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最初靠什么赢得孙中山的信任

民国初立,国事如麻。


投身革命的蒋介石却有若有所失。因为执掌民国政权的竟然是清朝重臣袁世凯,蒋介石觉得幻想破灭了,他不甘谋职于袁世凯麾下。


蒋一心跟随义兄陈其美,此时他挺身而出,于1912年1月14日刺杀陶成章。对于此事,尊蒋人士给出的解释是:“是时,陶成章踵回国,蓄意破坏同盟会,拥戴章炳麟,抹煞孙、黄历史,并谋刺陈其美而以光复会代之为革命正统,诣公游说,公大骇。默忖其计果行,则沪军无主,长江下游,必复入混乱态状,而当时东南人心未定,军官皆清室遗孽,江、浙仍将为满清与袁贼所陷,熟权公私利害,决先除陶以定革命全局,事后自承其罪。盖其用心出于至诚,绝非对人有好恶于其间。此为辛亥革命成败最大关键,亦即公革命重要历史之一也。”


案发后,孙中山、黄兴先后致电陈其美严查凶手,陈其美复电黄兴:“陶焕卿君被刺事现已由敝处派全部暗探严密查拿外,并饬交涉司转饬会审公廨委员及函请租界捕房一体协缉矣。”内外压力之下,为避人耳目。1月底,蒋介石辞职,陈其美批示挽留:“禀悉。该团长病仍未痊,应准请假调养以期全治。所请委员接办,准予辞职各节,可毋庸议,并仰第二师、团长切实挽留,以资襄助。”上海《民立报》有报道载:“蒋中正辞沪军第五团长,举张群代之。赴日创办《军声杂志》。”


蒋介石在日后所写的日记里并不讳言刺陶的动机:“余之除陶,乃出于为革命为本党之大义,由余一人自任其责,毫无求功、求知之义。然而总理最后信我与重我者,亦未始非由此事而起,但余与总理始终未提及此事也。”


蒋介石经此一事,不仅为陈其美去除最大对手,亦且赢得了孙中山的信赖。

1912年8月,蒋介石出任《军声》杂志的编辑工作,该杂志经常由他自己撰槁。他的第一篇军事政治著作就是在1912年至1913年这段时间写成的。这本杂志只出六期,但蒋在《军声》杂志上先后发表6篇文章:《〈军声〉发刊词》、《革命战后军政之经营》、《军校统一问题》、《蒙藏问题之根本解决》、《征蒙作战争议》和《巴尔干战局影响于中国与列国之外交》等。


在这些文章中,蒋介石初试啼声,这个25岁的青年开始就国家大事发表自己的见解。


在其发刊词中,蒋介石对国际形势进行了分析:“夫太平洋沿岸,其为万国竞争之焦点者,独我中华土地耳。何以故?美洲既卵翼于美国门罗主义之下,他国莫敢垂涎。澳洲则为英国势力范围之所及,国旗所指,令人望而生畏。非洲之南端已为英所攫取,其北之摩洛哥,亚昔里,阿比西尼等,又隶法、意诸国之版图。至于小亚细亚及印度之北陆,无甚价值,列强尚置为缓图。则其鹰瞵鹗视,倡议瓜分,而以利益均沾为饱欲之计者,心目中已早无我支那人种位置之地矣。西人有言曰:两平等之国,论公理不论权力。两不平等之国,论权力不论公理。夫既以权力为胜负,则俾士麦所倡铁血主义,正我国人所当奉为良师者也。我国此次之革命,名为对内,实为对外。盖数千年专制之政体,以天下为君主一人之私产,但求国内无反侧之徒,即以此为子孙帝王万世之业矣。故君主之暴戾者,焚书坑儒以愚黔首;其狡黠者,复以诗赋制艺取士,使天下之豪杰,皆消磨束缚于科名文字之末,而武备废弛,民不知兵,岂特一朝一夕之故哉。”


蒋介石认为革命成功后,国内已无问题,需要重点考虑的则是国外问题。他给出的方法是“练军”:信如是言,吾国对内问题既已解决,其对外问题,自今以后正为开始之时期矣。对外问题最重要者为军事,凡讲信修睦,缔结条约,皆藉此为干城者也。吾国人今日对于军事所最宜注意者,一曰鼓吹尚武精神也。二曰研究兵科学术也。三曰详议征兵办法也。四曰讨论国防计划也。五曰补助军事教育也。六曰调查各国军情也。”


事实上,蒋介石的军政经营思想受日本之影响极深,其时日本就是“以军为要”,并且强盛一时,蒋介石由此得论不无道理。蒋就此提出开设军校的想法,并且设想中国应该建立一支至少有60万人的军队来保卫国家。此外,蒋已经看到四分五裂的军阀政治所带来的弊端,他在另一篇文章中指出:“总之吾国今日之现状,非破除省界,集权中央,不足以固共和,非改设管区,统一军政,尤不足以导共和,故中央集权之要键,关于军政统一问题为尤切耳。不然则军政纷乱,漫无收束,而财政人口物资之流弊,更不知伊于胡底也。”


