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爱国者 正文 第三章 围城 2

君好去 收藏 2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URL] 艾瑞奇离开大使馆后第一时间找到奥多姆上尉,奥多姆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现役军官,掌握三个海豹突击队小组,直接听命于中情局,受艾瑞奇的指挥。 艾瑞奇简单扼要地介绍了情况,“我要你立刻抓捕阿巴斯。” 奥多姆点点头,仔细地阅读完阿巴斯的个人资料,抬头问道,“他不是小鱼,无论我们如何谨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


艾瑞奇离开大使馆后第一时间找到奥多姆上尉,奥多姆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现役军官,掌握三个海豹突击队小组,直接听命于中情局,受艾瑞奇的指挥。

艾瑞奇简单扼要地介绍了情况,“我要你立刻抓捕阿巴斯。”

奥多姆点点头,仔细地阅读完阿巴斯的个人资料,抬头问道,“他不是小鱼,无论我们如何谨慎,巴基斯坦人都会知道他失踪,巴基斯坦军方会暴跳如雷。”

“骆驼已经同意,只要能抓到萨伊德,巴基斯坦人会装聋作哑,牺牲阿巴斯。”艾瑞奇理解奥多姆为什么犹豫,在巴基斯坦国土上抓巴基斯坦军方的人,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政治地震,相关的人都将倒霉,包括奥多姆本人在内。

“我们的行动时间?”

“午夜前,萨伊德这类人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奥多姆看了眼手表,皱眉说,“得手后,谁接收?”

“用4号屋,让王负责审讯。”艾瑞奇当然清楚奥多姆皱眉的原因,通常这类行动需要监视、踩点、策划和准备,要在不到十个小时内完成有相当风险。但难题是奥多姆的,政策性问题已经解决,技术性细节相对容易掌控。

“你确定要用王?”

“我们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让阿巴斯开口。”

奥多姆望向艾瑞奇,耸耸肩,“好,我立刻去。”

“拉里的人在监视他,他们会告诉你最新情况。”

奥多姆从后门离开艾瑞奇的堡垒,走了一条街,跳上停在路边的出租车,“歐玛,去公寓楼。”他边说边拿出电话,对副手乔丹说,“立刻来五号地点。”

“好的。”乔丹回答同样简单。美国设在巴基斯坦的监听站,情报必须和巴基斯坦军方分享,行动小组的人历来避免手机交谈。

出租车司机歐玛不需要奥多姆吩咐第二遍,已经脚踩油门。歐玛是个货真价实的出租车司机,有二十年的经验,但两年前开始,他就成了美国行动小组的专车。***堡的交通异常拥挤,从A点到B点,出租车是快捷的交通工具,也只有出租车才能肆无忌惮地违章、超速而不被人注意。美国人信任歐玛,并非他多么忠诚,而是他父母在纽约,弟弟因为杀人被关在监狱里,他的合作意味着家人的平安。私下说,歐玛本人挺喜欢为美国人服务,美国人可能不信奉真主,但报酬很丰厚。

歐玛在一座高级公寓楼门口停车,门卫快步上来拉开车门,奥多姆用英语说了声“谢谢。”公寓多数房客是欧美人士或者受过欧美教育的巴基斯坦人,英语是流行语言,果然门卫谦卑地笑笑,没问他要去哪个房间。

奥多姆乘电梯上了顶层公寓,一进门,看到乔丹正坐在沙发上吃着一个巨大的熏肉三明治。乔丹嘴里塞满了熏肉,含糊不清地说,“你要吗,头儿?厨房还有。”

奥多姆没理会,乔丹是个1.95的黑人,他的身高和肤色都是海豹队员的异类,黑人因为肌肉纤维密度高,在水中有先天的劣势,很难通过海豹突击队严格的水下测试。海豹队员身高普遍1.70到1.80之间,1.85以上的人很少,更不要提1.95的人了。原因尚不清楚,内部人士猜测,海豹队员非常注重奔跑和力量的训练,高个子身体关节部位容易受伤,很难通过新队员十个月的训练。但乔丹是个非常优秀的海豹队员,合作一年,奥多姆非常满意。

“嗨,今天什么风把黑白007吹来了?”拉里手下的艾伦故作惊讶说。奥多姆外貌英俊,有点像最新版本的英国007演员,不少人戏称他是美国的007。

“今天有什么特殊动向?”

