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初入邙山 出发!奔向邙山 1

胡诺皋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URL] 伊藤朗一看事情谈妥,对我们说:“既然大家没意见,那科考队今天就算正式成立了。秦先生是我们的总指挥,我做领队。接下来的几天,大家分头准备,我去把相关手续办完,秦爷和诸位负责准备这次的所需物品,所需资金我会打到秦爷的账户。大家看这样安排如何?如果没有意见,我们五天后出发。希望大家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伊藤朗一看事情谈妥,对我们说:“既然大家没意见,那科考队今天就算正式成立了。秦先生是我们的总指挥,我做领队。接下来的几天,大家分头准备,我去把相关手续办完,秦爷和诸位负责准备这次的所需物品,所需资金我会打到秦爷的账户。大家看这样安排如何?如果没有意见,我们五天后出发。希望大家精诚合作,完成这次考察。”


其实我一直有些疑虑,这伊藤朗为这事出钱出力,不图回报,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为了科考研究?为什么他会这么迫切?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人不简单,不得不防。


五天后,我们在京郊集结,五辆崭新的路虎越野车已经排成一列,除了伊藤朗、伊藤月还有秦爷和我们三个“死党”之外,又雇了另外四个人负责搬运和驾车,食物、装备整整装了四辆车。我看了看,科考队的装备已经相当充分,如此配备可以说已经很奢侈了。我心中暗想,这伊藤老头到底是干吗的,这么有钱,真肯下本钱呀。


这时,看到秦爷正在那里指挥装载物资,我走过去拍了他一下:“秦大指挥,这次我们考察队进山,不是说非常危险、九死一生吗,怎么把小姑娘也带上了?既无专业知识,也没法保护自己,还不能当劳力,这不是瞎胡闹吗?”秦爷对我呵呵一笑:“李兄多虑了,伊藤姑娘加入科考队是伊藤先生推荐的。据伊藤先生说,伊藤月完全可以保护自己,别看她年纪小,却是个空手道高手,随便三四个人是近不了身的。我也简单地测试了一下,这姑娘确实身手不凡。”秦爷说得肯定,但我还是半信半疑,这么文静的小姑娘,行吗?我正想再问点什么,看到二平招呼,于是,我和秦爷回到了车上,准备出发。


我们六个人坐在同一辆车里,秦爷开车。这辆路虎“发现 ”越野车可以坐七个人,我们坐在车里,还是很宽敞舒适的。河北省内多是平原,这款车就是在山路也差不多如履平地,在这么好的路况上开,着实有些浪费。我们顺利出发,心情也很好,一路走一路神侃。


刘琨拍拍车座,对二平说:“哥们儿,你说我们要是发了财,也弄上这么一辆怎么样?”


二平白了他一眼:“没出息,开 QQ的命。作为一名有志青年,你要有远大的志向。等你有了钱,弄上200多辆,开个出租车公司,全都是路虎,价格和普通车一样,超过10公里,车费还打八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多好。”我接口道:“我看行。”


我们在这里有一句没一句地瞎侃,坐在前面的伊藤月听得咯咯直笑。我虽然对日本人比较抵触,但对于面前这个日本小美女还是很欣赏的,既漂亮又有礼貌。刘琨看到伊藤月笑他,对我们说:“你看你们两个,失态了吧,让日本友人笑话了吧。以后你们要注意影响,就算挤对我,也要注意时间地点。”说着探身对前面说:“我说得对吧,伊藤月小姐?”


伊藤月回过头来对我们说:“三位哥哥,你们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叫我的中文名字就好了,我的中文名字叫‘月亮’。”伊藤月的中文不是太好,就这几个字也说得磕磕巴巴,但这些话从美女嘴里说出来倒是别有一番风味。我们三个眉开眼笑,同时说:“一定,一定。”彼此说完,互瞪一眼,各自在心中暗骂“色狼”。


一路说说笑笑,胡侃乱侃,不知不觉间,已经接近了目的地,也就是邙山。


邙山,古称北邙。广义上的北邙绵延100多公里,是秦岭的余脉。


纵观天下风水,宝地皆出于龙脉,天下龙脉又皆发于昆仑,向东后分为三条主脉。“北龙”从阴山、贺兰山入山西,起太行,渡海而止;“南龙”由云贵、湖南至福建、浙江入海;“中龙”由岷山、秦岭入关中,至泰山入海。三条“主龙”山势绵延,藏风聚气,生气流动。而邙山不但是“中龙”主脉聚结之处,而且黄河流经此地,山环水抱,为天造地设的宝地。

千年来,各朝帝王诸侯竞相埋骨于此,以福荫后代,以至于后来邙山之上“几无卧牛之地”。


我们的目的地在邙山之阴,也就是邙山北面。当年兰陵王奉旨驰援北齐重镇洛阳,正是从北齐的邺城出发,也就是河北省的南部。当时的行军路线就是从邙山的北面进入。


分开准备的这五天,伊藤朗已经派人又确定了一遍进入“鬼涧愁”的路线,寻找好了进山之前的落脚点。我们很顺利地到达山口,不远的地方就是那条行军图上标注的峡谷,也就是那条叫做“鬼涧愁”的古行军道。这山口就是我们的第一站,我们首先要在此宿营,明日一早进山。

当我们到达时已是傍晚。下车之后,那几个搞后勤的队员负责支帐篷,伊藤月拿出酒精炉,给我们做饭。我闲来无事,斜倚在一棵树下,四周植被茂密,虫鸣鸟叫,远处夕阳挂于山边,闲云缓缓飘过,我竟看得有些痴了。


突然,隐约间,我仿佛听到了阵阵的不是太成曲调的乐声从远处飘来。开始我以为听错了,但后来,声音仿佛越发真切。我半信半疑,起身四处查看。这时,看到秦爷和伊藤朗朝我这边走来,似乎在张望着什么。看到我站在这里,他们两个走近我的身边,问我:“李兄,你……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我看了看他俩,皱着眉点了点头说:“是有个

不成曲调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伊藤朗看起来好像很紧张,又向我确

定了一遍:“听到了?”我点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