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张维玺列传(六)

史今学 收藏 1 303
导读: 六 自1943年7月中旬以来,孙良诚一直呆在八公桥总部,有时回开封去日本军部开会,会后即匆匆返回总部,迹象表明,日伪军将有重大的军事行动。一日,谷大江突然从绥署打来电话急促地对张维玺说:“日本军部命令井福顾问把冯友生等人带到军部,这事儿恐怕凶多吉少,请您想办法保住这些人。”,张维玺立即到绥署向井福顾问询问此事,井福说这是军部的命令,于是张维玺和谷大




自1943年7月中旬以来,孙良诚一直呆在八公桥总部,有时回开封去日本军部开会,会后即匆匆返回总部,迹象表明,日伪军将有重大的军事行动。一日,谷大江突然从绥署打来电话急促地对张维玺说:“日本军部命令井福顾问把冯友生等人带到军部,这事儿恐怕凶多吉少,请您想办法保住这些人。”,张维玺立即到绥署向井福顾问询问此事,井福说这是军部的命令,于是张维玺和谷大江带着冯参谋(翻译)一同去日本军部进行交涉,日本驻军第三十五师团师团长坂西一良称:据报告,第二方面军干部训练团内新来的教官是河西派来的,形迹可疑,应送交军部接受审查,张维玺说:“这些人到开封是来投效总司令的,被安排在干训团当教官,他们外出考察、收集教材等活动都是教学工作需要。如果军部对他们有怀疑,可以遣回河西,要是把人扣起来,以后谁还敢来投效。”,……,最后,日本军部决定,限令这些人明天12时以前离开开封。次日,冯力生等人返回四所楼通杞指挥部,转入秘密活动。井福顾问又向谷大江询问朱忠民的履历以及他与孙良诚的关系,谷做了满意的回答和解释。为打消井福的怀疑,孙良诚派朱忠民担任绥署副官处处长,以表示对朱的信任。


1943年8月,驻济南日军第十三军发动代号“十八秋鲁西作战”(1943年为日本昭和十八年)的细菌战,冀鲁豫边区和鲁西北抗日根据地所属的聊城、临清、馆陶、冠县等县,突然爆发感染力极强、死亡率极高的流行性霍乱,瘟疫疯狂肆虐着鲁西北大平原,人们几十、成百、上千地死去。当时,抗日根据地军民一直认为是聊城、堂邑、冠县、莘县“无人区”引发的瘟疫,殊不知是日军实施山东卫河流域细菌战制造的人祸。8月29日在馆陶的日军第四十四大队第二中队中队长福田武志率小队长岩田和夫等30人,由驻地南馆陶出发,抵达南馆陶以北5公里的拐弯处,将卫河北堤决开4米长的口子,洪水淹没了南馆陶方向长16公里、宽4公里的地方,有48800多名老百姓罹难,仅南馆陶因霍乱、水淹、饥饿死亡达4500多人。为了配合“十八秋作战”,日军调集第三十二、第三十五、第五十九师团、骑兵第四旅团各一部,伪第二方面军孙良诚部,总计3万兵力,对冀鲁豫边区各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由于冀鲁豫军区部队已转到外线,故敌人的此次“扫荡”,八路军的主力部队未遭受损失。因不见八路军的踪影,日军专门袭击村庄,迫使、驱赶霍乱病患者到处逃亡,使瘟疫进一步扩散。从8月下旬至10月下旬,仅鲁西北18个县就死亡20万人以上。