“一切照旧,阿巴斯早晨上班进大楼,一直没出去,他的汽车还在停车场,没人看到他步行离开。”艾伦说。

奥多姆瞥了眼艾伦,笑笑不语。情报人员说话和律师差不多,字斟句酌。阿巴斯应该还在大楼里,可如果他用其他途径离开,不是监视人员的错误。

奥多姆走近窗前的高倍望远镜,观察对面大楼。三军情报局的大楼风格结合美国五角大楼和传统巴基斯坦建筑特点,成品是个不伦不类的怪物,像只残废的白狗趴着,路人难免侧目,但装有监控器的铁栅栏荷枪实弹的警卫让多数人的好奇心消失。

监控三军情报局是美国情报机构在***堡的基本活动之一,巴基斯坦政府虽然清洗了大批三军情报局的军官,可只要不推倒重来,一个组织的文化是根深蒂固,三军情报局仍然和塔利班藕断丝连。美国人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

大使馆中情局二号人物拉里有两个小组,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三军情报局大楼人员进出,隔壁房间有人做电子监听。拉里的小组成员有外交官身份,不适合做脏活儿,所以与奥多姆的小组经常配合。艾伦是两个小组组长之一,非常职业的情报人员,尽管有些不良习气,奥多姆还是欣赏他的干练。

“你们给阿巴斯的汽车装了尾巴?”

“嗯,早就装了,艾瑞奇关心的人,我们要爱护。”中情局所怀疑亲近塔利班的几个三军情报局高级警官,汽车上全装有全球定位装置。

“他每天活动时间表?”

“像个时钟,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哪里也不去,没有夜生活。”

“什么时间下班?”

“通常六点,有时候会拖到七点。”

“走,带我去看看他下班路线和他的家。”奥多姆看了眼乔丹,黑巨人吃完了三明治,又盯上了薯条,“嗨,我说你能不能少吃点,人家主人没收养你啊!”

“山姆大叔付的钱足够他们收养一个橄榄球队了,还在乎我这点东西。再说,你是白人,锦衣足食,不懂得俺们黑人的饥饿。”乔丹满意地打个饱嗝。

公寓主人是对年轻的美国夫妇,为当地银行的高级主管,很高兴美国政府给他们租用了一层楼的公寓。

“饥饿个狗屎,胖子就是这么炼成的!”奥多姆最后看了眼对面的三军情报局大楼,“你们跟着我们的车。”

乔丹带来一个海豹小组,队员藏身在楼外的面包车里。乔丹本人的肤色在巴基斯坦成为优势,稍微化妆就像个当地人,他是装作水暖工人进入公寓的。

“放心。”乔丹很清楚奥多姆的意图,知道行动在即。两人默契不谈行动细节,包括时间。他们绝对信任艾伦,但他和抓捕行动不相干,没必要弄清不需要知道的事。

艾伦和奥多姆上了歐玛的出租车,乔丹的工程维修面包车后面跟随。走完路线,奥多姆让歐玛送艾伦回去,自己钻进乔丹的汽车。

“你们怎么看?”奥多姆问道。

“最好路上动手。”机枪手斯科特说,几个队员点头。

海豹突击队不注重官衔,训练时没有军官和士兵的区分,行动时注重听取每个人的意见。能力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官衔和级别只是点缀。

奥多姆和乔丹交换目光,奥多姆实地观察前已经有行动腹案,观察不过是为了最后证实。

“头儿,要我说,路上抓人总有风险,碰上哪个热心人会报警的。咱们应该晚上去他家,悄悄地进去,把他和家人全部带走,反正审问时候用的上。”尤鹰舔了舔的嘴唇,脸上有种闻到血腥的兴奋。

奥多姆微微皱眉,尤鹰是个不错的队员,但是个性残忍,战争似乎带出他性格中最黑暗的一面。按理说,这类人不该留在队伍里,海豹突击队干的是血腥生意,但工作绝对不能同爱好混为一谈,那些狂热嗜血的人会在关键时刻失去正确的判断,威胁自己和队友的生命,影响行动的成败。但是反恐战争开始后,美国军队普遍面临缺员,私人保安公司雨后春笋般兴起,重金招募特种部队成员,海豹突击队又因战时扩大了一倍的规模,不得不对新兵放低要求,对违纪的老兵睁眼闭眼。

