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祖康:中国周边频繁军演,我知道北京想干啥

狐狼001 收藏 2 1752

更新时间:2011-06-02 15:47 互动:米尔论坛

沙祖康:中国周边频繁军演 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沙氏语录

◎“我要赢你,就赢定了,要不你把我的尸体抬出去。所有的谈判,都争取到了最好的结果。”

◎“你最好闭上嘴,保持安静,这就非常非常好了。”

———2006年8月,面对美国政府对中国增加军事预算提出质疑时

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

◎“西方国家,绝不是保护人权国家的楷模,发展中国家,也绝不是侵犯人权的带领者,人权会议,并没有授权任何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成为人权法官,而发展中国家,也不应该永远是人权法庭的被告。中国有句古话,‘正人先正己’,我们希望个别国家,在批评和指责别人之前,先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

———2004年3月24日,联合国第60届人权会议上,美国在大会上抛出反华提案

广东在这个背景下提出“幸福广东”的口号,非常好。但好的政策一定要落实,否则挂在嘴上、写在纸上,但没落在行动上,就没有意义

上任联合国

任何国家的外交官都是这样,都是为自己国家的利益服务

南方日报:您所领导的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到底是个什么机构?

沙祖康:大家都知道,联合国是世界上最具代表性、权威性、号召力的重要政府间国际组织,不是非政府组织,我所领导的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则是由经济事务部、社会事务部、科技合作部三部合并而成,是联合国最大的一个机构。我这个副秘书长是中国政府推荐、各界赞成、联合国任命的副秘书长。由中国派出的高级外交官来担任这个工作,这本身就是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成功的认可,是中国国际地位与影响力增长的体现。现在你看,联合国负责安全的副秘书长是美国人,负责维和部队的是法国人,负责人道主义的是英国人,负责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是中国人。中国作为大国有很重要的责任,要执行国际上通行的、达成的国际规则,积极参与国际规则的酝酿、讨论和制定,这不仅是国际社会的需求,更重要的是中国自己的发展。

南方日报:据您的观察,现在的中国在联合国这个国际舞台上角色扮演得怎么样?

沙祖康:我们有很多优秀的文化,中华文明是世界几大文明唯一延续至今的文明,这是我们的生命力。但中华文明也要因时代变化而改进,我们往往习惯于执行,执行别人已经制定的规则,是个好孩子,认真负责,但在某种意义上,缺少“主人翁的精神”。怎么当主人,以积极进取的态度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这方面的认识要提高,观念上要加强,行动上要跟上。

南方日报:您是个性外交家,您在这个舞台一直很强势。


沙祖康:我来联合国是服务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是为了取悦某个人。但是我主张要和大家搞好关系,关系好有利于开展工作。

南方日报:您是联合国的高级职员,但又是中国派出的高级外交官,这种角色会不会让您面临矛盾?

沙祖康:当了国际职员,自然要按国际规则办事。但我是中国人,自然也会考虑这项政策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美国来的副秘书长,对美国比较了解,会从美国的角度提出意见,同时,兼顾各方利益。任何国家的外交官都是这样,都是为自己国家的利益服务。我认为,维护国家利益是中国的事情,维护联合国的利益,是我的使命。联合国的利益和中国的利益,没有根本的冲突,在这个意义上,我比较好做。中国是非常公正公道的国际主义者,在这中间没有多少矛盾。

广东发展

广东说的都是在做的,甚至做的超过说的,这是广东发展快的重要原因

南方日报:您长年在外工作,但对广东的情况也非常熟悉。

沙祖康:我关心广东,喜欢广东,为广东感到自豪,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取得的成绩是举世公认的,不管你喜欢中国还是仇视中国,大家都公认中国的发展。全世界看中国,而中国很多问题看广东,很多政策在广东实践。从某种意义上说,广东为中国的发展、为世界的发展解决问题。特别是在金融危机后,广东所采取的措施得力,在遏制危机的蔓延扩散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广东的意义不仅仅在于GDP发展最快、总量最大,最重要是领头羊的作用,是先锋和开拓者、实践者和创新者,这是广东最大的特点。

南方日报:广东现在提出“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广东”的目标,所有工作都朝着这个方向在努力。

沙祖康:广东在这个背景下提出“幸福广东”的口号,非常好。但好的政策一定要落实,否则挂在嘴上、写在纸上,但没落在行动上,就没有意义,而且会起反作用,会失去人民的信任,说了不做是有风险的。

南方日报:广东人可能“包装”不太行,但不缺“干”,这是广东的特点。

沙祖康:(哈哈)历史证明,你们说的都是在做的,甚至你们做的都超过你们说的,这是广东发展快的重要原因。世界上当评论家和观察家最容易,最难当的是行动家和实践家。

有危机感

没有危机感的民族,整天只想着多挣几块钱,会非常危险

南方日报:您感觉现在国际社会对逐渐强大起来的中国持什么态度?

