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的蒲公英:国民党伞兵1944-1949 第一部分 第三章 国民党的新兵营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7.html


隔了两天,教导队的许大队长找蔡智诚谈话,要求他不要和壮丁们那么亲近。


“为什么?”蔡同学十分纳闷。他还一门心思地准备教育新兵,提高他们的精神素质呢。


“老弟,在教导队就必须严、必须凶。你想,新兵都是些老百姓,不对他们凶一点狠一点,他们就觉得像在家里一样,吊儿郎当,如何能养成服从上级、遵守纪律的习惯?再说了,我们这里太客气,让他们把心放宽了,日后进了部队,遇到厉害的带兵官,这些人就会觉得受不了,到时候他们有武器有技术,一旦生了反骨就容易打黑枪、闹哗变,后果不堪设想……”


许大队长还说:“常言道,心慈不带兵。军队本来就是个舔血吃饭的地方,大家的脑门上顶着个‘死’字,个个都是打骂出来的。蔡老弟呀,天底下能有几个人像你有这么好的福气。”


队长的语气很委婉,可眼神却是冷冰冰的。蔡智诚能够感觉到,那眼神中其实还藏着另一句潜台词:“别忘了,你自己也是个新兵,少来这里冒充教官……”于是,从这以后,蔡智诚只好离壮丁们远远的,再也不主动套近乎了。


新兵营里每天都有人死亡。


那些犯了过错的新兵,有的被吊起来打军棍,有的被拉到操场边上,“嘭”的一枪毙掉了,没有审判也没有记录。谁也弄不清弃尸坑里埋的是什么人,一条人命就这么消失在荒野之中。


又过了几天,教导队给新兵发枪,开始练习实弹射击。


靶场的四周架起了机枪,这是防备新兵借机哗变。在这样的氛围下,人们的心情十分紧张,各种事故也频频发生。


正在上子弹的时候,“砰”的一声,操作失误,后排的人把前排的打死了。新兵们顿时惊慌失措,吓得四散开来,谁也不敢站在前头。教官拎着军棍冲过去,劈头盖脑一顿猛揍:“怕什么!今天不死明天死,上了战场都是这样,不是打死别人就是被别人打死。”随即下令把尸体拖走,继续射击。


没过多久,“砰”又是一声,又是什么人动作失误,自己把自己打死了……练了几天枪,每天都要发生好几起类似事件。到最后新兵们都麻木了,死了人也无所谓,趴在血泊边上继续打枪。于是,蔡智诚渐渐明白了军人们野蛮粗鲁的缘由——因为他们就是被这种粗暴的方法训练出来的——这样的训练,能够形成服从、恐惧和仇恨,却不能培养出忠诚、团结和友爱。


在新兵训练营里,没有亲切的交谈,没有笑声,没有歌声,除了长官的呵斥就是士兵的哭叫。这让蔡智诚觉得很难受,他实在无法习惯这种压抑的氛围。幸好,教导队并不干涉蔡智诚的自由,他可以随时溜出营地去散心。


教导队是跟着103师行动的。两个月来,他们从保山县城移动到了惠通桥附近,已经能够听见松山阵地上的炮声了。


新兵营旁边就是第8军的野战医院,每天都有担架队在这里进进出出。但是,蔡智诚从没有进医院去看过,这时候的他还有点怕见血,怕听到伤兵的哭喊声。


蔡智诚比较喜欢到惠通桥头去看高射炮阵地。


阵地上有三门高射炮,每门炮都有一个美国兵负责指挥。因为日本飞机难得飞来一次,所以这些炮兵也就无事可做,整天躺在草地上晒太阳。过路的老百姓开玩笑,冲他们嚷“美国佬,快起床,日本鬼子打来了!”洋人们就“OK、OK”地爬起来,先跑到大炮跟前装模做样地用嘴巴发出射击的声音,然后又装成日本飞机的样子摇摇晃晃地栽倒在草地上。大家哈哈一乐,他们就继续晒太阳、睡大觉。蔡智诚很喜欢这几个美国人,他觉得这几个外国士兵对中国老百姓的态度,比我们自己的军队还要显得和善得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