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初入邙山 诡异的行军道(二)

胡诺皋 收藏 10 1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URL] 我们都同时屏住了呼吸。 这声音明显是从峡谷入口方向传来,也就是说,声音是从我们经过的道路上的某个位置传来。我们同时想到,但同时又不愿意面对,难道这声音是从那片开阔地的地底传来?我们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限。伊藤月有些害怕地问:“真的有鬼?”我笑了笑,对她说:“傻丫头,怎么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我们都同时屏住了呼吸。


这声音明显是从峡谷入口方向传来,也就是说,声音是从我们经过的道路上的某个位置传来。我们同时想到,但同时又不愿意面对,难道这声音是从那片开阔地的地底传来?我们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限。伊藤月有些害怕地问:“真的有鬼?”我笑了笑,对她说:“傻丫头,怎么可能有鬼。”这句话说完,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而伊藤月,还是

一副怯怯的样子。好多想法在我脑子里飞转,我不断地问自己,这会是什么?会是什么?


我偷眼看了一下秦爷。这家伙虽然也是面色铁青,但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我有些生气,问道:“秦大指挥,你有什么看法?”秦爷没有理我,对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仔细地听着这个声音。我又回头看了看伊藤朗,他也在凝神细听,但表情就没有秦爷这么冷静,我甚至都看到他的汗珠顺着鬓角滴了下来。


这莫名诡异的声音和昨天的完全一样,连出现的规律和频率都一样。先是声音不大,而后逐渐加强,几分钟后减弱,甚至这声音出现的时间也基本一致。


秦爷和伊藤朗互相看了一眼。


秦爷对伊藤朗说:“伊藤先生,这次听真切了吗?确实是那首曲子吗?”


伊藤朗点了点头:“音调基本一致,但听起来有些怪,不知道是用什么乐器演奏的。”之后,看着秦爷问道:“秦先生,你怎么认为?”


秦爷摸了摸下巴说道:“确实很难解释。根据我听到的,刚才的声音除了个别地方之外,都很像。”


我们三个人听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骂道:“你们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像什么……什么曲子?都什么时候了,快说说。”


在我的催促下,伊藤朗说道:“诸位,实不相瞒,刚才的声音并不是杂乱无章,而是有一定曲调。但最让人疑惑的是这声音的调子,跟一首曲子的曲调很像。我和秦先生昨天就有所察觉,但是不敢确定。因为这件事太过诡异,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二平紧跟着说:“伊藤先生,你是累糊涂了吧?你说刚才那个声音有曲调?这乱七八糟的也有曲调?”刘琨更是超级没心没肺,笑道:“二平,算了吧,你老人家从小唱国歌都跑调,现在也敢跟人家谈音乐?‘屎憋三日’,当刮目相看,又粗又长呀,你是。哈哈哈!”


我都懒得骂他们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贫呢。我转头问秦爷:“秦轩,刚才伊藤先生说,这个声音有曲调,而且还跟一首曲子的曲调很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爷托着下巴,看了看我,说道:“正如伊藤先生所说,我们昨天就听出来了,只是不太敢相信。这个声音不但成曲,而且还跟一首我国失传很久的曲子很像,而这首曲子正巧跟兰陵王有关,叫做《兰陵王入阵曲》。”


这名字我听说过,但没听过曲调,我随即问道:“既然失传了,你怎么能听出是这首曲子?”秦爷接口说:“虽然在我国失传了,但在唐朝时,这首曲子流入了日本。在日本,现在还能找到。”


我听他们这么说,诧异不已。“你们是说,在这荒郊野外,有人在演奏一千多年前失传的曲子,这怎么可能?”我一边说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回头望了一下。想到来时路上的那些箭头和尸骨,禁不住感觉脖子后面直冒凉气。


