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两茫茫 正文 生死两茫茫

ben777ben 收藏 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1.html[/size][/URL] 生死两茫茫 (铁血英雄传奇) 一、 1926年3月17日,日军炮击大沽口事件的隔夜,北方长白山深山中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人们还是老样子生活。 今天是二姐的结婚日,姐夫索腾图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猎户,身手矫健,为人义气,二姐嫁给他那是再好不过的,巴错最喜欢他了,每次看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1.html


生死两茫茫

(铁血英雄传奇)

一、

1926年3月17日,日军炮击大沽口事件的隔夜,北方长白山深山中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人们还是老样子生活。

今天是二姐的结婚日,姐夫索腾图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猎户,身手矫健,为人义气,二姐嫁给他那是再好不过的,巴错最喜欢他了,每次看到他来都要缠着不放,非要学上点拳脚,在长白山蒙古族及朝鲜族里学点本事还是很自豪的,哪怕是汉人也明白学习武术的重要性,蒙古人当然更相信成吉思汗的后代必定会有所作为,自古以来习武成风,崇尚武艺与彪悍。

巴错大清早就被阿妈喊了起来,帮着去村洼里借桌子凳子,还要去张贴大红喜字,今天会有很多亲戚和客人来,还有专门请来的杀猪宰羊的刀手,到晌午时新郎官姐夫就会来接新娘子,肯定热闹的很。

前山洼可是好多年没热闹了,上次还是大哥结婚闹过一次,巴错记得叔叔、阿姨们们和后山洼的所有人都来到,对了,今天大哥大嫂一定也好回来,自日本人来后他们拉队伍上山后还没回来过,要是大哥能回来一定问他要把枪,听人说大哥现在可威风了,带着100多人,专门杀小鬼子,名气老大了,腰里别着两把盒子炮呢,许多许多的胡子子全听大哥的,还有大嫂,听人说她是神枪手,指哪打哪,说打鼻子绝不打眼睛,都喊大哥大嫂长白山双雄。

杀猪的来后,阿妈张罗着一切,忙碌的没一分钟休息,看最小的儿子上下串的欢,忙喊巴错“去,跟你的小朋友去外边玩,别在家里碍手碍脚”, 巴错一溜烟就跑去了村后,现在花妞和鼻涕他们肯定在了。

和几个小朋友一起玩的太爽了,手里拿着树枝做的手枪,分成2组,追杀嬉闹,一直到感觉饿了才想起今天是二姐出嫁的日子,一身泥土混合汗水的急忙回村,还没到家门口已经听到了唢呐的欢乐颂,太阳耀眼的光芒刺射,万里晴朗更显结婚的喜庆。

大林屯和后山洼的亲戚及老乡来到已经大半,给平时只有7户人家的小山村带来了少有的热闹,人们互相说着吉祥话语,相互唠嗑拉家常,洼里按蒙古人、朝鲜族和汉族的风俗各张贴大红喜字,悬挂吉祥物件,穿戴起最好的衣服。

孩子们欢快的高喊“新娘子,上花轿,新郎官,骑大马….”。

二、

索腾图今天特别高兴,人生一次难得喜庆,打扮的鲜亮,骑上大红绸布装扮的大青马,带着花轿前往前山洼,打小相爱的人今天就要娶回家了。

长白山锅盖岭上,德鲁别好双枪来跟老婆告别,老婆就快生了,肚子大的基本不能动,接生婆上山来看后说“就这两天的事情”,所以德鲁坚持不让老婆去赶吃二妹的喜酒了。

李素珍告诉丈夫“我无法下山为二妹道喜了,你还是带几个兄弟一起去吧,防止意外,小日本天天指望能抓住咱们呢”。

德鲁道“没事的,这大雪封山的,想那小日本也不会知道咱们今天会下山”,“还是多提防点好”,“好吧,我带二虎他们6个去”,“嗯,千万注意,我等你回来”,“肯定的,我要当爹的”。

