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战神传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刺杀(六)

xiangchangqi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URL] 当爱被恨取代,当恨变成了理想,当理想变成现实,手无寸铁的她们也只能用这样的铁血方式来提醒后代们,不要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仇恨。可是,哪个孩子不是母亲心头上的肉?看到孩子们身上布满鞭痕,看到新添的三道鞭痕交错在一起正往外冒血,她们心都碎了。而那些围观者,看到这些,只能用一个词来表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当爱被恨取代,当恨变成了理想,当理想变成现实,手无寸铁的她们也只能用这样的铁血方式来提醒后代们,不要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仇恨。可是,哪个孩子不是母亲心头上的肉?看到孩子们身上布满鞭痕,看到新添的三道鞭痕交错在一起正往外冒血,她们心都碎了。而那些围观者,看到这些,只能用一个词来表达——震撼!如果非要加两个字的话,就是——极度震撼!

以前,三鞭过后,仪式完成,大家吃酒喝肉就成,可今天,当亲人们手忙脚乱的要给他们上药时,他们却不约而同的制止亲人,不顾伤痛,不顾鲜血,不顾一切,整齐划一的跪地,磕头!猴子跪在最前面,大声喊道:“我等恳请少爷登上寨主之位,带领我们为父报仇雪恨!”

“我等恳请少爷登上寨主之位,带领我们为父报仇雪恨!”

轰然之声响彻天地,呼啸山林,震撼人心,自家人听到,无不热泪盈眶:多少年的等待、期盼与煎熬,终于要熬出头了;外人听之观之,无不敢到一股巨大的压力迎面扑来,面色惨白,身出虚汗,就连一惯见过大场面的土司王此时,也把牙齿咬的咯咯直响,目露凶光的盯着彭军,当然,反过来说,如果这批人在这里要求他来带领众人报仇,那他绝对会感到无上光荣,可现实就是现实,他必须要面对,所以,在他心灵深处,此时,已经把彭军当做一个对手来看待了。

“好!我应了。”

“谢寨主!”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响起,不止这四百多人,而是彭家大寨所有人都狂热的喊着。

苗王冷冷地看着彭军,冷冷地注视着这股新生的力量,突然,他身边那个一直低头的老人在他耳边轻声说着什么,他的眼神开始转变,火热而疯狂,然后变成了惊喜,最后竟忍不住猛地一拍桌子,大笑一声:“好!”看的一旁的土司王一脑袋的雾水,虽然弄不懂这个狡猾的苗王到底为什么回这么欣喜若狂,但看他盯彭军的那股狂热眼神,土司王的心开始下沉,一股不好的感觉从脑袋顶上一直蔓延到脚底板。

而在另一边,有两位老人此时正气鼓鼓地大眼盯小眼的对视着,一点都没把外面的事放在心上。

“小巫师,你到底会不会下象棋?怎么老出错,你是故意的?”老祖宗怒视着眼前这位苗家人心目中的巫神,一点都没有把对方当神看的觉悟,反而凶狠的要求对方快点。

“故意的又怎么样?你还敢把我吃了不成?”这位女巫神也没有神的觉悟,火暴的一手把要输的棋子打翻在地,指着老祖宗的鼻子喝问道。

“我不吃人,只是,我见人就说,几十年前,某位姑娘春心荡漾的对某位男人说……”

“你敢再说一句试试?”

“我就敢!”

“那你说啊?”

“我就说!”

“说啊!”

“好!”

“咚!咚!”门外有人敲门,两位老顽童立即恢复了庄严的表情:“进来!”

“老祖宗,要开始了。”

“恩,知道了。告诉孩儿们,小心些。”

“是!”

见侍卫退了出去,巫神大人没好气的盯着老祖宗:“老妖怪,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呵!呵!小巫师,正好,这事还需要你帮忙了。”

“呸!帮你才怪?又没好处。”

“是没好处啊,可你要敢不帮我,我就到处去说,几十年前,某位姑娘……”

……

且不说两位精神领袖之事,因为外面的好戏终于准备妥当,要开锣了。

仪式已经结束,接下来就该喝酒吃肉痛快的大肆庆祝一场。

彭军坐在台子边上,任由阿妈和下人们帮他上药,猴子则在他身边护卫着,只是他的眼睛,老盯着那些菜不放,彭军无意中看到这事,怒从心起,猛地一拍他脑袋,骂道:“没出息的东西,饿死鬼投的胎啊?就只知道吃!”

猴子摸着脑袋嘿嘿一笑,再狠狠地撇了眼肉,吞了吞口水,讨好地回答道:“少爷,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吃饭啊?”

彭军气的无语。

而老管家和他的儿子都在一边,不停的在他耳边说着今日要注意的事项,不能出错,免得出丑。

草坪里嘈杂无比,跟赶场似的,指挥的指挥,摆桌子的摆桌子,吆喝的吆喝……只是,在没人注意的地方,人人悄悄握刀,低头,眼神凌厉,紧张无比。

不一会儿,二狗子带人抬了两头生猪过来,讨好的笑道:“主子(既然宣誓效忠,按规矩,是自己亲信之人,公开场合,当然不能叫少爷之类了,得叫主人或主子。),今天来庆贺的人太多了,晚饭的菜不够,要多杀两头猪,主子,您最喜欢动刀杀猪,今天想过过手瘾不?”

“别乱动!就要好了。今日人多眼杂的,得把这鱼鳞铠甲穿上。”彭军兴奋的正要动身,没想到,被阿妈一巴掌拍在脑袋上,他只能不舍的说:“二狗,给我留一头,我穿好衣服就来杀猪。”

“主子,要不,干脆我就在这杀猪得了?”

“好!”没等阿妈反对,彭军一口答应。今日是彭军生日,老人常说:寿星最大,所以,张翠屏只得狠狠地看了彭军一眼,也不好出言反对。

“来啊,把那些用具都搬到这里,主子要看我们杀猪了。”在二狗子欢快的喊声中,众人跟着起哄,大家都异常开心,只是,有一个人的眼神里,一丝阴沉一闪而过。

等二狗子他们忙活着把盆子摆好,热水烧开,彭军也穿戴好了。今日是他生日,怎么也得打扮的威武点,所以,他就把阿爹以前备用的那套鱼鳞甲穿在身上,在烈日的照射下,银白色的鱼鳞甲显得闪闪夺目,衬托出彭军高大挺拔的身形,看的人好生羡慕,对此,爱出风头的彭军也十分得意,稍稍有些遗憾的是,这套铠甲不是自己获得的。

寿星公要杀生,虽然对外面的人来说,过生日杀生,不吉利,可对于自古就与穷山恶水争斗的湘西儿女来说,这可是个吉利之事,所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多的让张翠屏有些紧张,叫了二十名护卫来保护彭军。

彭军是一点也不介意,与台下之人群的距离也就十米左右,可就在他戴好头盔,满意的原地转了个圈,无比嚣张的显摆完毕后,转身要下台之时,异变突起。

一个平常无奇的刺客,终于出手了。曾着大家注意力都在彭军身上,他突然摸出一张折弩,暗中摆弄完毕,然后,突然举起,对准彭军,扣动扳机。

“噌~!”

一声轻微的闷响中,一支利箭寒光一闪,闪电般的射向彭军。

今日有急事,这章补昨天的。见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