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收复西沙南沙始末


1946年收复西沙南沙始末

毛泽东接见起义后的林遵(前排左二)等。

清末民初,清政府和民国政府曾多次亮剑南海,派出军舰巡视勘查及收复被侵占的南海诸岛。


上世纪30年代后,南海诸岛又再次被法、日侵占。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台湾和南海诸岛全部归还我国。当时的政府在收复台湾之后,立即组织海军南下广东,协助广东省政府收复西沙、南沙诸岛,并限令在1946年12月底前完成接收任务。


先进军舰组成收复舰队


选择在11-12月去接收西沙与南沙群岛,从气象条件看是不适宜的。两群岛的最佳天气是2-4月,这是渔季,风力一般在4-5级以下;到了5月以后,进入夏、秋,这是雨季,台风很多;而到了11月之后,是冬季,经常刮东北强风,风力经常达7级,天气总体较为恶劣。从锚地说,西沙群岛不算很差,但南沙群岛根本就没有避风锚地,底质不是碎石和沙就是珊瑚,容易走锚,艰险可想而知。

那么,为何当时我国政府要急于收复西沙和南沙群岛呢?这是因为,当时的法国已有抢先侵占各岛的企图,他们的舰艇不时窜至南海诸岛海域活动。


接到政府的指令后,海军总部迅速抽调军舰组成收复舰队,由当时中国最先进的“太平”(护卫驱逐舰)、“中业”(大型登陆舰)、“永兴”(扫雷舰)、“中建”(大型驱逐舰)4艘军舰组成,“太平”舰为旗舰。海军上校林遵和姚汝钰,被任命为舰队指挥官和副指挥官。


舰队于1946年11月6日晨从虎门启航,8日下午驶抵海南榆林港。在那里雇用了约40名熟悉各岛情况的渔民组成运输民工队。


带着冲锋枪首先登岛


为了争取时间,舰队准备分头行动,“太平”、“中业”两舰进驻南沙群岛,目标是主岛太平岛。“永兴”、“中建”两舰进驻西沙群岛,目标是主岛永兴岛。


按计划,进驻太平岛和永兴岛后,各设海军电台一座,派海军陆战队一个独立排驻守,每岛的在编人员为59名,直属海军总司令部指挥。电讯上尉李必珍被任命为西沙群岛电台台长,邓清海被任命为南沙群岛电台台长。驻岛人员规定每年轮换一次,薪金按三倍付给;岛上所需物资每半年派船艇运送补给一次。


23日,“永兴”、“中建”两舰趁风浪稍减的间隙,先行出航开往西沙群岛,于24日凌晨抵达永兴岛,在离岛200米处抛锚。


舰队参谋张君然、“永兴”舰轮机长刘铁燊、上士韩学敏三人首先登岛。他们带着冲锋枪,由两位渔民驾驶小艇驶近永兴岛,在离岸约20米处浅得不能再驶近时,渔民先下了水,几个人本想也跳下水,但水深至膝,渔民便主动背他们上岸。


上岸后,几个人不到半小时便绕岛一周。岛上除有海龟蛋和海龟爬迹外,没有半点人迹。


永兴岛上遭遇法国官兵


1946年11月29日上午,举行收复西沙群岛仪式。鸣炮升旗之后,将纪念碑竖立起来,碑正面精刻着“卫我南疆”四个大字,背面刻着“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至此,进驻西沙群岛的任务初步告成。


留下驻岛人员,“永兴”、“中建”两舰离开永兴岛,到西沙的西部永乐群岛考察,并越过琛航岛和广金岛察看了珊瑚岛,见珊瑚岛上仍有法国和日本侵占时期残留的房屋。舰队随即北行,于30日下午返抵榆林港。


1947年1月16日,一架法国飞机飞临永兴岛上空侦察。 18日上午,法舰“东京人”号驶抵永兴岛,派官兵登陆要求我驻守人员撤退。


李必珍台长当即严词拒绝,并斥令法军立即退走,全岛随即进入紧急备战状态。见此情状,法军离岛,但军舰仍停泊在永兴岛附近海面,过了24小时才撤离。


接到法军进犯西沙的报告后,海军总司令部电令李台长坚守国土,并命令留守在广州的进驻舰队准备支援。外交部和国防部随即向法国提出质询和抗议。


法国军舰撤离永兴岛后,随即驶往珊瑚岛登陆。本来,我海军已筹组珊瑚岛电台,准备1947年春季进驻。


放下小艇登上太平岛


收复南沙群岛的情况又如何呢?


1946年12月9日,天空晴朗,早晨8时,“太平”、“中业”两舰第三次由榆林港出航驶往南沙群岛。


南沙群岛的岛礁和暗沙,大部分是由珊瑚礁构成,多为水面下的环礁。整个海区没有灯塔或任何航标。太平岛算是最大的岛,面积也不到0.5平方公里。在能见度良好的情况下,也只可在靠近七八海里内才能看到该岛。太平岛四周被珊瑚礁所环绕,要登上该岛,必须经过珊瑚面航行,摸索深水航道前进。


12月12日上午,海水由黑色变为深绿色,意味着军舰已进入较浅水域,距珊瑚区不远了。军舰减低航速,派出水兵上桅顶加强瞭望,紧盯着水色变化,并开动回声测深仪,不断记录水深读数。