德鲁亲下老婆,亲下老婆的大肚子,乐呵呵的下山了。

清水镇的日本保安司令部里,马怀元点头哈腰地对伊藤少佐保证“我发誓,长白山双雄今天一定会回前山洼,我来时他们家已经开始张罗杀猪宰羊和邀请亲朋好友了,村里到处布置的喜庆吉祥,他德鲁的妹子嫁人能不来吗。肯定会来”。

伊藤少佐起身抽刀看下,冷眼再看看眼前的这个中国满族人,心中判断着消息的准确性,自接手进驻清水镇以来,一直没安稳过,时常受到这些所谓抗日武装的侵扰,多次努力也没抓住任何一个,尤其是前山洼的德鲁夫妇,拉起人马正式跟大日本帝国干上了,按照军部的要求又不能明目张胆去追杀他们,毕竟现在还没到全面向中国开战的时候,前段日子费了老大手脚都拿他没办法,反倒被他灭了自己许多人手,关东司令部几次严肃怪罪下来,很有换人的意思,如果这次情报准确,带领人马去伏击,成功了就可以向司令部大大邀功,伊藤相信这个情报是真的,从姓马的那家伙眼神中就能肯定,他喜欢人家妹子,更喜欢大日本的奖励。

决定带领全部人马去伏击,天亮就急速前进,必须长距离奔袭,伊藤少佐下着决心,示意歌妓带马怀元去旁边玩乐,这是对这个来送情报的中国人的打赏。

马怀元搂着和服女人,还是强行回来笑嘻嘻点头说“少佐,事成后我的要求你答应拉”, 伊藤笑眯眯回答他“没问题,不就是德鲁两个妹妹和500大洋吗,一定给你”。

伊藤立即快速安排这次的行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消灭长白山双雄”。

三、

德鲁带领二虎他们7人兴致勃勃,下山后一路说笑着赶往家里,心中想念起爹娘来,还想念弟弟妹妹们,而二虎他们却不间断谈论今天喜酒有什么好吃的。

与此同时,伊藤少佐带领他的100多人队伍,荷枪实弹携带重机枪和小山炮,正加速前进,一定要在正午时赶到前山洼,一定要包围小山村,保证绝对彻底地抓住或者消灭他们。

当索腾图的花轿进到山洼,小山村热闹气氛达到高潮,唢呐吹的一声高过一声,鞭炮放的震耳欲聋。

离家还有一个山岗就到了,德鲁一帮人听到了欢乐的鞭炮声,忙喊“快点,新郎官到了”。

巴错和花妞几个孩子玩疯了,一会去看看新娘子,一会又跑去看新郎官,再一会功夫又跑去偷吃,此时的巴错最想看见的倒是大哥大嫂了,他们怎么还没来?。

当德鲁8人进的村子,全部人都出来迎接,阿爸阿妈、叔、姨等人也一起围来迎接,比欢迎新郎官还闹猛,谁叫他是闻名长白山的英雄好汉呢。

大家立即就坐,准备开始举办婚礼,打小孤身的索腾图只有在这里才能举办婚礼,早就把老婆的父母当作自己的爹娘了。

这边在欢喜的拜天地,那边二虎跑来对德鲁耳语“村外发现大批日本鬼子,两个出去的通道全部被封死,估计来了一个整小队,而且还带了轻重武器”, 德鲁脸色微微变下,没声响地退出,跟二虎一起到村边观察,很快确定问题大了,可怜的小山洼已经被全副武装的鬼子包围的水泄不通。

德鲁急速想了几个办法,让二虎带领人去防控,但心中知道今天凶多吉少,敌人是有备而来。

很快,拜堂的人群也感觉到了危机,简单拜堂成亲后纷纷出来查问,德鲁躲在矮石墙后死命要他们全部回去。

伊藤站在小山岗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山洼的每个举动,前面已经确定德鲁进了村子,亲眼看见他带人进村的,安排好包围后考虑何时进攻,或者通过喊话逼迫,让德鲁自己出来投降,实在顽固进村见人就杀,不留活口。

