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章 悲伤之日(2)

赤色风铃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将……将军在上!我的眼睛!噢!见鬼!” 京特.魏格纳像一个祈祷的人一样跪在满是黄土的地面上,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眼眶,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里面的两只眼球就会掉出来似的。当然,他现在甚至有些恨不得自己的眼球能够直接掉出来,好让他免于这疼痛的折磨——双眼的刺痛就像是同时有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将……将军在上!我的眼睛!噢!见鬼!”


京特.魏格纳像一个祈祷的人一样跪在满是黄土的地面上,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眼眶,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里面的两只眼球就会掉出来似的。当然,他现在甚至有些恨不得自己的眼球能够直接掉出来,好让他免于这疼痛的折磨——双眼的刺痛就像是同时有一打的大头钉戳在了眼球里一样剧烈无比,各种五光十色的怪异色彩像工业废水上的污渍般光怪陆离地在他的视野中闪过。他的泪腺已经超负荷工作了好几分钟,眼泪将他的整张脸都变得黏糊糊的,活像是涂了一层加了盐的浆糊,脸上几道被碎石划开的伤口更是火烧火燎地疼。不过,与对失去双眼的恐惧相比,这点疼痛倒也算不得什么了。


有人扶住了他,帮他换了个还算舒服的坐姿,然后又将一只军用水壶递给了他。魏格纳摸索着想拧开硬铝瓶盖,但双手被眼泪弄得太湿,他花了半天也没能拧开盖子,只好让那个人帮他完成了这件事。在暂时压下喉咙中着火般的干渴之后,他又倒了一捧水抹脸。有些发臭但足够清凉的饮用水很快将脸上的盐分和污秽冲刷干净,伤口也不再蛰得那么疼了。


“头儿,你还好吧?能看得见吗?”有人凑到魏格纳跟前问道。是哈迪,看来这个总是幸运的装填手刚才回头张望时又幸运地比其他人慢了一拍,结果没能见到那精彩的一幕,“嘿,试试睁开眼睛。”


“要是你刚才扭头稍微快点,我想你就不会这么说了。见鬼!我眼睛疼死了,也许被光辐射烧瞎了也说不定。”魏格纳用力揉着自己的眼睑,沮丧地咕哝道。


“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原子弹?”


魏格纳摇了摇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现在已经变成一堆碳化的骨骼碎块了——就像那些在回收工厂里的火化车间的焚尸炉里烧过半小时的尸体一样,只不过里面充满了钚的微粒和其他放射性物质。”他试着抬了一下眼皮,但眼球表面立即传来了一阵被荨麻蛰刺般的刺痛感,迫使他放弃了这次尝试,“不可能是原子弹,那玩意的当量不会超过一千吨,否则我们就算没给烧焦,至少也该被烤个八成熟才对。我猜那是一枚中子弹。也许紧急状态委员会打算弄一辆完好的外星车辆回去慢慢研究也说不定——在那些杂种操的大龙虾们来不及把车子里的部件熔成玻璃之前就干掉他们,或者那些混球外星人已经投入了真正的步兵参战,而不是那些狗日的战斗机器人。噢,该死的,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有五个人和你一样,现在眼球都红得像初夏的樱桃似的,不过我们这里没有受到那枚中子弹爆炸太严重的影响,”这次是布莱恩.徐的声音,“好了,让我看看你的眼球怎么样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拇指和食指掰开了魏格纳的右眼。


一秒钟后,魏格纳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阵地。


“还好,瞳孔有反应,充血也不严重。”技术军士满意地放开了手,一把将魏格纳拉了起来,“你的眼睛应该不会报销的,只要好好地休息一阵,当心别让它感染了就行。”不过,他说这话的声音听起来明显信心不足。


零星的爆炸声像神秘仪式上连绵不断的手鼓鼓点般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其间偶尔还夹杂着火炮射击的低吼和火箭发动机工作时的尖锐嘶鸣。魏格纳和其他那些有幸目睹了十几公里外的那枚中子弹爆炸场景的人不得不花了好几分钟来让自己的眼睛恢复视觉——幸好那玩意的爆点位于一道黄土梁后面,他们的眼睛受到的光辐射被大大减弱了,否则他们恐怕就不仅仅是暂时失去视力了。