军权必须由中央政府来掌握,此时的蒋已经窥到了中国政治的核心所在,之后他执掌黄埔军校,则是在身体力行“枪杆子里政权”的理论。他日蒋挥刀逼向共产党,制造两党分裂之际,在血流成河的现实中,毛泽东也悟出了这一千古不易之真理。


此时的蒋或许狂妄,但却着独立的想法,他这翻独掌军权,建立权威的中央集权的思路总有一天会付诸实施。包括邹容《革命军》里写下的“”欲御外侮,先清内患“,都将日后渐渐显示其影响力。


这时的蒋介石一心想成为职业军人,他不仅在文章里纵论建立军队的思路,而且具体而微的写出了一篇《征蒙作战争议》,对当时出征蒙古作了相当详尽的战略与战术规划。其间他也一度准备前往德国继续他的军事学习。

但他的这一梦想随即因国内政局的变化而流产,此际孙中山为推翻袁世凯而发动了“二次革命”。陈其美急召蒋介石回国,蒋也随即放弃了一切留学准备,直奔上海,担任了陈的参谋长。1913年7月23日,按照事先的计划,陈其美宣布上海独立,举事迅速,失败也迅速。这次起义很快宣告失败,蒋介石不得不再度流亡日本。


这次革命失败对蒋介石而言,却是祸兮福倚。事败后,他得以与孙中山同往日本避难,这段经历对他日后得到孙的重用至关重要。蒋介石回到东京,开始整天钻研中国哲学和军事著作,其写日记的习惯已经养成,并伴随终身。


蒋的朋友兼导师陈其美,除了在革命方面是蒋的良师益友外,在别的一些事情上也是蒋的“师友”。在陈其美的带领下,蒋介石多次前往妓院寻欢自乐,蒋曾在日记中记录自己的反省:下午,出外冶游数次,甚亦,恶习之难改也。”“以后禁入花街为狎邪之行。其能乎,请试之!”在其《自述事略》中,蒋亦曾对早年这段花天酒地的生活有过反省:当时涉世未深,骄矜自肆,且狎邪自误,沉迷久之。膺白冷眼相待,而其所部则对余力加排斥,余乃愤而辞职东游。至今思之,当时实不知自爱,亦不懂人情与世态之炎凉,只与二三宵小,如包、王之流作伴邀游,故难怪知交者作冷眼观,亦难怪他人之排余,以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也。且当时骄奢淫逸,亦于此为尽。”


1912年,蒋介石结识侍女姚怡诚,遂为之赎身,纳之为妾。姚氏未育,此后一直抚育蒋纬国。在上海晃荡之际,蒋介石亦曾拜于上海青帮老大黄金荣门下,其后以门生自居。但蒋之在上海,最可观之事则是后来与戴季陶、张静江等人开创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


民国二年(1913年)反袁失败,孙、黄分道扬镳,黄兴出走美国,孙中山、陈其美等人流亡日本,建立中华革命党,作为孙中山的左右手,陈其美预感随时有牺牲的可能,便向孙中山推荐蒋介石做自己的接班人,他集句请孙中山亲书一联赠蒋,“安危他日终须仗,甘苦来时要共尝”,寓意甚明。1916年5月16日陈其美(29岁)被刺身亡,蒋介石受孙中山任命到山东中华革命党东北军任参谋长,蒋介石刺陶时表现出的眼光、魄力、果敢和勇气,赢得了孙中山的欣赏和信任,日后倍受重用,倚为柱石,这是他能在十余年间超越党内众多元老捷登大位的重要原因。因袁世凯去世,军事行动停止,再回上海,在陈其美拜把子兄弟张人杰(静江)帮助下入上海证券交易所做生意。


这是蒋唯一的参与的现代经济事业,其股票交易开近代中国之先河。此交易所先期暴得大利,但后期却又惨淡经营,亏损关闭。蒋介石一度亦曾准备作一绵纺商人,但后来为孙中山所召,且交易所内部纷争渐巨,而商场恶斗亦甚于战场,蒋曾于日记中称“尔来公私交迫,几欲远避尘俗,高隐山林,独善其身,然而不可得也。”又记“商家之析利,心计险恶,令吾心甚难过。夜间忽又变卦,市侩诚可诛哉!”


蒋介石因其生意失败,渐觉商场之无情,加之此时孙中山在广州召他前去,变决意不再操心商业,而投身于军事革命。但上海商场的历练,对这位后来的统治者的经济意识当有诸多潜在影响,而此间交识的江浙财团的大亨们,后来将对蒋的事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