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 正文 0001 她掏出一支烟

生活在记忆中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size][/URL] 夜,静;寂静;静得有些诡秘。 一条黑影钻进一座废弃的砖窑厂中,在几乎没有一丝光亮的情况下,他熟练地掏出墙根下的几块活动的红砖,从里面拿出一个军用帆布编制的背包,随即用手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然后打开纽扣,露出一台微型发报机。 他显得有些紧张,像是预感到危险就在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3.html


夜,静;寂静;静得有些诡秘。

一条黑影钻进一座废弃的砖窑厂中,在几乎没有一丝光亮的情况下,他熟练地掏出墙根下的几块活动的红砖,从里面拿出一个军用帆布编制的背包,随即用手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然后打开纽扣,露出一台微型发报机。

他显得有些紧张,像是预感到危险就在身边。

“哒哒哒——”

尽管发报的声音很小,但他还是担心被人听见,额头冷汗直冒。当他发完电文最后一个字,准备轻松地喘口气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从背后伸过手来,锁住自己的咽喉。

他本能地张开嘴,但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声,就感觉一粒药丸被来人弹进了自己的咽喉。

他立即明白了身后的人是谁,也清楚几秒钟之后自己将因为“心脏病”突发而离开人世。

他伸出手,企图在地上写出来人的名字,但没写几笔就感到胸闷,心脏几乎就要从口腔中喷射出去似的。

他挣扎了几下后,全身在瞬间松弛下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之后,赵传凯率领着江石州警备大队的军警包围了这个窑厂,只留下两条通道供目标进入口袋。

“还有一个小时,”赵传凯对大队长万麻子说道:“你让弟兄们都精神点,既不能跑神,也不要随意动弹,等目标进去后在听我的命令行动。”

“是,赵队长,您就放心吧,这点小事就不用您老费心了。”

赵传凯三十不到,万麻子已经五十出头了,但他还一口一声“您老”的,这就足以证明他是个老江湖。作为江石州警备大队的大队长,在军统行动队队长赵传凯面前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他还是心中有数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四周围没有丝毫动静。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情况出现。

万麻子轻声对赵传凯道:“赵队长,这‘点子’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赵传凯冷静地思考了片刻,突然纵身进了窑厂。


主要人物表


赵传凯 军统江石州站行动队队长

钟云惠 军统江石州站电讯组组长

上官雄 仁爱医院内科主治医生

李厚德 仁爱医院外科主治医生

罗 嘉 仁爱医院药剂师

田东亭 仁爱医院外科副主治医生

吴起燕 仁爱医院骨伤科主治医生

万麻子 江石州警备大队大队长

成 森 军统江石州站站长

松本伊代 日军江石州特高课课长


次日凌晨,在军统江石州站的会议室里烟雾缭绕,一看就知道与会者一宿未睡。站长成森一直微闭着双眼,使案情的讨论陷入僵局。

如果走在大街上,是没有人会相信他就是军统的少将站长,他微微发福的体态和几乎永远挂在脸上的微笑,怎么看怎么象和气生财的小老板、小掌柜之类的人。

但,就是这个貌不惊人的成森,不知道屠杀过多少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背地里大家称其为“成屠夫”。

“嗯,怎么不说了?”他突然睁开眼睛,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脸和善的微笑:“接着谈,接着谈。”

“站长,”赵传凯非常自信地说道:“我觉得此案已破,我们无需再为此费神了,而是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其他方面。目前,马当要塞吃紧,日波田支队早已虎视眈眈,还有许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如果再纠缠此案,恐怕要误大事的!”

“云惠呀,你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吗?”

“是的。”钟云惠瞟了赵传凯一眼:“有的人立功心切,希望草草了结此案,却无视那伸手可及的证据,如果不是彼此都很了解,我真怀疑是别有用心!”

“你——”

“怎么啦?”

火冒三丈的赵传凯每次看到美若仙人的钟云惠,心中即使有再大的怒火也会在瞬间烟消云散,这次也一样,看到她美目冷视着自己,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他们之间那种儿女情长的微妙关系,成森早就了然于胸:“这样吧,你们俩就按各自的主张分头行动。赵队长明天开始直接奔赴马当要塞,密切关注日伪特务的行踪。”

“是!”

“云惠嘞,你等天亮后就赶到仁爱医院,按照你的思路查下去,希望能够如你所说,拨出萝卜带出泥,早日找出王祖富后面的人。”

“是!”

等成森和其他人走后,赵传凯略带醋意地问钟云惠:“你什么意思?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即使是再想找机会和他接触,也不应该把日伪特务这么重要的案子往医院里扯呀!”

钟云惠站起身来,一身上尉军装更加勾勒出她魔鬼般的身材:“你好像是山东人吧?”

赵传凯一愣:“什么意思?”

“怎么我老记得你是山西人!”说完,她拿起公文夹,一甩头,“嘎叽嘎叽”地离开了会议室。

等她的脚步声消失之后,赵传凯才把桌子一拍:“我喜欢吃醋?喜欢吃醋又怎么了?这个醋老子还吃定了,信不信,惹火了老子一枪毙了他!”

“你敢!”

赵传凯以为她走远了,没想到她突然又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并对自己怒目而视,顿时尴尬之极。他拿起公文夹,装着若无其事地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到大家都走了,钟云惠又回到自己刚才开会时坐的位置上,细细地回忆了一遍自己一个晚上的发言,看看有什么漏洞没有。她明白,任何人的任何漏洞,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都逃不过成森的眼睛。

她想,如果成森足够聪明的话,那么自己不仅逃过一劫,而且从此将会深得他的信任。但是,假如他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又或者大战在即之时一时糊涂了呢?那么自己无疑是在惹火烧身。

她掏出一支烟,尽量让自己的手自然而然的微微颤抖起来,因为她很清楚,此时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正如她所料,在会议室正中央悬挂的孙中山的巨幅画像的眼睛后面,正有一双眼睛居高临下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看到她因为情绪激动而使双手微微颤抖起来,那双眼睛立即闪现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姐夫,”站在下面的情报组组长老三,伸手把成森从柜子上扶下来后问道:“你觉得钟组长有什么问题吗?”

成森笑道:“刚才是有点那种感觉,现在没有了。”

“哦,为什么?”

“老三呀,”成森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你很好学,都说学问学问就是问出来的,可我不这样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是要靠自己去观察和体会的。问来的东西会很快忘记的,只有自己亲身体验过的,才会让你刻骨铭心,才能够终身不忘。”

“是,老三明白!”

成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你不明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