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令人回味无法忘记的青葱岁月 (长城长)

千钧棒 收藏 15 388
导读: [face=宋体]他和她,都在学校寄宿。当时学校学生宿舍条件简陋,男女生宿舍都在一层楼,只是各占一边。他和她同在一个年级但不在一个班,他和她的学习成绩在各自的班上均列前茅。 她,高挑个,性格很开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好听,笑声很富有感染力,她所住的那间宿舍总是整层楼最热闹的,寄宿的男女同学都喜欢在她那宿舍里嬉笑欢闹。但同学们都说她很神秘,她是高一下学期进来的插班生。周末从不见她回家,从不曾说起她的身世和家庭。 他,调皮,好动,校宣传队乐队里吹长笛,总有惊世骇俗的奇谈怪论喷出,老师对其评

他和她,都在学校寄宿。当时学校学生宿舍条件简陋,男女生宿舍都在一层楼,只是各占一边。他和她同在一个年级但不在一个班,他和她的学习成绩在各自的班上均列前茅。

她,高挑个,性格很开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好听,笑声很富有感染力,她所住的那间宿舍总是整层楼最热闹的,寄宿的男女同学都喜欢在她那宿舍里嬉笑欢闹。但同学们都说她很神秘,她是高一下学期进来的插班生。周末从不见她回家,从不曾说起她的身世和家庭。

他,调皮,好动,校宣传队乐队里吹长笛,总有惊世骇俗的奇谈怪论喷出,老师对其评价,又气又恨又喜。舍友或同学喜欢邀他一起出去玩,说是喜欢听他海阔天高的胡说八道,他除开不参加女生宿舍舍坛活动以外,其他的活动他都会参加,因为不参加不行,他怕耳朵总被舍友和同学们“欺负”得与脑袋分离。

有天,他躲在宿舍偷偷抽烟,正心虚的猛嘬之际,忽然,门被推开,顿时,他觉得他的灵魂随那烟雾告别了躯壳飘出了窗外,扭头一看,是她,你哆嗦嗫嚅哀求的说:“别告诉老师好吗?”,她站在门口,用那好看的眼睛怒视着他,俄顷,愠怒的扔下一句话:“不学好”,摔门而去……

事后几天,要他那时候唱现在的《忐忑》这首歌,绝对会唱得相当的好,他对忐忑之心有着深刻的理解。因为,他一直心虚的唯恐她会把他抽烟之事告诉老师,那会全校点名的,届时,要想在学校操场找条地缝容身躲避那可是痴心妄想。直到有一天他才放下悬了好几天的忐忑之心。那天正值午饭之时,他准备去食堂吃饭,在楼梯上,遇到她端着两盆饭上楼,他停下脚步,讨好般地问道:“你给谁打饭啊?”,她边把一盆饭递给他边说道:“给你打的”,他接过她递过来的饭,以为在梦里……

有天夜里,他和舍友们外出去玩,过了学校锁大门的时间,结果,一干人只好偷儿般的集体翻墙,他在舍友翻墙时恶作剧的嚎了一嗓子:“警察来了”,舍友们都吓得从好不容易攀上去的墙头又退回原地,慌忙的藏在围墙边的冬青树丛里,明白是他在搞恶作剧后,几个舍友把他摁在地上狠狠的胳肢了一番,把他胳肢得只有进气没了出气。等到他刚爬上墙头,已经翻过墙在墙根下等着的舍友中有一位煞有介事的轻声提醒道:“老师来了”,吓得他从墙头滚下来,一条裤腿被挂开了花,舍友见状一个个得意的笑着作鸟兽散。

舍友叽叽喳喳的上楼,引得她出来看,舍友见到她说道:“快去看后面的人吧”,她见到落在舍友后面狼狈的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关切地询问了一番后,说道:“快去把裤子换下来后给我”…… 第二天,她把洗得干干净净缝补好的裤子送回来了,他对她又是感谢又是夸奖的,她只是微笑着静静的看着他说,这时,他才注意到,她微笑起来很漂亮。他想到了她常帮他打饭;他抽烟之事她真的没告诉老师;一段时间来她喜欢有事没事老爱到他的宿舍来;这又帮他补裤子,便傻傻的问她:“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听后,好看的眼睛瞪了他一眼后,扭头走了。他感觉她很奇怪……

还有一个多月他和她就要高中毕业了。

有天下午,她到他宿舍,对他说:“看到传达室有你一封信,顺便捎来了”,他接过来一看,信封上的发信人地址上写的只是“内详”二字,他感觉很奇怪,思忖着:这个内详会是谁呢?