“他家是独门独院,不知道屋子里有多少人,也不知道每个人的位置,更不知道周围邻居的生活习惯。准备时间这么短,干掉他们容易,全部活捉不容易,悄悄带走更不容易。”狙击手马斯特说。

“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处理掉就是了,有什么风险?”尤鹰说。

“不行,我们的目标是阿巴斯本人,不能牵连他的家人。”奥多姆没提骆驼限制他们对阿巴斯家人下手。巴基斯坦是个部落社会,家族扮演了重要角色,牵连家人会让善后工作更难。

“好了,时间不多,不要忘了简单的原则,就在下班路上动手。”乔丹说。

简单是美国军事行动的原则(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美国人认为任何行动都充满太多不确定性,复杂只能增加风险,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案才是计划者应该考虑的。

奥多姆静静地听着手下商定行动计划,他对行动的成功充满了信心,每个队员都有数十次实际战斗经历,在一起配合许久,只需要知道计划和彼此的角色就明白要做些什么。作为当地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奥多姆基本上没机会亲上战场,只能享受目前的气氛。

从巴基斯坦建国起,军队就是个非常世俗化的组织,反对神权合一的穆斯林世界政治传统。精英分子多半在欧美受过教育,认同西方的价值理念,将军们坚信国家的未来在于学习西方,不介意关键时刻武力接管政府,让国家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但武力不是万能的,尤其在面对传承千余年的信仰时。

上世纪八十年代,为了抗衡苏联的威胁,巴基斯坦军方开始支持激进的穆斯林组织,利用他们的狂热去阿富汗同俄国人战斗。但互动历来是双方的,巴基斯坦军队开始蜕变,阿巴斯少将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政治理念。等苏军撤出阿富汗,美国人同时选择离开南亚,巴基斯坦独自面对一个咄咄逼人的印度和一个动荡不已的邻国阿富汗,阿巴斯与一批军官们已经坚信无法依靠西方,巴基斯坦必须要拥抱穆斯林的宗教传统,走自己的道路。9/11后,穆沙拉夫政府同美国布什政府合作,清洗三军情报局,打击塔利班,阿巴斯虽然不满,但明白总统穆沙拉夫的苦衷,选择耐心等待。穆沙拉夫没有撤换阿巴斯,不是不想,而是不能,阿巴斯代表着一股强大的势力。

每天阿巴斯上下班的路线是固定的,他没有保镖,只有一个司机,汽车也是老旧的德国奔驰,没有配备现代化的防弹装置。他并非清楚危险的存在,***堡每天都有凶杀、抢劫案件,但没人敢对三军情报局的高级警官下手,起码那些有理智的人。所以在等候红灯后面的出租车追尾时,他误以为是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仅仅吩咐要下车查看的司机快点解决,他回家还有事情要处理。

路边几个人迅速围拢上来,司机被人从背后击倒。等两个汉子打开后车门,把他夹在当中时,他还以为遇到了普通的劫匪,“我是三军情报局的少将,你们立刻离开!我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

“傲慢的家伙,如果你合作,我们也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左边的人用纯正的美式英语说。

一个巨人坐到司机的位置,迅速挂挡踩油门,奔驰车转弯向城东行驶。

阿巴斯瞬间明白过来,血液一下子涌上他的面颊,愤怒而不是恐惧控制了他。“美国人,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在英国留学三年,说一口纯正的伦敦英语。


“我们当然知道,阿巴斯少将,请你合作。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私下和你谈谈,真的不想弄得不愉快。”右边的人似乎更有耐心。

阿巴斯注意到他们都穿着巴基斯坦传统长袍和裹着头巾,左右两人是白人,而巨人司机则是黑人。他看着窗外,汽车没有离开市区,而是在东城弯曲密集的街道上行驶。美国人要把他带到秘密据点,他暗想是否有人会注意到奔驰车的车牌。

“别想太多,少将,我们很快就到了。”左边的人粗暴地把一副黑色墨镜架在他的鼻梁上,阿巴斯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阿巴斯控制着摘掉墨镜的冲动,他上过战场,有过生死肉搏的经历,不惧怕任何人。但他清楚只要稍有异动,身边的两个美国人会牢牢地控制他,甚至把他打个人事不省。野蛮的美国人只信奉武力,同他们斗争必须有耐心和策略,他告诫自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