沙祖康:现在中国富了,大家的感情也变得复杂起来。应该说,很多国家真心诚意希望中国繁荣、发展、昌盛、和平,但是也有一部分人,他们总是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挤压对象。所以说中国现在面临的外交形势还是很严峻的。现在的世界并不稳定,并不和平和安宁。光是在中国周围那些频繁的、大规模的、空前的军事演习,中华民族你从中悟出了什么道理?我们一定要有一种生存威胁感,有一种深层的危机感。

我是搞国际安全的,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没有危机感的民族,如果整天只想着多挣几块钱,当然挣钱很重要,但如果没有危机感的话,我看是非常危险的。

所谓国难兴邦,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讲团结,任何一个民族的人民,有事的时候把个人利益放脑门上,把国家利益放在腋下,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这只是多少亿个个体的合成。当碰到民族灾难时,这个国家是没有战斗力的。

我在这里感觉非常强烈,只要中国人团结一致,即使别人存心要制造不太平,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家还没弄你呢,你自己就完了。

绿色经济

发达国家要帮助发展中国家搞绿色经济,否则穷哥们只能去砍树

南方日报:明年是地球峰会20周年,联合国成员国决定于2012年再次在里约召开可持续发展峰会,您是峰会的秘书长。联合国大会决定将“绿色经济”作为峰会主题,您说您这个秘书长很难当,为什么?

沙祖康:要把经济绿化,是一个很难的过程,你看现在的发达国家,包括美国,一个家庭好几辆汽车,每天早上起床洗个澡,晚上睡觉前洗个澡,高消费的生活方式,如果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达到美国这样的生活水平,我们要5个地球的资源。当然,要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改变目前的生产生活方式,也是很难的,但是这个方式必须改变。那些穷哥们,他们也要发展,没柴火了上去砍棵树,没东西吃了就摘个果子,没有汽车想买辆汽车,没有冰箱想买个冰箱,他也想像你这样过好日子。你说:嗨嗨嗨,这个不行!这是不环保的!为了子孙后代,你不能这样做。我都活不下去了,我还有后代吗?

南方日报:所以在发展绿色经济中,国际间的合作帮助是非常重要的。

沙祖康:的确是,发展中国家要搞绿色经济确实面临着非常艰巨的任务,国际社会要给予帮助和合作,在资金、技术、人力上予以支持,不然的话,我只能砍树。你让他搞什么风能、核能、太阳能,都行,但发达国家必须给予帮助。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气候问题是公平的,它不需要签证,地球转,它也转,无论你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这些它不管,对它来说没有国界,所以说,国际合作是天经地义的。

■人物简介

沙祖康:外交官,军控司司长

沙祖康,1947年生,江苏省宜兴人,南京大学毕业。沙祖康是一名职业外交官,他于2007年7月1日起担任主管经济与社会事务的联合国副秘书长,领导经济和社会事务部。2010年,沙祖康被任命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会议秘书长。

沙祖康组建了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并出任首任司长。他作为中国政府首席谈判代表或代表,参与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禁止生物及毒素武器公约》和《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等军控和裁军领域重大国际条约的谈判和审议。

他曾在中国派驻伦敦、科隆坡、新德里、纽约和日内瓦的外交代表机构任职。他在就任联合国副秘书长之前曾担任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的代表和大使。

■沙祖康说

人权问题搞多重标准容易出问题

人权是保护人的权利,是最根本的东西。围绕人权问题的矛盾、冲突、斗争、麻烦,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执行统一的标准而产生,有双重或多重标准。你听我的,就是标准,不听我的,就是异己,这就会造成很多麻烦和问题。用中国的话说,马列主义上刺刀,对你不对我,这样就容易出问题。每一个国家在人权方面都有不完善的地方,也都在努力改善。我们还是要忠实地执行国际上通行的、维护人权的国际公约,采用一个标准而不是多重标准。

“中国鹰”内心其实很柔软

个头不高,却气宇轩昂;外表亲和,却言语尖锐。久闻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如雷声名,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见到他的时候,只觉沙先生非常平和。

“欢迎广东来的客人,今天你们喝的水是我自己掏腰包买的,这就是联合国。”没有外交辞令,不会迂回曲折,直来直去,坦率得惊人。

这是纽约的一个普通周末,大街上尽是享受休闲生活的市民,而沙祖康的办公室里却仍是忙碌。

作为一位擅长多边外交谈判的职业外交家,沙祖康早已被人贴上“个性外交家”的标签。他那铿锵的声音无数次在联合国响起,就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他用旗帜鲜明的论点、针锋相对的主张在战斗,在国际舞台上,他被人称为“外交斗士”,是来自中国的“鹰”。

上任联合国副秘书长之前,沙祖康曾任中国常驻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大使、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因而媒体一直喜欢叫他“裁军军控大员”,他是我国一系列重大军控和裁军倡议的设计者之一,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交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但沙祖康给自己的定调却是:一位出生于农村的外交工作者,只是心中,还常怀有中国传统的侠义精神而已。

让沙祖康没有想到的是,他在多个外交场合“咄咄逼人”的观点受到无数中国网民的热捧,有人专门收集他的“语录”。而更让人惊讶的是,个性沙祖康在联合国收获了极高声望,颇受欢迎。

“我太太老说我最大的弱点就是心太软,但我表现出来的却总是很强硬。”采访中,耳旁常响起沙祖康高亢的声音,一字一句,抑扬顿挫,又常听到他开怀的笑声,那真诚的似孩子般的笑容,像极了前外交部长乔冠华在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那个着名的笑容。


“大家说我很坦率,那其实是因为我很真诚。脾气不怎么好,可从不整人,一直很善良。”关于自己的个性,沙祖康毫不掩饰,一阵爽朗的笑声又在联合国大楼响起。


大家都笑了,回头望去,除了和中国领导人的合影外,墙上挂着的“厚道载物 雅量容人”几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沙祖康说,这是他的座右铭。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