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戮苍生 收藏 4 1996
导读: 稚嫩的皮肤,清澈的眼睛,天真的笑容……人们很难把那些殊死拼杀的士兵同孩子的特质结合起来。但从古希腊的斯巴达军队开始,娃娃兵就被卷入了不该自己参加的战争之中。而在美国内战期间,南北双方军队中也有无以计数的娃娃兵。整个18世纪和19世纪,英国海军一直招募儿童,担任船舶服务员以及弹药搬运工,虽然不拿武器,但这些娃娃兵却是战争的一部分。时至今日,在非洲一些地区,儿童仍然不得不拿起武器,为的是一口水,或是一块面包。 今天是“六一” 儿童节,本网带您细数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im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稚嫩的皮肤,清澈的眼睛,天真的笑容……人们很难把那些殊死拼杀的士兵同孩子的特质结合起来。但从古希腊的斯巴达军队开始,娃娃兵就被卷入了不该自己参加的战争之中。而在美国内战期间,南北双方军队中也有无以计数的娃娃兵。整个18世纪和19世纪,英国海军一直招募儿童,担任船舶服务员以及弹药搬运工,虽然不拿武器,但这些娃娃兵却是战争的一部分。时至今日,在非洲一些地区,儿童仍然不得不拿起武器,为的是一口水,或是一块面包。


今天是“六一” 儿童节,本网带您细数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资料图片:猛虎组织的娃娃兵


猛虎组织的娃娃兵:找到机会就向政府军投降


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南郊,具有50多年历史的泰米尔语学校拉特马拉那印度学校校园里,颜色明朗的金色印度庙和红色两层主教学楼沐浴着蒙蒙细雨。


楼道和教室里满是叽叽喳喳的孩子。如果不是荷枪实弹的警察和略显空荡的院落,这里和普通的学校没有太大区别。


但这所学校之所以近期成为媒体焦点,正是因为周末也必须呆在校园里的这些学生。这200多名有着特殊经历的泰米尔族儿童,从刚刚结束战火的斯里兰卡北部送到这里,继续被迫中断的受教育历程。他们,包括154名男孩和119名女孩,曾被反政府武装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强行招募为“娃娃兵”。今年5月份猛虎组织被击败后,这些在斯北部战场饱受饥饿、家人离散、死亡威胁等沧桑的孩子,命运再度逆转。


这273名儿童每人都有着辛酸的故事。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悲惨童年:索马里的娃娃兵。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与枪为伴。


索马里的娃娃兵:手持AK-47身不由己

提起娃娃兵,很多人都会想到一些非政府军事组织和游击队。但是在索马里,一些娃娃兵竟然效命于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成了正规军。据《纽约时报》6月13日披露,索马里政府一直雇佣娃娃兵,而美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资助了这种行为。


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12岁的阿维尔像其他男孩子一样,徘徊在满目疮痍的城市中,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眼神里祈求着爱与关注。但是比起其他男孩,阿维尔还是有些不同。


首先,他肩上扛着一支货真价实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荷枪实弹。其次,他现在为政府的军队效力。


作为日常任务的一部分,阿维尔冲着一个想要从他看守的检查站前偷偷开过的司机怒吼道:“你!”他的脸转瞬间就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你知道我在这是干什么的!”他威胁性地挥动着枪喊道:“停车!”司机闻声立即把车停了下来。


据索马里人权团体及联合国官员披露,依靠西方资助的索马里政府已经让上百名儿童走上了战火不断的前线。一位人权机构负责人说,政府军队中有将近20%的士兵是儿童,而反政府武装中有近80%的士兵都是儿童。索马里政府官员承认,为了能尽快组建军队他们别无选择。由于话题的敏感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索马里政府官员表示,“实事求是地说,只要能扛抢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阿克拉姆手拿雷管、腿绑炸弹的照片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也门的儿童


也门的娃娃兵:9岁儿童自愿当人弹


一张9岁儿童身绑炸弹的照片传遍世界各地,引发国际社会对也门娃娃兵遭遇的关注。美国合众国际社在1月7日的特别报道中称:就在内忧外患的也门政府对盘踞在该国的基地组织发起新一轮打击行动之时,媒体曝出这样的消息着实让人震惊,实际上,也门政府军和北方反政府武装都在使用娃娃兵。