当然,他们顾不上为此感到庆幸:现在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出来,他们所在的地方绝对与“安全”沾不上边——战术弹道导弹部队已经出场了,假如另一支“天国”远征军的部队出现在这里的话,难保他们不会朝着这座检查站的坐标丢上一枚核弹头。况且即使弹道导弹部队不插手,那些盲目射击的远程榴弹炮和火箭炮弹也随时有可能掉在他们的头上。为了尽快离开这个每秒钟都有可能变成地狱火海的鬼地方,229重装甲营的幸存者们几乎丢弃了所有武器装备——普通步兵武器无法对抗“天国”行星表面军,而带着火箭筒之类的玩意(哪怕是不占编制的RT-89轻型火箭筒)可不是个好主意。不过,所有人的负重都没有减轻多少,武器弹药腾出的重量变成了饮水、药品和食物,因为没谁知道他们到底得徒步行走多久。


“老徐,你认为这么做真的管用吗?”在检查站的阻击阵地被他们抛在背后之后,魏格纳突然对布莱恩.徐问道。


“什么?”


“中子弹。我很怀疑用那玩意能不能真的派上用场,”魏格纳低声说道,“也许那些外星龙虾的组织根本不会被中子射流破坏,也许中子射流压根就不能穿透那些外星车辆的外壳呢?如果我是那些杂种操的家伙,在来地球作战之前我肯定会给一切有乘员驾驶的车辆装上相应的防护装置。为什么他们不直接用原子弹?那样至少还能靠冲击波和光辐射把这一带的外星杂种清扫干净。”


布莱恩.徐甚至没有正眼瞧他一眼:“该死的,我亲爱的指挥官同志,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这个了?无论他们是为了什么,总之他们没有把几十公斤正在裂变的钚砸到我们的头顶上,这难道还不够你乐的?还是继续走路吧——趁着我们还有腿的时候。”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队伍中没有人再说话,每个人的耳畔都只剩下了飒飒的风声和凌乱的爆炸声,以及军靴胶底踏上坚硬的黄土地面的“啪嗒”声。



罗翔靠坐在那张有些年头的木质扶手椅上,冷冷地打量着现任共和国卫队副司令。埃德加.德治中将从就任共和国卫队副司令到现在为止只有60个小时——在长安基地被放弃前,他还是首都卫戍副司令,而现在,他已经没有首都可以卫戍了,而原来的那位副司令易卜拉欣诺夫又晋升为了东亚战区总司令,于是这个常年呆在办公室里的技术官僚就被紧急状态委员会顺手塞到了这个位置上,就像划船的人顺手用一张肮脏不堪的臭抹布堵住船壳上正在渗水的缺口一样。


可惜的是,这位有着典型的西斯拉夫人面孔和行政官僚典型的死板气质的副司令同志显然没有正确地对自身进行定位——当然,也可能是他故意忽略了这一点。总之,埃德加.德治在就任后的活跃表现足以让那些不明就里的家伙误认为他才是东亚战区总司令、甚至神圣联盟共和国的最高统帅。在紧急状态委员会像一群瞎眼母鸡似的整天商量对策的那两天里,这个家伙却以极高的热情跑遍了洛阳基地附近的每一支师级部队,像一台流动留声机般到处发表他那夸夸其谈、政治口号和空话套话比鲜啤酒里的气泡还多的演讲——罗翔没有看过他的演讲稿里到底写了些什么,更没闲心去听他的演讲,不过他从那些演讲稿的标题也能猜出那是些什么玩意了。现在,这个家伙又自作主张地决定与“天国”远征军进行谈判。


当然,谈判并不是件坏事——至少罗翔和其他几个委员是很赞成与“天国”远征军方面继续沟通的。但这位德治同志在作为办公室官僚的半辈子爬格子生涯中养成的标准务虚作风足以让一切不是坏事的事变成坏事,就像霉菌总能让酒发酸一样。首先,这个家伙挑选了几位按照他的标准非常“合适”的人选参与这次谈判:除了他本人外,代表团中还包括了两位前驻阿拉伯联邦的外交官、两个所谓的“外交谈判专家”——主要是与联盟无法有效控制的偏远地区的各色武装组织进行“外交谈判”、两个宗教专家和一个据称“组织能力优秀”的办公室文员。凑巧的是,罗翔认识那两位“外交谈判专家”中的一个,那个比发情期的公鸡还要好斗的家伙最擅长的“谈判”方式就是直接派人给对方下最后通牒,要么全部接受,要么就靠炮弹和炸弹来决定一切。让这样的家伙去参加谈判,简直和用塑化成型炸药当砖头盖房子一样愚蠢。


