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战士 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三十一章 热血(三)

兄弟联盟 收藏 2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URL] 郎青重新分坐后,和河南兵分到了一个车厢,整个车厢一半是湖南的,一半是河南的,他正好坐在交界处,面前一直几个车厢是湖南的,身后一连几个车厢是河南的。坐了一会儿,没什么意思,就走出来抽烟。这毛病是小时候养成的,流浪的时候郎青总能看见男人们或潇洒或烦恼地叼着烟,自己感觉这应该是好东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


郎青重新分坐后,和河南兵分到了一个车厢,整个车厢一半是湖南的,一半是河南的,他正好坐在交界处,面前一直几个车厢是湖南的,身后一连几个车厢是河南的。坐了一会儿,没什么意思,就走出来抽烟。这毛病是小时候养成的,流浪的时候郎青总能看见男人们或潇洒或烦恼地叼着烟,自己感觉这应该是好东西,于是就拣烟头抽,后来到了孤儿院,这毛病一度改了,长大以后看马必胜是个大烟民,他又跟着抽,院里的张老师说过他几句,后来因为自己本身烟瘾大,自认没什么说服力,也就不再说。郎青烟瘾不大,一包烟能抽一个星期,这次上车之前买了一包,还是第一次打开。

三个人都一愣,一开始没说话,谭凯文自己点上一根,又强行给魏大鹏点了一根,这一天多让谭凯文“教育”的,魏大鹏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视烟为洪水猛兽了,推辞不过,也学着样子抽了起来。三人尴尬了一会儿,谭凯文原本想走,看见郎青不走,索性也不能示弱,又点上一根接着抽了起来。

时间一长,谭凯文就憋不住了,试探性的——或者说是火力侦察,问郎青:“叫什么名字?”

“郎青!”郎青冷声回答,又反问:“你呢?”

“谭凯文!”谭凯文也不示弱。

这时候魏大鹏生怕两人“火力侦察”后又起争端,连忙打圆场:“哈哈!都是一个市的哈!我叫魏大鹏,咱们……咱们不打不相识!”

谭凯文原本生性豁达,魏大鹏这么一打圆场,他那“侦察”的想法就淡了许多,这时候看郎青也没有再起争端的意思,又说:“是这个道理,郎青,你也太冲了吧?”

郎青冷笑一声,说道:“我就这样。”

谭凯文被他“噎”了一下,又要发作,这时候人影一闪,过道又过来两个人,一起挤了进来,三个人一愣,见是两个河南兵,也掏出来烟,当前一个冲着最里面的郎青说:“抽完没有?抽完让开!”

“没呢!”郎青冷声说完,故意扔掉烟头儿,又点上一支抽了起来。

“找事儿呢是吧?”河南兵见他几乎是故意又点了一支烟,也有些生气了,尽管接兵的干部并没有向这边看,但是总不能大张旗鼓地站在过道中间抽,谭凯文和魏大鹏,再加上郎青,三个人将狭小的门洞位置堵了个严实。

“你们俩?抽完没有?”大个子河南兵没等郎青接话,又盯住了谭凯文和魏大鹏。

“没呢!没看见吗?”谭凯文也厌恶大个子河南兵口气强硬,这个时候倒是跟郎青表现一样。

“这他娘的又不是你家!抽完赶紧回去!”另外一个河南新兵更是不客气。

这两个河南新兵刚刚上车不久,正好赶上和同车的人闹了别扭,被干部说了几句,正气不顺,说话也就不那么友好,但是郎青他们不理解也犯不着理解他们,见他们说话十分不友好,干脆把脸扭到了别处。

魏大鹏也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等一下不就行了?我们抽完就回去了。”

“抽你妈呀!”大个子兵正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吼了一句,一把将最外面的魏大鹏拽了出来,又上去拽谭凯文和郎青,嘴里骂着:“都他妈别惹老子!干部牛B就牛了,都是新兵还装什么装?”

他这么一发怒,谭凯文和朗青也急了,两个人摔开大个子的手,郎青上前就给了大个子一拳。

战争一触即发!大个子见郎青动了手,也不客气,和自己的同伴一起把郎青拽出来就打。

“还真打呀!”谭凯文急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和郎青在一个战壕里了,前些日子的不快完全烟消云散,因为大个子河南兵这次是冲他们几个来的,现在郎青挨了打,他怎么能坐视?吼了一声,也上去就打!谭凯文和郎青和两个河南兵一动手,魏大鹏也呆不住了!他是个老实人,但是并不至于老实到看自己朋友挨打还不动手的程度,一见谭凯文和郎青在两个魁梧的河南兵面前占不到优势,也急了眼,上去拽住一个就是几拳。

魏大鹏这一上手,两个河南新兵就敌不过了,五个人也没什么招数,在狭小的过道里你抓住我我拽住你地乱打了起来。

“住手!”几个接兵的干部正在车厢里坐着,没想到他们这么突然就打了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几个干部立刻站起身向这边跑,边跑边喊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谁喊了几句:“湖南兵欺负河南兵了!兄弟们上来帮忙啊!”“湖南的!都别站着不动!打呀!”

几声煽动之后,场面全乱了!先是临近的几个新兵上了手,接着又有后面的上来,两个车厢的新兵全站起了身,把跑过来的接兵干部挡在了后面。那几个干部急得直跺脚,拼命往前挤。

“打!打呀!谁不上谁是王八蛋!”“打湖南佬儿!”“湖南的!是湖南的都上啊!打河南兵啊!”

场面就是在这样的叫喊声中逐渐失控,新兵们全站起身,向着过道的方向涌过去,有几个河南的冲到过道,由于那里已经乱成一团,接着被挤到了这边湖南兵的车厢里,立刻就被未起来一阵拳脚,那边也是一样,新兵们从帮腔到上手,从反击到主动冲到对方车厢打了,几百个新兵在三节车厢内混战到了一起。几分钟不到,已经有不少新兵倒在地上呻吟,车厢的过道上、椅子上也开始有了血迹。

接兵干部被混乱的人群完全阻断了路,眼看已经是制止不了了,只好拿出电话联系外面的上级单位。

半个小时以后,火车临时停在一个小站上。这时候的军列已经成了战场,喊叫声打斗声四起,整个车厢都仿佛摇晃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