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2—漠北秘境 真相后面是谜团 地下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4.html


在我、二平和刘琨看来,去不去发现清风老道的阴谋与我们基本无关,我本来就是投机主义分子,能够避过这些危险是最好的了。二平和刘琨这次也都收获颇丰,所以我们三个是想赶快出去。而伊藤叔侄可以肯定是要继续追查这件事情的,因为这里的每一个线索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现在最关键的是看秦爷的决定了,首先,毕竟他是这次科考的总指挥,虽然科考队到最后变了味,成了盗墓小分队,但是不管怎么说,秦爷这指挥的头衔还是在脑袋上顶着的。其次,我们这两队人,谁离了秦爷似乎都寸步难行,很明显我们五个人都没有地下工作的经验,秦爷这个“惯犯”对我们两拨人来说,都太关键了。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秦爷,他看来也明白我们的意思,是让他表态并决定一下我们到底要选择哪条路线。以我的想法,秦爷十有八九应该选择一条安全的路线,这家伙虽然满嘴仁义道德,但说到底,还是个盗墓贼,必定会为自己打算。再说,那些所谓的古人之间的阴谋秘密,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除非他脑子短路,才会去自找麻烦。不过一旦秦爷也撂了挑子,我多少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么做,对月亮有些不公平,不管怎么说,这小丫头对我还真不错,我们这么做也不是太仗义。


不过秦爷的表态马上打消了我的疑虑,这家伙竟然坚定地要弄清楚清风的阴谋诡计。这可大出我的意料,这位爷干什么这么执著?这事情到底干他鸟事?什么阴谋不阴谋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可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们也没办法反驳,毕竟离了他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离开这里,我们三个单独行动的危险程度,似乎要比跟着他们去《Discovery》还要大一些,谁知道这黑咕隆咚的山洞里还能蹦出什么古怪的玩意儿。没有办法,我们也只能流氓假仗义似的马上表态,其实我们本来也是要坚决粉碎“清风反动派”的阴谋诡计,帮助我们可敬可爱的日本“友人”脱离水深火热的困境。


秦爷走到二平身边,说道:“二平兄,现在又要劳你施展秘技,带我们找到这黑镜廊里隐藏的秘密了。”


二平点头道:“秦爷不用客气,既然大家都决定返回去,我必定会全力以赴。”说完,二平辨好方向,带领我们重新走进了黑镜廊。


我和刘琨还有秦爷都经历过一次类似的事情了,而伊藤朗和月亮却没有见过这么有创意的活动,纷纷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我们在二平的带领下缓慢地在黑镜廊里前进着,逐渐地我们和上次一样又偏离通道的中轴线,走向了一边的墙壁。当我们走到紧贴墙壁的一个位置的时候,另外一条通路果然又一次神奇地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伊藤叔侄之前哪见过这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条通道竟然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绝对是魔法。


伊藤朗愣愣地看着这条通道,嘀咕道:“这太神奇了,估计这就是清风修建的秘道了,真是难以想象。清风在这里面隐藏了什么东西?”


听伊藤朗这么说,我摆了摆手道:“我们在这里猜也没用,大家谁也不是清风那老道肚里的蛔虫。不过看这家伙弄出这么残忍的水晶尸阵和人皮坑来拱护这个秘密,估计也不是什么善类,说不定是什么妖道之类的人物,大家往后行动一定要小心。”


二平笑道:“李晋,现在说话越来越有大将风度了,屎,憋三日……”


这家伙还没说完,就让我给制止了:“算了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下面的词,你小子别整天瞎贫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过一会儿你让阴霜给裹住,看你还有闲心贫吗?”


二平悻悻道:“裹住就裹住,那我还来了个‘银装素裹’呢,一样很帅。”

我也拿他没办法了,呸了一口:“你还‘银装素裹’,我看你是‘淫荡素裹’吧。”


说话间,我们已经在这通道里走了一段时间了,随着我们不断地深入,通道变得越来越陡,最后我们的身体都很难保持直立。我们正走着,队伍后面不知道是谁突然滑了一跤,本来路就难走得很,他这一滑不要紧,不知道是用多米诺骨牌形容好,还是用保龄球的原理比喻比较恰当,反正我们被后面的这位“高人”这么一撞,根本收不住脚步,纷纷顺着

倾斜的斜坡滚了下去。


六个成年人一起滚起来,想必如果在一旁观看的话应该是蔚为壮观的,但是我们自己的感觉可就不那么惬意了。本来大家就有些疲劳过度,再加上这么连碰带撞,又翻又滚的,情况可以用糟糕来形容,心情可以用悲愤来描述,效果可以用狼狈来体现了。


就这样滚啊滚啊,终于,当我们六个人借助于摩擦阻力停住的时候,才发现我们竟然来到了一个湖的岸边,确切一点说,是一个地下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