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战神传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无奈之计乃良策

xiangchangqi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URL] 双子山!位于沧阳县和桐县交界之处,因这两座海拔六百米高的山峰极为相似,彼此紧贴,顾而得此名。而两座山峰间的那条二十多米宽,近四里长的大道,叫鹰嘴道,相传,古老时期,这双子山本是一座山峰,可不知为何飞来一头巨鹰,一嘴之下,把此山来了个一掘到底,就成了眼前这副景致。把眼前这副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双子山!位于沧阳县和桐县交界之处,因这两座海拔六百米高的山峰极为相似,彼此紧贴,顾而得此名。而两座山峰间的那条二十多米宽,近四里长的大道,叫鹰嘴道,相传,古老时期,这双子山本是一座山峰,可不知为何飞来一头巨鹰,一嘴之下,把此山来了个一掘到底,就成了眼前这副景致。把眼前这副景致放到地图上,嘿嘿!你简直就能活生生地被气的吐血而亡。

鹰嘴道两边所处崖壁,几乎就是个八十度的完美坡度,上面放个小石块下来,等滚到路上时,那速度也绝对能让人胆寒,从两边同时滚石而下,保证没一个活的。好把,你不从鹰嘴道过,想翻越双子山,那也能让你望山而悲叹,因为上山就一条小道,两边都是茂密刺林,更绝的是,那坡度绝对超过四十五度。好吧,你想从旁边绕过去,最近的一条小道离此也有三十里,只多不少。

这样一处宜守难攻的天然屏障,绝对能让进攻者有种用脑袋撞墙的被虐冲动。此时,与众将围着桌子边看着桌子上那份军用地图,彭军就有这样的鸡血冲动。

愣生生地望着这份无数代人努力绘制而出的军用地图(复制的),大帐里的十几人没一个有好脸色。再加上,刚才探子来报,对方可不是山贼,而是军队,总数在三千以上,已经在此埋伏了一整天了,工事早已完成,就等着他们一头撞过去,大热天的,人人一身冷汗,憋屈无比。

“娘的,这双子山名字取错了,我看应该叫双臂山。老子以前怎么就没发觉它的存在呢?”彭狼见大家都不说话,也许是为了活跃下这沉闷的气氛,开口道,结果无人迎合,他也只能自嘲一笑,不在说话。那是啊,你以来来去去地,没人在此阻击你,你这老小子眼中就望着女人,那有时间去注意这个啊。

“好了,我来开这个头吧。”彭军指着地图道:“从探子递回的情报上看,来的肯定是一个正规营,按朝廷的编制,人数约在四千上下(当时,朝廷的神机营也就五千左右,装备精良),现在,他们在双子山右边山头放了一千人,左边放了两千多,可以看出,左边是他们的主力,但问题是,他们数百骑兵哪去呢?”

彭军是第一次真正参与决策,内心难免激动,眼冒凶光的扫了眼众人,突然指着双子山后面那片平原道:“肯定在这儿。那我们怎么办?”

“寨主说的对,朝廷里的那些所谓的正规军队根本就是个笑话。”杨虎站起来接着说:“他们都有一个特点——欺软怕硬!哪怕是再厉害,也只要我能顶住他们的第一轮进攻,到那时,他们就会望风溃败而逃。嘿嘿!这样的对手,哪怕上万人来,我们也可杀的他们丢盔弃甲。”

听杨虎这么一说,大家顿时忘记了双方人数上的差距,转而人人露出轻蔑之意,原本沉闷的大帐里,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看着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军们那轻佻的语气,和好战的激动神情,两位军师都不由的点点头,现在要的就是这样的勇猛之气。

等大家热烈的发表了瞧不起明军那软蛋般的战斗力后,彭军觉得是时候要给他们浇点冷水了:“各位将军,你们说的很对。可现在,我们要如何才能干掉他们呢?”

场面又瞬间冷静下来,人人沉思。

正在苦苦思索解决之道的李鸿辉,眼角处瞄到李长斌居然站起来了,而且边摇着扇子边向地图走去,顿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眼中,这样潇洒的指点江山之人,是谁也不能是李长斌啊。

当然,李长斌现在可是眼生精光,等所有人都注意到自己后,轻轻地咳嗽一声,收起扇子,用扇尖指着地图道:“主公,各位将军,我们在情报方面可要下狠功夫啊,这次就是个教训,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如果再有这等事,我等可就真成千古罪人了。”

他前面的话顿时惹来一阵白眼:妈的,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可最后那一句话却让大家眼前一亮,都知道李长斌有办法了,于是,人人聚精会神的竖起耳朵等待下文。哪知,李长斌却潇洒的用扇子把地图推到地上(李鸿辉嫉妒的眼睛都散发出绿幽幽地光芒了):“既然情报不明,要它何用!”

