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89年开始,唐文龙就在南京路商圈从事反扒工作,21年来他抓获的扒手少说也有1500人。这位黄浦公安分局刑侦支队街面犯罪侦查队里赫赫有名的反扒能手,曾荣立过4次三等功,并被评为“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和“上海市公安局反扒能手”,是分局里屈指可数的副处级侦查员。而他带出的40多名徒弟个个都成了业务骨干。

往往只要一眼,他就能看出谁是扒手

老唐的眼睛很亮、很毒,像X光一样具有穿透力,仿佛能洞悉你的心。有人说,被老唐认真看过一眼的人,他十年不忘。老唐到南京路转一圈,往往只要一眼,他就能看出人群中谁是扒手。

老唐说,扒手有几个特点,一是走路慢腾腾的,在物色下手的目标;二是神经绷得紧紧的,精神高度紧张;三是眼睛贼溜溜的,瞟来瞟去像抹了油一样;四是喜欢凑热闹,专往人堆里凑。他还总结出了“一看二跟三抓”的种种反扒心得。

可是,当年初学反扒时,老唐还闹过笑话,过于紧张的他在大街上“曝光”了,扒手隔着老远就给了他一个飞吻,意思就是“我发现你了,拜拜哪您嘞!”老唐给气得吃不下饭,晚上回家躺在床上反复琢磨。直到学艺两个月后,三十出头的老唐在南京路一商厦里独自抓住了一个50多岁的老贼,这才算正式出师,搜出赃款2300多元,这在当时算是个大数字。老唐在用公用电话打回队里时,激动得连声音都在发颤。

十几年前的一个雨天,老唐冒雨卯上了两个鬼鬼祟祟的男青年,从福州路天桥一路跟到市工人文化宫门口。两人看中一个拎包的外地中年妇女后,一人望风,一人上前用左手托包,右手用藏在指甲缝里的刀片一划,从包里偷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刚刚得手,就被老唐当场逮个正着。回到队里,中年妇女竟要给老唐下跪、磕头,原来,这信封里的1.2万多元现金是丈夫做换肾手术的救命钱,她正在准备去医院交钱。老唐赶紧把妇女扶起来,心里很有做警察的成就感。

2006年7月的一天中午,老唐在南京东路“肯德基”门口发现有一男一女形迹可疑,便一路跟在后面。两人沿南京路走了四五个来回,没有动手,又走到延安路、十六铺和豫园,专门挑“肯德基”、“麦当劳”这样的快餐厅伺机作案。餐厅里飘出的香味把连中饭和晚饭都顾不上吃、只靠面包充饥的老唐折磨得够呛。最后,两人在豫园里的一家肯德基餐厅里动手后,被老唐稳稳拿下。失主见到失而复得的钱痛哭流涕,原来她与丈夫离异后,女儿被判给了父亲,平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当天发了1600元工资后破天荒想请女儿吃一顿肯德基,没想到遭了贼手。老唐也被弄得很心酸,不过他觉得,只要抓到贼,今天的苦啊累啊饿啊,都值了!

一人抓两贼,他一战成名

老唐的双手看起来白净、修长,可其实他的左手大拇指在1999年抓贼时骨折过,现在还隐隐作痛。老唐给徒弟上的第一课就是让他们剪指甲,因为他自己以前抓贼时指甲被掰掉过一大块,痛得直跳,记忆犹新。

前几年有段时间,黄河路美食街汽车拎包案高发。几天后,街上突然多出两个香烟贩子。不抽烟的老唐胸前挂着个大木盒子,里面摆着“万宝路”、“健牌”等各色香烟,像模像样和搭档小华一道化装侦查。

不料,这天在路上还遇到一中学同学,同学看到老唐时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心想这个老唐不是当警察的嘛,怎么卖起香烟来了,是不是犯错误被开除啦?事后,才知道那天老唐是有任务在身。

老唐在当晚就发现了两名可疑人员,在路上边走边打量车内物品。沿黄河路来回兜了好几圈后,两人准备“打的”离开。老唐赶紧冲搭档使个眼色,把香烟摊往地上一扔,赶紧拦了部车跟在后面。

两人下车后,很快物色好了目标,一人东张西望,一人假装在车旁小便,其实是在用特制工具开车门。偷得一个公文包后,两人得意洋洋地准备离开。此时,老唐果断地冲上去,一手一个,用两只手分别抓住两人的裤腰带,大喝一声:“别动,我是警察!”老唐的气场震住了两个家伙,两人身体一颤,俯首就擒。一人抓两贼,老唐就此一战成名,荣立三等功1次。事后查明,这两人人作案多起,涉案金额高达30多万。

抓人是有技巧的。老唐抓人时喜欢抓裤腰带,这样就算对方要逃,裤子也会被带下来,几近“裸奔”。不抓小偷时老唐会觉得很失落,他常说:“小偷不偷会手痒,我不抓贼也会手痒。”

拄着拐杖上街反扒

老唐脚上穿的鞋很软很舒适,是一两千元一双的进口名牌,他说每天都要在外徒步行走,南京路来回走个十几趟、一天走个五六十公里都不是稀奇事,所以,反扒队员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脚,人人都舍得买好鞋。可就算是好鞋,每年总得磨坏掉两三双。

老唐的腿脚是去年底才出“状况”的,有类风湿关节炎、骨刺,外加膝盖积水,医生说这和他以前走路太多有关,建议他尽快动手术把膝盖换成金属髌骨。可老唐说自己从小就怕打针,一拖再拖,其实他心里是牵挂着世博安保,想再多做些贡献。病症发作时,犹如无数细针在扎,疼痛难忍,寸步难行,疼得实在吃不消了,他就大把大把地嚼止疼片。

其实,以前的老唐脚下生风,46岁那年跑1200米只用了4分钟,绝对属于健将级的。而现在,52岁的老唐甚至会拄着拐杖上街反扒。

今年8月的一个高温天,老唐顶着大太阳发现有两个可疑的家伙,手上拿着份上海地图,伪装成外地游客。老唐拄着拐杖和搭档跟在后面。过路口后,两个家伙警惕地往后一瞟,老唐心知,有戏了。

果然,就在路口等红绿灯时,两人一前一后,将一个女孩夹在当中,前面的人故意挡住去路,后面的人迅速掏出一把极小极锋利的剪子,将女孩缠在手上的数码相机绳剪断,让相机正好掉入他胸前敞开的包里。女孩突然感觉手上轻了,急得赶紧在地上找起来。老唐见状,把拐杖扔到一旁,和搭档冲上去,将两个家伙逮了个人赃并获。两个家伙是专门偷游客数码相机和镜头的。女孩是过来观博的浙江大学生,相机里面储存着她和同学的对世博、对上海的美好记忆。这个拄着拐杖的便衣警察引得围观群众啧啧称奇。

腿脚不好的老唐经常对同事说:“虽然我现在追不动了,但我还可以帮忙上街找扒手,同样也是在为‘平安世博’奉献力量。就算有一天我实在走不动了,我也要看着你们抓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