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42章 黄雀在后

佛头岭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URL] 两辆敞蓬大卡车从对面方向疾驶过来,每辆车的后车厢上,载有十多名全副美式装备的士兵,前一辆车驾驶室右侧门外踏板上,侍立着一个大胡子,一手抓着驾驶窗,一手持一把M16步枪。驾驶室顶蓬上,还驾着一挺M249机枪。 “美军来了,快跑!”有武装分子惊慌地喊。 那些武装分子再顾不得叶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两辆敞蓬大卡车从对面方向疾驶过来,每辆车的后车厢上,载有十多名全副美式装备的士兵,前一辆车驾驶室右侧门外踏板上,侍立着一个大胡子,一手抓着驾驶窗,一手持一把M16步枪。驾驶室顶蓬上,还驾着一挺M249机枪。

“美军来了,快跑!”有武装分子惊慌地喊。

那些武装分子再顾不得叶仲良,忽啦啦地往山上逃跑。

“砰”地一声,站在驾驶门侧的大胡子单手举起步枪,远远地,一枪就把一名最先逃往山上的武装分子撩倒,吓得武装分子又慌忙往山下窜。

“艾买提,这样跑是送死,快,抢车!”谭鱼头拉着一名武装分子,钻进中巴,车上的司机吓得一哆嗦,慌忙推开驾驶室门跳下车去。谭鱼头爬到驾驶位上,嗡地一踩油门,车子缓缓起步,掉了个头,转往巴格达方向,其余武装分子纷纷爬进中巴车,有两名来不及上车的,被大卡车上的人几枪打倒在地。

突然的变化让叶仲良反应不过来,眼见两辆大卡车驶到近前,停了下来,站在驾驶门右侧的“美军”跳下车:“叶司长,没伤着吧?”

“刘胡子?”叶仲良不敢相信,面前这一身美军装备的人是刘修民大胡子,“你怎么来了?太好了,快去抓谭鱼头,别让他逃跑了。”

“他跑不了。”刘胡子说。

谭鱼头驾驶中巴车拼命逃窜,开不出半里地,迎面驶过来一辆悍马。车上一人端起一挺机枪,“哒哒哒……”一梭子弹不分清红皂白就喷射出来,登时就将中巴车轮打瘪了,中巴车身一侧,撞到路边一块大石头上,有气无力地停住。

悍马开到了中巴车旁,莱姆与嘎西木推开车门下来,嘎西木提一把微冲站在中巴车门一侧,莱姆用英语喝道:“滚出来!”

武装分子打开车门,丢出枪支,一个个抱着脑袋跳下车,谭鱼头和艾买提最后下车,瞥了莱姆一眼,怎么也想不明白,本来只是掳掠一批手无寸铁的劳工,哪知道会遭遇这么多美军?中国劳工与美军可没有什么关系啊。

两辆大卡车载着叶仲良他们开了过来,在莱姆面前停下。见了莱姆,叶仲良明白,这些仍是莱姆安排的。幸亏莱姆及时赶来,否则,让谭鱼头这些人渣罪恶得呈,不仅十一名中国劳工要重入虎口,恐怕自己也要阿弥陀佛了。不过,他又有些担心,为了救出四十三名中国劳工,莱姆会不会强行留滞十一名中国劳工呢?

叶仲良上前与莱姆握手:“我又要谢谢你了。”

“不客气。”莱姆说,“现在可以送中国劳工回国了。”

“你说他们可以回去?”叶仲良惊喜不已,但瞅见中巴车倾侧在路旁,车头尽是弹孔,两个前轮被打得稀巴烂,又有了忧愁,“不知中巴车还能不能行驶?”

“没关系,让刘胡子用大卡车送他们去约旦。”

叶仲良满心欢喜,双手紧紧地握住莱姆的手,连连摇晃:“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

“谢就用不着了。”莱姆微微一笑:“你可以派小李子跟去,刘胡子会把他们安全送抵约旦边境。”

叶仲良这下是彻底放心了,有刘胡子带着一队士兵保护,一路上自然安全无虞。同时也对莱姆彻底放心,试想,莱姆为他设想如此周到,他还有理由怀疑人家吗?只是,这个莱姆究竟是什么人呢?叶仲良产生这样一个念头,莫非莱姆是国家安全部门策反过来、布设在美国的特工人员?回国后可要好好查实。

一辆大卡车掉了头,刘胡子带领一小队特务队员护送十一名劳工去约旦。

莱姆请叶仲良和海外公司的四名保安上了悍马,嘎西木押着谭鱼头、艾买提一帮武装分子上了另一辆大卡车,跟在后头驶往巴格达方向。

叶仲良现在是一身轻松,问:“莱姆将军,您怎么会出现在里?”