在众人愤怒的眼神中,李长斌转身对彭军一礼道:“主公,这摆明了就是敌人事先布置好的一个口袋,无论我们从哪里进攻,都等于钻进他们的口袋里了。”

这话到实在,无论攻击哪边,都和九死一生没多大区别:别看左边山头只放了一千人,但用脑袋想想都知道那铁定是精锐,就算不是精锐,你攻了上去,那右边山头的人马立即可以攻下来抄你后路,况且,那一直没露头的骑兵,也可以顺着鹰嘴道急驰而来,攻你个措手不及。反之,你打右边山头也一样。

彭军大怒:你个该死的李长斌,这个时候还吊人胃口,摆出你那文绉绉地酸样,要不是这儿人多,老子第一个揍死你!

“那我们以退为进,怎么样?”一名年轻的将领当即表示道。

大家齐齐对他竖起白眼:这么多物资,又只有一两千人保护,对付山贼还行,对付官军,那就有点人手不足了,加上聘请的上千民夫和运送物资的众多牲畜,你一撤退,其场面保证比稀泥还稀,敌人一攻就铁定让大家完蛋。就算你井然有序的撤退,敌人不敢攻过来,但你往哪撤?你就肯定身后没有官兵……

“李先生,我们都是粗人,有话请痛快的讲出来吧!”彭军见李长斌还要摆臭架子,实在难忍的就要发火,却没想到,一向沉稳的杨虎到先忍不住抢先一步道。

“兵之一道,变幻莫测,然,兵者乃是谈判的延续,或者说筹码之一而已。”不知怎地,李长斌瞬间就有种圣洁般的慷慨激昂:“既然敌方不明,我方目前处于弱势,那我们和不直接到谈判桌上来了?”

一听这话,李鸿辉大喜:好家伙,终于有老子发光之处了。当下站起来附和道:“长斌兄所言甚妙啊,只是,对方如何会放过这优势呢?”

“呵呵!鸿辉兄考我了。”笑了笑,其实,只有他心里知道,如今这计策也是无奈之举啊。(妈的,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谁愿意受窝囊气)当下沉稳道:“一,我刚才说了,武力不过是谈判的延续;二来,老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如今这大明朝上上下下,已经腐败到骨子里了,他们见到钱,定如蚂蝗见血一般不要命。”

众人大笑。随后,又商量着何人为使,如何去谈判,花多少钱,底线是什么?等等

与此同时,在山定右边,有一座巨大的军帐,纯白色,在有些幽暗的森林里,很是显眼(伏击别人,还要如此享受,或者说还要把自己处于如此明显目标之下,当真混蛋无比),此时,却有些血腥。

“说是不说?”

一个木架上,绑着一个汉子,上身赤裸,但看其所穿裤子和耳边那只银环,就知道,这是彭军的手下,更准确的说是个被俘虏的探子。而他身边,正有两个大汉,一人提着鞭子一人提着跟手臂粗的木棍,正狠狠地击打拷问着,稍微远点的地方,有两个穿着大明军服和一个穿着宫内大太监才能穿的红刨服饰的家伙,正谈笑风生的喝酒,特别是其中一个满脸胡须,约四十岁的大汉,偶尔向这边看一眼,却是精光一闪而过,其深处,却有些佩服这探子。

这探子果然是条汉子,在敌人一棍下去加一鞭子的轮番拷打下,既不求饶,也不呼痛,更不咒骂,显得很是沉没,而正是这种无声沉没,才让人憋屈的慌。

“把他手指给我一根根地掰断,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再停止。”在那满脸胡须大汉所坐的正对面,有一个一脸尖嘴猴腮的家伙,活像头大马猴一样,见这探子老是不招,面对如此严酷拷问,居然一声不吭,他不由的心头大怒。十指连心,当真狠毒,说起这话时,这家伙眼睛里冒着嗜血的精光。

“还是算了吧,李将军,这家伙也是条好汉,大家各为其主,何必和一个探子为难,他都已经被你打晕两次了。”

“那怎么行,铁将军,为了抓住这家伙,我们可是死了九个郎儿,伤了十多个了。这家伙虽然是个探子,可能抗击如此酷刑,武功又如此高强,铁定是受过这方面训练的高级探子,那就一定知道很多事……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问清楚怎么行了。”

“那好,咱还有事,告辞!”这姓铁的将军果然豪气,很相当直爽,站起来一厌恶的看了那个李将军一眼,又同情盯了那探子一下,转身欲向外走去。

“铁将军留步,留步,大家都是同僚,此次又共同剿敌,何必为一个探子而意气行事。”那个太监赶忙出来打圆场,拉着铁将军不让走,执意让其坐下后,笑道:“我看这个探子也真不知道什么,不如要对方开出一笔赎金,以消李将军之气,也可以顺铁将军之心,如何?”

两位将军对视一眼,却突然大笑起来,拍着桌面同时道:“甚好!”

当真甚好:如果彭军给钱赎人,那气势上就弱了三分,如果不给,就寒了手下兄弟们的心。

就在这时,手下人突然走进来禀报:“三位大人,对方有人举着白旗过来,要求谈判!”

这章最难写,三千多字啊,痛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