9岁的阿克拉姆本该像其他孩子一样,有一个温馨的家庭,享受父母的呵护,进学校接受教育。但对生在也门的他来说,这种生活简直就是奢望。1月5日,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详细披露了阿克拉姆成为“人体炸弹”的惊人内幕:


也门政府近日组织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闻风而至的各路记者将会场围得水泄不通。一排排麦克风、一台台摄像机险些埋没了发布会的主角——身材矮小的阿克拉姆,位置不佳的记者想要看到他也得费九牛二虎之力。在他身后的墙上,一张巨幅画像颇为醒目:一个笔直站立的男孩脸朝右方,身着也门传统的棕色长袍,左手拿着一个雷管,右手撩起长袍,露出两条腿,每条腿上各绑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照片上方用阿拉伯语写着:“不得将儿童用于破坏性活动和恐怖主义。”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一名持枪刚果(金)娃娃兵(中)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刚果内战中的娃娃兵[资料]


刚果的娃娃兵:战斗是唯一技能


“用刀杀人可比用子弹便宜”,“我要用他的肉制造使我刀枪不入的药”……很难想象,这些骇人听闻并且幼稚可笑的话竟然出自一个名叫比林德瓦的15岁男孩之口。


比林德瓦的祖国刚果(金)在1998年至2003年经历了一场被称为“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血腥冲突,近400万人丧生。而比林德瓦也在那场冲突中加入了游击队,成了一名娃娃兵。他略带炫耀地告诉记者,自己曾经挖出两名被俘妇女的心脏,那一年他只有12岁。


据路透社报道,“大赦国际”组织11日发布最新报告,称刚果(金)至今未能完全弥合战争的伤痕,还有至少1.1万名童军被控制在反政府武装和各种民兵组织中,难以重返社会。脆弱的和平进程随时可能将他们卷入新战火。该报告称:“现政府没有采取任何解救这些娃娃兵的措施,而且一些孩子正被新征入伍。”有些娃娃兵被解救出来后,因没有得到政府及时的教育和扶助而无法融入社会,不得已重新扛起了枪;还有一些儿童因家境贫寒等原因也成了各种武装组织拉拢或诱拐的对象。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街头,一名眼神呆滞,嘴巴因愤怒大张的士兵正用AK-47冲锋枪瞄准。这个士兵年龄不超过12岁。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2002年9月15日,在利比里亚的沃因贾马,利比里亚和解暨民主联盟军队中幼小的反叛战士在巡逻。


利比里亚的娃娃兵:比成年人还要残暴


利比里亚十多年来一直处于战乱之中。总统泰勒1997年上台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曾有过短暂的和平,然而一年多以后,先是内乱,后又战火重燃。今年六七月以来,利比里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在首都蒙罗维亚大打出手。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竞相大肆招募儿童为其充当炮灰,最小的只有9岁。


利比里亚的这些“娃娃兵”年龄虽然不大,可其中不少人竟是多次上战场的“老兵”。他们常常是为了有饭吃有衣穿而走上战场杀人。在反政府武装围困下,130万蒙罗维亚居民断水缺粮之际,只要给吃给喝,就可引诱孩子们上战场。也有为数不少的“娃娃兵”或是为了寻求保护,或是为了替家人复仇而被胁迫当兵的。一旦成为“娃娃兵”,往往就会被派去执行例如冲锋、扫雷、刺探军情等最为危险的任务,许多“娃娃兵”就这样在战乱中丧命。为了克服“娃娃兵”在战场上的恐惧心理,武装派别的头目还会强迫儿童服用大麻、酒和兴奋剂来壮胆。“娃娃兵”长期置身于残酷的战争之中,其幼小的心灵被扭曲,伴随他们的只有杀戮与仇恨。在他们成为受害者的同时也是害人者,“娃娃兵”有时甚至比成年人还要残暴。