1943年8月,王仲瑛患肺炎病,多次去医院诊治,病情未见好转,张维玺闻讯回津看望,后来服用李幼堂开的中药配方,才逐渐痊愈。一日,李对张说:“现在的生意很不好做,药材紧缺,许多药店关门改行,我靠天津、上海的一些老关系,才勉强维持。安树德和党老板曾几次来津求助,他们说山东卫河决口,鲁西北大片土地被淹,更严重得是闹起瘟疫,死了很多人,急需药品,可是那些药大多是军用品,受到管制,很难弄到,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张沉思片刻后说:“你和我一块儿去开封,我给你挂个医官的职务,这样用军需的名义能够买到药品,你愿意不愿意?”,李说:“办法倒行,只是要当汉奸,我不干。”,张说:“这是个空缺,你暂时补上,这样我可以批条子,你去军需处办理手续,买到药品后立即与安树德和党老板联系,让他们将药送到鲁西北地区去,当你不需要这块牌子的时候,我马上把它拿掉。”,张顿了一下说道:“这些天我也在想,为了摘掉汉奸帽子,我恨不得马上远走高飞,可是俺爹那么大年纪又体弱多病,在开封和天津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况且日本鬼子因我的脱逃,会再使出更毒辣的手段,我怎么能放下心,一走了之。即然鬼子抓住不放,我就在这儿和他们周旋到底,虽然我没什么实权,但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尽可能的为抗日救国出点力,为家乡父老做点事,只要问心无愧,自己受点委屈算什么! ”,李点头同意。李幼堂随张维玺来到开封,李被任为干训团医务室主任(少校军衔)。当张和李从绥署军医处出来时遇见谢庆云,张询问自己辞职之事,谢说,总参谋长鲍文樾不同意,未批准,……。因谢庆云曾任孙良诚军需官,张向谢介绍了李幼堂,让他带李去军需处办理购买药品事宜。过了几天,李幼堂弄到了一批急需的药品,存放在干训团,以后李又四处活动运进许多军需物资,经过仔细准备和安排,李幼堂携带着药品和一些物资返回了天津,李临行前,张维玺嘱咐他说:“最近孙良诚经常去总部开会进行部署,可能在冀鲁豫地区会有军事行动,你对安树德和党老板说,向鲁西北运送医疗物资时,一定要谨慎行动,注意安全。”,李说:“现存的物品,回去我和安树德商量一下,如果有需要的,叫他派人来取。”。李走后不久,陆续有人来开封,持有李幼堂的介绍信到干训团找张维玺提取医药、通讯器材和纺织品等,张按信中的要求一一拨给,并安全地将人和货物送走。


9月中旬,安树德和王老板(王梦月,化名王磊,县敌工站站长)来到干训团,安向张介绍说,王老板是馆陶县城一家店铺的掌柜,经常去德州跑买卖,此次办货是特意来拜访张先生的。张维玺见是老家来人,热情招待,并向他打听家乡情况,王说,自去年(1942年)到今年春,馆陶县遭受严重旱灾,全县人民生活极端困难,同时日军对六、八区进行多次“扫荡”,由于南彦寺村是抗日将军范筑先和张维翰的家乡,就在今年阴历正月十五(公历2月19日)那天,日军将南彦寺包围,杀了53人,打残6人,强奸妇女25人,最后把村长张寿山吊在树上给活活烧死(为了纪念他,南彦寺村改名为寿山寺村)。张维玺听到此处,愤怒地说:“这是鬼子第二次进村,竟凶残地屠杀无辜老百姓,真是灭绝人性,一定要血债血还!”,张接着问:“张维翰是不是还在聊城打游击?”,“张维翰现在是八路军新八旅旅长,带着部队转移到冀南。在馆陶县坚持斗争的是筑先纵队独立团改编的新八旅二十三团,大部分干部、战士是本县人,县长郝国藩兼任二十三团团长,另外县里还组织了民兵配合正规军进行反‘扫荡’,目前六、七、八区根据地逐渐得到恢复。”,王又说:“进入8月份,鲁西北普降大雨,且连绵不断,卫河水猛涨,8月下旬卫河突然决口,馆陶县大部分地区被淹,更可怕的是霍乱病大流行,仅在南馆陶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四千多人,再加上缺粮少药,目前的死亡人数还会增多。”,张维玺立即对安树德说道:“一会儿你和王老板去库房看看,有需用的都可以取走,我再写封信你回趟天津带给李幼堂,让他在天津、上海等地多采购些救灾物资运去德州,你要想办法发放给受灾的老乡们。”,安对王说:“我和你先回德州,你将这次带回的物资赶运到馆陶,尽快发给灾区人民。”,张维玺想了想说:“孙良诚近来在八公桥进行军事部署,第四军、第五军已经开始从濮阳、东明各据点出发,我看日伪军可能又去‘扫荡’冀鲁豫边区的八路军,你们把这个情况带回去,家乡的抗日军民要加强防卫,以后你们需要什么物资或情报,可以派可靠的人来,我尽力给予解决。”,王激动地说:“这真是雪中送炭,非常感谢张先生对家乡人民的关怀和援助,我也替乡亲们向您致谢。”,说着站起身向张维玺鞠了一躬,张急忙站起,说:“岂敢,岂敢,资助家乡人民理所当然,支援抗日斗争义不容辞。”,随后张写好信交给安,二人起身告辞。