四、

村落里突然安静的出奇,没一个人走动,也没一点声音,奇怪了,难道还有别的路可以跑,望远镜里除了灰色的石头墙和白色的雪地,其余都没有,连鸡鸭等动物都不出现。

忙喊来马怀元问“你的说老实话,哪里还有其他道路可以逃跑”, 马怀元哈腰回答“没有,只有两条路进出,全被你的人包围了”,“那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了,为什么没有一点声音?”,“少佐,他们肯定发现了咱们,肯定在想什么歪主意”,“哦,是这样”。

伊藤抽出少佐刀命令“进村,全部杀光”。

德鲁和阿爸阿妈商量后决定:自己出去,不想连累家人和亲戚,他的决定遭到所有人反对,阿妈第一个喊“他小日本在咱们中国土地上横行霸道,难得咱们都是这样软弱吗,你们爷们是成吉思汗的后代,什么时候孬过,打,宁可打死也比软骨头活着要强”。

“对,我也同意打”,阿爸激动的高喊“他妈的小日本根本没把中国人当人看过”,手中菜刀已舞的花花一片,叔和姨一起喊着坚决不屈服,不管是蒙古族还是朝鲜族,或者是汉族的都是好样的,所有来的亲朋好友,全部强烈地发出了拼死抵抗的吼声。

索腾图奋力脱下新郎官,拿起自己的猎枪,牙齿咬的嘎嘣响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狗日的小日本不让我好过,老子就要他的命”,其他亲戚好友一个个摩拳擦掌,手上都拿起了武器,柴刀、菜刀的什么都有。

三姐轻声说“全村只有马怀元一个人昨天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小日本今天突然来十有八九是他去告密的”,他父母在人群中听到后“唉,这个畜生,我们家没有这个畜生”,气的蹲地上叹气,手脚抖索。

怎么劝乡亲父老也没办法,德鲁眼泪流淌着无计可施,新郎官索腾图提议“咱们先吃饱喝足了,把我的喜酒喝掉,也算是办过婚礼拉”,大家觉得他的话有道理,随即都端起了酒碗,先喝了这杯喜酒再说,死也要死的壮烈。

德鲁拉小弟弟巴错塞和花妞过来,给11岁的小弟几块牛肉和一大块鸡,单独交待了他任务,要他去办,巴错迟疑着嘴里咬着肉还是跑了出去,花妞也立刻拿上点食物快速去村内的最高点—破旧古塔上侦查。

伊藤指挥人马开始进村,鉴于村内情况不明,又突然无声无息,先批10几名兵士端着枪小心翼翼的摸索前进,寂静的山村透着一丝邪气,让伊藤后背发凉。

摸索到了村头,村内还是死般无声,军曹岛田回头看看后小心前进,伊藤望远镜看到村西的路口没任何动静,队伍埋伏在那里纹丝不动,今天的计划就是关门打狗,堵死西边,从东边进攻,但村里没一点动静似乎有点问题。

岛田领着10几人继续小心前进,瞪大眼睛时刻防范任何情况发生,一步步挨到村中,还是没看到任何人影,感觉不对,连忙示意回转。

突然间,岛田小分队的四周矮墙后冒出大批人马,盒子炮、猎枪等全部用上,枪弹齐发,四周同时开火,转眼间岛田的14人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抗就毙命当场。

德鲁指挥人马迅速拿起鬼子的枪来武装自己,与索腾图互打了下手表示祝贺,用这样的方式还是有效的。

伊藤气急败坏指挥大批人马开始强攻,喊叫声和厮杀声立时蔓延整个山林,昔日平静的前山洼小村立刻成了血腥战场,枪炮的硝烟弥漫了小小的山村。

德鲁指挥大家顽强抵抗,已经击退了敌人3次进攻,身边倒下了20多人,而目前最要紧的是弹药即将枯竭,老爹去地窖里拿来了自制的烈酒,点燃后一罐罐砸向冲来的鬼子。

天色转入下午4点,夕阳西下,光线开始暗淡,再也没有刺眼的光芒,伊藤明白今天遇上了硬骨头,天黑还是拿不下小山村即代表自己失败,因为四面八方的老百姓肯定会过来帮忙,到那时候想要撤退都难。

