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风起云涌斩巨蛇 第六章 揭竿而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韩淮楚便放下扫帚,笑吟吟地将萧何迎入内室,与他一起饮酒吃菜。

萧何问起门主鬼谷悬策近况,韩淮楚云,师傅入关修炼,已有一月未出来了。

酒过三旬,萧何忽道:“韩公子,你可知道咱们沛县南面的蕲县,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之事?”韩淮楚问道:“什么惊天动地之事?”

萧何说道:“你可记得两年前,与你一起来鬼谷道场拜师学艺却遭拒的农人陈胜?”韩淮楚点点头,萧何接着说道:“陈胜在蕲县大泽乡揭竿造反了。”

韩淮楚当然清楚陈胜揭竿而起的故事,但他还是装作很吃惊,问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萧何道:“据说那陈胜和一帮农人被征去服徭役,走到大泽乡附近遇到大雨,误了到达咸阳的日程,他们怕被杀头,只好暗中造反,由陈胜领头,伙同一个叫吴广的农人,把差官给杀了。陈胜便被推为首领,攻下了大泽乡。四野八方的农人知道后,纷纷云集响应,陈胜便一鼓作气率领义军,又打下了蕲县。”

韩淮楚道:“秦政苛厉,官逼人反,这帮人也实在是活不下去,只有造反一途。”

萧何道:“最奇异之处,是他们起事的前一天,从鱼肚里发现了一块白绸,绸上竟写了‘陈胜王’三字。而当天夜里,便有野狼嗷叫于山野,隐隐听见有喊——大楚兴,陈胜王!”韩淮楚淡淡一笑,说道:“这等雕虫小技,不过是愚弄无知黔首,萧先生怎会相信?”

萧何道:“我自然不会相信,可外面传言越传越凶,说那陈胜受于天命,将要称王。”韩淮楚道:“师傅早已看出,陈胜只能风光一时,终究成不了什么气候,故而那日他在鬼谷欲拜师,师傅不肯收。”萧何大笑,说道:“看来这真龙天子,还要出在我沛县。”

这些时日,萧何早与刘邦那流氓,混得腻熟,竟不惜压低身价,学那些黑帮人物,和刘邦称兄道弟起来。

韩淮楚问道:“萧先生,陈胜既反,你又有何打算?”萧何脸色一变,叹了口气道:“我想劝说那刘邦举旗造反。可今日去找他,拿话挑他,他却正值新婚,正陷入温柔乡中,不思进取,奈何?”

韩淮楚寻思一阵,说道:“刘邦乃是秦廷拿俸禄的亭长,小日子又过得不错,自然是不想造反了。只有陷他于困厄,让他不得不反时,一切才能水到渠成。”

萧何闻言,如梦初醒,连称“高”,又问:“有何主意,让他陷入困厄?”韩淮楚淡淡一笑,说道:“现在陈胜已举起义旗,天下云集响应,那些饱受秦廷压迫的百姓,无不想争相投奔义军。听说秦廷征招去修阿房宫、骊山陵的徭役,路中经常有人逃亡。你若能让刘邦领一帮徭役去咸阳,路上定会生乱。”

萧何道:“这主意不错,那押送徭役之事,现在谁都不想揽到自己头上。我这就回去对县令说,让刘邦去押送。只是那刘邦若知道,是我暗中支使他去的,定会骂我。”韩淮楚笑道:“若刘邦能成就大业,定会感激先生不尽。何况刘邦又怎会知道,是先生暗中捣的鬼呢?”萧何闻言,会心地笑起来。


萧何走后,韩淮楚掩上观门,独自在内室调息打坐。

他的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果如史书上所说,那陈胜终于反了,在这乱世之中,小生又有何作为?”

“书上所载,只有等到刘邦被项羽谪迁于汉中为王,小生才有出头的日子。在此之前,自己只在项羽帐下,做一名普通的执戟郎中,碌碌无为。难道自己这一身文韬武略,只有等到投靠了刘邦才可一露峥嵘?”

“那一些在万载谷结识的英雄豪杰,如今又在干啥?还有那旷世佳人虞芷雅,如今又身在何方?”

