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

有媒体报道说,“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28日发表声明,宣称该组织已经占领了也门南部阿比扬省的省会津吉巴尔市,并且宣布该市为“基地”组织在也门南部建立的***酋长国的首都。与此同时,美国联合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的四个国家,围绕着伊朗在搞一个军事演习,这个演习的地点离伊朗不到100公里,甚至也就是100公里。

面对迷乱的中东,如何进行分析呢?

读龙凯锋先生的文章,他就给出了一套分析方法,比如,先分析各个国家的战略目标。看清楚了各个国家战略目标的异同或矛盾、冲突,再根据不同国家力量的消长、对比,判断不同国家已经采取或可能采取的措施,纷乱的中东局势,就呈现出清晰的、交岔纷呈的路线图。这些充满矛盾的路线图,隐藏着各个国家不同的机遇,也呈现出不同国家应采取的正确措施。当然,此处所说的正确措施,是基于不同国家的国家利益而言的,并非指解决世界矛盾的正确措施。

我们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在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统一到马列毛主义路线上的世界政府,只存在各个国家的战略利益。利益相左,矛盾必然纷呈。从世界地图上看,中东地区不仅仅是个资源的集中地问题,而且,从战略空间的角度说,那里更是一个控制世界的战略枢纽。

对于资源和全球控制都有强烈欲望的美国来说,除非美国彻底崩溃,四分五裂,使其完全失去抢占战略控制点的能力,美国才有可能放弃对中东地区的兴趣。但就目前看,虽然美国面临着美元崩溃的风险(美元崩溃意味着美国失去掠夺世界财富的软工具),经济也面临着更大的危机,但美国并没有放弃控制全球资源我控制全球的梦想,而是做好了全面发动军事战争的准备。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另一个潜在梦想,就是从战略空间和战略资源上,控制中国。

当然,当“十条诫令”大纲变成“华盛顿共识”,“华盛顿共识”又成了中国的改革标准后,这一潜在梦想就变成了显梦想。但为什么我们还说是潜在梦想呢?因为,中国国内毛主义思潮的兴起,有可能阻断中东战火通向中国的隐形管道,这就把美国的显性梦想,有可能打到潜在梦想状态。但是,毛主义思潮还处在民间状态,尚未成为中央的最终选择,以后还会不会激活美国的潜在梦想,尚在两可之间。中央最后选择毛主义的标志,必然是肯定文革。因为,“仇民、恨国者必反文革,爱民、爱国者定视文革为瑰宝,因为,文革专制仇民、恨国者之故也。”

那么,美国会不会放弃其即定战略呢?

美国温情脉脉的说,中国崛起有利于世界和平。主流精英马上像领到圣旨一样,四处宣传中美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果。如果在美国看来中国崛起真的有利于世界和平,放弃对中国的战略包围是其一也。其二,滚出中东,由中东各国人民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其三,把军费降到与中国相同的水平。其四,归还中国的外汇储备和主权经济。其五,向世界公开美国肢解中国的战略策划过程和肢解步骤,公开美国安插在中国的“第五纵队”名单。

做到这五点,美国所说的话才具有诚意,才可相信。

既然美国的战略目标早就定了,而且,并没有改变原有战略目标,拿美国的空口白话当国家安全保障,无疑是不智之举。

我们曾写过这样一段话:

“中国只要坚持三大制化原理,即,其一,它们是通过数字表现的,也即数字化合。其二,数字的力量强弱,是由时间与空间两方面界定的。其三,系统场的动态同步自动互动机制。三大制化原理的优点在于:一、化对抗为缓和,创造合作的机会。二、代价最小、效果最优、回报最大。三、简便易行,容易操作。四、以内制外、以外助内,同步自动互动。五、以点控面。换言之,以点为撬动战略制化的枢机,实现战略制化的目标。坚持五大制化原则,如,一、思想文化制化。二、价值标准、价值目标、价值逻辑制化。三、制度机制制化。四、战略空间制化。五、战略高点制化。什么是战略制高点呢?从道义上说,反强扶弱为制高点。从科技上说,领先世界的是制高点。从数学上说,快速把幻想、科学推理转化为数理逻辑的强大能力为制高点。就一定能争取到更持久的和平时间,更好的生存空间。”

我们为什么一再说要坚持以上原则呢?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田文林先生在“看清中东动荡‘不是什么’”一文中说:“在总结中东动荡的诸多文章中,最流行的一种说法就是所谓“政治体制说”,即认为中东政体落后,专制独裁是导致当前政权危机的关键,只要这些国家推行了民主化,就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表面看,这种观点与当前中东国家普遍存在的终身执政、君主专制、家族世袭等时弊相合,却无法解释下列事实:第一,埃及、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建国后就实行集权统治,为何在纳赛尔时代,不少政权深得民众拥护,领导人在国内外颇有口碑,现在却政权根基动摇,乃至领导人被赶下台?第二,这次率先发生政权更替的,是政治相对开放的突尼斯和实行共和政体的埃及,为何实行专制君主制的沙特、酋长式统治的阿联酋,其国内政局却总体安然无恙?第三,如果说实行民主化就能带来政治稳定,又无法解释前苏联和伊拉克等国的政治演进历史。前苏联在威权体制下一跃成为与美国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而戈尔巴乔夫上台后鼓吹“民主化”,反而导致国家最终解体。”既然不是这个原因那个原因,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中东陷入混乱状态呢?田先生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没有答案的答案却十分明确了:

美国控制全球资源战略目标和控制中国战略目标。

或许有人认为,中东动荡不利于美国控制,错,因为,经美国理论与实践证明,可控制动荡是最好的控制途径。一方面可为美国或其它西方国家创造军事打击中东地区不听命于美国的国家的机会,强化威慑力,另一方面,也是特别重要的一个方面,赶出中国在中东的战略性投资,而且有一箭双雕之效,即,即赶出中国,又威慑中东国家不敢同中国合作,从而达到控制中国能源的目的。

其实,美国的可控性动荡理论并非新发明,因为,在“玄空风水”中,古人早就用数字的方式,站在哲学的高度,精采的描绘了可控性动荡的哲学原理。或许有人说,玄空风水”的文字并没有一个字可以证明有可控性动荡的说法,但是,文字没有说的,不等于数字结构没有说。其实,我们在上面提到的三大制化原理、五大优点和五大原则,就是从“玄空风水”的数字结构中抽象出来的。

所以,坚持以上原则,我们认为挫败美国的控制战略并非困难。但关键问题是走什么路,选什么人用什么人的问题。走什么路取决于选择什么做指导思想。选择剥削压迫的价值目标,有人就必然滑向卖国。滑向卖国就必然选择第五纵队为高参。我们反复说,以颠覆国家基础制度的“理论创新”,从本质上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因为,篡夺党的领导权的隐形路径不是别的,而是颠覆党的基本理论、基础制度和社会主义价值标准、价值目标。我们一直认为,第五纵队不清除,或者继续放纵之,美国通过第五纵队里应外合,就不单单是个中美发生战争的问题,而是个亡党亡国亡族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