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海空 正文 第029章 悲壮的“食腐鸟”中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3.html


…… ……

新加坡。狮城港口。

可巧,这一天,第七战队的四艘主力重型巡洋舰“最上号”、“三隈号”、“铃谷号”、“熊野号”恰好都在港口之内。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一直呆在这里。“铃谷号”是从仰光过来,“熊野号”从安曼群岛过来。他们原本都是在印度洋上巡弋。因为东南亚的战事吃紧,才集结在新加坡,准备增援纳士纳群岛。

可不巧,就是这样一个最好的时机,被“重庆号”碰上了。

歼击机首先遇到了迎面扑过来的日本空军战机。他们发疯了一样地冲了过来。见到歼-15就不要命地冲上去,然后就是一阵撕咬。

日本人似乎已经觉察到了中国战机的厉害,于是他们采用以多胜少的机海战术对歼击机群发动了攻击。

“血洗者”中队勇敢地和这些日军机群在空中格斗,可是弹药消耗极快。他们完全就是自杀式攻击。几架飞机吸引飞行员的注意和追击,而其余的飞机就在旁边盘旋等待,只要一有时机,就冲过来准备撞击这些身躯庞大的多的歼-15。

而如果仅仅是依靠上面的机载航炮进行攻击的话,歼-15并不占多大的优势。尽管速度很快,可是灵活性并没有这些螺旋桨飞机灵活。他们可以在空中很轻松地拐弯和上下俯冲。速度虽然很慢,但这有时却成了一种优势。因为在歼-15咬住零式战机开火的时候,几发炮弹的时间,就飞过头了。

而且,因为要装载油料和弹药,歼-15上并没有装载多少航炮炮弹。相对于零式战机上面的两侧的航炮,歼-15还处于劣势的状态。

在第一轮的空空导弹发射之后,日本人损失了大概三十架战机。可巧,刚刚从吉隆坡转场到狮城机场有一个飞行联队的战机数量。这让驻新加坡的零式战机达到了近一百架。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足够对“重庆号”进行饱和攻击。

为了节约子弹,“血洗者”中队不得不节约每一发航炮炮弹,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动用最后的空空导弹。如果飞机上的所有武器弹药都已经用尽的话,那么还是赶快溜吧。

在战场上,没有什么比手中没有武器更可怕的事情了。

就在“血洗者”中队和日本人的机群进行拼杀的时候,“食腐鸟”中队冲破了日本机群的防空封锁,来到了狮城港口的上方。

朝下面看去,四艘巨无霸一样的战舰整齐地排放在码头上。此刻,他们无处可躲,除了舰上的防空炮火之外,他们只能被动地挨打。

“食腐鸟”中队开始发挥他的威力了。

一颗颗炸弹投下去,一枚枚反舰导弹发射下去。在皮糙肉厚的战舰上四处开花。

为了对敌人进行致命的打击,每一架歼轰九都在机腹下挂载了一枚两吨多重的自由落体式航空炸弹。这种被地勤人员亲切地称之为“小胖子”的航空炸弹几乎吃掉了歼轰九三分之一的载重。

因为没有经过现代化的改造(舰上的所有精确制导模块几乎都已经用尽了),投掷这种航空炸弹需要在危险的低空进行投掷,否则,可能会起不到克敌制胜的作用。这就需要飞行员突破日军军舰的防空炮火织就的一张火力庞大的网,然后去实施任务。这可是具有非常大的风险的。

要知道现代战机的机体周围可是布满密密麻麻的各种电缆导线的,每一根都有其自己非常重要的作用。尽管战机在设计的时候,都会配置一套或者两套冗余装置。可是万一是在某个重要的节点受到损坏呢?

假如一枚弹片恰好划破了某个节点,那么整个飞控系统有可能受到极大的破坏,给战机带来无法预测的严重后果。

可是,我们英勇的飞行员哪能害怕畏惧受伤或者死亡?

