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初入邙山 诡异的行军道(一)

胡诺皋 收藏 1 2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刘琨清了清嗓子:“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相爱的……”


还没等他开始瞎编,我实在憋不住,笑了出来。心说刘琨这小子真是坏到骨头里了,于是连忙把他拉到一边,说道:“我说刘琨,你这小子就坏吧,小心以后生孩子没屁眼儿。”刘琨白我一眼:“你别瞎捣乱呀,我正在增进中日友谊,促进文化交流,还有民族和解。”


“呸,我看你小子压根儿就没憋好屁。”说完,我就去吃饭了。


虽然条件艰苦,吃得简单,但大家还是狼吞虎咽,很快吃完了。饭后,我们几个碰了个头,商量了一下明天的行动计划。大家都对那个声音很疑惑,但也解释不清,只是觉得诡异。决定晚上安排好值夜的人——

二平上半夜,秦爷下半夜——其余的人抓紧时间休息。


忙了这么长时间,大家也都累了,各自回帐篷休息。出乎大家意料,晚上安静得很,没有发生任何情况。那个奇怪的声音也没有出现,我们都是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整装待发,每人带够自身的补给,还有必要的工具,剩下的物资留在山口前的大本营,以备不时之需。随后,我们便进入了这条一千多年前北齐军队走过的行军古道。多年后,我回想起来才意识到,正是这条古道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事业,我的好多想法,很多很多……都是从踏进这条古道之后改变的。


古道的开始一段很平坦,我们走得也很惬意。我们似乎忘却了此行的任务以及将要面对的凶险,忘情地欣赏着大自然的美丽,有种户外俱乐部集体远足的感觉。


走了一段之后,山路开始变得崎岖不平,山石也开始增多。又过了一会儿,我们已经身处峡谷的入口,两边山势险峻,中间道路很是狭窄。

看来,这里就是行军图上标注的那条峡谷了。秦爷眉头紧锁,说道:“没想到,这‘鬼涧愁’的地势竟然如此凶险,这兰陵王何以会选择这种路线进兵?”


秦爷的疑问是有道理的,因为行军大忌就是经过这种路段。伊藤朗又核对了一下地图,对我们表示没有错。我们非常费解,高肃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条路进兵洛阳,但是我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沿着他的足迹才可能解开谜团。大家统一意见,前进!


我们陆续进入到峡谷当中,刚进峡谷的时候非常难走,地下很多山石。奇怪的是,这些山石好像并非原来就在峡谷底部,似乎是从山顶滚落的。竟然有人从这么难走的路线进兵,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顺着峡谷继续前进,两边山势越发陡峭,怪石嶙峋。


邙山地区属于平原丘陵地带,本不该有这样的地形。而这条行军路线上的峡谷却可谓极其特殊,不但狭窄,而且随着队伍的不断深入,我们还发现,正如伊藤朗所说,峡谷的地势不断走低,两边的山崖也显得更加高耸。地面的情况更是非常糟糕,以至于队伍行进得极其缓慢。然而,当我们又走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峡谷逐渐趋于平缓,地势也开阔了许多,地面的山石明显减少,转而出现很多小的碎石,明显比峡谷入口的一段宽阔很多。我们走了一上午,都累了,于是坐下来休整,吃点东西,补充水分。


我坐在一块比较大的石头上无聊地往远处砸着小石块,地面碎石很多,我随手抓起就丢向远处。突然,手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赶忙低头一看,原来是枚箭头。我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觉得应该是件古物,赶紧查找一下周围,发现这样的箭头还有不少。我把秦爷叫来,秦爷看了看,说道:但根据工艺和样式来看,”“具体年代看不出,应该是南北朝时期的。



仿佛受到了鼓舞,大家都站起来,决定马上继续前进。我们的推进速度很快,随着不断深入,峡谷越来越宽广,峡谷两边也出现了大量的植物和树木。越来越多的箭头也陆陆续续出现,一直把我们引入峡谷深处。我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地面,不停地思考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箭头?就这样走了好长时间,我的颈椎都快断了。我抬起头,揉了揉脖子,这才发现,峡谷已经变得很宽阔了,有一个小广场大小。


峡谷的一面是片密林,面积也很大,一直蔓延到了山崖边上。我揉着脖子,用脚随意在地面上划着,看着四周的风景。我突然感到脚下有些异样,低头一看,在表面的一层碎石之下,密密麻麻地布满箭头。我招呼大家分散探寻一下,果然,在这片宽广的区域,碎石之下密布箭头,中间还有很多人的尸骨和其他兵器,铺满整个地面。这既让我们震惊,又让我们觉得有些不舒服。一想到站在这堆骨头和武器上,心里就有些发毛。不一会儿,大家都疑惑了。


秦爷沉着脸说:“这条行军道上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好像经历过一场大仗。”


二平说:“废话,谁看不出来。”


秦爷没理他,自言自语道:“但是这交战双方是谁?北齐和北周?如果是这双方在这里交战,看这样子,一方必定全军覆没。这是北齐的行军路线,如果兰陵王的军队在这里全军覆没,那解洛阳之围的那支军队又会是谁的,难道见鬼了不成?”


二平在旁边骂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本应该出去打仗的部队结果都死在了这里,那后来打仗的那支部队是哪儿冒出来的,难道死而复活?”


我没有说话,拿起一枚箭头端详,陷入了沉思。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全军覆没在这里的部队不是兰陵王那一支,而是其他的部队或是别的朝代的部队,但这种可能性不大。这条行军道古怪得很,高肃选择在此进兵已经算是很冷门了,这么巧,还有别的部队经过这里并全军覆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另一种可能,似乎又不可能,如果高肃的部队真的在这里全军覆没,那历史上记载的那支以五百人击破北周大军的部队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亡灵之师?这真是难以自圆其说。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但这又如何解释,难不成真的像电影《指环王》里那样,人族王子阿拉贡和亡灵之师合作大破魔兵?


我正想着,就听秦爷说:“大家再往前搜寻一段吧。现在已是下午,我们再往前看看,找个合适的地方,准备露营。”


看了刚才的景象,大家仿佛都有了心事。队伍沿着峡谷继续前进。


随着我们的深入,峡谷却又急剧收缩,两面的山崖像是要压过来,道路越走越窄。很显然,这个峡谷是一个纺锤形,两边狭窄,中间极其宽阔。


天色渐晚,我们找了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准备在这里过夜。


大家都很累,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围坐在一起,讨论明天的计划。

秦爷说:“看这个峡谷的走势,估计明天就能走出去。峡谷外面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当务之急是……”正说着,昨天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但比之昨天更加清晰,更加凄厉,回荡在山谷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