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外传)群星闪烁之嗜血狂鲨 2郑氏军团

hxgazhy 收藏 4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再和朱由栩签订了一系列的协议之后郑芝龙拿到了朱由栩所给的第一艘战船和一千两银子,登莱水师奉命挑了一艘比较好的战舰并附赠了大量的火炮炮弹给了郑芝龙让他以此来起家。

“这将是我郑芝龙建立一个庞大的海商集团的第一步,我要用这艘船来挣回无数的金银财宝。”郑芝龙站在甲板上义气豪发。

“咱们现在干什么那?大哥。”郑芝虎看着空荡荡的战船发问。

“招兵买马,咱们要赶快,趁着这些水师还在适应江南海域咱们要在他们之前尽可能多的抢劫那些商船。”郑芝龙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用这一千两银子去采买货物进行贸易,他直接就把目光放在了抢别人身上。

半个月后,福建沿海。

朱由栩颁布海关税法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江南的豪族和海商们几乎没有一个将朱由栩的法令放在眼里,朱由栩大为恼怒传令给已经准备好了的郑芝龙要他替自己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些狂妄的江南豪族,顺带还给他带来了一份锦衣卫密探查出的近期江南豪族们出港的货船清单,上面详细的记载了每艘货船出发地和目的地以及船上所带的货物,郑芝龙按照这份清单早早的等在了这里守株待兔。

今天海上风平浪静是个打劫的好天气,郑芝龙现在靠那一千两银子加上自己锦衣卫百户的官服招摇撞骗的收买了一批亡命之徒来为自己服务。

“大哥,来了,前头来了大船一艘,应该就是那本清单上所说的广东佛山开往日本的田家的货船。”站在瞭望台上挥舞着手里望远镜的郑芝豹喜上眉梢,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天一夜了,终于等来了他们自立山头的第一宗开张的买卖。

“老三,你小心点,你手里的望远镜可贵着那,这次是人家翼王殿下送的下次要买就得花一百两银子了。”郑芝虎担忧的望着郑芝豹手里的望远镜就怕他掉下来。

“弟兄们,给我打起精神来,肥羊上门了,咱们这是为皇家做事,抢他们是天经地义,弟兄们白花花的银子就在咱们眼前了。”郑芝龙此刻充满了丰收的喜悦之情:“咱们是锦衣卫,让前面的船停下来接受检查。”

“田管家,前面有艘船靠过来了,他们挂着水师的龙旗。”正在船舱里闭目养神的田管家被下面的船夫给叫了起来:“你老人家快去看看吧。”

“又是些喂不饱的狗,去拿上三十两银子让他们滚。”田管家眯缝着眼继续打盹,他们田家已经交过这个月的保护费了,那些海盗们不会打自己船的主意,至于那些水师自己家老爷已经将那些高官们喂得饱饱的了他们是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的,就是在这里打打秋风而已。

“各位官爷,这里是一点小意思,各位官爷拿着喝茶,我们船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各位官爷就不用上来检查了。”田家船队的总管笑呵呵的将三十两银子隔着船扔到了一身官服的郑芝龙脚下:“各位官爷辛苦了,等回到佛山小的一定摆上一桌好酒犒劳犒劳各位官爷。”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贿赂本官,把他们全都拿下。”郑芝龙脸一沉下令道,其实他只是想要个可以光明正大登船的借口,区区三十两银子怎么可能满足他的胃口。

“这位官爷,山水有相逢,不要欺人太甚,狗急了还会跳墙那。”田管家也来到了甲板上面盯着郑芝龙威胁到。

“大哥,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大炮也瞄准好了。”郑芝虎从底下来到郑芝龙的背后低声说。

“你敢威胁本官?威胁本官就是威胁我们家王爷,威胁我们家王爷就是造反,对待逆贼无须客气,弟兄们杀光这些逆贼。”郑芝龙露出了他的獠牙。

田管家一听就发现不妙赶紧往后一躲,郑芝龙的船本身就横在了田家船队的前面,一个猛轰就在这艘船的甲板上开了个大洞,田家船队慌作一团,郑芝龙的战舰立刻靠了上去搭上跳板过去一阵砍杀,那些船夫那里是这些凶神恶煞的对手,没一会的功夫就被郑芝龙他们杀了个精光,郑芝龙喜滋滋的清算着这次的战果:“大船一艘,就是甲板上被开了个洞,不过没关系,也能卖个两三百两银子,铁锅瓷器丝绸茶叶若干,把这些东西运到长崎倒手一卖大概值个三万多两银子,弟兄们,把这艘船打扫干净开回泉州港,咱们要发财了。”

