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八卷 剩把怀饮笑问禅 第四一三章:武道

hc8610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URL] “你以为他们还走得了么?”羽农微微一笑,猛地发出一声尖利的短啸,临星观里面登时闪出数十条身影,领头的当然少不了蕴水族族长流疏痕,其余人等也均是修为精深之辈。过了片刻,浮云巅那边传出一声高亢的长啸,仿佛是在应和,显见已布下了重围。 “羽先生,这是怎么回事?”须弥山防范严密,这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你以为他们还走得了么?”羽农微微一笑,猛地发出一声尖利的短啸,临星观里面登时闪出数十条身影,领头的当然少不了蕴水族族长流疏痕,其余人等也均是修为精深之辈。过了片刻,浮云巅那边传出一声高亢的长啸,仿佛是在应和,显见已布下了重围。

“羽先生,这是怎么回事?”须弥山防范严密,这一点沙漫天当然知道,但是看眼前的情形明显是提前就做好了准备,不由得一脸狐疑。

“这些人不自量力,妄图潜上须弥山捣乱,结果被天尊给算了出来,这才有了今天这个布置。”羽农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专程前往蜃楼恭迎大驾,就是为了今天!”

“哦?”沙漫天顿时便醒悟过来,自己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把刀而已,可笑临行前还以为此次须弥山之行会有什么收获。他是极端自负的人,一旦发觉被人利用,脸色当即就变得不是那么好看了,若非面对的是成名已久的羽农,只怕已然当场爆发。

当年,狐晏抢走了祖缘印,以此逼迫御风族臣服,后来狐晏神秘失踪,祖缘印便彻底失去了踪迹。若非重始道尊施以援手,整个蜃楼的运转以及御风族的传承,都会出现极大的危机。又因为重始道尊第一个收服的种族就是御风族,所以天翔阁多年来一直听命于重始宗,随着丹意的强势崛起,继而又渐渐倒向了丹意。这些年来,天翔阁门下跟着丹意做了不少事情,沙漫天虽然一直闭关,但是对此并非一无所知。

一个多月前,羽农突然登门拜访,只说丹意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务必请沙漫天前往须弥山一叙。就在沙漫天和羽农等人动身之后,风如斗的黄沙穿信才抵达蜃楼,前后脚刚刚错过,以至于铸成了难以挽回的大错。

沙漫天到了须弥山之后,丹意并没有立刻接见,反而由羽农陪着四下游玩,直到前几天登上天柱峰享受灵气环绕的爽快。没曾想仅仅过了几天的时间,就遇到了这档子事,他本是心思敏锐之辈,当中的门道自是一看便知。在沙漫天看来,什么须弥山一叙不过是个幌子,借助他手中长剑对付眼前这帮子人才是目的,不免有种被欺骗的恼怒。

“沙老弟,天尊复原在即,只要你今天帮忙打法掉这些人,事后必然会获得回报。”羽农一眼就看穿了沙漫天的心思,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低声道:“只要你我联手立下这场功劳,到时我帮你再美言几句,未必就拿不回你想要的东西。”

到此时,丹意已有绝对的把握,是以不再隐瞒身份,沙漫天正是此次上山才得知,原来丹意就是狐晏。此刻听羽农这么一说,双眸登时射出锐利的光芒,轻声问道:“真的可以么?”如果真能取回祖缘印,休说是杀几个人,就算是更难办的事也不在话下。

“若放以前还不敢说,但是经过了这么一次,天尊早已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性子,凭咱们两个人的面子,问题不大。”羽农可以算作是丹意最亲信的人之一,这番话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何况以他和沙漫天的名望辈分,当可算得上是当今天下资格最老的几人之一。

“你帮我有什么条件?”御风族人天生多疑,像风如斗那种性格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加之羽农的名声实在不怎么好,沙漫天对他的热心自是生出了几分戒备。

“也没什么,日后平了天机峰,天机阁里面的东西由我先挑。”

“没问题!”听了羽农的条件,沙漫天心中一宽,反正是慷他人之慨,当下没有半点犹豫。他早就想了无数遍,一旦祖缘印到手,一定会将其安放在最安全的地方,定然不会使这件重宝再出现任何意外。

“听闻沙老弟闭关数十年,想来定有心得,可否为我等展示一下,也好领略一代剑道宗师的风采?”羽农老谋深算,看出高庸涵一行当中很有几个实力非凡的人物,为了稳妥起见,一顶高帽子抛了过去,想要诱使沙漫天先行出手。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沙漫天明知羽农的话中用意不纯,但是听在耳中却十分受用,鱼鳍一动飘到场中,扫视了一眼,傲然道:“你们可有哪个敢出来接我一剑?”

