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的蒲公英:国民党伞兵1944-1949 第一部分 第四章 大战前夕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7.html


来教导队的时候,王光炜带了一封信,是蔡智仁写给蔡智诚的。


二哥在信里责备了弟弟擅自离家的“卤莽草率”,并且告诉他,自己已经受荐担任戴之奇 的副官,因此让蔡智诚立刻搭乘交通二团的军车返回贵阳,以便兄弟俩一同前往18军。


蔡智诚问:“戴之奇是谁?”


王光炜介绍说,戴之奇刚刚被提升为18军的副军长(军长胡琏),这18军属于“中央嫡系王牌”,胡军长和戴副军长都深得蒋总裁的器重,追随他们应该是很不错的选择。


可蔡智诚却显得满不在乎:“18军又不是青年军,没意思,我不去。”王光炜不禁笑了起来:“那好吧,你就带上喷火枪,跟着我们杂牌军去打仗。”


蔡智诚没有想到,几个月后,戴之奇又改任“青年军第1师”(201师)的师长,自己当时的这个决定反而是错过了参加青年军的机会。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后悔,因为虽然他错过了201师,却赶上了另一场名留青史的战斗——松山攻坚战。如今,“松山战役”已成为抗战史上的经典范例,战役的背景、过程、战果,甚至双方的伤亡数字,在书上有、报上有、电视上有,网络上更容易查到,所以也就用不着我在这里再啰嗦了——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攻克松山、歼灭日军的中国军队,并不是蒋系的“精锐王牌”,而是杂牌黔军的一帮贵州兵。


松山战斗是于1944年6月初打响的,首先担任攻击任务的是71军(代军长陈明仁)的新28师。这个新编28师也是黔军,由黔南六县保安团改编而成,虽然号称“远征军”,其实战斗力很一般。他们攻了一个多月,伤亡很大,进展很小,于是就调来第8军的贵州老乡接着干。贵州的山多,老百姓出门就爬坡,所以黔军的山地作战能力相对较强。抗战期间,无论是在湖北、湖南还是在江西、广西,贵州部队不是攻山头就是守山头,反正总是与山隘阵地打交道,因此让第8军来啃松山这样的“硬骨头”,的确比较合适。


松山阵地周围25公里,防御体系分为松山顶峰、滚龙坡、大垭口和长岭岗四个部分,但其实这几个区域的日军碉堡、坑道都是彼此连通的,可以互相支援。第8军于7月中旬接替攻坚任务,战斗力最强的荣1师主力随即被李弥带去增援龙陵方向,只留下一个荣3团(团长赵发毕)。可如果没有李副军长发话,何军长也指挥不动这个团。所以,攻打松山阵地,主要还是靠103师和82师。


103师负责攻击松山滚龙坡、大垭口和长岭岗。7月底攻下了滚龙坡,但是把307团打残了;8月初再攻下大垭口,又把308团拼光了;最后还剩下个面积最大的长岭岗,何绍周留着103师309团,舍不得打了。


82师的战斗力本来就比较弱,他们围着松山顶峰冲了一个月,死了好多人,就是上不去。到最后,82师副师长王景渊 想出个主意,在松山主峰底下挖坑道,埋上五六吨炸药,搞了次抗战史上规模最大的工兵爆破,“轰隆”一下掀去半个山头,把子高地上的日本鬼子全震死了,终于于8月20日拿下了松山顶峰。


主峰拿下了,剩余的日军就全部集中到了长岭岗。而这时,103师和82师也已经筋疲力尽,何绍周只好把副军长李弥请来当“松山前线总指挥”,意思是让他把荣1师带回来打松山。


李弥回来了,但没带部队,而是指派103师309团担任攻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