8月11日泰勒总统宣告下台,随着西非共同体维和部队以及美国士兵进驻蒙罗维亚,利比里亚的战火在当地百姓的欢呼声中暂告停息。但交战双方切实履行停火协议,使满目疮痍的国家真正实现和平,还需一个艰苦的过程。维和部队和美国大兵将要面对的是“人数如此众多、年龄不大却又致命的‘娃娃兵’”。这些手中有枪的孩子也许会不计后果、不分场合地干一些“出格的事”,从而可能成为维和部队在执行任务中最危险的敌手。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塔利班鼓吹画中的河流里全是牛奶和蜂蜜,处女在天堂中等着他们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一幅图片中的画面就是南瓦齐里斯坦的当地泥土房,画上的字译为“塔利班万岁”


塔利班的娃娃兵:天堂处女图成灌输洗脑工具


巴基斯坦军方曾在阿富汗南瓦齐里斯坦的纳瓦兹发现塔利班一个儿童洗脑中心,塔利班将艺术绘画中描述的美好场景鼓吹成天堂,里面有牛奶和蜂蜜河流,岸边有处女排队等候他们。塔利班将这些12岁到18岁的天真少年变成冷血杀手,自愿充当人弹,引爆自己袭击塔利班指定的目标。


巴基斯坦军方发言人尤素夫少校说,当经过与塔利班武装三天战斗占领这里时,令他们感到十分震惊。这个洗脑中心是由四个房间组成的,每个房间的墙上都装饰着色彩鲜艳的绘画,与周围破败荒凉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孩子们被告知,画中就是等待他们前往的天堂。


每幅画中都有一条河流贯穿,很多人在河中玩耍,一些女子则在岸边排列着。塔利班告诉这些孩子,这些河流都是由牛奶和蜂蜜组成的,而岸边的处女,则正在天堂中等待他们。他们将与先知默罕默德居住在一起,并且有幸参加天堂盛宴。一幅画与当地泥房相似,这样可以加深孩子们对现实的记忆。画上还有字,上面写着“塔利班万岁”。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筱冢良雄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坐落于中国哈尔滨市平房的侵华日军731部队本部大楼遗址


侵华日军731部队中的娃娃兵:多半死于非命


为掩人耳目,731部队从日本国内大批征召未成年人,将他们送往中国东北服役。在戒备森严的研究设施里,这些“少年队”成员被迫从事细菌武器的生产,许多人死于非命。本书作者寻访到的当年的“少年队”成员,成为了解731部队内情的重要突破口。


1939年5月,筱冢良雄只有15岁,历经60多年的岁月沧桑,当年的记忆仍然深深地印在筱冢的脑海中。


少年队的每一天都是从起床号响起开始的。早晨6点被唤起,不洗脸就参加军事训练。整个上午是各学科的授课,包括防疫给水部的任务、人体构造、血清学、细菌学、病理学等。教科书上标有号码,上课一结束全部收回。上课时绝对不允许记笔记,所有内容都要死记硬背。上毒物课时,要求给兔子注射硝酸士的宁、氰化钾、砒霜等,并看着兔子痉挛而死。如果有人闭眼,就要被鞭挞。


下午便进行实习。借实习之名,少年们被分派到3号楼和5号楼二三层的研究室,被迫洗涤试管,制作检查细菌用的培养基等。有些时候,他们也实习细菌生产,学习处理过活菌的器具使用法。这样做的理由是,如果只处理死菌,学员的注意力就会下降。


周六下午和周日停课。当时,平房设施内部的警备并不严格,宿舍尚未竣工,几乎所有的正式人员都是从哈尔滨来上班的。休息日,住在这里的只有值班人员。正值淘气年龄的少年们便偷偷去航空班转动飞机的螺旋桨,或到动物班骑马。


另一方面,少年们一直对严禁入内的7号楼和8号楼非常感兴趣。不乏有勇敢的人,会在深更半夜召集同伴过去探险。入口处一直有警卫看守,牢固的铁制格子门窗紧紧关闭。里面到处都堆放着面粉、猪肉、蔬菜等食物。由于搬运人员也不能进入格子门窗之内,只好将食物往里扔,用来给“丸太”(用于人体实验的囚犯)提供保持身体健康的营养饭菜。


