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1节:樱花灿烂

平山大侠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1节:樱花灿烂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在那里,每天都能看到花开花落。只是牡丹花瓣即使落了地,依旧有一种凝重的感觉,它闪烁着绸缎般的光泽、而又有凝脂般的厚重;不像樱花那样过于轻逸,在八面来风的轻唤中,随其左右上下,却又并非天使的翅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1节:樱花灿烂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在那里,每天都能看到花开花落。只是牡丹花瓣即使落了地,依旧有一种凝重的感觉,它闪烁着绸缎般的光泽、而又有凝脂般的厚重;不像樱花那样过于轻逸,在八面来风的轻唤中,随其左右上下,却又并非天使的翅膀……”

——华然


1、华然:(1880年——1925年)本姓王,字翔之,东北人,满铁副总裁。

李大钊的好朋友,并在他的介绍下参加了北平共产主义小

组。后在日本做共产党组织的建设工作,不幸于1925年英年早逝。


看着满山满谷绽放的五颜六色地樱花,6岁的小振雄兴奋地大声叫喊着:“撒枯拉、撒枯拉(日语樱花)。”

还未等轿车停稳,推开车门就窜将出去,根本不理会母亲的叮嘱,向远处跑了过去,很快就溶入花丛中,消失了身影。

日本是一个春夏秋冬四季变化分明的岛国。谷雨刚过,春姑娘生机蓬勃的气息与轻盈的脚步已经翩然而至。温暖的细雨和潮湿的海风,将日本列岛滋润得生机勃勃。虽然冬爷爷留下的痕迹还未完全褪去,但是白雪映衬着粉红色的初绽樱花,使4月的春天更显得和蔼可亲了。

从4月初,樱花就次第开放,由南边的琉球群岛至北迤逦而来,一直到北海道。一整串横亘、绵延的列岛,空气中充满了淡淡地幽香,笼罩在一片粉红色的花海之中。白雪、樱花与富士县的山青水秀相得益彰,使这个小岛国的全体岛民们的心情,也如同盛开的樱花般地,沐浴在春天和煦的阳光里,灿烂、开朗、欢愉起来。

撒枯拉(日语樱花)不仅是日本的国花,而且也是日本最古老的花。在日本古文献《古事记》中就已经有记载。另外在公元8世纪后期编辑的《万叶集》这部诗集中,有400多首诗歌提到了樱花。

不过,那时因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将樱花称之为梅花,也叫报春花。古时侯日本人是通过观察野生樱花来判断季节和农时的。江户时代,园艺师通过杂交,培育出多种园艺品种,观赏樱花的风气也开始盛行。

日本被称为樱花之国。野生樱花有6个种群,11个系统。最为著名的是:山樱、霞樱、豆樱、峰樱、大岛樱、土山樱、彼岸樱,而园艺品种达300种之多。

在日本,樱花象征着生命的短暂和更迭,因为樱花的花期只有10天左右。美丽的樱花一经开放,很快就凋零消落、任由绿叶取而代之。同时,日本人说:“武士的人生就如樱花绽放,尽享人间欢乐之后,便是凋零之时。”

生命如此短暂,谁不想让她更美好、幸福呢!

在樱花初绽时,日本人有在4月份举行花见活动(观赏樱花)的传统习俗,届时日本人便会扶老携幼、招朋唤友;带着米酒、食物;在花团锦簇之中,于樱花树下;铺上草席,摆上寿司、炸鱼、烤肉串、荞麦面、糕饼;庆祝这宝贵、稀有的机会。妇女穿着艳丽的和服,男人沉思或交谈。全家人纵情欢乐,直到太阳下山,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日本人相信:在这相聚欢会,美好幸福的时光里,已经离去的先人和亲友们的在天之灵也会赶来团圆,一起赏花。因此,观赏樱花是神圣的,充满神灵的,所以日本人从来不会用樱花来赞美妇人之美。因为这是亵渎神灵的,对方不仅不会接受,而且会恼怒。

小振雄难得有机会和爸爸华然、母亲华然和子还有柳原弘一叔叔,一起郊外野游,四个人高高兴兴地来到距东京80公里的富士山欣赏樱花。

和子一个劲地埋怨丈夫:“都是你,太娇惯,这要是摔着

了……”

和子出身于日本古老的、最受尊敬的、藤原家族的一个支系,与皇室有着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嫁给华然后遂改名为华原和子。

“男孩子嘛,哪有不调皮的。”华然淡淡地说。

“还不快去看看,孩子一个人哪!”

