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抗战之一个特种兵的抗战历程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救命稻草

王阁序 收藏 9 2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URL] 接着陶小毛又把电话打到了吴秃子那里,吴秃子现在负责西北两个方向阵地的警戒工作。陶小毛命令吴秃子以最快的速度将那两个阵地碉堡里的机枪和弹药调过来,堵上阵地上由于人员伤亡、弹药匮乏造成的火力缺口。当然陶小毛没有忘记叮嘱吴秃子,机枪手向这边转移时,一定要从装甲车后面过来,这样可以借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接着陶小毛又把电话打到了吴秃子那里,吴秃子现在负责西北两个方向阵地的警戒工作。陶小毛命令吴秃子以最快的速度将那两个阵地碉堡里的机枪和弹药调过来,堵上阵地上由于人员伤亡、弹药匮乏造成的火力缺口。当然陶小毛没有忘记叮嘱吴秃子,机枪手向这边转移时,一定要从装甲车后面过来,这样可以借助装甲车的掩护,避免被炮弹或枪弹击伤。随后打电话问吴秋制作了多少简易碉堡,吴秋说,已经焊了三十五个,库存的钢板还有一些,都用上的话,估计还能焊制五六十个。但是鬼子炮打的太猛烈,送不上去。陶小毛说,你在简易碉堡上焊上几个铁钩,我派装甲车过去拉。


陶小毛拨通了安装在其他装甲车内的电话,从两个阵地各派出三辆装甲车火速赶到大土坑,向阵地运送简易碉堡。在其他两处阵地的机枪、弹药以及简易碉堡向这两处阵地输送的过程中,陶小毛将两个阵地装甲车外面的战士组成两支敢死队,用密集的自制手榴弹驱散了距离阵地只有几十米的敌人。可是当敢死队员们退回阵地时,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永远留在了阵地前方。


不断焊制并以最快速度输送过来的简易碉堡,同装甲车在东南两处阵地上连接成两道铜墙铁壁。敢死队剩下的队员和从另两处阵地增援过来的机枪手都隐藏在简易碉堡里。曾经中断的马克辛又高亢欢快地嘶吼起来。潮水般涌过来的日伪军好像撞到了巨石上,猛然止住了一泻千里的势头。像是狂风中的枯草,一片片倒下去。后面的伪军眼睁睁看着前面的同伴被弹雨扫的血肉模糊,而自己这边对那些铁房子毫无办法。于是溃败不可避免地又一次重演了。


战场上进攻一方一旦发生溃逃,即使是一小部分,也会带来全线崩溃。大量的伪军逃跑的劲头同他们刚才冲锋时表现出来的舍生忘我不相上下,能扔下的全抛掉了,枪支和子弹袋,累赘啊,尤其那干破枪,背在身上,枪托一下下地抽打屁股,打的你一惊一乍的,去他娘的,老子这条命都快保不住了,还背着你干嘛?扔了吧。


“八个,你的良心地……”一个日军军曹挥舞着指挥刀正要去拦阻溃逃过来的伪军,这时一个炸药包在他头上爆炸了,包括他带领的督战队全伙去天皇那报道去了。


伪军的溃败像一股瘟疫蔓延到整个战场,就连那些没有参加此次冲锋的伪军预备队,也开始溃逃了。平田幸宏气得哇哇怪叫,他说话向来是算数的,连坐法岂能是摆设,现在整个伪军已经溃败,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于是抽出军刀劈了一个伪军师长、伪军师参谋长和一个伪军旅长。

可是这样一来失去了指挥的伪军溃逃起来就更加毫无顾忌了,对四面拦阻的鬼子和白俄警察,他们居然奋起抗击。溃逃中杀死了一个鬼子大队长和几十名白俄警察,要不是平田幸宏离得远,估计他的小命也难保。


溃逃的伪军约有两千多人,被鬼子和白俄警察射杀数百人,剩下的一千七百多人都逃进了孙德阳骑兵旅驻守的几个村子,被孙德阳成功地收服了。那个白俄警察团的团长叫做基里连科。曾是苏军派驻海参崴边防军某部的一名团长,一次酒喝高了点,与当地一名妇女发生争吵,失手打死那名妇女。酒醒后担心受到惩处,逃到中国的长春。九一八后,因其在苏军做过军官的历史,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投靠了日本人。日本人帮助他在俄国桥民中纠集了二千多人马,成立白俄警察部队,帮助日本鬼子维持长春俄国侨民聚集区的治安。


