选举都搞上了,俨然以南海之主自居了。 “窗外事”不闻尚情有可原,可此等隔锅台上坑的“窗内事”,又怎能不理呢。按理,国人当时就该操家伙把强盗撵出去,可毕竟有一部很厚的“圣贤书”要读,没时间搭理这几个捣蛋鬼,随他们去吧,等他们吃饱了,玩腻了,也就乖乖卷铺盖滚蛋了。正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吗。实事上,人家在偌大的南海,都开发得盘满钵满、满嘴流油了,咱这头却连边都没挨上呢,但愿那里的宝藏还能再挖掘些年,咋说也得给国人留点残渣啊。当然国人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若这帮家伙实在赖着不滚,就等把“圣贤书”读好了,膀大腰粗了,再收拾他们。


国人对这些强盗们诚可谓是仁至义尽到了极点,怎奈何这几个小子都是些欺软怕硬、唯利势图之辈,非但丝毫不领情,反倒越闹越凶,而越南日前更是蹬鼻子上脸上了。在别国的管辖海域肆无忌惮地开采石油不说,当主人派船来过问一二时,竟一点也不退让,愣以一艘采油船弱不禁风的身躯,与三艘全副武装的海监船针锋相对上了,并且对抗时,竟一点也不落下风,最后据说是被弄坏了些器材。而越南竟连这点小亏也不吃,竟丧心病狂地在其国人媒体上大造舆论,血口喷人地把些莫须有的弥天大罪栽到正常行使主权的国人头上,甚至大言不惭地对一个GDP世界老二的大国发出了“不惜一战”的战争咆哮。越南恶人先告状的造势显然收到了不小的成效,其国内当下已是群情激愤、同仇敌忾之势,民众们个个撸胳膊挽袖子、摩拳擦掌,一副急不可待要赤膊上阵与国人拼个你死我活的派头。看架式,咱国人今后再在自家海域出入,如让越南撞上,人家可要大打出手啊。南海之战,怕是要一触即发啊。


可也怪,南海都要打起来了,越南那头都沸沸扬扬地要开锅了,咱这边的国内却依旧歌舞升平、波澜不惊,除了发言人有几句不痛不痒的“老生常谈”外,竟再难听到一丝一毫有关的声响,仿佛这南海远在天上、跟国人八杆子扯不着似的。这就怪了,国人在忙啥呢,竟如此用功呢,对这近在咫尺、行将火烧屁股的战火都头不抬、眼不瞟了呢,难道国人真在读什么非读不可的“圣贤书”吗。


没看到国人在看什么“圣贤书”,耳朵里倒灌满了些七嘴八舌、众口一词的唾骂声。骂啥呢,仔细一听,竟都是在骂三峡,骂得还挺花花呢,什么地震、大旱、气候异常等等丰富多彩、花样百出的罪名,统统都骂到了三峡这当下最大的垃圾筐里。不由恍然大悟了,原来如此啊,越南人这几日在南海都作妖作翻天了,却不见国人有啥反响,如此匪夷所思的奇景,竟是因国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到了三峡身上。一心不可二用啊,国人光顾着向比过街老鼠还要狼狈的三峡大坝顶上砸板砖、唾口水了,别提多带劲了,那还有空闲顾得上在南海张牙舞爪、气势汹汹的强盗呢。看某些国人心无旁骛、全神贯注于对三峡口诛笔伐的痴迷势头,那怕是越南人在南海扔下几颗原子弹,激起万丈巨浪了,也休想把国人的眼球吸引过来了。与三峡举国关注的风光相比,碧波千里、宝藏丰硕的南海明显被国人遗忘在了角落里。


这岂非咄咄怪事,越南人那里都要大动干戈地拍马杀过来了,咱这里的国人却还在紧盯着三峡不放,竟连个眼珠都不转一下,全然视南海为无物,任凭越南人在那片宝地翻江倒海、天翻地覆,国人这边却自巍然不动,只顾对三峡大骂个不休。这也太奇怪了,三峡与南海,孰轻孰重,孰缓孰急,这本是个明眼人一看便知的浅显问题。三峡再重要,毕竟已摆在国人的大厅里了,谁也抢不走了,那怕它有天大的罪恶,国人也有的是时间,可以尽情修理它,啥时候骂它都行,反正它也插翅难飞。更况且,骂三峡的最佳时机早已错过,若它没建时,来一番骂声震天,说不定就把它骂死在腹中了,以后再有啥事,也找不着它了。可现在,三峡大坝已经落成,这时再怎么骂,也无济于事了,即使是大错,已然铸成,骂也无益,还是因势利导地尽可能修修补补、化弊为利吧。这可是个慢活,急不得一时,还急它作甚。可南海就不一样了,经这些年越南、菲律宾等国日益无所顾忌的兴风作浪,南海这片堪称国人未来最大生命线的海域,已是吃到人家嘴里的盘中餐,若这回面对越南气焰冲天的挑衅,国人再不给点实质性的动作,借机宣示一下在南海的主权,那么宝贵的南海成为群狼争相肆虐之地,最终将它瓜分殆尽,连点渣子,国人都别想捞着。当今的南海,已呈累卵之局,国人稍有迟疑,就将满盘皆输,而南海一旦失去,那背后损失的可不仅是价值亿万的石油,更有国人的战略主动权,七寸就将被外人紧紧扼住房,国人再想翻身,难矣,火都要上房了,可不能不急啊。


南海已到危急存亡的节骨眼上,一些国人却还在沉迷于对三峡的穷追猛打,孰不知外敌已在眼前,战祸随时可能降临,国人竟还深陷于内事的漩涡而浑然不觉,莫非国人真是生就的“窝里横”,精于内斗,疏于外争吗。可眼下的南海,全世界都在瞩目着国人下一步如何行动,想不争都不可能了,争得稍微慢点,国人可就要让世人看笑话了。如此关键时刻,国人岂能不动动,那些正在对三峡乐此不疲地破口大骂的国人们,还是暂时把嘴闭上,省下点唾沫,唾向南海吧。让越南人瞧瞧,咱国内并非尽是些光会对家里人玩嘴的骂客,紧急时刻能冲得上去的血性男儿还是大有人在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