郑芝龙按照朱由栩所提供的消息短短半个月里连续作战十一起,缴获商船十三艘,货物价值四十余万两,江南豪族震惊,不再让自己的船单独出海,之后又通过贿赂各水师官员购买了一些火炮安装在自己的货船上准备和郑芝龙决一死战,此时的郑芝龙用卖给朱由栩所换来的二十万两白银又购买了几艘战船并招募了人手准备大干一票,双方都在算计着对方。

“郑老板,这是我们锦衣卫刚得到的新的情报,那些江南豪族改造了十几艘战船要和你拼命。”负责监视郑芝龙的锦衣卫是被朱由栩刚刚强制着拉进锦衣卫的徐霞客,朱由栩低三下四的恳求这位牛人帮自己去写一份详尽无比的各地海情图以备以后大明海军远征海外的时候用,徐霞客被朱由栩连哄带骗的加入了锦衣卫,朱由栩又害怕他有个三长两短又给他配了数名锦衣卫高手保护他的安全。

“小意思,来多少我吃多少,只要他们不给翼王殿下缴税我就不会放他们过去。”现在已经是千户的郑芝龙完全不把那些所谓的海商们放在眼里,他义父李旦更是给他派来了一些得力的下手帮他打开局面,其中就包括了李旦的亲生儿子李国柱,现在在郑芝龙眼里包括正在整训的南海舰他也不放在眼里,之后的时间证明了这一切,那些加了武装的商船还是敌不过郑芝龙的船队被郑芝龙吃得干干净净。

郑芝龙也深知光是抢劫商船是没有什么前途的,特意挑选了一些比较值钱的货物和完好的货船让自己的两个弟弟把货物贩向日本以此来谋取暴利。

“这个郑芝龙还真是无本的买卖,数万两银子的货物他一文钱都不用花买多买少都是他净赚的。”朱由栩翻着锦衣卫给他的战报:“告诉那些江南奸商们,要么给我缴税我保他们平安,要么就让郑芝龙彻底吃光他们。”

“郑芝龙这条朱由栩的疯狗这两个月可是吞了咱们不少的银子啊,你们说怎么办?”佛山田家和其他的一些江南豪族坐在了一起讨论如何应对郑芝龙。

“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给那个朱由栩缴税了。”已经有人扛不住了要向朱由栩投降。

“不行,咱们不能让那个朱由栩牵着鼻子走,咱们每年都交那么多的保护费不能白交了,让那些海盗们去和郑芝龙好好地比划一下吧。”田老板阴沉着说,这两个月里他已经损失了四条船十几万两白银,他现在恨不得千刀万剐了郑芝龙和他身后的朱由栩。

“李大当家的,我们江南海商每年交给你们的保护费不下十万两,可是你们并没有保护得了我们,这段时间我们被郑芝龙他们给断了生路,你们是不是该有什么表示啊?”数天后江南豪族的使者田老板就找到了现在这片海上海盗集团的头领李秃子。

“一个小屁孩能翻起什么大浪,你们放心,我明天就会替你们解决了他们,不过我现在手头有点紧,底下的兄弟们也得吃饱了饭才有力气替你们打打杀杀不是。”李秃子一脸懒洋洋的。

“这里是十万两银子作为定金,只要你们可以彻底的解决掉郑芝龙我们江南海商还有重酬。”这次江南豪族是出了血本了,一定要干掉郑芝龙。

“这就好说了,我保证,不出一个月郑芝龙的人头我们就会双手奉上。”李秃子一看到白花花的银子立刻来了精神:“他们这帮人我们保证一个也不剩的全部替你们打扫干净。”

“那我们就恭候佳音了。”田老板一拱手离开这这个脏兮兮的小岛。

“大当家的,这个郑芝龙现在可挂着官家的旗帜,咱们是不是再考虑一下?”牛师爷在送走了田老板再回来劝着李秃子,牛师爷不愿意招惹那些官家背景的人。

“狗屁官家,他郑芝龙只是个狐假虎威的家伙,再让他这么闹下去大家都得饿死。”李秃子一瞪眼,这段时间郑芝龙闹腾的他也不是很舒服,光是郑志龙抢的那些货物就让李秃子眼红不已,现在这个海上可都说他郑芝龙现在身价已经超过了百万,李秃子想黑吃黑一下好好的捞上一票就可以退休颐养天年了。

“大当家的还是小心些为上,这个郑芝龙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牛师爷还是有些担心。

“担个屁心,就他郑芝龙一个黄毛小子手底下不到一千人几条破船能有什么大的作为,你就看老子是怎么收拾他的好了。”李秃子纵横海上二十几年他还真不把郑芝龙放在了眼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