不顾一切的伊藤再次抽出腰刀,红着眼望了眼死难在村里的几十名弟兄,命令“西面埋伏的也开始进攻,两面夹击全力拿下”。

堵住西面路口的埋伏部队得到命令,疯狂的冲进村落,妄图快速拿下,前面早就听大哥的安排,爬上村落里唯一的破旧古塔上担任观察的花妞及时发出了信号,德鲁和索腾图十来人迅速回防,用先前杀死岛田的办法再次突然袭击了西面冲进来的鬼子,杀死10几人后逼迫对方退出,而自己快速得到了不少武器弹药。

花妞在古塔上用手势不断发出情报,德鲁根据他的情报不断调整战斗次序,来回几次的东西两头袭击,用自己这边最优势力量打袭击,取得了不错效果,搞的伊藤少佐摸不清村落内到底有多少武装力量,但他有一点清楚的是,对方枪声中夹杂着很乱。

天色开始暗淡,伊藤少佐清点死伤人数,得到了死亡32人,伤员16人,顿时焦虑和不安占领心头,强行组织人马发起最后一轮冲锋,发怒的命令用小山炮猛烈轰炸,完后全部出击,最后一次冲击,如果还是不行只能吞下失败的苦果了,实际情况他不知道,村内已经死伤累累,没有弹药,再也无力抵抗了。

同时,伊藤发现了古塔上的伊藤,亲自拿步枪将她射倒,看她跟陨石般掉落才咧下嘴。

五、

山炮开始发威了,炮弹呼啸着不断落进村内,很快便炸的房倒墙开,村内的人们被杀伤力极大的炮弹吓傻,许多人没见过,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炸飞,马怀元的父母最早被炸死,随后巴错的叔和姨也被炸死,人们慌乱的到处乱跑,根本不知道该躲到哪里,没多一会就死伤大半,还能战斗的只知道慌乱躲藏。

德鲁喊破了嗓子也没办法让乡亲们卧倒,只能四处救人,可一会功夫来喝喜酒的人大半数被炸死,敌人已大队冲了过来,自己这边没有任何的抵抗,没办法,和索腾图一起东躲西藏开始躲闪炮击,一面四处寻找亲人。

二姐拉着两个妹妹躲进了地窖,以为这样就能平安无事了,村落两头鬼子蚂蚁般蜂拥冲来。

德鲁想喊二虎他们快撤退,可是他们早已壮烈,无奈往村内撤退,炮弹长眼睛般追来,索腾图和德鲁他们跑到哪里就炸到哪里,当他们跑进石头碓切的牛棚,一发炮弹非常准确的落进了牛棚,瞬间,牛棚被炸弹掀顶开花,一面高大的墙体“轰隆”倒下。

老爹和阿玛尼挥舞柴刀杀了冲进了的一个鬼子,随即便被双双射杀,两人倒在了一起。

终于艰难进到村里,炮声和枪声全部停止,恢复了宁静,副官来报告“村内人马全部被消灭,没有活口”, 伊藤少佐踩着血迹狼藉观察一番后认定确实没有活口,歪头命令打扫战场,掩埋自己人的尸体,同时对所有对方尸体再补充几枪,确保不留一个活口。

