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大饥荒:英国人的“种族灭绝”阴谋?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日前结束了对爱尔兰的国事访问。有评论认为,此次访问有助于结束两国数百年来纠缠不清的恩怨。回溯历史,在两国的恩怨中,不能不提19世纪的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饥荒,正是它导致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人口锐减近1/4,并永久性地改变了爱尔兰岛的人口、政治和文化景观,使爱尔兰人同英国统治者深深结怨。


马铃薯减产带来灾难


1801年,大不列颠和爱尔兰联合王国成立,自此爱尔兰成为英国的一部分。在随后的40多年间,历届英国政府疲于处理治理爱尔兰时出现的诸多问题。1844年,本杰明·迪斯累里(后来的英国首相)这样描述爱尔兰:“拥有饥饿的人口、缺乏精英、爱尔兰教会同英国教会格格不入。除此之外,还有世界上最软弱无能的行政机关。”1841年的人口统计显示,爱尔兰人口刚好超过800万,其中2/3依靠农业生存,他们为地主工作,以换取一块能让家人填饱肚子的土地。由于马铃薯产量较高,爱尔兰农民基本上依靠这种农作物过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844年,一种当时不为人知的病菌扩散到欧洲。这种病菌蔓延速度相当快,到1845年夏末秋初,中欧以及欧洲北部部分地区受到波及,8月中旬,比利时、荷兰、法国北部和英格兰南部的农作物遭受侵害。9月13日,英国《园丁纪事》期刊称,“马铃薯瘟疫”出现在爱尔兰。然而,英国当局却在接下来几周仍然抱乐观态度。


都柏林市议会向维多利亚女王呈递请愿书,恳求女王尽早召集议会,并推荐征用公共资金,为爱尔兰贫民提供公共建设就业岗位。但是,伦敦方面并没有真正把爱尔兰看成是英国国土,对爱尔兰可能发生的大饥荒无动于衷。在伦敦“只说不做”的政策下,病菌如“蝗虫大军”一般吞没爱尔兰。1845年底,爱尔兰马铃薯的损失高达1/3。第二年,马铃薯减产3/4。灾难不可避免地降临了。


爱尔兰诗人控诉英国当局


1845年秋,英国首相罗伯特·皮尔秘密从美洲购买了价值10万英镑的印第安玉米和麦片,但由于天气不好,第一批玉米和麦片直到1846年2月初才运抵爱尔兰。然而,这些粮食并非免费救济灾民,而是按照1便士一磅进行销售,饥饿的爱尔兰人根本买不起这些粮食。之后,英国政府为爱尔兰饥民所提供的帮助也十分稀少。


令人吃惊的是,对于外国对爱尔兰饥民的援助,英国甚至采取抵制政策。1845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苏丹阿卜杜拉·迈吉德一世宣布,将给予爱尔兰农民1万英镑援助,但维多利亚女王却请求阿卜杜拉·迈吉德一世只提供1000英镑,因为她自己只给灾区捐助了2000英镑。这位苏丹表面上答应了维多利亚女王的请求,暗地里却派3艘装满食物的船只前往爱尔兰。英国王室试图阻止这些救援船抵达爱尔兰,但土耳其水手不畏艰险,最终将3艘船的食物运到了都柏林附近。此外,美国的一个印第安部族——巧克陶族也向爱尔兰灾民捐赠了710美元。


另一方面,在大饥荒发生期间,英格兰还在从爱尔兰“吸取养分”。历史学家塞西尔·伍德姆-史密斯在《大饥荒:爱尔兰1845年-1849年》一书中写道,无可争辩的事实证明,在大批爱尔兰人被饿死期间,大量的食物从爱尔兰被运往英格兰。利物浦大学的克里斯廷·金厄利也表示,在整个爱尔兰大饥荒时期,爱尔兰出口的牛犊、家畜、咸猪肉和火腿日益增多,这些食物在武装押运下,从饥荒最严重的爱尔兰各地区装船,运往英格兰。贫穷的爱尔兰人眼睁睁看着食物被运走,因为他们没有钱购买食物,只能坐以待毙。


19世纪的爱尔兰女诗人珍·王尔德在爱尔兰《国家报》上写诗控诉英国当局:“你们播种下了什么?尸体正在等待复仇……苍白的母亲,为什么哭泣?我们的孩子比我们先昏倒,我们无法给他们面包吃。”很多历史学家表示,没有一件事比这更能激起爱尔兰人的愤怒,爱尔兰和英格兰由此开始深深结怨。1848年7月29日,主张停止出口食物和关闭港口的“青年爱尔兰”运动在蒂珀雷里郡发起反抗英国统治的起义,尽管这场起义被英国警方镇压,但却开启了爱尔兰人争取独立的序幕。


大饥荒是“种族灭绝”阴谋?


在爱尔兰大饥荒期间,由于土地产量减少,地主有计划地大规模驱逐佃农。记录显示,从1849年到1854年,有25万爱尔兰人被正式驱逐。在这种情况下,爱尔兰国内掀起了一股移民潮,在饥荒最严重的几年,平均每年有25万爱尔兰人移居海外。移民主要流向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他们经历了九死一生。以1847年为例,这一年有10万爱尔兰人移民加拿大,但其中有1/5死于疾病和营养不良,死亡率达到30%的运输船在当时很普遍。


爱尔兰大饥荒究竟死了多少人,现在仍旧没有确切的数字,不少学者认为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饥荒使爱尔兰人口锐减20%-25%左右,这个数字除了约100万人饿死和病死外,还包括因灾荒而移居海外的100万爱尔兰人。这场移民潮不仅对爱尔兰,而且对移入国产生意义深远的影响。大饥荒前,爱尔兰是欧洲人口最稠密的国家,但今天爱尔兰人口也不过400多万,而美国却有4000万左右爱尔兰裔人,100多年来爱尔兰移民的进入给美国社会和宗教带来巨大冲击。据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22日动身访问欧洲,他的行程中包括赴爱尔兰的“寻根之旅”,而他的曾曾曾外祖父就是在那场饥荒期间去了美国。


关于这场灾难的原因,大部分爱尔兰史学家认为英国应该为此负责,因为当时只有英国具备强盛的国力和足够的资源来应付这场灾难。但当时大部分英国人却认为饥荒源自上帝的旨意,爱尔兰人应该为自己的灾难负责,更加极端的言论认为,大灾难是上帝对信奉天主教者的惩罚。正因为此,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英国对这场饥荒的反应,似乎是在有意促使针对爱尔兰人的“种族灭绝”发生。


不管怎样,毫无疑问的是,人口锐减给爱尔兰社会带来沉痛的创伤,大饥荒所留下的深刻精神创伤也如同幽灵一般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爱尔兰人,让爱尔兰不同于其他任何一个欧洲国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