由“食腐鸟”飞行中队的队长万柯中校带领,他第一个冲进了日军舰艇所织成的防空炮火网。

一枚枚炮弹在他的战机身侧爆炸,发出“嘭嘭嘭”的声响,同时燃烧大量的火花,冒出白色或者黑色的浓烟。当他快速地几乎垂直向下地俯冲到距离海平面还有五百米距离的时候,他摁下了投弹按钮。电磁线圈把卡扣松开,“小胖子”自由落体而下,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铃谷号”重型巡洋舰的船艉甲板。十分之一秒的引信让这枚“小胖子”在穿透了两层甲板之后,在“铃谷号”巡洋舰的内部爆炸了。沉闷的一声巨响。整个舰体猛然一抖,然后传导到了其他的军舰上。在爆炸的同时,还毁坏了里面的锅炉,所有的内部设施几乎都已经被损毁,即使它还没有沉下去,也没有修的必要了。

舰上的人员在这一声爆炸中死伤了超过三分之一。

万柯中校的胜利鼓舞了剩下的八名歼轰机飞行员,他们一个一个轮流或者并排地冲进了日本舰队的防空炮火网,把“小胖子”投掷在了日军的军舰上。一共八枚“小胖子”,其中两枚投偏,落在了海水里面,没有造成杀伤。另外六枚,三枚命中了“最上号”,两枚在甲板上爆炸,一枚在舰桥上爆炸。这三枚炸弹直接把“最上号”重型巡洋舰送进了海底,两枚命中了“三隈号”,使其也受到了重伤,就是伤势从目测上看是否还能够修复,无法估计。

而“熊野号”仅仅命中了一枚“小胖子”,而且是在毫无危害的右舷甲板上。除了毁掉两个高射炮炮塔之外,没有损坏其它什么设施。

所有的重型武器都已经投尽,“食腐鸟”中队对于剩下的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他们又来到了狮城机场,对着几架还没有起飞的日军轰炸机扫射了一番,用光了战机上所有的航炮和弹药的时候,中队准备返航。就在这个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隐蔽在港口的高射炮群炮台,在中队接近的那一刻突然掀开了上面的伪装,然后对准备返航的“食腐鸟”中队突然实施打击。这让我们的战鹰措手不及,而且战机上几乎没有剩下什么武器弹药,对这个高射炮炮群是无能为力。

两架歼轰九不幸被日军高射炮群织就的防空炮火网锁住,其中一架在试图冲过火力封锁的时候,被多枚三十六毫米口径的高射炮炮弹命中,当场凌空爆炸。飞行员还没有来得及弹射,战机就爆炸了。纷纷扬扬的大火碎片在空中朝下坠落,整个中队的其它飞行员全都看到了这一幕。大家的心中都非常悲痛,但是毫无能力去挽救了。

这名飞行员是“重庆号”航空母舰穿越以来,所牺牲第一名编制内人员。是在新加坡牺牲的。

尽管心情很悲痛,可大家的心中都明白,有战争就会有死亡。既然来到了战场上,就不要准备完好无损地离开。

英雄的飞行员的名字被记载在了“重庆号”自从入役以来第一次使用的阵亡名单上。

另一架战机也被防空炮弹命中,右侧发动机起了火。他勉强又飞行了三公里之后,战机实在坚持不住,最后只得弹射出去。

失去了控制的歼轰九最后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绽放成了一朵战花。而飞行员安全无事。平安地降落在海面上。

此处距离新加坡海岸线仅仅有两公里的航程。

显然,日本人发现了从飞机上降落的飞行员,几艘小型军舰迅速从港口出发,朝这边过来。他们已经知晓歼轰机机群没有了弹药,即使是面对着几艘威力不大的小炮艇,歼轰机机群也是无能为力的。

日本人的军舰正肆无忌惮耀武扬威地朝落海的飞行员扑了过来。情况非常紧急,万柯中校赶紧向“重庆号”报告这一情况,请求紧急援助。

就在万柯向“重庆号”通报的同时,从飞行员和突袭而至的日军军舰之间的海面上,突然冒出了三艘黑黢黢的庞然大物出来。猛然看去,就像是三条鲸鱼,一前两后,并排排在一起。仔细一看,居然是特混编队里的三艘护航潜艇。因为潜艇比较慢,因此他们往往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到达指定地点。没想到这次来的这么巧,居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恰当地赶到。可以说真是“及时雨”。

刚刚上浮的潜艇就朝日本人的军舰快速地发射了数枚鱼雷。双方距离不过一公里的距离。日本人对这猛然冒出来的三艘潜艇和突然发射的鱼雷感觉手足无措,迅速地躲避。可没有经过协调,在紧急规避的时候,两艘军舰的舰艏居然撞在了一起。

其中一艘较小的被拦腰撞断,但是躲开了鱼雷;另外一艘较大的舰艇没有那么幸运了,被两枚鱼雷直接命中左舷,然后引起了爆炸,很快燃起了大火。紧接着第二轮鱼雷迅疾而至。给它以及剩下的几艘小军舰和小炮艇以致命的打击。三艘军舰沉没,两艘迅速逃之夭夭。

潜艇也没有去追赶。赶紧把落海的飞行员搭救到潜水艇上面。然后快速返回航母编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