来到倒塌的牛棚,踢了脚破石头,问副官“确定德鲁被炸死后埋在废墟下?”,“确定”,“挖,给我挖,一定要找到尸体”, 伊藤命令到。

“报告,从地窖和其他地方抓到10几个还活的”,一名士兵报告说,“带过来”。

新娘子和2个妹妹,还有不少来喝喜酒的乡亲被鬼子押解到伊藤面前,今天聚集来小山洼的人全都在这里,马怀元呲牙哈腰来说“少佐,前面说的就是她”。

伊藤冷眼看看面前大堆面容失色,灰黑破烂的人群,发现德鲁的几个妹妹和另外2个女人还有几分姿色,心中有了想法。

哨兵再次来报“发现附近几个山头的胡子正全部赶来,目标咱们,大约人数不低于200”,心头震荡下,明白自己的处境不是太好,必须快速撤退,于是忙命令“撤退”。

马怀元忙喊“少佐,那她们怎么办”, 伊藤挥手道“5个花姑娘统统带走,其他的杀掉”,转身挥手对远处还在挖倒塌牛棚的士兵高喊“不挖了,撤退”。

士兵得到命令,子弹瞬间爆发,密集的射向10来个已经伤痕累累的百姓,静静的山谷短时间回响着枪声,大屠杀后的小山村再次又平静下来。

拉扯德鲁的3个妹妹,没料想新娘子在靠近伊藤的刹那,奇迹般的夺下身边士兵三八大盖上的刺刀,不顾一切的刺向马怀元,刺刀擦着他脸上而过,留下了一条血痕,余力刺向伊藤,伊藤反应极快躲过后,对胸部连开3枪,新娘子慢慢倒下,另外2名士兵对她又补了2枪。

德鲁的另外2妹妹和村落里的2名女人哭喊着要拼命,被士兵制服后捆绑上马,伊藤带领活下来的60余人急急的退去。

六、

巴错遵照大哥要求爬出后山去找救援,高高的绝壁全村只有自己爬上去过,自小就是出名的泥猴子,今天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再艰难再劳累也必须爬出去,等到艰难的爬上峭壁后就听到了村里传来的枪声,但很快又停顿,知道交火了。

当爬上更高的陡壁,摔了下,手臂被坚硬的冰块划伤,本想休息下,刚好传来村里的第二次密集枪声,还夹杂有手雷爆炸声,巴错明白,大哥和爹妈等人的死活全靠自己的情报送的出去与否,大哥说他们能坚持到天黑,盘桓厉害关系后,巴错咬牙往山外爬去。

好不容易爬下山岭,摔了多少次已经不知道,只有一个信念,快找到唐吉大叔,只有找到他就可以让他放鸽子去报信。

当找到唐吉大叔时巴错感觉自己快要断气了,手脚累的没了知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急忙告诉大叔前山洼的情况后,瘫坐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大叔不敢怠慢,连忙书写好情况,放出了心爱的2只信鸽,一只飞往锅盖岭,告诉李素珍,一只飞往野猪岭,通知那的山猫,他那里距离前山洼近点,希望他能快速赶到。

喝了碗水,巴错拉大叔一起下山,大叔指着自己的断腿说“孩子,全靠你自己了,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没用了,你现在就去附近的山岭找卧地龙,他一定会帮助你的。

巴错没敢耽搁,立马起身去搬卧地龙。

等到见过卧地龙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卧地龙脸色大变,高喊“弟兄们,抄家伙,跟老子去打小鬼子。

巴错跟在他们身后急速前进,可就是跟不上,他不知道自己的体能已经快耗尽了。

天黑后终于赶到了前山洼,小村庄里死静死静,没一点生息,看到的全是尸体和断墙残壁,几乎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子,到处是断墙残垣和血迹斑斑,不少地方有断手断脚和残破衣物悬挂,除了白色的雪就是黑红的血迹,景象十分凄凉。

清理一番后埋掉了近百位乡亲,查点人数少了索腾图和德鲁,还有几位女的,巴错一个个查看了阿爸、阿妈和众多亲人的尸首,抱着断肢惨躯大哭特哭,随后明白,除去二姐被鬼子杀害,三姐和四姐一定被鬼子掳走了。

刚好大虎带领的锅盖岭的兄弟也赶到,大家简单商量后决定大虎带领60人,卧地龙带领20人,山猫带领20人一起去追击鬼子,一定要把人抢回来,一定要为乡亲们报仇,留下的整理村子,掩埋乡亲的尸骨,同时搜索看看是否还有其他人。

队伍集结后迅速出山村去追击,吩咐巴错留下,但是队伍还没出村,倔强的巴错没有痛哭,提把柴刀就跟追上去,他心中只有报仇二字。

七、

队伍追击到岔路口时天上又开始下雪,早春的北方还是异常寒冷,没一会功夫地上的痕迹全被白雪覆盖,到底鬼子是去的清水镇还是三道沟子,谁也不清楚,于是兵分两路,卧地龙和山猫一路往三道沟子追击,大虎往清水追击,巴错毫不犹豫就跟在大虎队伍后面。