1943年9月,孙良诚配合日军对冀鲁豫抗日根据地进行秋季大“扫荡”后,接着又率领两万人马卷土重来,其精锐第五军王清瀚部深入冀鲁豫边区腹地濮阳县,第四军赵云祥部占据濮阳至东明一线,孙良诚亲率三十八师两个团和一个特务团驻扎在濮阳县的八公桥、徐镇附近,总司令部设在八公桥。孙良诚在根据地内坐拥重兵,严重威胁着冀鲁豫根据地人民的生命安全,阻碍着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1943年11月15日,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下达了攻打八公桥的命令,至17日中午,孙良诚总部直属队全部被歼灭,活捉伪军参谋长甄纪印,孙良诚因赴开封办事,侥幸逃脱。孙良诚部在八公桥遭到重创后,汪伪政府任命谷大江为伪第二方面军参谋长,孙良诚将所属部队撤回河北大名、山东定陶、曹县及河南濮阳、东明、考城的据点,并派兵加强通许、杞县一带防御,以保卫开封的安全。1944年初孙良诚与谷大江到通杞指挥部四所楼村,巡察驻防区和各处据点,对部队进行整顿和补充。2月中旬,李文铎从通许返回开封,他来干训团对张维玺说,最近孙良诚整天忙于军务,并且从合作社调走一些人,由于人手不够,严重影响了与临泉方面交换物资的工作,特来请求张先生派人帮忙。张维玺同意并抽调副官苗秀升去河口,但向李提出要求,干训团需要的物资应给予供应,李满口答应。此后,苗秀升遵照张维玺的指示,利用负责采购、调运工作的有利条件,截留了大批物资,这些物资有的存放在干训团,大部分运到天津交给李幼堂,李幼堂在天津三岔河口运河南岸的估衣街开了一家店铺,通过当地帮会组织走水路,沿运河南下把一批批军需物资秘密输送到山东德州、临清、聊城等地,转交给安树德等人,用以支援冀鲁豫边区根据地的抗日斗争。


1943年2月,张维玺的长子张培温在黄埔军校毕业后,分配到湖北南漳国民党第三十三集团军(冯治安部)总司令部任少尉见习参谋。1944年6月初,冯治安对张培温说:“汤恩伯的部队在河南被日军打垮了,河南大部分地区沦陷,你父亲张维玺在开封任伪第二方面军副总司令,司令部准备调你去河南邓县参加总部干训班的培训,结业后派你到开封作情报和策反工作,李炘曾对我说,你父亲在敌占区身心受到很大压力,你要帮助他尽快摆脱困境。”,6月上旬,张培温到邓县参加培训,干训班每期三个月,学员主要学习政治及军事情报工作任务和方法,张培温在干训班遇见也来参加培训的王秋云(张培温表兄,曾在第二集团军119师任少尉排长)。8月,李炘和一个人来找张培温,李询问张、王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后,介绍同来的人说:“这位先生是军统局的刘处长,前来交代任务。”,刘说:“目前军统天津台舒季衡的情报工作有困难,你们回津予以协助。另据可靠消息,汪精卫去日本治病,伪政府重新进行军事部署,你们回去要特别注意打探伪军调防和占领区的情况,及时向军统局报告。”,刘给张一封信告诉与天津台的接头办法。李也给张一封信并嘱咐说:“你先回天津把这封信带给李幼堂,等他帮你摸清情况,再去接头,天津的日本特务多,要提高警觉,你可以借口回津探亲,以免引人怀疑。见到你爹告诉他,他的处境我们很了解,要他注意安全,耐心等待时机。”,李又对王秋云说:“你去开封后,要留在你姑父身边照顾好他的身体和安全,赵凤林在郏县,有情况或需要帮助可以去找他。目前河南的局势有些恶化,庞炳勋投敌,汤恩伯跑了,我们正在密切注视着敌方动向,你要尽量收集驻防河南日伪军和地方抗日武装的情报,并随时把情报送出去。”。1944年8月中旬,张培温和王秋云化装潜回天津,后随王仲瑛一同到开封,张维玺因父亲去世,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半夜常被噩梦惊醒,梦见父亲遭受折磨和对自己的训斥,心中倍感悲痛和愧疚,由于寝食难安,身体明显消瘦。张培温将自己几年来的工作、生活作了汇报,其中谈到冯治安、李炘等人都很关心张维玺的处境和安全,希望要保重身体并保持联系。为了照顾张维玺,王秋云留在开封。


1944年3月,汪精卫因病情恶化赴日就医,住进名古屋帝大附属医院。1944年8月10日,周佛海到名古屋探望汪精卫病况时,向汪报告了他与陈公博密商,并经日本最高军事顾问同意的军事部署,这就是:“ 北以陇海路为限,南以钱塘江为限,先作一个防共区域的准备,因此将苏北、江苏、浙江三省区的行政和军队的管辖更迭,将江苏交任援道,将苏北交孙良诚,将浙江交项致庄。”。9月14日,陈公博、周佛海召开伪最高国防会议,贯彻上述计划,会议决定:“苏北绥靖公署主任项致庄调任浙江省省长,以孙良诚为苏北绥靖公署主任,将第二方面军由河南调到苏北地区,调庞炳勋任开封绥靖公署主任,……。”。因孙部是驻河南的,属华北防务带,该部调动必须与日军华北军部商量,费劲周折,汪伪政府才将该部于1944年12月全部移防苏北。


