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危机 正文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5.html

汽车嘎的一声停在了这个中国南方某省一个神秘的基地里。一个青年少校军官下了车,锐利的眼神四处打量了一番。显然他不太适应这里的气候,因为他还穿着厚厚的秋常服。刚从银妆素裹、冰天雪地的北方飞过来,一身厚厚的常服在这个热带的省份显得另类无比。这位少校是刚从第一舰队调到第三舰队的参谋王亚东,海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是现任第三舰队中将司令员雷万钧任海军大学校长时的高足。

燥热的天气使得常服像个蒸笼一样,王亚东解开风纪扣,舒爽地扭动了几下脖子。开车的大校下车望了望王亚东,严肃地提醒王亚东注意军容风纪。雷万钧雷老头的脾气,王亚东早就知道了,只得笑了笑,赶紧又扣好了风纪扣。这位大校就是从机场接王亚东回来的大校参谋长陈朝生。一听陈朝生的名字,就知道这个人是出生在五十年代战火纷飞的朝鲜半岛。一个正师职大校参谋长亲自开车去接一个小字辈,实在是一件不怎么靠谱的事情。但按照陈朝生的话来说,这可是有周公吐哺遗风的好事。三国演义里曹操听说许攸来了,还光着个脚出来迎接呢。陈朝生曾经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说过,只要是能把第三舰队的战斗力提升上来的人,陈朝生愿意亲自去把他背回来。因此陈朝生不顾众多人的劝阻,坚持把司机小刘给赶了下来,亲自开车去机场接回了王亚东。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王亚东还真值得陈朝生倒履相迎。虽然年纪轻轻,但王亚东的履历上却留下了一长串光芒闪烁的成果。

陈朝生把王亚东带到了司令雷万钧的办公室门前。办公室的门开着,雷万钧正站在窗边,透过拉开了一半的百叶窗,望着窗外那个碧蓝的、呈弧形的海湾出神。从高大的椰子树之间的间隙里望去,167深圳号导弹驱逐舰正静静地停在泊位上,锚链从舰艏倾斜着垂进海水中。粗大的锚链被海洋环境侵蚀出细小的颗粒,在阳光下泛着具有质感的光泽。

“岛链!岛链!”雷万钧喃喃自语。作为一名从基层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海军高级将领,无论是在海军大学任校长,还是任第三舰队的司令,雷万钧的肩上始终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海军的装备和训练水平都在飞快地进步,雷万钧的职位也越来越高,他所感觉到的压力就越大,远远大过当年他只当一艘小舰艇艇长的时候。二十多年前的那场海战中,他敢开着六百吨的扫雷艇去打敌人三千吨的驱逐舰,而且居然将那个相对于扫雷艇而言,显得过于庞大的敌舰击沉了。

也许世界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飞机都可以拼刺刀、海战中还可以使用冲锋枪和手榴弹的时代了。海湾战争中,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还没找到拼刺刀的对像,就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了。那个时候,雷万钧还在海军大学任少将校长。一边倒的海湾战争,让这位虎将震撼了。雷万钧也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那场战争中,将伊拉克精锐共和国卫队换成中国人民解放军,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也许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意志会更坚定,但仅靠战斗意志就能取得胜利吗?在一场以摧毁和破坏为目的,而不是以占领为目的的战争中,陆军很有可能连敌人的面孔都见不到,超视距的精确攻击,就已经降临到了头顶。

现在,这个不安份的国家,又开始了对巴尔干仅剩的一个红色政权举起了利刃,至于这把利刃会不会落下,以及何时落下,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世界的政治格局又将出现一次类似八年前的动荡。所不同的是,这次的动荡危险得多,因为这次动荡的地区,曾经引燃过吞噬几千万人生命的世界大战。紧张的世界局势,使得刚刚从第一舰队调拔到第三舰队的核潜艇,还没有在新家把屁股坐热,就去执行战略值班任务了。

“报告!”宏亮的声音使深思中的雷万钧转过身来。王亚东望着老将军已经花白的头发,在逆光下闪着一种奇特的光泽。而雷万钧也望着眼前这个得意门生逐渐显得成熟的面容,微微点了点头,示意陈朝生和王亚东进来。

“怎么样,战场情况没有弄清楚,受罪了吧?”望着王亚东秋常服与陈朝生的夏常服鲜明的对比,雷万钧微笑着问王亚东。

“是!校长!我对这里的情况估计不足!”王亚东赶紧立正回答道。

“王亚东,长话短说。我的办公室没有空调,说完了你就去找后勤部安排宿舍吧。我这里,也没有欢迎宴会。我问你,上次你在军事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有没有深层次的考虑?过两天有一个参谋会议,到时候你也列席。”

“是!”

“去吧!”雷万钧挥了挥手。

陈朝生早已经让后勤部给王亚东安排好了军官宿舍。王亚东刚从车上拎下行李包,就被陈朝生接了过去。

王亚东赶紧抢过背包说道:“别,首长,让人瞧见就不成体统了,该说我没有上下级观念了。”

陈朝生笑道:“扯淡,解放军官兵平等的观念,任何时代都不过时。说老实话,你是雷司令和我从第一舰队一锄头一锄头挖墙角挖过来的。今天我接你来报到,你还是客,明天你还想享受这待遇,就不可能喽。”

王亚东笑了笑,也不再坚持,和陈朝生并肩走着。在宿舍开始整理东西的时候,王亚东突然记起来什么,回头问道:“从第一舰队调过来的那两条大黑鱼,应该都派出去了吧?”

