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当太子时另类爱好:竟然最喜收藏春宫照片

king6808 收藏 6 1351
导读:  摘自《蒋经国情爱档案》作者:[台]翁元 口述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和邱明山相处的时间久了之后,他经常和我们聊起和孝文出去鬼混的奇特遭遇,所以,我们对孝文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也从邱明山那里更深一层了解“小开”这个人的点点滴滴。所谓“小开”,蒋孝文在稍长之后要副官和随从以“小开”或是boss之名义称呼他,他不喜欢被人称呼“大少爷”。   在淡江中学读初中的日子,由于住校的关系,几乎完全和台北的红尘闹市隔绝。所以,一旦礼拜六放假回台北,就像笼中鸟获得释放般雀跃。孝文带着邱明山和一伙同伴,混迹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摘自《蒋经国情爱档案》作者:[台]翁元 口述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和邱明山相处的时间久了之后,他经常和我们聊起和孝文出去鬼混的奇特遭遇,所以,我们对孝文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也从邱明山那里更深一层了解“小开”这个人的点点滴滴。所谓“小开”,蒋孝文在稍长之后要副官和随从以“小开”或是boss之名义称呼他,他不喜欢被人称呼“大少爷”。


在淡江中学读初中的日子,由于住校的关系,几乎完全和台北的红尘闹市隔绝。所以,一旦礼拜六放假回台北,就像笼中鸟获得释放般雀跃。孝文带着邱明山和一伙同伴,混迹台北市闹区西门町的咖啡馆、茶室和各种龙蛇杂处的场所。年少气盛之余,和西门町浪荡的小太保,时有摩擦。孝文这个人死爱面子,又爱耍老大。如此一来,只要有一方口舌激怒对方,一言不和,难免拳脚相向。淡中阶段,孝文和邱明山两人,就有好几次进出西门町辖区警察派出所的记录。


孝文每次被警察逮进派出所,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警察制作笔录时,问他家长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孝文轻蔑地朝墙上蒋介石玉照一指。小警察不知道孝文为何手指墙上的“总统”肖像,问他家长姓啥名谁,孝文还是指指墙上那幅蒋介石肖像:“就是他!”警察以为孝文开他玩笑,拿出专门责罚拷打犯人的宽皮带,在孝文面前挥舞,语带威吓,你这小鬼再不老实说出你家长名字,我就要揍人了。孝文有恃无恐地说:“你敢打吗?我爸爸是蒋经国,不信你到长安东路18号问问门口的守卫。”


警察这才意识到这小鬼恐怕不是在诓人,赶忙报告主管,再由主管向长安东路18号对街的派出所查证,证实眼前这个小太保模样的孩子,确是蒋经国的大儿子蒋孝文。主管惟恐犯了天条,赶忙客客气气地朝孝文这毛孩子深深一鞠躬,把大模大样的孝文恭送出派出所。唯恐惹祸上身,主管赶紧把制作一半的笔录草稿揉作一团,丢在字纸篓里,诚惶诚恐遭上级怪罪,更遑论有胆子敢去跟蒋经国密告孝文打架的事情了。


如此这般,不出大事时,警察局墙上的蒋介石肖像,成为孝文每次无罪开释的免死金牌。即使打架闹事,孝文打伤了人甚或是砸毁了商家的东西,还有最讲义气的邱明山出来替孝文顶罪,所以,犯再大的罪过,也罪不及身。当孝文的挡箭牌,俨然成了邱明山的“义务”;这也变成孝文和邱明山之间,不成文的默契。


淡江中学毕业,孝文结束住校生活,搬回长安东路18号,便衣组和孝文朝夕相处,我们很快就变成很要好的朋友。他只要是偷了蒋方良的“555”牌洋烟,就跑到便衣组的房间来抽烟。大家越混越熟,做什么事情,都不分彼此,只要有好玩的事物,总是不忘和我们一块儿分享。


警务处长陶一珊,知道蒋经国雅好欣赏黄色书报,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整套外国春宫照片,特地送给蒋经国当神秘礼物。此事不知怎的被正值青春期的孝文察觉,趁老爸不在家时候,孝文把这套洋春宫,从蒋“太子”房间的隐秘处偷出来,供我们“分享”。几个大男人就挤在狭窄的房间里,一齐欣赏这套西洋美女图册。孝文那时不过十五六岁,我们便衣卫士也都在二十一二岁上下,看到这种养眼照片,心中无不小鹿乱撞,看得我们的两颗眼珠子差点都快迸出来,还舍不得放手。


大家抢着看洋春宫时,孝文不时一旁提醒,别把照片弄破了,那可是他阿爹最心爱的物品啊!我们才晓得原来蒋经国很爱收藏春宫照片。


又约莫过了两三天,孝文这次又搬来新鲜货,那是一整套的中国明清两代男女交媾彩绘图。那套彩绘图上头的男男女女,重点部位全部裸露无遗,把中国明清两代男女交媾的108种姿势,用工笔彩绘图解的方式,呈现在印刷精美的画册上。看过洋春宫照片,再看过中国108种性爱姿势彩绘图,我们这几个连女人的手都还没牵过的年轻便衣卫士,真是欲火中烧,又无处宣泄排解,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20世纪50年代,台湾那么封闭贫穷的社会里边,一般老百姓要看春宫照片,谈何容易,有的人恐怕连听都没听过。所以,就连蒋介石的孙子蒋孝文,都把这些难得一见的黄色图片当成稀世珍宝;况且我们和孝文正值青年和青春期,自然更对春宫图好奇有加,趋之若鹜了。


虽然五十年代,正是“###、解救同胞”口号喊入云霄的时代,大家心底都有数,###只是老先生自己一个人痴心妄想的梦幻,他可能对反攻的信念坚定不移,但是,我们没有人相信打回大陆是那么简单的事。###遥遥无期,回乡无望,在台湾我们的希望又在哪里?身处那个苦闷的时代环境里边,其实,在我们负责领袖警卫安全的圈子里,乃至更高层级的首长圈子里,生活亦是相当腐化的--他们必须用暂时的腐化方式去麻痹自己的心灵,暂时遗忘亡国丧家之痛。


几次随扈蒋介石去高雄,我与警卫同志们一块经历的夜生活,也是五彩缤纷永难忘怀的,在那里,我体会到那个时代独特的腐化现象。高雄澄清湖是老先生最爱驻驿的名胜之一,只要去高雄出任务,通常就是大伙儿找乐子的时机。各级长官都很爱跳舞,我们年轻,当然也很快迷上这新鲜玩意儿。当然,我们都是三五成群,各自前往舞厅的。在幽暗的舞池里,我们可以从昏暗的光线中,瞥见长官和同志们,和舞女们搂搂抱抱的亲热劲儿,只要在这种场合,才可以不分官阶,尽兴冶游,在靡靡乐音之中,忘了今夕何夕。


在长安东路18号的日子里,我们也得以和孝文分享他的青春期,同时也做出许多今天看来幼稚而当时视之为无上刺激的怪异行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