华然不以为意。

柳原弘一说道:“大哥、大嫂,你们别急,有我呢。”

说着,柳原弘一跑去了。

小溪边,一家人升起火,举行野餐。

小振雄问母亲:“妈妈,我们干嘛要住在东京?搬到这里多好哇!有山有水,还有那么多好看的花儿,住在这儿,不是天天都可以看到花儿嘛?”

和子看着丈夫甜甜地笑了:“你看这孩子,说些什么那。”

华然也笑着问:“振雄,你喜欢樱花?”

小振雄点点头:“嗯,樱花多好看那。红的、粉的、白的,好多好多,数也数不清!”

华然慈爱地抚摸着小振雄光光的脑袋,意味深长地说:“振雄,其实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在那里,每天都可以看到花开花落。只是牡丹花瓣即使落了地,依旧有一种凝重的感觉,它闪烁着绸缎般的光泽、而又有凝脂般的厚重;不像樱花那样过于轻逸,在八面来风的轻唤中,随其左右上下,却又并非天使的翅膀……”

“胡说什么哪,樱花可是日本的国花,这个世界上数樱花最美!淡极始知花本艳,任是无语也动人。唉!可惜就是花期太短。”

和子幽幽地看着丈夫道。

次日清晨,在返回东京的路上,四人都默默无语,各自想着心事。快要到东京了,和子忽然对华然说:“去九段坂看看振雄大舅舅和大表哥吧。”

华然微微一怔说:“还早吧?春季例大祭是每年4月21日至4月23日吧?”

“瞧你这记性,今天不正是23日嘛?”和子娇嗔道“都快过了呀!”

小振雄长到6岁,还从未听父母提起过大舅舅和大表哥。于是好奇地问父亲:“爸爸,大舅舅和大表哥住在那儿啊!是在东京吗?我怎么没见过他们呢?”

可是父亲没有吱声,母亲叹了口气:“他们住在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不是七福神爷爷和其他神仙爷爷住的地方嘛?大舅舅和大表哥怎么会住在那儿啊?!”

这一回儿父母都不说话了。

正驾驶车子的柳原弘一见状,耐心地解释说:“振雄,靖国神社可不同于一般神社,它供奉的不是七福神或是其他民间神祗,它主祭的是‘战争之神’……”

“弘一,开好车。”华然严厉地打断道。

“战争之神?怎么回事啊?还有这么一位神仙爷爷吗?爸爸,你给我讲一讲嘛。”小振雄央求道。

“到了那儿,你就知道啦。”华然显得有些无奈地说。

车子开进了位于东京九段坂的靖国神社,已经是下午了,参拜的人已经廖廖无几。一行人下了车,小振雄看到这里的建筑宏伟壮观、庭园优美、遍植樱花、银杏,不由得高兴地叫道:“这里真好玩啊!”

和子说:“这里也是春日赏樱的胜地呢!”接着转脸对华然央求道“带振雄去游就馆祭奠一下吧?”

华然摇了摇头:“你带振雄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说罢点燃一支香烟,与柳原弘一向草场上走去。

和子无可奈何,只得独自领着振雄进了游就馆。

小振雄牵着母亲的手,一边蹦蹦跳跳地走,一边好奇地问:“妈妈,游就馆是干什么用的?是上课的地方嘛?”

“游就馆是日本历代战争所留下的遗物展示馆。里面有烈士的生平简介和遗物,以及历次战争的战利品、图画、照片、模型等。还有好多好多从火绳炮到现代兵器,各式军服、军用品应有尽有。当然,也可以说是上课的地方。对你们这些小孩子来说,到这里来上课,自然会更生动、有效了。”

走进游就馆,小振雄立即被各种兵器吸引住了,他感到有些目不暇接,连母亲叫他也没有反应。和子走过来拽住他来轲到一处地方:“来,给大舅舅鞠躬。”

小振雄定睛一看,只见面前的牌位上,照片中一个全副武装的军人,拄着军刀正凶神恶煞地逼视着自己,满脸横肉的脸上两眼射出杀气腾腾地凶光。小振雄有些害怕,直往母亲身后躲。在母亲的催迫下,勉强鞠了一躬,刚想溜走,又被母亲拉住:“还有大表哥呢?”小振雄眼光一扫,觉得大表哥斯斯文文,还戴着眼镜,赶紧乖乖地鞠了躬,就跑出来找父亲了。

华然与柳原弘一正在交谈。

柳原弘一说:“大哥,振雄已经6岁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见华然没有吭声,又说“大哥,送振雄去幼年兵学校吧,东京陆军中央幼年学校每年只招收50名学生,可是却有2万多人报名呢,真可谓百里挑一那!学习2年后,便可以免试直升陆士,以后再去上陆大,嗯,振雄的前途不可估量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