话音刚落,浑身漆黑,长着一对巨螯的蝎翁便抢入场中,盯着沙漫天恨声道:“你们御风族杀了我无数子孙,这一场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哼哼,你们蝎蚁的命门我一清二楚,跟你打纯粹胜之不武,还是换一个人吧!”

“实在想不通,御风族的人如此狂妄,怎么做杀手?”蝎翁嘲弄地笑了笑,双螯一摆,仰天大吼道:“你真以为七虫族无人么?”说着合身扑了过去,他的身形几乎比沙漫天大了三倍有余,这一扑可谓是声势惊人。

“你既然要送死,那我就成全你。”沙漫天世居九重门,对于蝎蚁的特点了如指掌,眼见蝎翁的攻击方式和那些蝎蚁并无二致,心中先就有了两分轻敌。当下身形一晃,灵巧地避开攻击飞到上方,以指作剑朝蝎翁脑后刺去。

“来得好!”蝎翁大喝一声,瞬间爆发出浑厚的战意,刻意隐藏的实力悉数吐露。当下头也不回,腰间一对复足发转过来拦在脑后,一对巨螯不可思议地扭到身后,拦腰朝沙漫天卷去。这一下若是被划中,休说是御风族人柔软的身躯,就算是铁石也会被搅得粉碎。

“咦!”沙漫天登时觉察到,蝎翁竟然是势均力敌的对手,不由得微微一惊。不过此时变招已然不及,想都不想掣出长剑,手腕一抖爆出一团剑花,一阵急促的金铁交击之声过后,奋力从巨螯的阴影中冲了出来。

“哈哈哈!”看着略微有些颤抖的剑身,沙漫天难以置信地擦去嘴角的血痕,怒极反笑,森然道:“是我看走眼了,蝎蚁何时出了你这么一位高手?”

“我早说过,七虫族的实力远非你们所能想像。”蝎翁看了看满是缺口的巨螯,强忍着气血浮躁,缓缓说道:“若说到底蕴,当世九大种族,唯有千灵族可与我们相提并论,其余的皆不足论!”

“你不是厚土界的人,你来自于天外!”沙漫天自恃修为极高,结果一招不慎吃了个暗亏,但是判断力仍在,仔细一想便猜出了蝎翁的来历。

“不管我从哪儿来,始终都是一个七虫族人!”蝎翁深吸了口气,将紫府内翻涌的灵力勉强平息,缓缓举起巨螯凝声道:“你的剑法很厉害,但不知能否胜得过我的双螯?”最后这一句说的很是郑重,流露出几分对强敌的敬重之意。

蝎翁本是九界坍塌以前的人物,千年来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于危险有种本能的预感。从沙漫天身上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杀气,他便感知到,此人绝对是一位极度难惹的角色,这才利用对方的轻视布下了杀局。先是故意表现出莽撞的样子,而后又模仿蝎蚁的招数,露出脑后破绽,为的就是引沙漫天从后方攻击。而他反手连击的本事,乃是魔蝎部落有名的杀招——回杀,可是费尽心思的一击,仅仅只是逼得对方吐了一口血,自己也被对方凌厉的剑气伤及灵胎。单从这一点,就不能不生出一份敬意!

“我这柄剑乃是由自身骨刺炼制而来,与我心意相通,剑身虽钝却专刺灵胎,滋味如何你应该已有所体会!”沙漫天先前的自大尽皆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肃穆之意,显然,蝎翁表现出的实力已得到了他的尊重。

适才,沙漫天在一息之间一连刺出四十八剑,剑剑都恰到好处地点在巨螯力量最大的地方,不但破掉了蝎翁势在必得的回杀绝技,还趁着对方新旧之力交迭之际刺了一剑,这份修为实可谓惊世骇俗。但是,他同样被巨螯蕴藏的雄浑战意震伤,自败给玄元道尊以来,四百多年间第一次吐血。震怒过后,沙漫天收束心神,完全沉浸在剑道当中。

能遇到这等对手,何其快意?两人虽不至于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觉,却都全力以赴,以求安抚胸中那股磅礴的战意!