到这时候大虎才发现巴错一直跟在后面,想喊他回去,但知道老大的小弟弟非常倔强,只好将他扶上战马。

雪越来越大,转眼大地一片白茫茫,道路都无法辨认,好在大家都是自小生活在这里的,靠感觉都能知道去清水的路。

约莫走了3小时,没有一点鬼子的踪影,前面不远处倒是后山铁矿,一名队员对大虎说“大虎哥,雪下的这么大,你说鬼子会不会先去铁矿休息,等天好了再走”,“嗯,有道理,那么咱们就先去铁矿”,队伍随即开往铁矿,殊不知前面最多1公里就是伊藤的人马在雪地里艰难跋涉。

靠近铁矿才发现,这里被鬼子占领后修建了坚固的堡垒,单凭大虎的这点人根本别想强行攻打,里面有30多人的军队在押解着100多中国劳工拼命采挖铁矿。

大雪纷飞,高墙树立,矿内灯火通明,士兵们还在监视中国劳工努力工作,高墙外大虎和巴错等人集结在外,望着漫天飞雪和高墙铁网无计可施,个个冷的脸色发青。

巴错感觉要成冰块了,一天的奔波和劳累,出汗后悟干再出汗,老噶哒棉衣裤跟冰柱般贴着身体,现在只有一个念想—快点冲进去救出姐姐后换上干的衣服,好在刚才在马背上休息了一阵,体力恢复许多,可就是太冷了,身体快僵硬。

两个大虎手下去侦查回来说四面都无法进入,两边岗楼里都有机枪把守,探照灯来回不停照耀,一帮人开始垂头丧气。

又等了会,大虎仔细判断了形势后,猫身出去观察一番意外发现,东面岗楼与边上的高墙间是个死角,且墙体基本用山石垒造,既能攀爬还不容易被岗楼发现,只要能爬上去就能去开最边上的小铁门,怕的是攀爬被发现,还怕那个小铁门上了大锁。

好几人抢着要去,争议的厉害,大虎瞅了瞅大家,决定派巴错和王力两人去,2人都是瘦小灵活,攀爬速度和水平本身就很好,尤其巴错是出了名的泥猴子,只是担心他的体能,大虎心中非常清楚他这一天里跑了多少路。

巴错不等大虎等人的决定,身体一转已经跑了出去,乘探照灯转过快速跑到了岗楼下,再一晃已经到了死角,王力随后跟来。

巴错心中想着快点救出姐姐,快点换上干净衣服,几下就爬上了高墙,这时的王力才刚到死角。

上得高墙才发现,岗楼里的两个鬼子一个在烤火,一个在喝酒,根本没发现有情况,探头再一看高墙内,好家伙,里面山崖下面跟个老虎张大的嘴巴,山体完全被掏空,里面很大,一点大雪都飘不到,外面白雪飘飘,这里却是春天的感觉,灯火下上百名中国劳工衣衫破拉,骨瘦如柴正在卖命的肩扛手提劳作,四周站满了持枪的鬼子,不时能听到鬼子的催促声。

看见山体里面有两排房子,估计姐姐她们就被关在那里,巴错想都没想,快速沿高墙边冲去,刚下到地面,猛听到密集的枪声响起,随后老虎嘴里有警报发出,非常刺耳难听。

巴错忽然想起后面还有王力,估计是他被鬼子发现了,现在不是自己一人,外面还有大虎他们大队人马等待自己去开小铁门呢。

还没到小铁门就看见老虎嘴里跑出了2队人马,估计有30人左右,全部上了高墙和两边岗楼,很明显大虎他们干上了。

一溜烟跑到铁门,一看有个把大铁锁死死挂在上面,脑袋一转看见不远处有根铁棍,毫不犹豫就去拿了来撬铁锁,这时有一排子弹扫来,身体周围有火花闪耀,一颗子弹擦着脖子撞击到铁门冒出火花,顾不得子弹,心一横死命砸掉铁锁,拉开铁门,子弹更加密集在身边跳动,有两名鬼子叫喊着朝自己过来,边喊边开枪,忙转身往里跑,跑到内里一排大油桶旁才看见大虎他们快速进入,两抢就结果了想要追击自己的鬼子。