不过,相对于这个办公室官僚犯下的另一个错误而言,这个愚蠢得令人沮丧的谈判代表团还算是可以让人勉强忍受的(当然,也只是“勉强”忍受而已)——这位尊敬的副司令居然向罗翔提议,希望他能将那些“尚可胜任攻击行动的预备队”集结起来,对“天国”远征军控制区再发动一次“至少能取得一定进展的攻势”。按照他的说法,在谈判的同时必须“来一手硬的”,给对手制造的压力越大,谈判砝码就越多。好吧,这主意看起来很有理,罗翔心想,不过这是相对于那些连参战团级部队的番号都记不全、已经连续几十个小时与前线完全脱节的家伙而言的。


但这还不是最令人无法忍受的。面对罗翔、奥斯曼.乌杜邦夫、临时指挥部里的参谋们以及各前线部队的使者们的抗议,埃德加.德治中将似乎认为,这仅仅是因为他们过于鼠目寸光、没能像他这样的天才那样真正准确地洞彻目前的局势,因此他花了不少时间来反复“分析”天国远征军入侵的动机,强调再次发起进攻的必要性和发起进攻与谈判成功之间的关系以及一大堆诸如此类的东西。而当罗翔委婉地提及他事实上已经丧失了对前线部队的有效指挥控制能力时,德治中将却一脸理所当然地表示:这些“技术问题”应该由罗翔自己设法处理,贯彻他的(或者说,暂时由他代表的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意图才是唯一重要的。更要命的是,这个家伙似乎有着永远用不完的精力,每当有人提出质疑,他都会不厌其烦地把自己的理论重新宣讲一遍,其热情足以让最热衷于宣扬天启的牧师们汗颜。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所谓的为了‘和平’与宗教传播仅仅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幌子,或者最多是无足轻重的次要目标。而要求地球各政治势力解除武装仅仅是试探性的漫天要价,因为他们必然清楚这一要求不会也不可能得以实现。我认为‘天国’方面的直接目的极有可能是:一,试图获取一处可能的市场或贸易中转站;二,试图通过控制地球政治主导权来主导全球经济……”埃德加.德治用力清了清嗓子,以示他的又一次演讲总算快要结束了。罗翔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还好,这次只花了十六分钟——他原本十六分钟之前就可以把这个家伙从这里请走的,但一个不识时务的参谋却在这个当儿质疑他进行的这次谈判的意义。这一质疑直接导致了埃德加.德治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直旁征博引到了大战前的“芬布尔之冬”(罗翔不得不承认,这位副司令同志如果去当历史教员那是绝对合格的),以证明自己提出的谈判条件的正确性,“……如果我们能给他们施加足够多的压力,那么他们的妥协就会相对更加容易——是的,与一个地外文明的交流与贸易将极大地促进伟大的复兴。但如果我们让他们赢得太过轻松,未来我们将会陷入严重的被动。我们必须向他们证明:我们有能力阻止、或者至少让他们付出相当的代价。”


能让他们付出相当代价才怪。罗翔动了动嘴唇,但自制力很快战胜了情绪,他没有说出这句话,否则他的耳朵和忍耐能力就要付出相当代价了。“我从原则上赞同德治中将的观点,”他审慎地挑拣着词汇,既不让这个办公室官僚认为那是质疑,又不能明确答应,“但我们目前面临着一些……特殊情况,”他下意识地朝埃德加.德治的脸上瞟了一眼,还好,这个家伙没有对这句话表现出反感,“因此在具体执行时必须酌情作出调整。不过,前线部队一定会尽全力配合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一切决定,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狭小的地下室内响起了一阵礼节性的掌声——自从“天国”远征军的空中力量开始袭击并摧毁后方的交通工具后,罗翔就不得不放弃了指挥车,把指挥部搬进了这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我相信你们能尽你们所能,为我们的谈判争取砝码,”该死的办公室官僚的瘦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一次,所有人都学乖了,没有谁再多说一句话,“在谈判结束后,我会立即通知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委员们。但我现在必须立即出发——为了代表团能够安全抵达长安基地,我希望2号公路沿线的部队不要参与这次反击行动。”


“那是当然。”罗翔连连点头,恭送这位副司令离开了地下室。刚才那句话算是他说过的唯一一句令人愉悦的话——沿2号公路前进的第6装甲师和“阿德南”师229独立重装甲营现在除了番号已经剩不下什么东西了,但愿沿路的景象能把一点理智塞进这家伙的脑子里。


“我们真的要按这个混球说的做吗?”在地下室的们关上之后,奥斯曼.乌杜邦夫问道,“这个混蛋的谈判完全是自作主张,我们可以通知紧急状态委员会把他当逃兵处理。”


“我们当然不会按他说的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不做,”罗翔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亏本买卖我可不打算干,既然这次已经交了这么多学费,那我们至少得弄到点什么才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