筱冢获知,高耸的烟囱有时冒出的烟雾,就是在焚烧在实验中死亡的“丸太”。在大量生产细菌的过程中,两名少年因感染伤寒而死亡,他们的骨灰由同伴送回了日本老家。那时,千叶县一带常有头颈吊着白色盒子的遗属在村庄内悄然走过。至于死者怎么死的,一律都说是“战死”,没有人会来解释真正的死因。


“我们(少年队)第一届前后期合计近60人,能够生还的不到一半……或被感染,或被派赴南方战死……随时都可能送命。” 要离开731部队,除了申请当现役军人以外别无他法。可是,不足18岁是不能申请当现役军人的。因此,筱冢绝对没有任何可能离开这个地方。(节选自《731——石井四郎及细菌战部队揭秘》,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10月第一版)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二战中的德国“娃娃兵”


二战中的德国“娃娃兵”:被纳粹扼杀的童年


把未成年人以国家征召的方式集体送上 “保卫祖国”的战场,这是纳粹德国的“创举”,也是世界战争史上触目惊心的一幕。


苏德战争一开始,德军在人员补充上的问题就开始显露。尽管在战争初期苏军方面的人员损失要远远大于德军,但拥有2亿多人口和全世界最广袤土地面积的苏联具备极强的兵员和物资补充能力,它的后备军源源不断,素质和装备也不断提高。


而德国连同被其兼并的奥地利和捷克苏台德地区,全部人口加在一起也不过8千万人,在此基础上组建的德国国防军除一部分必须要防卫本土外,还要使用大量兵力防守德国在西欧和北欧的广大占领区,在此条件下和庞大的苏联作战,兵源的及时补充和军队素质的持久保证都变得捉襟见肘,极为困难。


在青壮年男子已全部被征入伍的德国,如此巨大的兵力亏空是根本无法填补的,所以,誓言要“把本土保卫战打到最后一人一弹”的希特勒便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了德国的男孩子们。


1943年2月11日,德国规定凡满15岁的男子都要应召成为“空防助手”。


1944年9月25日,德国组建保卫本土的“人民冲锋队”,参加人员被界定为年龄在16岁至60岁之间所有的男性平民。


1945年3月5日,德国开始征召1929年出生的男子入伍,从而正式打破了国防军兵役制中所规定的18岁最低服役年龄,开始把16岁的孩子兵送上前线。


1958年,一个叫多夫迈斯特的德国老兵发表了一本轰动一时的小说,这本书次年又被改编成同名电影搬上了银幕,这就是著名的德国影片《桥》。此片具有最强的震撼力,因为它记录的是一场孩子和成人间的血腥战斗。影片的故事发生在1945年纳粹德国投降前夕,7个16岁的孩子兵被派到巴伐利亚一座小城外的河边去守卫一座桥梁,他们的任务是阻挡试图过河的美军装甲部队。在这场根本不存在胜利希望的生死对抗中,这些大男孩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美军猛烈的火力下,最终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他就是后来把这段经历写成小说的多夫迈斯特先生。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六一盘点:那些本不该属于战争的“娃娃兵”

卫国战争的苏军娃娃兵


卫国战争的苏军娃娃兵:十四五岁得到勋章

严格地说当时苏联并不允许少年加入战斗部队,但是在俄罗斯常常会出现例外的情况。


当时,许多少年会从家里逃出来,希望能投入战斗,这些少年中的大部分会被遣送回家。但是,不是所有的少年能回到家乡,有些人在树林中迷路而失踪,有些人在战争中被打死,还有些人成功地加入了部队。战士们常常会在被德军摧毁或烧毁的苏联村庄中发现一些儿童。


当时有规定应将这些孤儿送到保育院,但总有一些少年留在了战斗部队中。穿上成年战士为他们改小了的军服,拿上了授给他们的武器。有些孩子在十岁左右就加入了部队在前线作战,一直打到柏林,那时才十四五岁。这些少年战士还得到了奖章、勋章。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