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5节:共产小组

平山大侠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5节:共产小组


“组织发展一事很重要,干什么事没有一个组织不行,何况是共产主义这个大事业!我们要抓紧建设组织,我个人认为应该在今年10月到年底,在北大率先成立一个共产党小组。”

——陈独秀


1、张国焘:(1897年11月14日——1979年)江西萍乡人,出身于大官僚大地主家庭。1916年考入北京大学。1938年4月以祭扫黄帝陵为由叛逃,投靠军统,被党中央开除出党。1979年12月在加拿大多伦多养老院死亡,年82岁。

2、刘仁静:(1902年——1987年)我党一大年龄最小的代表。1929年以托派分子名义被党中央开除出党。1987年8月5日在北京不幸死于车祸,终年85岁。

3、张申府:(1893年——1986年)北大教授。1920年随同李大钊筹组共产主义小组,中共最早的党员之一。1921年在巴黎建立共产主义小组,他是旅法、旅德党支部的负责人之一。1925年退党。曾任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1986年6月20日逝世,享年93岁。



乌云越来越暗、越来越低,向海面直压下来;而波浪一边唱歌,一边冲向高空,去迎接那雷声。雷声轰响,波浪在愤怒的飞沫中呼叫,狂风争鸣。看吧,狂风紧紧抱起一层层巨浪,恶狠狠地将它们甩到悬崖上,把这些大块的翡翠摔成尘雾和碎末。看吧,它又飞舞着象个精灵,高傲的、黑色的、暴风雨的精灵,它在大笑,它又在嚎叫……它笑那些乌云,它因为欢乐而嚎叫!这个敏感的精灵,它从雷声的震怒里,早听出了困乏。它深信乌云遮不住太阳——是的,遮不住的!狂风吼叫……雷声轰响……一堆堆乌云象青色的火焰,在无底的大海上燃烧。大海抓住闪电的箭光,把它们熄灭在自已的深渊里。这些闪电的影子活象一条条火蛇,在大海里蜿蜒游动,一晃就消失了。

暴风雨!暴风雨就要来啦!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振雄,好不好!”

“好!好!漂亮阿姨,高尔基是中国人吗?”

“不,他是俄罗斯人,是共产主义者,是个大作家,是个有坚定意志,象勇敢的海燕那样的人!”

“我长大了,也要做勇敢的海燕那样的人!”

“嗯,阿姨相信,振雄长大了,一定是只勇敢的海燕!”

“李大哥!今日贵府高朋满座,有什么好招待啊!”

门外传来一个大嗓门,接着一个人挑起门帘昂然而入。

李大钊笑着说:“翔之,漱溟这冒失鬼来了。”

华然抬头一看正是梁焕鼎。三人亲热地寒暄。正说着陈独秀、张申府、张国焘、刘仁静、白坚武等人联袂而至。白坚武上前与华然拥抱:“老同学,又见面了!”

众人坐定,身材修长、棱角分明、极富阳刚之气,身穿一袭长衫,显得超凡入圣、风度翩翩的陈独秀清了清嗓子,以他特有的安庆话尖厉高亢、声若洪钟地说:“各位同志,1848年2月,马克思与他的亲密战友恩格斯所著,划时代的巨著《共产党宣言》公布、问世了。它标志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正式开始,揭开了人类社会进步的新纪元!她完整、系统、严密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因而她甫一诞生,就像一盏灿烂的明灯,照亮了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解放道路。”

“是啊!同志们,”平时说起话来慢条斯理、敦和柔润、不疾不徐、意韵悠长的李大钊,也用一口京腔激昂地接话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1917年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十月革命第一次把共产主义从书本上的理论变成活生生的现实,她所取得的历史性胜利不仅唤醒了西方的无产阶级,而且也唤醒了东方被压迫的各民族,在她的赤旗下进行革命!十月革命是使天下惊秋的一片桐叶!是社会主义之革命!是世界人类全体的新曙光!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我们要走俄国人的革命之路,让中华大地插遍高高飘扬的赤旗!”

“对!”张国焘兴奋地说“到那时候,每一个中国人都身体强健、昂首挺胸,傲立于民族之林,看谁敢再说我们是东亚病夫!”