基里连科在中国东北生活了数年,终日与仇共的俄国移民厮混,早被洗脑。梦想着有一天靠着大日本帝国的帮助,亲率精锐之师杀回故土,消灭苏共。一个人有了梦想应该是值得肯定的,可是这位先生的梦想掺杂了邪恶的成分。就注定了他的人生悲剧。


本来鬼子这次行动没招呼他,是他自己主动要求加入的。他的想法很简单,我这些手下不是酒徒,就是欺软怕硬的地痞无赖。平日里抓个小偷还行,打起仗来是肯定不成的。如果不经受战争的考验,这支军队或许永远也无法成熟起来。基于这样的考虑,基里连科便想拿义勇军练练手。


平田幸宏已经没有退路了,多门二郎限他在二十四个小时攻下义勇军阵地,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尽管距离最后期限还剩二十个小时,但由于伪军的溃逃,目前算上白俄警察团,自己手下仅有三千七百人,并且炮弹所剩无几。密林中执行剿匪任务的那支人马,对他而言是远水不解近渴。如今只有依靠现有的力量同义勇军做最后一搏了。如果不能一击得手,自己面临的将是最严厉的惩罚——剖腹以向天皇陛下尽忠。


“尊敬的基里连科阁下,那些满洲士兵很令我失望,他们不配做军人。在我眼里他们都是猪,是懦夫。只有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和你们俄国人才称得上勇士。支那匪军的碉堡和装甲车在帝国飞机的轰炸下都变成了瓦砾和废铁,而且刚才的战斗也严重消耗了他们本来就匮乏的弹药。如果我们集中全部人马,以必胜之信心奋戈一击,匪军必然土崩瓦解,灰飞烟灭,此刻正是你我为各自的梦想付诸努力的时刻,又如何能够错过这千载难逢建功立业的机会呢?”


平田幸宏的言辞间明显带着讨好的味道,身旁这支军队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为了在临死之前多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不得不低下大日本军人高贵的头颅,向一个逃犯屈尊示好。


“平田将军,您的关于支那匪军现存实力的分析非常准确,满洲军队溃散,而支那匪军没有乘此良机对我发动致命的进攻,恰好证明了您的推断。我这次主动请缨亲率人马跟随将军来此执行剿匪任务,就是想向世界证明苏共虽然控制了我们广袤的国土,改变了我们推崇备至的制度,可是他们的存在注定不会长久,因为在他们的身旁有一支光荣的俄罗斯军队,他们正在为自己的梦想而浴血奋战。”


“说得好,基里连科阁下,如果此战后我们能够斩获敌酋,我一定会向帝国关东军为将军请功。在我们的对面,支那匪军正严阵以待,就让我们的勇士向他们展示所向披靡的雄心和力量吧。”


平田幸宏说罢,抽出指挥刀向部下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鬼子和白俄警察的队列拉得很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约有十米,疾步向前行进。平田幸弘这样做是为了尽量减少士兵在义勇军炮火轰炸中的损失。他手中的士兵只有三千七百多人,已没有资本随意挥霍了。


通往前沿阵地的两条地道挖好了。陶小毛让赵尚志带上小昆子和一个连的卫兵,去通知孙德阳的骑兵旅,要他出动全部人马,火速赶到战场,协助义勇军围歼日军。随后命令李云峰和赵一曼做好全员参战的准备。陶小毛从两个师各抽出五百老兵,用大挂车和客车、面包车改装的装甲车载着这些老兵,率领坦克团排成一条横线迎向鬼子。当装甲车群走进大炮射程时,所有的装甲车都停下来,利用大炮抛射的炸药包杀伤鬼子和白俄警察。数千鬼子和白俄警察不顾同伴的惨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装甲车群冲过来。当敌人与装甲车群之间的距离不到二百米时,坦克团的所有装甲车跟随陶小毛驾驶的大挂车运动到敌军散兵线的侧翼。继续用炸药轰击敌人。陶小毛这种始终缠着打,却不让日军接近的粘豆包战术,给日军造成大量杀伤。令平田幸弘懊恼不已。他能做的只是命令部下以最迅猛的速度冲进义勇军的阵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