陈朝生的脸色变得郑重起来:“二号艇已经到了最大自持力期限了,一号艇正在准备接防,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你也知道,对潜通讯技术目前还没有重大突破。难呐,两条岛链就像绞索一样套在了我们的脖子上,妈的,都勒得人快喘不过气来了。”

王亚东停下正在整理着的行李,打开了自己的电脑,调出海图,指着屏幕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号大概还在这个区域。这个区域只有一条海槽可以发挥核潜艇的优势,再往南一些,就过以过第一岛链了。”

王亚东预测的这个南中国海区域,此刻看起来正风平浪静,却没有人知道海底的暗流涌动。靠近赤道的低纬度地区,炽烈的阳光透过淡蓝色的海水,把海底照得透亮。各种奇形怪状、色彩斑斓的鱼正在海底的珊瑚礁旁闲适地游动。成群的沙丁鱼在海水中形成一个密集的球形,飘乎不定。绿色的海藻伸展着柔软的身躯,随着洋流轻轻摆动。海葵的触手如花朵摇曳在风中一样。一丛珊瑚下,一只寄居蟹正拖动着一个壳缓慢地爬行。一切都平静而自然。

一条体型硕大的石斑鱼游出了自己的巢穴,开始悠闲的觅食。有力的尾巴猛地一摆,布满了灰褐色斑点的身子便突然转向,几乎占有整个身体三分之一的巨嘴张开,露出尖利的牙,一条躲避不及的小鱼便被吸进了嘴中。

石斑鱼转身又游向平坦的海底。一只体型硕大的鳐鱼,正在挥动自己扁平的身子,扇起海底的泥沙,把自己埋藏进去。泥沙缓缓下落,完美地遮盖住了它的身体。

石斑鱼游过鳐鱼的上方,鳐鱼的眼睛跟着石斑鱼移动着,但石斑鱼完全没有感受到一样,悠闲地游过。显然是因为这条石斑鱼太大了,于是鳐鱼又闭上了眼睛,等待合适的猎物出现。光透过海水,在海底的细沙上形成一道道光怪陆离,不住晃动的线条。

这条石斑鱼显然太过于大意了,因为它离开自己的巢穴已经太远了。深海的背景音乐渐渐变得紧张起来,但石斑鱼仍然轻松的摇着尾巴,在淡蓝色的海水里轻盈地游动。

从下往上望去,海水在太阳光下的颜色显得越来越淡。一道阴影从上方划过,巨大的三角翼和尾鳍表明,那是一条鲸鲨。鲸鲨以一种睥睨一切的姿态轻轻地晃动着身体,阴影投射在海底的细沙上,所有的鱼都显得惊慌起来,四处寻找着藏身之处。

石斑鱼也调转身子向自己的巢穴游去,可惜它已经游得太远了。鲸鲨的头朝下,尾巴只一摆,就从上而下俯冲下来,巨大的吻部张开,露出如利刃一样的几排牙齿。鲸鲨巨大的身体所激起的暗流将海底的细沙搅起,等一切恢复平静,石斑鱼已经没有了踪影。鲸鲨贴着海底继续游动着,一双深邃的眼睛透着冰冷的杀机。藏得很好的鳐鱼想再把自己藏得再深一些,可惜一切都晚了。鲸鲨鼻孔两侧的探测器已经感受到了鳐鱼的藏身之处,在用力地摆动了身躯之后,海底的泥沙再次被激起,等到再次平静下来时,鳐鱼也没有了踪影。

鲸鲨巨大的身躯继续贴着海底游动着。突然鲸鲨在一片平坦的细沙上徘徊起来,然后猛地冲向细沙,一条海底电缆被咬在了巨大的嘴中,来回晃动。此时如果有镜头顺着海底电缆慢慢推进,将会看到一个巨大的海底固定声纳矩阵赫然出现,随着电缆被鲸鲨拖动,声纳矩阵摇曳不止。

太平洋某岛 A国海军基地

办公室内一派繁忙的景象,着装整齐的A国军官们都在各自的位置上敲击着键盘。漂亮的女军官穿着得体常服,拿着文件夹优雅在穿梭,偶尔相互点头示意。声纳监控室内,正在负责监听的黑人士官突然表情怪异地摘下了耳机,然后盯着屏幕上的光点不知所措。

“一定又是鲨鱼咬住了电缆吧。”一旁的另一名高鼻子,蓝眼睛,头发短平的白人小伙子问。

“应该是吧。该死的,我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黑人士官回答道。

“自从加大了电流后,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这个月已经是第三起了吧?”短发小伙子问。

“是的,功率必须加大才行,要知道,中国人的潜艇消声技术,已经远远不是当初那样落后了。”黑人士官回答。

“是啊,看来,这个月的报告又会长得像毕业论文一样。”短发小伙子说,突然间短发小伙子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汤姆,快来听听,你找出潜艇指纹库来,进行比对!”

黑人士官赶紧戴上耳机,十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屏幕上绿色的线条旋转跳动,最后定格,下面是092china几个字。两名士官瞪大了眼睛对视着。

“092级战略核动力潜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