“国焘,你这个比喻可不大妥当。”华然笑着说“外国人说我们是东亚病夫,主要不是指身体的强弱。”

“哦,倒要向老兄讨教。”张国焘不软不硬地说。

华然却未留意,解释道:“东亚病夫一词最早叫东方病夫。出自上海《字林西报》。一个英国人写了一篇文章登载在1896年10月17日的《字林西报》上,这个词才流传开来。梁启超翻译说:‘夫中国,东亚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

其实,身体虚弱、不强壮倒在其次,更重要的是思想和精神上的残缺。”

“说得好!”陈独秀赞赏道“拿破仑曾经说过:‘中国是一只睡狮,一旦它醒来它将震惊世界。他现在睡了,别让它醒来。’拿破仑这么说,不是指中国人身体,而显然是指中国人的社会思想意识和精神状态出了毛病。因为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是滑铁卢惨败之后,而当时大清国是嘉庆当皇帝,那时,中国人还未成为吸食鸦片的大烟鬼。英国人与拿破仑尽管表达方式不同,实质是一个意思。”

“可惜人们只注意到拿破仑这句话的前半句,后半句却被人们忘记了。”华然说。

张国焘表白着:“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唤醒中国这只睡狮!”

“现在中国的产业工人已接近200万,因此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地建立和发展组织。”李大钊建议说。

“守常说得对”,刘仁静插话“同时,我们还应加大宣传。”

“嗯,组织发展一事很重要,干什么事没有一个组织不行,何况是共产主义这个大事业!我们要抓紧建设组织,我个人认为应该在今年10月到年底,在北大率先成立一个共产党小组”,陈独秀介绍说“近期,共产国际远东局代表维经斯基,将专程来华对组织建设进行指导。宣传一事,由本人主编的《每周评论》、《新青年》将连续刊载文章,各位同志,都要撰写文章。”

“我认为”,张申府建议“由国民党人主办的《建设》、《星期评论》、《民国日报》也应刊载文章进行宣传、介绍。”

“好”,陈独秀点头同意“这事儿就由你负责办理。”

白坚武也建议道:“仲甫,应该赶紧找出版商印刷、发行《共产党宣言》单行本,至少要印1000本。”

“馨远的建议很好”, 李大钊优雅而缓缓地捋着浓密的八字胡,从根部抹到胡梢。“不过,从长远利益来看,找出版商印刷,不如自己开个印刷所,这样可以省不少费用,而且今后我们会有大量的宣传品、资料、文件什么的……”

“好倒是好”,陈独秀点燃一支雪茄烟,猛抽了一口说“只是资金短缺,别说开印刷所的费用了,就是想印1000本《共产党宣言》单行本的费用,怎么筹措都成问题。”

听陈独秀这么一说,大家面面相觑,顿时冷场了。

梁焕鼎叫道:“我们大家凑份子!”

“不行”,陈独秀又习惯地用大手拍着自已突出的脑门,断然道“杯水车薪,不是长久之计。”

众人又陷入思索中。

“各位同志,这样行不行?”华然开口道“我以满铁的名义在北平办一个印刷厂,这样也安全些。”

李大钊眼睛一亮,拍案道:“好主意,翔之是满铁副总裁,有日本这张虎皮作掩护,帝国主义、张作霖等军阀也不敢动咱们一根毫毛了!”

“翔之,真有你的,主意都打到日本人身上了,这也算是日本为中国革命做出点贡献吧!”张国焘打趣地说。

众人畅快、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

赵纫兰、张挹兰手端着大盘小碗地招呼道:“请入席吧,共产主义者们!”

“挹兰,快上酒”,李大钊喊着“今天诸君要一醉方休!”

“来”,陈独秀高举斟得满满得酒杯提议“为英特纳雄奈尔,在中国早日实现,干杯!”

“为英特纳雄奈尔,在中国早日实现,干杯!”

众人一饮而尽。

1921年刚过完春节,妈妈便迫不及待地让柳原叔叔把小振雄接回了日本,而爸爸却留了下来。小振雄没有想到,这一分别就是整整4年。他知道爸爸很忙,他在忙着为解放中国的劳苦大众而奋斗,不惜牺牲自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