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2—漠北秘境 真相后面是谜团 坛子宫(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4.html


当这样的场景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大家不免觉得有些奇幻,这似乎很像《地心游记》里面的片段,巨大的地下湖,神奇的史前生物。可是,这样的景象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了现实里面。


由于现在我们手里的照明设备有限,这次进山并没有带照明弹这样的东西,所以现在我们不能确定这片湖泊的具体范围,但是根据常识判断,这里应该是刚才的温泉水以及其他的地下水源汇合成的一片水域。


我看了看远处茫茫的黑暗,跟秦爷商量:“我们最好先围着岸边搜寻一下,看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眼下我们不仅要想到如何查清真相的问题,还要提前计划好,我们要怎样及时撤离,否则,危险程度你应该比我清楚。”


秦爷对我的提议很是赞同,于是我们首先在原地做好记号,然后打起手电顺时针围绕着湖泊,开始地毯式的搜查。不走不知道,真正走起来之后我们才发现这湖泊的大小似乎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走了半天好像进展也不是太明显,而且四周一片黑暗,我们的手电也仅仅是几道光柱,射出没多远就淹没在这无尽的黑色之中了。


这种情况让我们更感觉前路茫茫,而且现在我们必须要快,因为反噬的阴霜还在不断地蔓延,我们的感觉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如果我们再不加快速度,估计不用多长时间就都会化为粉末。


我这边正心急火燎,却听刘琨在一边又喊了起来:“快过来看,这里也有尸骨,就是我们在水底神道旁边发现的那种尸骨。”


我听他这一喊,脑袋“嗡”了一声。大家急忙围了过去,一看之下果然不错,这确实是我们从水底神道冲出之后发现的那种大型猫科动物的尸骨。不过这一路走来,现在我们心下了然,这种骨头很显然是梼杌的骨骼。


这种骨骼很多,散落在山壁边上,而远离山壁的位置却基本没有。


这绝对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根据我们在水道里听到的那些笑声,可以肯定还有大量的杌存在。可是,让我们奇怪的是,从这些尸骨上看,这些死去的杌并不是正常死亡,那也就是说,杌在这山腹之中应该还有天敌,竟然可以以杌为食。我简直不敢再想下去,这会是种多么恐怖的生物!

不过既然梼杌我们都对付不了,再加入一个新的劲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反正情况已然这么糟糕了,一只梼杌也是放着,一群杌也是赶着,再加上一些别的东西倒也无所谓了,反正“虱多不咬,债多不愁”。


在这种自甘堕落的消极思想的帮助下,我们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我打开手电在山壁上来回扫着,发现山壁上有很多挺大的山洞,数量还不少,分布在湖边的山体之上。


我一侧脸,发现二平也在我身边用手电照着山壁。二平一看我正看着他,对我说:“干吗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要不是你小子脚底发滑,我们也不会跌落到这里。”


“妈的,王八蛋你可别血口喷人呀,我什么时候脚底发滑了,我也是被别人撞倒的。”二平听我这么说,急忙问道:“当时不是你在队伍的最后面吗,不是你滑倒,大家怎么可能都滑下来?”


我奇怪道:“我不是在最后呀,我后面应该还有人。”我迷茫地看着大家,结果大家都认为自己是被别人撞倒的,自己没有脚下发滑。


听到这里我差点晕过去,难道这里还能有第七个人不成?真是见了鬼了,难道那僵尸死娘们儿还在?不可能呀,我们亲眼看着她灰飞烟灭了。那会是谁,或者说是什么东西,把我们撞进了这里?


大家都面面相觑,这种恐怖的感觉和直面杌的感觉不一样,这完全是一种让人肝儿颤的恐怖。秦爷一看目前难以解释的情况实在太多,再这样下去,一旦恐怖的气氛蔓延开来,形势必定会失控。秦爷急忙问二平:“现在你那里还有几个冷烟火?”


二平翻开包数了数:“还剩六个。”


秦爷点头,说道:“好,现在都用上,三个一捆,绑上木板,我们一人一个点燃之后尽量往斜向抛,看看这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否则这么瞎猜不是办法。”


秦爷的决定是非常冒险的,看来秦爷是想孤注一掷,算是豁出去了。

不过目前来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既然秦爷作了这个决定,我们也只能服从指挥同志的命令了。


于是,一会儿之后,两道强烈的亮光划破了这片空间中沉寂了千年的黑暗,而我们也看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湖面的中间有一个小岛,奇怪的倒不是这湖心小岛,而是小岛之上竟然有一栋像坛子一样的建筑。


走了这么大半天,大家又重新看到了一个比较像样的建筑物,好奇心立刻就被调动了起来,也暂时忘却了周围潜伏的重重危机。刘琨一看这个东西就来了劲,本来这家伙好奇心就强,这会儿更是兴奋,催促大家:“哥儿几个,咱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查清真相的吗,幸好我们误打误撞滚到了这湖边,看来所有的谜底就应该在湖中心那个大坛子里,咱们几个就别在这里愣神了,赶快过去吧。那里面又没有卖门票的,我们还等什么?”


我对刘琨说:“我们当然知道要过去,但是我们怎么过去呀?隔着这么长一段湖水呢。”秦爷听我们这么说,对我道:“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游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