他展开信,娟秀的字体,煞是陌生,信上就“今晚你到我们的教室来,我找你说件事。”一句话,落款是:你知道我是谁。

他抬起头,不知道她何时早已离去。

晚上,他像怀揣无数的小兔子似的走进了教学楼,那幢老式教学楼此时黑黢黢的,木板地的走道,走在上面的脚步声在夜晚听来显得特别的响,他心虚却又好奇的走到她的教室门口,见教室没有灯光,正准备转身离去,听到教室里她说道:“进来”……

那晚,他和她第一次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她说过两天她要离开学校了,说是要去当兵,她第一次说出了她的家庭情况,她是军队子弟,父亲是解放军一个野战军中的师长,因父母随部队移防去了外省,她父亲所在那个师的在读书的子弟,都留在军部所在地读书。她希望她离开学校后能与他保持通信,还说了很多很多……

她从课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包中华烟来递给他,规劝他不要再抽烟了,说抽烟不是好学生。面对她递过来的烟,他不敢接,但又不敢不接,鼓起勇气默默地接过那包烟后,一向年少轻狂敢胡说八道的他,却不知道可不可以说谢谢,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还能说什么。见她沉默了,他那说话的自信早不见了踪影,只是反复的在课桌上把玩着她给的那包中华烟。

在沉默中,她蓦地拉起他那把玩着烟的手,他被她拉着走到教室的窗户前。

他感觉到她的手温润滑腻潮湿,他和她靠的是那样的近,他嗅到了她身上散发的那种少女身上特有的淡淡的馨香。

她那温润滑腻潮湿的手,仿佛给他留下了一个永远难忘的印记,因为,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女同学拉着手, ……

他和她,并肩伫立在教室的窗户前,望着辍满星星的夜空,他不敢说话,她也默默不语,教室里静悄悄的,教学楼外,微风阵阵拂过,传来草丛里的虫儿的呢喃细语……

忽然,她扭过头,凝视着他的脸,他被她凝视的目光灼烧着。他把目光转向她,当与她那好看的眼睛相视时,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心跳。那种心跳,让他感到脸在发烧,感到呼吸急促得喘不上气来,他赶紧把目光移开……

他在沉默的气氛中,心慌,意乱,害怕,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不舍的依恋,他觉得空气凝固了,时光也在定格。

不知过了多久,她轻轻地说:“我们走吧”,才把他从紧张迷离的状态里唤醒,他早就想逃离,需要解脱这种难熬的折磨,听到她说走,忙不迭地连声说“好…… 好……”。

她要他把烟揣好,不许对人说是她给的,他允诺绝不告诉别人,她看着他把中华烟揣进口袋,牵着他的手,慢慢地走出了教室……

第二天中午,饭后,他和同学们在操场旁边林荫道里的水泥乒乓球台上打球,打得正开心时,他的一个舍友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她在到处找他,说是就要离开学校了,要他赶紧去。他闻讯,扔掉球拍就朝宿舍跑去,在去宿舍的路上遇到了她,她很着急的说她爸爸的部队来人接她了,说着指着校门口,他看到一个比较魁梧的军人站在那里,并说她到家了会来信的,说完,就急忙朝那军人跑去……

在他毕业离开学校之前,收到了她寄来的三封信,第一封信是外省一个部队地址发出来的,说到她已当兵了,第二封信说要去军区总医院上护训队学习了,第三封信是从XX军区总医院护训队寄来的,并寄了一张她穿军装的照片,看着穿上军装飒爽英姿的她,褪去了青葱女生的娇嫩稚气,凭添了英姿多了挺拔显得更妩媚靓丽。

毕业之后,他消失在舍友和同学的视线里,都说他在人间蒸发了而常被昔日的舍友和同学们说起……

“青骢俊骑,小疵难免”,

在温暖的春夜里,

有多少美丽的回忆。

回忆昨日,

那真挚的青葱岁月,

像馥郁的芝兰和亭亭的玉树一样,

洁白温馨,

而这,却只能停留在,

人们各自的脑海里,

作为尘封的记忆。

待等一抹金色的斜阳,

照在一起写过的诗文上,

慢慢吟念,

方知白驹过隙,

挽留不住的青葱岁月,

是那样令人回味,

永远难以忘记。








若有要转载的,尽管拿去,但敬请注明出处:http://bbs.tiexue.net/post_5110985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6/1 5:51:44 被千钧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