这一夜,我在疑惑中昏昏睡去,恍惚间梦到兰陵王的亡灵部队在战场上冲杀。我漂浮在半空,看着他们。兰陵王在阵中如入无人之境。他似乎看到了我,随后,梦的情节就变得很模糊,很魔幻,而我,却躺在了地上。我甚至看到兰陵王来到我身边,凑得很近,观察我,脸上带着那个恐怖的面具。突然,他摘下面具,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张女人的脸,一张非常美丽的女人的脸。那张脸,应该说让人惊艳,美得让人窒息。我很自然地认为这种容貌的女人只会出现在梦中。因为人只有在梦里,才会把自己最理想的女人呈现给自己的大脑,完全没有缺点,没有瑕疵。现实中,这种人应该是不存在的。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伊藤月已经开始在做饭了。


整个夜里,我都在做这个奇怪的梦,完全没有睡好,头很痛。但是那张女人的脸,让我难以忘怀。伊藤月很漂亮,但如果和梦中那个女人比,逊色多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倾国倾城吗?


再看大家,心事重重的,一个个都好像没睡好的样子。科考队进山后,净遇到怪事了。但考察还要继续,于是,吃罢早饭,我们收拾行装,踏着这支一千多年前的军队的足迹前进。


我和二平、刘琨走在后面,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的地形。这里的峡谷已经很窄了,峡谷两边的山壁正在收缩。二平边走边骂:“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好走的地方有蹊跷,没蹊跷的地方不好走。哪儿来的这些大石头呀,走起来真费劲。”


听他这么说,我才注意到,这里跟峡谷的入口一样,也有很多山石,行路越发艰难。好在我们的身手还算敏捷,就连六十多岁的伊藤朗也算是比较矫健了。不到中午,我们就到了峡谷的出口。这条峡谷到底通向什么地方,峡谷外面又是什么,我们都迫不及待地要看看。而且,我们也想尽快离开这个邪门的地方。


众人加快步伐,从峡谷中穿出。当我们走出峡谷,放眼望去,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兰陵王要选择这条充满危险的道路。


峡谷的出口几乎是在半山腰偏下的位置。这里的山势很平缓,可以说就是一个缓坡,缓坡上是一大片树林,树木茂密,峡谷的出口就掩映在这片密林当中。我们找了个地势高一点的位置举目远眺,前方一片开阔地,一马平川,从这里可以直逼洛阳。这时,大家都明白了,这条峡谷是穿越邙山地区最近的道路,而且很隐蔽。虽然危机四伏,但是一旦能够走出峡谷,便可以以最快速度直抵洛阳。所以,在军情紧急的境况下,兰陵王说不定会冒险尝试一下这条道路的。


但同时,我又想到,穿过这峡谷也就出了邙山。如果伊藤朗提供的信息是正确的话,这么开阔的位置是不可能修建什么秘密祭坛的,也就是说,如果北齐王室在邙山中有什么秘密,那肯定就在这条峡谷中。这么一想,我们搜寻的范围就小了很多。但作为这次考察的重点,行军图上标注的峡谷里那条虚线我们却没有发现,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这条虚线标注的位置是一个关键,必须要弄明白其中的含义,否则我们这次进山基本上就属于旅游。我把我的想法跟秦爷和伊藤朗交流了一下,他们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大家拿出行军图,确定那条虚线是从峡谷中引出的。根据共识,大家一致决定,为找到真相,必须重新返回峡谷之中。


回去之前,开了个碰头会,主要是商量下一步的具体行动步骤。大家一致认定,那片满是箭头和尸骨的开阔地一定有问题。因为它地处峡谷中段,与行军图中虚线的起点位置相同,应该作为我们重点探查的对象。而且,这次二进峡谷,要尽量弄清那个奇怪的《兰陵王入阵曲》是怎么回事。这两件事,肯定和我们要寻找的那个祭坛有直接的关系。


明确了考察的方向,我们的心里都踏实了一些。中午,稍微休整了一下。下午,我们重新回到了这条神秘的峡谷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