1944年9月下旬,孙良诚接到汪伪政府命令,第二方面军由河南移防苏北,孙兼任苏北绥靖公署主任,绥署设扬州。接到调令后,孙开始调集所辖两个军和一个直属师,共三万余人准备开赴苏北,同时命令张维玺于10月以前带领干训团赴泰州整编汪伪和平救国军第九军(军长顾秀武),以及部署扬州地区防务,张维玺以父亲的丧事未了、自身患有心脏病为由,拒绝执行命令,要求辞职。过了几天,孙良诚和谷大江来到干训团,孙对张说:“井福顾问态度很强硬,不同意你的要求,他下令说,没有得到上级批准,任何人都必须执行命令,违者按军法处置。”,张拍了一下桌子说道:“ 我哪儿也不去,把我抓起来吧,随你怎么处置!”,孙说:“你该知道军令如山,我是在执行命令,不能徇私情。”,张冷笑一声:“你对鬼子唯命是从,可是我没忘自己是中国人,你要当汉奸,别总拉着我垫背。”,孙涨红脸争辩道:“你干嘛损人,我是在履行职责,有嘛不对,军人在哪儿都要听指挥。”,张大声说:“我三次辞职都没批准,这次我坚决不干,怎么办,悉听尊便。”,……,孙张二人吵了起来,气氛有些紧张,谷大江急忙将两人分开,“两位先生稍安勿躁,大家是多年的老朋友、老同事,彼此都很了解,应以友情为重,孙先生因军务压身,心情有些急躁,张先生有丧父之痛,难免情绪激动,大家要互相体谅,有事儿慢慢商量。”,等了一会儿,谷见气氛稍有缓和,以试探的口吻说:“ 我去向井福解释,张先生暂留开封督办绥署的移交事务,此外,干训团应届学员结业,须要进行评定遣返部队,待一切善后工作完成后,干训团再迁往苏北。这样先应付一下井福,好不好?”, 孙良诚板着脸,一声不吭地走了。张维玺余气未消,愤懑地说:“俺爹娘这些年没过上个安生日子就走了,他们是被鬼子逼的、气的、折磨死的,我去找井福交涉,让他看着办吧!”,谷大江知道张维玺的执拗脾气,急忙劝解道:“张先生的心情,我很理解,但事到临头要冷静和克制,目前局势动荡,日本人正在加强戒备,井福做事手段毒辣,如果冲突起来,后果很难预料,此时应注意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我认为先生不妨去泰州,辞职之事可以从长计议,千万不要弄僵,井福这家伙对您抱有成见,不能让他抓住把柄,否则会吃大亏。”,张听后沉默不语,谷起身告辞说,他回去和孙良诚谈谈,再跟井福交涉一下,希望张维玺安下心来,慎重考虑,不要把事情闹大。过了几天,谷大江来到干训团对张维玺说:“我马上要和孙先生去通杞指挥部,布置和指挥各据点的调防工作。李总参议(李子铎)临时代理绥署事务,如有什么情况,他会来向您报告请示。”,谷说罢,急匆匆地走了。


