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关于药家鑫案的另类思考——很短。

我们的道德,已经是建立里别人的身上了。

要我们讲道德,首先别人得先讲道德,别人不讲道德了,我就可以不讲道德了。


我现在感觉道德已经真的很不重要了,比如闯红灯,你和他讲道德,他根本不听:别人都闯,我也闯。得和他说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才有可能听。


我不想标榜我自己高尚,其实我自己也不高尚,喜欢骑快车、脾气比较大一些、家里的生意不强制开发票(他们不要,我也不想给开,九个税很要命的)、也会送礼托关系等等。

只是我觉得,自己的底线,何时需要别人来给定义了?


诽谤了一个恶人的亲人,需要这个恶人先伏法才能对他亲人道歉?

很不理解,前面的诽谤我就不理解,后面的需要这个前提更不理解。

本文内容于 2011/6/3 12:13:13 被zhao2365192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