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军政主官 67

春予曙阳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军政主官 67 季成香因为修理机器引出的吃饭问题越来越成为问题,季成香为了缓和战勤班的意见,有时他把饭端到修理机器的现场去吃。但是夜航训练时修理机器,吃夜餐很难,灶不好烧,又费柴,这个问题一直解决不了。 国家推广的电子革新运动,在军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小改小革活动在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军政主官 67


季成香因为修理机器引出的吃饭问题越来越成为问题,季成香为了缓和战勤班的意见,有时他把饭端到修理机器的现场去吃。但是夜航训练时修理机器,吃夜餐很难,灶不好烧,又费柴,这个问题一直解决不了。

国家推广的电子革新运动,在军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小改小革活动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三军上下遍地开花。广州军区某部队炊事班把煤灶改成马蹄型的节煤灶,他们的经验推广到各大军区,空八军雷达兵108团指挥连建有此灶。团里把这个灶作为对官兵们进行技术革新和艰苦奋斗的好教材,组织干部战士们参观,四连代理连长亲自带着连队干部战士去看。指挥连炊事班班长把大锅取下来,让战士们看煤灶内膛的结构,炉条周围做成一个马蹄形状的护墙,让煤在马蹄中间燃烧,马蹄型的炉膛比原炉膛小,不仅节煤,它易点火燃烧快火力又集中,做饭效率高。指挥连在此基础上进行了煤的燃烧法的改进,炊事班长演示给大家看,他将煤经过一个铁筛子一筛,分出块煤和粉煤,他把块煤外加黄泥浆一裹,把粉煤滚在块煤外面调和,使煤形成球状。连续这样反复滚几遍,球状煤越滚越大,这样有助于通气燃烧,煤燃烧充分,不至于让粉煤撒下去,节煤效果自然好,火力猛做饭更快。指挥连炊事班班长的这个燃烧法,比广州军区的节煤效果更好。

四连炊事班马上效仿马蹄灶,将自己的四五个灶全部改了过来,又将指挥连的燃烧方法在连队应用。初烧时,火力旺,效果很好,可是烧了几天之后,灶不好烧,全是黑火。炊事班班长徐丕成将主锅的马蹄灶打掉,改用原来的灶烧。这个举动引起了代理连长的注意,为什么别人的灶好烧,到了我们连就不好烧了呢?他叫来炊事班长,将辅锅的马蹄型煤灶改成主锅烧了几天,让他看效果,几天过后下来,灶里又出现了黑火,把锅取下来一看,马蹄形状外围塞满了未燃烧的黑煤和烧过的煤灰,堵塞了烟道,影响了排烟,所以灶才不好烧。代理连长一个人在灶前好一阵琢磨,他发现马蹄型内膛高度砌得过低,与锅底之间的距离过大,是造成此问题的原因。他决定将马蹄灶的护墙进一步升高,让锅底直接坐在马蹄上,再将马蹄两侧各开三个鸭蛋大小的分火口,不光让火强制着贴在锅底燃烧,而且还阻止了添煤时煤加到马蹄护墙之外的问题。马蹄护墙内的燃烧室被代理连长进一步改小改窄,使它变成一个“门”字型的内膛,节煤的效果更加显著了。经过代理连长改进的灶,变成了双膛灶。火不光在“门”形状的内膛燃烧,外膛加了进气口,余火还在“门”形状的膛外燃烧,炊事班的同志个个愿意烧这种灶。一把柴禾可以把煤点着,季技师吃饭的问题彻底解决了。炊事班的同志个个高兴,他们把代理连长抬起来向头顶上抛。

代理连长说,“你们烧灶时仍然要小心,三五天要把锅取出来清洁一次,打扫强制分火道和外膛进气口。我这个灶更好推广,再也不会因为锅与马蹄膛之间的高矮空间不好掌握,影响到打此灶了,所有的人都可能打好此灶。”

炊事班长徐丕成向大家说道:“都听明白了吗?三五天打扫外膛和强制分火道一次。”

“听明白了!”

“还有,出现黑火是烟道堵塞了,只要扫一扫就能解决,千万再别把双膛灶给我打了。”副连长说。

“这话你说给班长听吧,只要班长不将灶打了,没有人敢打。”

这事被我叫常儒焕写成材料报到团里,团里又把它介绍到军区的报上发表。一时间,四连又成了技术革新和艰苦奋斗参观示范点,团指挥连、周边高炮连,也纷纷来连队参观。

一个灶被一改再改,越改越好,部队是要参观的战士们从中受到启发,深入到一个事物中去,不断地改进它的不足,就是向着提高它的方向在前进。部队要官兵们从中看到,革新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事情,要官兵们透过这件事开阔眼界,举一反三,把军事训练搞好,把全军正在进行的小改小革活动引向深入。在参观的人群中,引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也是随着参观的人流而来,却不是为了来学灶,他是慕名而来并且来扎根的,他是带着介绍信来四连报到的,他叫牛大恒。

牛大恒,中等个头,国字脸,人显得精干,办事火急火燎的,性格急躁。来连队之前,他是五连的操纵员,有一年多兵龄了。在一次雷达开机的战后讲评中,他与副连长意见发生分歧,而后争执起来,副连长不能说服他,情急中开口大骂他是个混蛋兵,他和副连长对骂起来,结果两人为这事同时挨了处分,但他不服。他的理由是:“副连长是领导,有问题他不能骂人,副连长首先不对,我不对情由可原,我是战士他是干部,现在各打五十大板,挨一样的处分,对我讲不公平。”

副连长也在叫屈,“我碰上你这样的兵,算是我倒霉!”

牛大恒认为:“我不是好兵,首先是有你这样不好的副连长。”

副连长说:“你这样的性格,到哪里都不行。”

“我到四连保证行!”

副连长说:“我成全你!”

五连在二营,二营内部若调整一个兵,二营首长可以决定,可是牛大恒要调到一营四连来,这事只得通过团里调剂了。为了教育好这个战士,团里仍然按牛大恒的意愿,让他到四连来报到,这不,他随着参观的人流来到了四连。上面所说的一切,均是牛大恒本人来洞五四之后讲出来的。牛大恒点名来到四连,让大家一喜,大家知道四连大名在外越叫越响,能到四连来当兵,是很多战士羡慕的事情。可是这个“问题兵”若是教育不好,岂不坏了四连的名声,大家又感到不值得庆幸。

牛大恒说:“我到了新连队,是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再出问题,也无颜面见人了。”他对工作不挑拣,安排他做什么都行,这样他来到了四连,当了一名炊事兵。这时的四连,处在鼎盛时期,很多方面让人感到红火,他珍惜这次调动,因为称了他的心意,自然工作也特别勤奋。他把代理连长李元银的双膛灶烧得只有白火没有黑火,煤在灶里燃烧时发出的轰鸣声,让个个炊事兵叫好。一天下来人再累,他也不叫苦,他广泛找人谈心,一个月下来,他得出结论说:“四连有严重的帮派倾向!”

这话很快传到我的耳朵里,我首先不接受这一说法。我认为,此时的连队,正气上升,战士们情绪旺盛,怎么有帮派倾向呢?四连可没有这种现象。这个牛大恒,刚来连队就妄下结论,我自然没有往心里去。不过从这个战士来连队后的表现看,比我想象的要好,这点又让我很满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