10时左右,正前方地平线上出现一条短黑线,之后逐渐见到岸形,雷达荧光屏上显示出一粒光点,经过与海图上标绘的图像等校对,断定这就是太平岛。这时,雷达测得距离岛岸600米,水深30米,两军舰立即在太平岛的西南岸外下锚。


锚地是碎石、沙底,海水十分清冽,锚和锚链抛下海底后能全部看清。抛好锚后,拉响汽笛,以引起岛上的人注意。然后,放下小艇开始登陆。


日本人运走25900吨鸟粪


太平舰副舰长何炳材带着水兵和海军陆战队各一个班,分乘汽艇和救生艇登陆,前进至距岸约50米处,离艇涉水登陆。


先进入近岸边的堡垒搜索,未发现任何人员,于是在其顶部升挂国旗。再向北进入两座混凝土房子搜索,只见有日军留下的几顶钢盔和破烂军服、皮鞋,附近有日军竖的石碑,该碑上方绘有日本国徽,下书“大日本帝国”几个字,众人将其推倒。


岛上到处铺着白色的鸟粪,堆积厚度近一米,鸟粪中藏着无数海鸥蛋,沙滩上也有许多海龟蛋。


沿西南岸边搜索,发现偏西处有一个残破的小码头,轻便铁路由此铺向东部。这铁路和码头都是日本鸟粪公司用来掠夺鸟粪的。后来查明,岛上的鸟粪已被日本人所经营的磷矿公司采掘运走25900余吨。


岛的中南部有一水泥晒鱼场,后被驻守人员改为篮球场。


为了方便以后人员登陆,先遣人员在码头上挂起一面号旗,作为登陆点的标志。


登岛当天就举行了收复仪式,并竖立一个高约一米的水泥钢筋碑,上刻有“太平岛”三个大字。


播下菜种都被鼠蚁吃了


太平岛面积约0.5平方公里,高度约3.3米。环岛漫步一周,只需50分钟。岛上热带植物丛生,高约3-4米,有香蕉、椰子等树。岛上没有居民,也没有毒蛇猛兽,但蚁鼠却很多,随处可见。驻岛人员回忆说,他们的粮食是与鼠蚁平均分食的。还发现野狗一头、野猫数只,都是日本人遗留下的。野狗被驻岛人员捉获,经过一番豢养,又驯服如家犬了。


驻岛人员本想在岛上种植一些作物,但岛上没有黏土,全是灰白色的珊瑚礁经风化后变成的细沙,稻粟和蔬菜之类的作物都不适宜于种植。日本人曾运了一些泥土到岛上,于岛的中部辟出一两亩地,试种各种作物,曾经试种甘蔗成功了。守岛人员又利用这块园地试种蔬菜和瓜豆类,最初播种下去,皆为鼠蚁食了,就是瓜菜长成了幼苗,也被鼠蚁食掉。


在岛上,有多处日本人的坟墓,从刻在上面的资料看,是一些为占领和建设太平岛而死的技术人员。


二战美日曾在南沙激战


二战期间,日军曾利用南沙群岛做其侵略南进的跳板,但最后失败也从南沙群岛开始。当年盟军在南太平洋开始反攻的时候,南沙群岛附近战事甚为激烈,太平岛就被炸得遍体鳞伤。


日军投降的前一年,美日海空军在太平岛外160公里处有过一场大战。在太平岛北10公里的一个岛上,还有一架相当完好的美国坠机。驻岛的电台工作人员就曾前往这个岛,拆卸飞机上的无线电零件回来。


所以,岛上到处都有激烈战事过后的痕迹。在丛林中就发现了10余枚未爆炸的500磅以上的大炸弹,在海滩上机关枪弹壳遍地皆是,被遗弃的钢轨、钢板、机件等堆积如山,被海水浸泡了一年多,做废铁都不能用了。


在岛的东南、西北两处海面,距岸数10米到200米的地方,有沉船多艘,其中一艘是美国船,潮退落时,其船桅还露出海面。


在太平岛的一些残破的房子里,发现有美军的罐头空壳,房屋墙壁上,歪歪斜斜写了许多英文字,说明美军曾在这里登陆过,说不定岛上的日本人都成了俘虏。


128人专责南海诸岛事务


1946年12月15日,“太平”、“中业”两舰离开了太平岛北返,留下的人员有海军陆战队一个排以及气象员、无线电员、修理人员、医务员等共约60人,还留下一批武器弹药、食物、医疗器械、生活用具(包括捕鱼的叉和钓等)和足够半年用的燃料等。


12月25日,收复西沙南沙群岛的四艘军舰回到广州白鹅潭。总指挥林遵在广州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全国各大报均在头版刊登了收复西沙南沙的消息。


当时政府还成立了南海群岛管理处,群岛管理处有气象观测组和电讯组,辖下有专业技术军官和士兵共128名。除驻守国土外,气象观测为驻岛人员的主要任务,规定永兴岛气象台每2小时作地面观测和记录一次,按时播发,并电报海军总部。此外,还定时抄收东京、上海、香港等气象台汇总的观测资料,每天绘制东亚区域天气图,并试作小区天气预报,公开广播。此项工作在国际航运气象方面曾起过一些好的作用。


1947年3月“太平”舰又奉命接收东沙群岛的东沙岛。


从此,我国管理南海岛屿进入一个新阶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