大虎的人马进入矿场后立即散开杀鬼子,后面枪声不断,还有爆炸声,显示打的激烈,巴错才不管其他,一心就是找到姐姐,蒙头往房子那里赶。

进的房子,挨间找寻才发现多数是鬼子的住地,没有其他人,到后面一排房子还是空空荡荡,没有人,更没有东西,一直找到最后两间才看到一个小男孩,穿着日本人的军服,宽大异常,一看就不是他的衣服,和自己个子、身块、年纪相仿,就连相貌都非常接近,巴错心中暗骂“妈的,怎么和老子这么像”。

那个男孩叽里咕噜喊着什么,巴错一听是日本话,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拳,没打到,转身时反被他打了一拳,不由火起,操砍柴刀乱砍,没料到日本男孩还学过本事,躲闪后把巴错踹了个狗吃屎,柴刀也不知道丢到哪里了,还没爬起已被他压住,哇啦哇啦的日本话说了一大通,此时的巴错被人家压着无法反抗,只恨自己太没本事。

突然,挣扎中看到一把刀,仔细看是把军用匕首,就在离开自己不到半米的地方,立刻来了精神,全力挣扎到能够翻身,抓起地上一把灰土向身上的家伙眼睛猛撒,乘他鬼喊摸眼睛的瞬间,抓到匕首就用力插向他胸膛。

那家伙胸膛里的鲜血喷的巴错脸上和脖子里到处都是,用力扭动刀把才见身上的小鬼子慢慢倒下,急忙爬起,狠狠地踢他几脚,确定他死了才在房子中翻找,一定要找到干净的衣服“妈的,冰凉的衣服还被狗血沾了,真不舒服”。

还别说,还真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衣服,全新的日本军装,还有白色内衣裤,巴错不管好坏拿箱子里面的布匹擦干身体,全部换上,这才舒服不少,回身把换下的破衣服全部扔在了地上的死人身上。

大虎的人马冲进矿内,见鬼子就杀,没多大功夫居然杀光了所有人,搜查一遍没发现德鲁的妹妹,知道自己追击错地方了,随即放掉所有劳工后命令“全体撤退,拿上有用的”。

手下指着大堆油桶和不少机器问“那这些东西怎么办”,大虎不加考虑道“烧掉,炸掉,咱们带不走的全部毁掉”。

巴错穿上干净衣服,又到隔壁房间搜索,找到一些吃的,全身有了不少力量,提着匕首往别处去找姐姐,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跑到矿道口问一个刚出来准备逃跑的矿工,得知矿井下没有人了,飞快跑去大门内侧的岗楼,那里还没有去搜找。

正好看见大虎组织人马准备撤退,大虎喊他“泥猴子,撤退了”,“哦,知道了”,巴错回答着猫身跑去岗楼,希望那里能找到姐姐。

刚进岗楼,外面大火开始升腾,油桶爆炸,强烈的爆炸震动引的脚下地面都在颤抖,看到大虎他们全跑出了铁门,连忙回身跑出去,可是大火却引爆了一处隐秘的弹药库,轰隆隆的接连爆炸震耳欲聋,地面涌动,到处是烈焰,房子倒塌,所有工程架子也跟随砸落,一根长铁管横扫过来,慌忙躲开,楼梯塌倒下来,巴错努力想跑出去,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大爆炸将整个老虎嘴炸塌,半个山体迎面砸落。

巴错嘶哑喊叫,看到可怕的巨大的山体倒塌下来,知道自己没救了,干脆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这边大虎带人退出几百米,看着山体塌陷,灰土喷出好几百米才停顿,嘿嘿笑着肩抗一挺机枪,挥手喊“弟兄们,走”。

走出几十米就感觉不对,忙查找巴错,找了大圈,确定巴错不在人群,知道坏了,突然一种黑暗笼罩全身,慌手慌脚跑回坍塌的山体,哪里还有人影,巨大的山体倒下砸落时连高墙和岗楼都毁掉了,别说是人,神仙也活不下来,大虎跪到地上顿胸大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