“惊风急雨,中!”这次率先出手的是沙漫天,但见手中长剑一抖,成百上千道剑气激射而出,如急雨般刺了过来。他这一剑尚未刺出,蝎翁身后的高庸涵、狂尊等人,便感受到一股犀利的寒意迎面扑来,及至剑意催逼,不由自主地暗中运转灵力抵挡。而修为稍微差一点的,在剑意的威慑之下,忍不住纷纷后退。这一剑,其威如斯!

“声喧天环,雷风借助!”蝎翁沉稳如山,双脚牢牢钉在地上,双螯一振居然隐隐有风雷之声。就在剑气刺到身前之时,双螯猛地往前一挥,“轰隆隆”一声闷雷砸向剑气,就听得闷响不绝,宛如利剑刺在中空的皮囊上一般。

“好一个风雷如山,再接我一剑试试。”沙漫天双鳍一颤,身形陡然飞临半空,挥舞着长剑朝蝎翁攻去,口中犹自念道:“花盈山谷,曼舞丝竹,天涯一叶舟中渡!”词句隽雅,配上翩翩身影,众人眼前一亮,恍惚间仿佛置身于山林美景之中。若不是亲眼所见,又有谁能想象的出,这丝竹背后,每一剑都蕴藏着极厉害的杀机。

这正是大名鼎鼎的“浩破长空云**”剑术!

“百劫金身,不破不灭!”蝎翁被剑光包裹,双螯翻飞将长剑尽数挡在身外,虽稳如泰山却自知难以持久,大喝一声周身涌出一层淡淡的金光。金光瞬即流遍全身,整个人如同裹了一层金粉一般,多了一种金铁的厚重,就连长剑此中巨螯的声音也变得清脆起来。

“开!”伴随着一声大吼,蝎翁猛地张开双螯,任由沙漫天破空而入冲到近前。眼见一柄泛着淡淡白光的长剑刺向自己眉心,蝎翁张嘴吐出一枚金丹,堪堪抵住对方长剑,跟着双螯重击而下。巨螯横扫,气势宛如旌旗千里万马奔腾,先前飘逸的景致登时被铁马金戈一扫而空,众人又仿佛来到了惨烈的古战场,恨不能亲自上阵搏杀。

两位武道大宗师交手,其暴戾惨烈之处,犹胜权机和虎风斗法的场面。此情此景,便是羽农、高庸涵这般散仙高手,也不禁看的心神激荡!

待到蝎翁吐出金丹,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这是要拼命了!祭出内丹通常都是无奈之举,非到生死关头没人敢轻易尝试,运气不好的话,极有可能神魂破灭,丧失最后一点生机。可是反过来,对于敌人而言,这种近乎两败俱伤的打法,是谁都深为忌惮的事情。所以遇到这种局面,除非修为远胜对方,否则还是先行避让最为稳妥。

然而,此时的情形已是骑虎难下,蝎翁将两个人一同逼上了绝路,谁退谁败!

像他们这种层级的高手,一旦在气势最盛的时候败退,于自身的道心以及心境的提升,将是非常严重的打击,甚至可能断了修仙之路。所以,当此关头唯有硬拼,谁也无法回避!

不能不说,蝎翁的这个做法极其危险,一个不好就有可能丧命;但是又不得不说,他的选择非常正确。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实是因为沙漫天的剑术太厉害,厉害的让蝎翁无从反击,只能死命防守被动挨打。沙漫天每一剑刺中巨螯,都给他带来了阵阵剧痛,只短短一瞬,他原本坚硬似铁的甲壳已变得脆弱不堪,布满了密集的伤痕。没有办法,只有拼命,非如此不能摆脱困境。

对于高手来说,即使拼命也要选择时机,时机不当反而会令自己更加被动。蝎翁应对危险的经验丰富之极,就算没有好的机会也会自行创造,于是他尽量凝聚战意,并有意躲避沙漫天的剑意,使得对方气势不断膨胀。就在对方剑意纵横,一柄长剑几达随心所欲的境界时,忽然中门打开,气机牵引之下,自然而然地将对方引到身前。而后战意尽数吐露,两股气势迎头相撞,逼迫沙漫天决斗!

前后两次动用心机,均使沙漫天陷入算计,蝎翁临敌的经验之老到,由此可见一斑。

沙漫天何等样人,自然知道此刻已无退路,眼皮都没眨一下就做出了决断。右手长剑根本没有回转,依然是气势如虹地刺向金丹,而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突然舒展,手中又多出一柄长剑,朝当头扫过来的巨螯点去……




《九界》小说作者开微博,与读者零距离交流,千朝一醉的微博地址:http://t.qq.com/qianzhaoyizui精彩内容不断猛爆,赶紧收听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