9月末的一天夜晚,干训团的一个库房突然起火,当晚风很大,火借风势熊熊燃起,并迅速蔓延开来,顷刻间整个仓库被大火吞噬,张维玺带领干训团百余名学员(大部分返回部队)进行扑救,大约经过一个多小时才将火熄灭,经检查发现,除了库存的一些物资被烧毁外,还有十余箱绥署封存的档案资料、军用地图等重要文件也被烧成灰烬。这次火灾惊动了日本军部,立即派出宪兵队封锁了干训团,经过现场勘查,日本人怀疑有人盗窃军用物资和文件后,故意纵火消灭痕迹。日本宪兵首先把仓库管理员关押起来,并对其他人员逐个进行盘问,张维玺则被“请”到日本军部问话。井福顾问对干训团发生火灾十分恼火,认为仓库起火原因是消防措施不力,管理不严造成的,朝着张维玺叫嚷:“干训团‘火灾事件’一定是暗藏的抗日分子蓄意制造的,要彻底清查,必须把所有人员扣押起来进行审讯。”,……。 同年5月,朱忠民曾对张说,干训团里的郭教官是日本特务,军统的人已经把他盯住了,如果出了什么事日本人来查,你要挡回去。此后,干训团接连发生郭教官失踪,汽油、枪械被盗,以及在干训团附近,井福险遭车祸,夜间日军巡逻队遭袭死亡一人,干训团墙上发现抗日标语等事件,井福非常气愤,怀疑干训团内有抗日分子,亲自来调查多次均无结果。这次“火灾事件”,张维玺见井福又起疑心,反问道:“宪兵队在干训团检查了好几遍,对每个学员也都进行了盘问,没有找出任何证据,凭什么说干训团藏有抗日分子?干训团的库房年久失修,当天晚上的大风把电线刮断引起火灾,这是天灾。”,井福坚持要扣人,张维玺说道:“第二方面军现已调驻苏北,不属于华北军部管辖,你无权把人扣在开封,一切事务应交由扬州绥署处理。”,井福无言以对,说要去向上级请示,让张在此等候,张维玺等了半个多小时不见人影,心里很焦燥,此时,日本翻译官端来茶水,张维玺喝了一杯,稍解口中干渴,又等了一会儿,井福回来传达军部命令:限干训团三日内撤离开封。张说:“我父亲去世不久,家里的丧事没办完,不能离开开封,而且我又犯心脏病,已向总司令提出辞职,干训团搬迁的事情,请井福先生交李参议办理。”,井福没有理会,用强硬的口气说:“军部的限令时间紧迫,张副总司令回去速令干训团全体人员整装待发,必须按时撤离。目前苏北地区敌情复杂,治安状况恶劣,司令部特派警卫队担任护送任务,张副总司令要予以配合。”,随即命卫兵将张维玺“送”回干训团。次日,井福带着警卫队进入干训团,布置岗哨巡逻,戒备森严。张维玺自回到干训团后,感觉有些发烧头痛,且有腹泻,井福派人请来日本军部医官片桐济三郎(曾任日军第五十九师团特别训练队医务室伍长,参加过“十八秋鲁西作战”)检查后打了一针,张维玺觉得好些,井福要求片桐济三郎留下担任张的护理医生随团出发。


江苏古城泰州位于扬州东部约五十公里,驻有汪伪和平救国军第九军(军长颜秀武,孙良诚部进驻苏北后,原驻苏北各县伪军均调往苏南,伪第九军则仍驻泰州,拨归孙良诚指挥)。张维玺在警卫队的“护送”下带领干训团离开开封,经南京、镇江、扬州,于10月8日抵达泰州,张维玺住在泰州西山白云寺(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副总指挥部曾设于此寺),干训团学员驻进白云寺旁边的时敏中学。张维玺连日来一直感觉身体不适,发烧咳嗽,到泰州后即病倒在床,片桐济三郎过来医治,诊断为患重感冒,给张服药后,建议多喝水须要休息。12日下午,张维玺服药后身躯出现红疹、呕吐、感觉胸痛,四肢无力,王秋云招呼勤务兵,准备将张维玺送往泰州福音医院诊治,但片桐济三郎坚称,这是药物反应,服药一天后,病情即可好转,接着给张维玺打了一针,嘱咐病人要卧床静养。当晚8时,王秋云同往日一样整理好被褥,在一旁照料着张维玺,直待张入睡,今晚,张维玺的精神特别好,对王秋云谈起许多往事,当提到日本鬼子烧老家、抓人,胁迫自己当汉奸之事,气得发抖,呼吸变得急促,王秋云赶忙进行劝慰,并说要给天津写封信,告诉泰州的情况,劝张放下心,睡好觉,养好身体。王秋云回到自己房间写完信,晚10时许,照例去张的房间查看,进屋后见张身上被子滑落地上,赶快上前捡起,突然看到张的脸色发青,表情十分痛苦,王秋云见状慌忙伸手试探,发现张维玺没有了呼吸,顿时大惊失色,急喊医生并向医院呼救,但此时片桐济三郎却不知去向,泰州福音医院贝利斯院长带着两名医生匆匆赶来,经对死者的表象进行观察,疑似感染伤寒病,引发心力衰竭死亡,然而目前泰州地区尚未发现患有此种传染病的病例,死者的病因令人存疑。次日,贝利斯院长邀请几位专家一同对尸体进行仔细检查及血样化验,发现从死者的皮下组织和血液中析出大量病菌毒素和不明药物,故确认死者生前曾被注射过混有立克次病原体斑疹伤寒病菌的药物,体内病菌毒素迅速扩散,促使并发病毒性心肌炎导致猝死。事实证明,这是日寇惯用的投毒手段进行谋杀,张维玺不幸惨遭毒手,于1944年10月12日溘然逝世,终年55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