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2—漠北秘境 真相后面是谜团 坛子宫(2)

胡诺皋 收藏 0 1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4.html[/size][/URL] 此话说来轻巧,但是真要做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会游泳的人都明白,这是个非常消耗体力的运动,以我们现在的体能来看,游过去的难度可想而知。本来我们想把老弱妇孺都留在岸上,然后让二平负责保护,过去查看那个大坛子的工作由秦爷、刘琨和我来完成,不过这个想法被伊藤朗坚决地否定了,因为这件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4.html


此话说来轻巧,但是真要做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会游泳的人都明白,这是个非常消耗体力的运动,以我们现在的体能来看,游过去的难度可想而知。本来我们想把老弱妇孺都留在岸上,然后让二平负责保护,过去查看那个大坛子的工作由秦爷、刘琨和我来完成,不过这个想法被伊藤朗坚决地否定了,因为这件事关乎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和家族的存亡,所以他执意要跟我一起。我们苦口婆心地劝了半天,没想到这“日本鬼子”一根筋的劲儿上来了,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本来我们也是一片好心,本着照顾老弱病残的想法,可没想到这家伙反而不领情,我们也就懒得管他。既然他喜欢那就让他跟着,反正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游泳对我来说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只不过现在体力不够,所以速度比较慢,但是就算这样,下水之后我也是前进速度比较快的。这时候冷烟火的光亮早就熄灭了,我们只能依靠手电的光亮往湖中心游,这次是我游在最前面,秦爷负责殿后。游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第一个踏上了湖心岛的地面。


一上岸,我也顾不得把身上的水拧干,急忙打着手电,到处查看。不一会儿其他人也都游了上来,我们围着这个坛子转了一圈,发现它原来是个道观。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道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们急忙从正门进入。可能是由于空气不太流通的缘故,这道观里面的味道不是很好。好在道观是坛子样式,肚子是鼓出来的,所以里面的空间很大。否则这样的空气,如果空间再狭窄一些的话,我们非给闷死不行。我们粗略地扫视了一下,惊喜地发现坛子宫内部的墙壁上绘制着一幅巨大的壁画,壁画的精美程度让人叹为观止,从艺术成就上来看完全可以和欧洲一些大教堂中的中世纪名家壁画相媲美。


除去笔法,壁画的内容更加让人惊叹。由于壁画的面积很大,我们只能用手电一部分一部分地看,但是现在时间并不允许详细研究,我们只能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尽管这样,接下来我们看到的内容也让我们有些傻眼。


壁画描绘的似乎是一场上古的战争画面,战争的场面极其恢宏,可以说是一场千军万马的肉搏战。战争的双方搏斗极其惨烈,最令人瞩目的是双方的主将都比较怪异,一方主将手拿一根蛇形的权杖,骑乘巨兽,正在指挥战斗,而另一方主将紧紧地把我们眼光吸引住了,我们的心简直跳到嗓子眼,原来我们在壁画上看到了我们很熟悉的一件东西,这名

主将的面部竟然佩戴着我们手里的这个面具。这可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然而,更加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名主将胯下骑乘的竟然是我们的死对头杌。


主将的四周站着四名类似祭司一样的人,这本身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四个人每人手里端着一件东西。这四件东西中有一件我们认识,从外形上看,很明显其中一个祭司手中托的是那个刚才差点被我们炸掉的清风印。


在经历过一系列的惊吓、打击、不解、迷惑之后,我们彻底糊涂了,这清风印既然是清风道人的,那应该是南北朝的东西,而壁画上描绘的是一场上古的战争,二者在时间轴上是没有交叉点的,怎么会出现在同一幅壁画当中?


但是,这幅壁画也有让我们有收获的地方,至少从壁画当中我们看出了一个事实,这个面具和清风印有极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面具和清风印是图上描绘的五件组合中的两件。然而,如此一来事情就更加扑朔迷离了,这五件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他们到底是上古遗物,还是南北朝时的东西?清风、兰陵王、千年女尸现在都被这些线索串联在了一起,他们似乎都跟上面描绘的这几样东西有关。而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我们现在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记得我在学校的时候,一位老教授曾经对我感叹道,历史和考古永远是一门遗憾学科,你在有一个新发现,破解一个萦绕很久的谜团之后,还不等兴奋劲儿过去,就会发现在解开这个谜团的同时,会出现更多的谜团等待你去解开。


现在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我们在发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之后,总会有更多的疑问浮现出来,引导着我们无止境地探询下去。我不禁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这个秘密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似乎它会把我们引向一个无底的深渊,而我们却无助得不能自拔。


秦爷也皱着眉头,紧盯着壁画,表情相当复杂,似乎兴奋夹杂着苦思,反正一副古怪的样子。不过这家伙一向神神道道的,看他这模样我心里也觉得好笑,秦爷这样的人竟然也被难住了。


秦爷跟我还有伊藤朗,对于壁画的内容比较关心,而刘琨、二平和月亮却在东张西望,因为就算让他们看,他们也看不懂。而且对于月亮来说,别说让她看了,可能就算你跟她讲,她也不会明白。


不过这几个人到处乱瞅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正在我们注意力完全被这古怪的壁画所吸引的时候,月亮悄悄地躲到我身后,轻轻地对我说,屋子中间好像坐着一个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