莱姆说:“我估计,中国劳工来伊拉克目的是赚钱,但意外地遭遇绑架,谭鱼头想来也不甘心,辛辛苦苦把人偷渡到伊拉克,不可能就轻易放弃。谭鱼头也一定在关注,当他得知人质释放后,应该会有所行动,而他唯一机会就是在中国劳工回国途中进行拦截。考虑到谭鱼头混迹伊拉克有段时间,必然有他的势力和人脉,有一定的活动能量,不排除与当地武装组织勾结。因此,人质获释的消息一出来,我就连夜赶到白水公司,调集特务行动队作了战斗部署。今天早上,你们中巴车上路时,我安排刘胡子率领特务队在前边出发,我开着悍马跟在你们后面,相隔你们有一公里左右。没有让你们知道,主要是为了麻痹谭鱼头,让他误以为中巴车孤立无援,无所顾忌行动。谭鱼头拦截中巴车时,刘胡子从望远镜里观察到了,大卡车立即掉头赶了过来。”

叶仲良佩服说:“你这招,可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莱姆哈哈一笑:“照这么说,叶司长是蝉,我成了黄雀,不过,我这只黄雀不会吃掉你这只蝉。”

“蝉现在要吃螳螂了。”叶仲良也笑了,“谭鱼头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能不能交给我们带回国内?”

“现在还不行,还有一些问题要搞清楚,帮助谭鱼头的这个武装组织是什么组织?从他们穿着和言语来看,不像是伊拉克人,而像是中国新疆来的,谭鱼头怎么和他们勾结在一起?这是一,第二,还要利用谭鱼头把关押的四十三名中国劳工解救出来。具体怎么操作,要待审讯之后再做决定。”

“谭鱼头是我国发出国际通缉的犯罪嫌疑人,我希望参加审讯旁听,行吗?”

“当然。”

俘虏押在白水保安公司。

审讯在四楼的一间房里秘密进行,只有三人参加,莱姆主审,叶仲良旁听,戴美儿担任记录。

莱姆平缓地说:“谭鱼头,在我这里,没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也没有‘你有权保持沉默’的鬼话,我只有一句话,你不要惹得我不高兴。我不高兴了,你就会很痛苦。明白吗?”

“明白。”谭鱼头觉得在做恶梦。

自抓进来后,他始终想不透,抓他的是什么人呢?为头的像美军军官,其余的却都是伊拉克人,是伊拉克保安部队?可是,他干的事跟伊拉克没有半点关系,他们抓他干什么?这时突然听到这个美军军官说出一口京腔京味的普通话,着实傻眼了,又见他旁边坐着一个中国女人和一个中国来的什么叶司长,感觉情况很不妙,适才,挟持了这位叶司长,叶司长能饶得了他?美军军官怎么与中国官员坐在一起?难道中国政府与伊拉克管理当局做了交涉,他是中国公安部通缉的嫌犯,引渡回国就死罪难逃了。

先蒙混了美军军官再说。这个美军军官嘴巴虽说有些凶狠,但总比中国公安好唬弄。只要不遗返回中国,落在美国人手里,他就一定有救。

“我是中国劳工,没找到工作,”谭鱼头说,“只想拦住中巴车要点吃的用的……”

“嘎西木,”谭鱼头话没说完,莱姆把嘎西木喊了进来,“带他出去,这家伙搞得我很不高兴,你想个办法,叫他让我高兴一点。”

嘎西木二话不说,拖了谭鱼头出去。听得外头谭鱼头瘆人、垂死般的惨叫,不一会被带了进来。谭鱼头扑嗵跪到地上,拖着哭腔说:“你要我说什么,我全都交代……”叶仲良和戴美儿都吃惊地看了莱姆一眼,不知嘎西木干了什么,竟然让谭鱼头怕得这么厉害。

莱姆冲叶仲良笑了笑:“对付恶人,要有恶办法。”他是怕吓着戴美儿和叶仲良,因此让嘎西木把谭鱼头拖到外边用了点刑。

“记住,我的问题只问一次,不说第二遍。”

“是。”

“第一个问题:在十一名中国劳工之前,你还偷渡骗卖了四十三名中国劳工,要把这个过程交代清楚。这些人来自哪里?中国那边有哪些同伙,伊拉克这边跟谁接头,买主是谁?是谁收下这些中国劳工?从中获取多少利益?第二个问题:艾买提是什么人?这个武装组织是哪来的?你与他们是什么关系?听清楚了吗?”

“清……清楚。”

“希望你的回答能让我高兴,否则……哼哼,中国有‘凌迟处死、披麻戴孝’的成语,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是,我说……”谭鱼头战战兢兢,舌头打着哆嗦,他实在怕狠了,那个伊拉克人太凶残,活生生地从他大腿上剜了一块肉下来,然后用尿水淋在伤口上,完了用裤腿给盖住,搞得从外面看起来倒像没有受伤。这是“凌迟处死”的第一刀啊。

“跟我联系的是美国人布卢默。艾买提是东突组织的一个头目,他两人都在阿富汗接受过一个叫作伊玛尼的女人训练……”

随着谭鱼头交代,莱姆和叶仲良越来越是震惊,这事闹大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