韩淮楚一想到虞芷雅,心中就不能自已。他随即想到,那与虞芷雅有着夙世姻缘的项羽,现在该有所动作了吧。

自从项羽练那《霸王神功》,打通臂上经脉之后,便和他妹妹项追,跟随叔叔项梁一起离去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一道霹雳,陡然从空而降,随即狂风骤起,吹得院中树枝”呜呜“直响。韩淮楚心道:变天了。

果然不过盏茶工夫,天空就涌来大团的乌云,将星月尽数掩盖,黑压压让人心中倍感压抑。

随着电闪雷呜,瓢泼大雨倾盘落下,如注般砸入院落之中。

此时正是雨季,这楚地一直多雨,遂有陈胜因雨而不能按期赶到咸阳,只有揭竿而起造反一途。

道观的大门,“吱”的一声推开,跌跌撞撞,走进一个汉子。

那人身着青衫,身形高瘦,满脸笼罩了一层紫色。一双利眼,迸出如寒星般的光芒。浑身上下染满了鲜血,脖子处有一抹创口,正沽沽冒血。

随即道观之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犬吠,杂夹着嘈杂着人声,似乎已离此处不远。

韩淮楚忙起身,迎了上去。

只见那人足下一软,已倒在院中。大雨如注,尽数砸落在那人身上,雨浇之下,血痕逾现狼籍。

韩淮楚俯身急问道:“阁下乃是何人?”那人气息奄奄道声:“救我。”话刚出口,头一歪,便昏了过去。

观内应声涌进来十余个人,有男有女,奇形怪貌,俊丑不一。还有一只巨犬,“汪汪”地叫唤。

韩淮楚识得这帮人,正是那日在博浪沙围攻荆力、张良的隐武军团高手。还有一人,便是在刑场见到的监斩官公孙假。

“这帮人今日兴师动众围攻那负伤的汉子究竟何为?”

而那帮隐武军团中人却认识他,只因当日在博浪沙,韩淮楚指挥江湖群雄狙杀秦始皇车仗,众人都见过他。

拐魔行无定当即哈哈笑道:“真是意外之喜!想不到反贼的头儿韩信也在此间,弟兄们。今天咱们撞了大运了。”貂魔居无所怪笑一声,“擒住此人,咱们又可升官封爵了,哈哈。”

韩淮楚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帮人的武功,那日他们围攻荆力他是目睹过的,无一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今十余个人一起来,今日之事恐难善了。

而这帮人,只听闻韩信会打仗是个帅才,对他的武功,却不放在心上。此时见韩信落了单,更有恃无恐,只把他当作一只羔羊,由他们任杀任剐了。

伞魔柳无双阴恻恻说道:“小子,你是乖乘就缚,还是要本姑娘和你玩几把?”

韩淮楚岂能束手就缚,他朗声一笑,说道:“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吧。”

一满脸麻坑的阴亵瘦子,大喝一声,举起一杆百十斤重的月牙铲,一纵身,向韩淮楚虎扑过来,铲影霍霍,直搠而至,势如奔雷。

韩淮楚拧身一旋,一道赤茫闪起,手中已多了一柄二尺长的短剑。他身形拔地而起,凌空挥洒,抖出一天剑花,直向那瘦子劈下,力贯长虹。那瘦子见状大惊,忙不迭举铲来迎。

随着韩淮楚的剑光,天空中劈下一道闪电。只听“咔”的一声,那精铁所铸的月牙铲铲头劈裂,手中握的铲柄如破竹般削成两半。

韩淮楚短剑犹余势不衰,只一个照面,便将那瘦子栲栲大的头颅,一剖两半。一蓬血光暴起,那瘦子哼也未来得及哼,便即毙命。

隐武军团众人大惊,想不到韩信只弹指工夫,便撩倒了一人。

原以为那韩信只会带兵打仗,武功造诣不深,谁知一见之下,方知大谬不然。

不知谁喊了一声,“鱼肠断魂剑!”众人注意力,旋即便转到韩淮楚手中的赤色短剑上。

那剑溶溶如水,剑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炫光,分明便是昔日大秦上将军蒙毅的佩剑——让六国诸侯闻风丧胆的鱼肠断魂剑。

那剑在博浪沙一役,秦军收拾蒙毅尸首时,并未发觉。而当时情况混乱不堪,众将士只顾着始皇驾崩,拥立新君之事,谁也未想要去追查。谁知会落到叛军首领韩信的手中。

韩淮楚用第六重的先天真炁,贯透这柄吹毛立断,削铁如泥的神兵。一出手,便将隐武军团中的“麻脸乌鹰”变作了一具裂头死尸。这份狠劲,实令人大出意料之外。

拐魔行无定,乃是他们个中领头之人。一见韩信出手,便知今日之事不是那么易与,遂喝道:“大伙子扎堆子上,把这小子擒下给麻子报仇。”

话音一落,便有四个人唿喇喇跳将上来。一汉子居于正中,挥舞熟铜棍拦腰扫来,一人手持八角镔铁锤凌空击下,两翼又各有一人,一人持一只判管笔,斜斜戳至,招式奇诡。一人提一条软鞭,倏然游来状如灵蛇。四般兵器如天罗地网,已将韩淮楚路数悉数封住。

纵然韩淮楚手中的神兵锋利,此时此刻,也只能应付一人。四人齐至,已存了心要将这韩信一招击毙,毕其功于一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